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34章 坦白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也很难理解,但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垂下了眼睫,沈聿端起桌上的一杯冷茶喝着,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

    “我不想让你因为我的缘故受伤,如果宋秉爵能够对你对我都做出承诺,我自然愿意把你亲手交到他手上。中国大6到底比法国这边更安全。法国这边,随时有可能”

    “今天你说的话,我就当没听到。”

    她打断了他,站起身来快速地朝楼上她住的房间走去,沈聿看着她走得又快又急的背影,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一切狡辩的话语,在此刻都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她说的对,不管是为了什么,都不应该成为他欺骗她的理由。她曾经被遗弃过一次,自己这样的行为,跟再一次丢下她有什么区别?

    取完文件的亚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独自喝着茶的沈聿,他完全弄不清楚状况,还傻乎乎地问道:

    “晚安呢?她又跑去哪里了?”

    “”

    喝着茶的沈聿并不想理他,他也就静静地守在一旁,过了许久,沈聿才有些惆怅地问道:

    “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你哪里有错啊?再说了,你就是真的犯错了,那我能直截了当地说吗?詹姆斯知道了还不得暗地里怼死我?”

    想起詹姆斯那个忠心耿耿的大块头,真是听不得别人说一点沈聿的坏话,亚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这种弄不好就会丢脑袋的问题老大你还是别问我了。”

    “我恕你无罪。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吧。”

    看起来亚对自己这次的行径是颇有微词的,沈聿真正意义上的亲人也就只有妹妹一个,他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我还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吗?该买的衣服首饰,我一样都没有吝啬。”

    “你这一招,对付那种看中物质的女孩子或许还有用,可是我按照这几天我跟她接触下来的情况看,晚安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终于也到了他来教训老大的时候了,说起这些,亚简直头头是道:

    “她来这里了从来没有主动要求你给她买东西,那都是你自个儿把裙子什么的往她房间里送的,再有,你难道没发现她统共就挑出了一身衣服穿了,来回换着洗说起来,你这个哥哥比我当得还不称职呢!”

    “那该怎么去做才算是一个好哥哥?”

    听他这么说,沈聿也才发现自己对她的关注太少了,心头不免有些愧疚,沉默了片刻后问道。

    “这个问题我觉得是陪伴吧。”

    摸了摸后脑勺,亚想起这几日自己在慕晚安那里听来的理论,便大着胆子道:

    “你想想,你们都有这么多年没见过了,慕晚安都根本不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哥哥,这突然冒出来一个,任谁都会觉得难以接受吧?你得让她适应你的存在,让她从心底认可你这个哥哥不是有了血缘关系就能套住一个人的。”

    听他这么说,沈聿只觉得豁然开朗,他第一次觉得,把亚留在身边也不是什么坏事,他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发问:

    “那按照你的意见,我该带她去哪里培养感情呢?总不能天天留在庄园里对着喝茶吧?”

    “老大你可总算开窍了!”

    惊喜地看着沈聿,要知道这人可是出了名的不爱出门,一方面是因为外面的危险的确比自己的庄园里多多了,另外一方面也是天性使然,亚想了一会儿,然后提议道:

    “不如你带晚安小姐去游乐园?我看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去那种地方。”

    “游乐园?”

    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地名,沈聿还从来没有去过这种地方,便主动求解:

    “那是什么地方?专供游乐?都有些什么设施?”

    不厌其烦地给老大讲解完游乐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之后,亚感觉自己接下来一星期都不想再见到老大了,他看着老大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赶紧趁着这个机会溜之大吉了。

    宋秉爵走出庄园的时候,韩修带着一众手下正焦急地等着,这里头毕竟是沈聿的地盘,他们也不好直接闯进去,只能在外面候着。

    看到宋秉爵出来之后,韩修松了一口气,却又下意识地看向了他的身后慕晚安并没有一同出来,这是怎么了?

    “总裁”

    他刚刚开口就被宋秉爵的一个眼神逼了回去,知晓了这里面的事情必定不同寻常,他默默地拉开了车门,然后带着兄弟们撤走了。

    等来到下榻的酒店之后,韩修这才问道:

    “慕小姐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是不是沈聿扣住了人不肯放?”

