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74章 计划回国
    见自己的老公一副魂都丢了的浑浑噩噩的模样,陈母心急地凑了过来,“你跟路局长说了吗?”

    “现在,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凑钱了。”

    两眼一闭,陈父算是见识到了这群人的手段,他一想起那个男人说的“部件”,心里就忍不住发凉:

    “我们已经被那个人全面监视起来了!刚才我给路局长打电话,竟然是那些劫匪接的……他们还说、还说……”

    “他们说什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听到陈父的话,陈母心里十分着急,“女儿怎么样?没事吧?”

    “他们说,会、会把女儿的部件送过来……”

    这句话说的磕磕绊绊,陈母听完之后,脸上也是一副骇然,她六神无主地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要把欣娆怎么样?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的欣娆……”

    “也许他们只是在恐吓我们……”

    自我安慰地说着,陈父心里其实不安到了极点,却还是强自冷静下来:

    “我们不能自乱阵脚。这个时候我们要冷静下来,他说送回来……我们这几天得牢牢把大门口给看好了,看看到底是谁来送东西!”

    “是是是……老公你说的有道理,我们自己不能慌!”

    话虽这么说,陈母脸色却是已经惨白灰颓了,她打起精神把家里的佣人召集起来,严肃道: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几天都把手上的事情给我放一放!把眼睛都给我盯着大门口,好好看清楚来的人!”

    “是……”

    下头的人都含含糊糊着答应了,陈父想了想,又严厉地道:

    “家里发生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许向外面提起来!否则就扒了你们的皮!”

    已至深夜,韩修看着被绑在座位上不知人事的女人,看向了自己的手下:

    “这几天你们把人给我盯紧了,陈总那边的举动也必须一一看住了,不管是网络还是电话,还是现实生活中的行踪……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得到手下的回复之后,韩修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人,向来温和的眼里没有丝毫温情:

    “我倒是要你把你从宋镇国那里搜刮来的老夫人的遗物,一样不剩地给我吐出来!”

    得知了韩修的手笔,坐在电脑桌前的宋秉爵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没想到韩修办事竟然这么激进,竟然直接设了一个局让陈家往里面跳。

    “你做事手段是不是太过了?”

    幽幽的屏幕折射出来的光映在他的脸上,宋秉爵看着那头神情难得冷峻的韩修,有意提醒他:

    “对于陈家,小惩大诫即可,事情走到这一步,即便你不出手,陈家也支撑不下去了。”

    “在其他事情上面,我会毫不犹豫地听从你的指示。但是这一件……请原谅我的擅作主张。”

    听到韩修的答复,宋秉爵倒并没有多少意外,他想了一会儿,然后道:

    “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了,那我也就不再拦着你。”

    那一边是长久的沉默,韩修过了许久之后才低声道:

    “谢谢。”

    这个时候,慕晚安已经睡下了,因为庄园里面的人还没有经过清洗,所以沈聿只能勉强让她留在宋秉爵身边。

    他走到卧室里,替她掖了掖被子,在她身旁躺了下来。

    次日清晨,宋秉爵早早地醒了过来,他昨夜几乎想了一整夜,在英国这边继续留下去并不是长久之策,另外,答应程老爷子的事情也该开始调查了。

    他偏头看向依偎在自己身旁的慕晚安,她睡得正熟,温热轻柔的呼吸正一下一下地拂过他的面庞,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不由得笑了笑。

    “你要回去就回去。”

    听了宋秉爵的来意之后,闲散舒适地坐着的沈聿脸上并没有多少意外,他不置可否地道:

    “晚安自然是留在我身边。”

    “你说的我都一并做到了,陈家已经不足为惧。宋镇国也已经是被拔了牙齿的老虎。”

    沈聿如此难缠、直到现在还不肯放人,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宋秉爵看着他动作娴熟地倒了一杯茶水放在坐立不安的慕晚安面前,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你这样做,让我怀疑你并不是真心地接纳我。”

    “按照龙宫的办事速度,想必我找回晚安的经过,你已经大概了解了。既然如此,你就应该要理解我失而复得的心情。”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沈聿清清冷冷的面上并没有多少表情,宋秉爵忍不住挑了挑眉:

    “既然你知道失而复得,更应该明白我此刻的心情。”

    “你们两个……”

    看他们两个大有一副争论不止的趋势,慕晚安实在忍不住吐槽道:

    “你们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啊……”

    “晚晚在说你幼稚。”

    “当然是他幼稚。”

    两人异口同声地看向了对方,慕晚安忍不住扶额,“别争了,你们都幼稚!”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你的话。”

    慕晚安的神色里有着淡淡的落寞,沈聿看到了,心里也是一阵黯然,他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回来的妹妹,终究是跟自己疏远了些。

    “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

    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说,宋秉爵都已经做好了强行带走慕晚安的准备,但是现在事情有转机,他更倾向于能够和平解决,毕竟眼前这个人……是晚晚的哥哥。

    “你先回国。”

    既然妹妹选择了这个人,那他一定要为她铺好路,沈聿一下一下地抚弄着自己手腕上的檀香木珠,一双原本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些许思虑:

    “随后我会带着晚安去大陆。”

    “你亲自去大陆?”

    在得到沈聿肯定的答复之后,宋秉爵瞬间明白了,沈聿是想为晚安铺路,他垂下眸子:

    “既然你已经有了成算,那我也会尽量配合。只是,大陆这边会对你的身份……”

    “既然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我就拥有十足的准备了。”

    最近大陆的确严查入关外籍人士,沈聿心里自然有数,他端起玉青色的小杯,雨前龙井的茶叶在水中浮浮沉沉,“如果我继续继续拦着她,只怕她也要怨恨我这个做哥哥的了。”

    “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怨恨你呢?”

    猛然被点名的慕晚安忍不住讷讷问道:

    “我知道哥哥都是为了我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正是因为你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我才要更多为你考虑。”

    不欲在宋秉爵面前多说这些,沈聿已经把庄园里的奸细一个一个揪出来了,他这次来也是为了带走慕晚安:

    “晚安,今天开始你就跟我一起回去。宋秉爵应该马上就要回国了,我们……相处的时间也没有多少了。”

    回到玫瑰庄园,慕晚安看着这间陌生又熟悉的庄园,虽然她在这里只度过了短短的一段时间,但是这里却有着她和亲人之间的记忆。

    “本来还想着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相处,我可以慢慢把从前那些缺失的东西弥补回来……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看着她抚弄着楼梯扶手的背影,沈聿不知为何,声音有些发涩,他曾经以为有些东西找回来了就可以了,直到现在他才发觉,有些东西根本无法弥补。

    “哥哥,你在说什么?”

    转身看到神态瞬间有些怪异的沈聿,慕晚安愣了一下,然后温声宽慰道:

    “哥哥,你本来就没什么需要弥补我啊……说起来,更加自私的是我。”

    她走过去,轻轻抱住了神色自责的沈聿,“哥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巨大的压力下度过的吧?背负了那么多东西……相比之下,我能够平安稳定的长大,已经很自私了。”

    他不由得有些哽咽,轻轻回抱住了她,“本来……我想找到你之后可以带你去见父亲,在那之后再让你嫁给宋秉爵也不迟。”

    “嗯哼?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说起来,我都没有听你好好说过他。”

    他提起了父亲,慕晚安不由得有些好奇,“他会喜欢我吗?”

    “父亲一直很想你,他嘴上虽然不说,但是他和我一样,都很想你。”

    想起直到现在还不知所踪的父亲,沈聿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他松开了她:

    “父亲现在已经退休了,现在正在周游世界。等他回来之后,我就带你去见他。”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慕晚安还是相信了他,沈聿目送着她回到房间之后,对身后的亚道:

    “你说我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对与不对从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目的。”

    长久的沉默之后,亚回答道,他黑沉的眸子里有着转瞬而逝的光亮: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千万不要后悔……这不是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是啊,一旦做出了选择,就不需要回头了。”

    他喃喃着重复了这句话。亚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追随已久的男人露出这么恍然若失的表情,他定了定心神,道:

    “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您去处理,还请早些休息。”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