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66章 宋夫人的遗物
    “我在看,为什么晚晚长得这么好看,没有一处不是按照我的心意来的。”

    慢条斯理地说着,他无视了她脸上一点一点升腾起来的绯红,“越看我越喜欢你……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珍宝。”

    “你、你,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这个人真是越来越会说情话了,慕晚安感受到了自己脸上灼热的温度,用双手捂住了脸颊,眼睛就是不敢看他:

    “谁是上天赐给你的?你脑子可得清醒些!”

    “晚晚害羞了……”

    看着她的情状,宋秉爵心里越发愉悦,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个事实,晚晚你心里是有我的。”

    “你对我好,我把你当朋友,心里自然是有你的……我心里不只有你,还有沈聿,还有亚,还有学长……唔”

    还没一一数完,她的嘴就再次被吻住了,男人英俊的脸庞离她如此之近,她看着他低垂下来的眼睫,比生为女人的她还要漂亮,他过了许久才松开她,气息也微微有些不稳:

    “我一点也不想从晚晚的嘴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不然,我会有杀了他们的冲动。晚晚,你明白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心疼地抚摸着刚才被慕晚安大力擦拭弄红的嘴唇,“不管是沈聿还是亚,他们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沈聿是我的哥哥,亚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能这么霸道?”

    听到他的话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慕晚安不解地看着他,但是顺着他的话想一想,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确跟他没有好好交流,便稍微冷静了些,耐着性子哄道:

    “他们都是我的亲人,你不能把我跟他们隔绝开……再说了,哥哥现在不是都已经接纳你了吗?你又何必继续记挂他之前的事情?”

    “只是这样想一想……晚晚,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提起他们,不然我心里会不舒服。”

    想起亚和李念,还有对慕晚安控制欲极强的沈聿,宋秉爵勉强压抑住自己心里的不悦,微微一笑,脸上的神情也越发落寞起来。

    “我知道你最近很累,我答应你这几天都跟你一起,好不好?”

    他的神色,跟小斯还真是相差无几。慕晚安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小斯,心柔软下来,对他的要求也有求必应了。

    得到她这样的一句话,宋秉爵不由得开怀地笑了起来,“晚晚都这样说了,那就一定要做到啊!”

    市。

    前几日风光无限的陈家此时已经陷入了一潭死水的安静之中,陈父愁眉苦脸地坐在家里,桌子上摆放着高高摞起来的账本,家里座机的线已经被他拔了,他实在没有心情去应对外面的那些烂摊子了。

    坐在他对面的陈母浑然不觉他的愁苦,还以为跟以前一样这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危机而已,正把自己的首饰盒拿出来,一件一件地往身上比划。

    “老公,你看看我是戴这个好还是那块红宝石的好?”

    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唱独角戏也挺没意思,陈母站起身来,一只手拿着碎钻的项链,另一只手捏着那块红宝石的链子,兴致勃勃地道:

    “过几天市长夫人的茶话会就要开了,我总不能给你们父母两个丢人吧?现在钻石大热,好多贵太太都喜欢戴全套的钻石首饰,我这一套还是前几年你给我买的,样式都有些旧了……这块红宝石是欣娆的,我记得应该是宋老头子送给她的,据说是老物件了,挺值钱的……不过她年纪还小,戴这种东西有点浪费了。老公,你觉得哪个更好?”

    听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陈父原本烦躁不已,但是看到这堆首饰的时候,倒是消气了不少,他看着陈母手里那块极大的红宝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这么大的红宝石?值不少钱吧?”

    “那可不是!”

    被忽视已久的丈夫主动问话,陈母心里舒坦,便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说了出来:

    “说到底,宋家这种有底蕴的人家就是不同,这可不是新东西,听欣娆说过,这可是宋老夫人的收藏之一。老物件,可值钱了!你瞧瞧这手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的东西。”

    “那你说,这东西值多少钱?”

    听她这么说,陈父心里不由得也有些意动,现在陈家的公司和度假村项目可都还缺着钱呢!