    “是,也不是。”

    他来的时候计算好了一切,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慕晚安居然是沈聿的妹妹

    虽然没有看到正式的鉴定报告,但是看到沈聿对慕晚安的态度,他已经有了百分百的把握,这件事不可能是假的,沈聿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假的妹妹去得罪“龙宫”。

    从宋秉爵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韩修惊讶之余不免有些担忧,他道:

    “总裁,你今天这样对晚安小姐,只怕就算你见到了她,她还是会生气的。而且根据你的描述,晚安小姐这次只怕是伤了心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由得揉了揉眉心,宋秉爵的眉眼上浮起了浓重的疲惫之色,数日来他都没有好好休息,再加上今天又拖着疲惫的身体跟沈聿过招,的确有几分体力不支了,他回想起慕晚安推开书房的门时在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狙击枪的亮光,神情就越发严肃起来:

    “这件事必须隐秘地调查,切忌打草惊蛇。”

    其实就算不调查,他大概也能猜到是谁派来的人,那个人对准了慕晚安,却没有扣下扳机,并不是他临时心慈手软了,而是为了给他一个警告。

    “是。还有一件事需要向你汇报,国内宋老先生那里,他以你外出办事为借口,宣布由他暂代总裁,重新执掌宋氏集团。”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韩修第一反应是极其震惊的,他们才到英国,老爷子竟然如此地迫不及待,连手段借口都不换点光明正大的,但是他作为宋秉爵的下属,也不能随意议论,只能把这个消息传达给宋秉爵。

    “意料之中的事情,宋氏集团先随他折腾。等我忙完这边的事情再回去收拾烂摊子。”

    对于宋镇国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宋秉爵一点都不惊讶,他只是极其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继续派人密切关注沈聿和夫人的动态,有什么异常情况立马向我汇报。”

    说着,他把外套脱了下来,朝着浴室走去:

    “还有,宋镇国的举动也盯仔细了,把他和公司里的人的交往情况都记下来。我倒想看看这么些年来,还一心效忠他的人是哪些!”

    气势汹汹地回到房间里的慕晚安在桌前坐了一会儿,她在纸上画了一个宋秉爵的小人,正用笔不停地在小人身上划着的时候,这张纸却被一个人拿了起来,慕晚安不悦地看去,正是无处不在的亚,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房门,还关得好好的,这人是从哪里进来的?

    “你干嘛不经过我的允许就进来?难道没人告诉你要先敲门吗?”

    想要把小人图从他手里夺过来,却碍于身高的原因怎么够也够不着,慕晚安索性不如抢了,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你来我房间做什么?难道是我的笑话还没看够?”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耸了耸肩,亚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他把小人图又放回了桌上,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们两个相处了这么久,也算是朋友了,我怎么会来看你的笑话呢?我来这里只不过是来劝劝你,别跟自己怄气了,气坏了自己的身体是小事,让我们老大心情不好那就不行了。”

    “你!好啊你,亚,我看你就是存心来看我笑话的。你从哪儿来滚哪儿去,我才没有你这么个幸灾乐祸的朋友呢!”

    说着,慕晚安就忍不住拿起床上的枕头朝着亚砸过去,他身手灵巧地避开了几个,然后举手做投降状:

    “姑奶奶,你可别再砸了,照这么下去,我非得被你撵出去不可!”

    “那我可真是求之不得!”

    被他这么一闹,慕晚安的心情倒是开朗了不少,可是一看到书桌上那张写了宋秉爵名字的小人图,就觉得心绪难平,过了那段正在气头上的时间之后,她才细细思考他的不对劲之处,刚开始的时候,他分明并不那么生气,可是怎么会突然就变了模样?

    “唉我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慕晚安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本来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这么大的气?还是哄都哄不好的那种”

    “说明宋秉爵这人是个心情无常的变态呗。”

    想也不想亚就顺口接了下去,惹得慕晚安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你可闭嘴吧亚!”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