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43章 戴文
    宿醉醒来之后,许菲菲头痛欲裂,她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边躺着好几个男人。

    她吓得尖叫了一声,身体上残留的感觉都让她感到无比的羞耻和恶心,然而这几个男人根本就没有一个醒过来了的,她以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又是害怕又是羞耻地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男人,他是王思怡的一个朋友,家里好像是做建材生意的,以前他们见过几次。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她纠结这些的时候了她和这么多男人发生了关系,如果传出去自己不可能再嫁一个有钱人了,她忍着下身的不适感,冲了出去。

    法国,“龙宫”总部。

    宋秉爵已经准备好了离开,韩修仍旧有些担心,他犹豫道:

    “这个时候戴文还没有过来,我们先离开会不会让”

    “他很少能准时,如果每次都要等他准时,只怕我们一件事都做不成。”

    戴上腕表,宋秉爵并没有丝毫等待戴文来的意思,然而,话音刚落,一道热情洋溢的男声就传了过来:

    “宋,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今天我可是准时地来了哦!”

    一个穿着花衬衫和白色西装裤的的高大法国男人倚在门口,一副很无辜的表情,他有着金色的头发和深邃的眉眼,眼睛是神秘的翠绿色,如果忽略他脸上褪不去的风流之色,他会是一个标准的法国绅士。

    “s!”

    听到这道多情的声音,宋秉爵脸色变得更黑了,天知道他就是料准了戴文不会准时的习惯才这么不紧不慢的,谁知道他这次竟然该死地准时!

    “怎么,宋,这么久没见到我你难道一点都不想我吗?”

    对着宋秉爵伸出了双手,戴文想要和他来一个拥抱,结果却被他拿着箱子闪过了,宋秉爵脸色不怎么好看:

    “这一套用在你的那些情人身上就行了,不要对着我来。”

    “啧啧啧我最近学到了一个词口嫌体正直,说的就是想你这样的人。你明明很想要我回来,怎么就不能表现得热情一些呢?”

    自顾自地说着话的戴文陷入了深厚的自我陶醉之中,他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

    “感觉是相互的,我在北美洲的时候,也是无比地想念着你,我相信,你也和我有一样的感受”

    在一旁候着的韩修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他如果不是早就在两人身边的话,听到这样暧昧不清的话只怕也要误会,戴文说情话的功力,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一脚把戴文踢到了沙发上,宋秉爵实在是没有耐心继续跟他耗下去了,这个男人简直时时刻刻都在发情:

    “具体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去处理,这里就由你来坐镇了。”

    “噫!明明是你掀起了这场大清洗,为什么最后要我来承担责任?中国人都是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吗?”

    对自己被抓回来做苦力这件事感到很不满,戴文苦恼地晃了晃他那一头金色的头发,“如果不是因为宋你长得实在是好看,按照你这样的行为,我是绝对不会跟你做朋友的!”

    “”

    听到这句话,宋秉爵脸色又黑了几分,他根本就不想有这么不靠谱的合伙人好吗?!

    见宋秉爵的脸色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生怕他们两个人在这个时候打起来,韩修赶紧提醒道:

    “总裁,我们是时候离开了,慕小姐还在伦敦等着你呢!”

    闻言,宋秉爵还没有说什么,倒是戴文激动了起来,他把目光投向了宋秉爵,饶有兴趣地问道:

    “慕小姐?宋,看来你的生活也是过得多姿多彩嘛!”

    “戴文,你就少说两句吧”韩修在心里默默祈祷,他这可是为了他好!

    然而,戴文并没有察觉到韩修的眼神,他不怕死地走了过去,拍了拍宋秉爵的肩膀:

    “大家都是男人,我懂你的心思,不过宋你可真够深藏不露的。没想到你这么不正经把我叫回来,你却自己去约会!”