    “少说也有个几千万吧……”

    对珠宝的行情也不清楚,又不愿意在丈夫面前显得没见识,陈母随口报了一个数字,然后就心虚地把红宝石项链收到了盒子里面。

    看着那个盒子的大小,陈父心里有了些打算,这么满满一盒子的首饰,按照陈母刚才的报价,少说一个亿是差不多的。如果他能够把这个首饰……

    还没来得及细细打算,家里的门就被陈欣娆推开了,她穿着一件雾霾蓝的风衣外套,手里拎着一个小包,头发烫成大波浪卷用发饰固定好,整个人显得既娇媚又知性。

    “爸,妈,我回来了,你们都在看些什么呢!”

    “过几天孟市长的夫人举办的茶话会要开始了,我正在问你爸爸我戴什么首饰好看呢!”

    对家里的紧张气氛浑然不觉,陈母又把自己的首饰盒打开了,献宝似的递到陈欣娆面前:

    “快帮妈妈挑挑,妈妈在外面可不能丢了陈家的脸面,尤其在这种时候……”

    看着对家里的困境一无所知的母亲,陈欣娆叹了口气,她心里烦躁极了,哪里有什么心情去帮她挑珠宝,她瞟了一眼,看到首饰盒子里面的红宝石,这可是宋秉爵的母亲的遗物!她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气和烦躁,质问道:

    “妈,这红宝石的首饰是我的吧?你怎么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拿走?”

    “我这不是,看你太年轻了、戴这个红宝石不适合嘛!怎么你还舍不得?”

    做贼心虚的陈母不自在地抚了抚自己的脖子,她不敢拿正眼看她,“妈妈有什么好东西,都是第一个想到你,怎么,把这个红宝石借给妈妈你就舍不得了?”

    “妈,不是借不借给你的事情,你借我其他的东西,我从来没说什么,但是这个不行!这个是宋秉爵的母亲的遗物,你怎么能一句话不说就拿走呢?”

    这条项链对于宋秉爵来说也是意义非凡的,陈欣娆怎么能让她戴出去招摇过市?见母亲不肯把它还给自己,她急红了眼,伸手从她的首饰盒子里一把拿了出来,“母亲,你皮肤黑,实在衬不出红宝石的贵气,我看你还是别戴这种东西了!”

    被女儿这样说的陈母脸上也是一阵难堪,她忍不住跺了跺脚,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欣娆啊,你妈也真是的,这种事情怎么都不跟你说一声呢?”

    一直盯着她手里的红宝石的陈父不自在地把视线挪开了,他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你放心,我肯定好好说说你妈。”

    “现在可不是教训妈妈的时候,妈妈的性格本来就这样,一天不占点便宜就不快活,倒是你,爸,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我今天出去了一整天,想去找朋友帮忙,没有一个人敢伸出援手……你也别在家里等着啊,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着急吗?”

    一想起自己今天受到的冷遇,陈欣娆就恨不得把自己的东西都砸在地上,平日里不管自己说什么,他们都会争着抢着帮忙,怎么今天就全部不起作用了!

    “乖女,事情出在宋秉爵那头,就算我们求遍了人,也没人敢帮我们的!”

    想必是宋秉爵的态度给了他们暗示,恐怕整个市连叫花子都不敢帮自己……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陈父用余光看到陈欣娆并没有把珠宝借给自己抵押的意思,便又道:

    “如果还没有资金注入的话,我们陈氏集团只怕就要倒闭了……”

    “这件事是爸爸你的错,我早就说过让你调查清楚那家克里斯集团的来头。你呢?你沉浸在自己即将发大财的美梦里面,连最基本的辨别能力都失去了……这下好了,我们家不仅要破产,还要背上巨额债务!”

    一想起现在面临的困境,陈欣娆心里就一阵肉痛,度假村开发项目可是还有她的投资!那些钱就这么打了水漂!

    “你说得这么严重干嘛?你以为我想造成这种局面吗?只要现在有资金注入,那我们陈氏集团就还有希望!”

    被她这么一骂,陈父面子上也觉得过不去,他反驳道:

    “这么多年家里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挑起来的,你们管过什么?”

    “资金注入?你看现在还有哪家银行愿意给你借钱?不催着我们让我们还贷款就不错了!至于你的辛苦赚钱?谁不知道我们家以前都是背靠宋氏集团?根本没有压力可言,钱相当于是宋家送给我们的!”

    本来就窝火,没想到父亲竟然还一副很有道理的模样,陈欣娆反唇相讥道:

    “爸爸,我也不想说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