    话音刚落,宋秉爵就按住了戴文搭在他肩上的手,利落地将他摔在了地上,看着躺在羊绒地摊上夸张地叫唤着的戴文,宋秉爵头也不回地带着韩修离开了。

    跟在宋秉爵身后的韩修松了一口气,每次戴文和宋秉爵见面,他总是会被宋秉爵揍得鼻青脸肿,这次还算是轻的了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怪宋秉爵,戴文明知道宋秉爵的脾气,还是要眼巴巴地往上面凑。

    “这几天他们有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一边快速地走向直升机,宋秉爵一边问道,韩修敛住心神,快速地答道:

    “这几天沈聿经常带慕小姐出门,他们第一站去了距离庄园不远处的一个公墓,我们后来探查过,他们去祭拜的是他们的母亲。不过有意思的是,那天程家也阖家去为他们家族里一个早逝的女儿过冥诞。”

    “然后?”

    “我调查了沈聿的来历,他的父亲应该是健在的,而且准确的说,蛇头能有今天不应该只是沈聿的功劳,他的父亲在早期担任着相当重要的角色,只不过我们一直调查不出来。至于沈聿的母亲,那就更是一团迷雾了,她的墓碑上面只有一个沈氏的字样,还有一张年轻时的照片,其余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尽管看起来有很大的信息量,但是韩修知道,这样的结果就等于没有调查一样,他硬着头皮道:

    “后续我们还在调查之中,目前没有更多的信息了,不过越是扑朔迷离越能证明,沈聿的身世绝对不简单。”

    “的确不简单。”

    那天和沈聿打斗的时候,宋秉爵就意识到了面前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之前预想的那么简单,他沉着眼神坐上了直升机,淡淡地道:

    “我倒是觉得,一切的突破口应该从沈聿的母亲身上下手。他们如此避讳,那么这个女人应该是世家大族里受宠的女儿之类的。”

    “是,我明白了。”

    心领神会的韩修默默地点了点头,只有世家大族这种影响力极大的家族,才是“蛇头”不敢轻易去碰的,所以他们才要如此小心行事。

    自从和沈聿解开心结之后,慕晚安和沈聿的相处就轻松自然多了,偶尔还能在用餐时有说有笑的,她原本想问一问父亲在哪里,但是沈聿没有主动提起,她也害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所以就按捺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晚晚,吃完饭之后,我带你出去逛逛。”

    放下碗筷之后,沈聿笑着道,“老是让你待在这里也不好,等最近的事情都过去之后,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出去玩了,不过,要记得带上亚。”

    看着埋头吃饭的亚,慕晚安气不打一处来,她可还记得前几次亚都是怎么坑自己的,她闷闷地道:

    “你还敢让亚来保护我?哥,你就不怕他把我给卖了吗?”

    “怎么会呢?亚他可是很关心你呢。”

    忍不住瞟了一眼假装没听到的亚和气呼呼的晚安,沈聿宠溺一笑:

    “晚安,他可是比一般的人要更加关心你,你就不要任性了,嗯?”

    “好吧既然哥哥也这么说的话,那我就勉强让他跟在我身边。”

    慢吞吞地道,慕晚安的小脸上有着十分勉强的神色,就像是亚自己主动要来的一样。

    吃完饭之后,她跟着沈聿一起上车,今天的天气少有的好,阳光明媚,十分适合出去玩耍,她问道:

    “我们这是去哪里?去格林威治还是大本钟?”

    对沈聿安排的出游计划十分感兴趣,慕晚安托着腮一副向往的模样,“听说国家美术馆也挺不错的”

    她无忧无虑的模样取悦了沈聿,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惹得她抱着头躲到了一边,她有些抱怨地道:

    “你把我的发型弄乱了!”

    “就算发型乱了,你也是我可爱的妹妹。”

    眼含宠溺地看着她,沈聿想要的就是她这样生机勃勃的模样,他不希望她还心心念念地想着宋秉爵:

    “哥哥要带你去的,是世界上最好玩儿的地方。等下到了你就知道了。”

    听到他的话,慕晚安不由得更加期待了,她点点头:“好呀好呀!”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游乐园门口。

    相较于平常的热闹,这座游乐园此时空无一人,老板点头哈腰地凑了上来,“沈先生,我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看着无比寂静的游乐园,慕晚安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沈聿所说的“世界上最好玩儿的地方”,该不会就是游乐园吧?

    她扬起了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你说的最好玩儿的地方,该不会就是这里吧?”

    “是啊,这是亚告诉我的。他说了,如果想要和你增进交流,就要从游乐园开始。”

    对此深信不疑的沈聿一脸认真地道。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