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83章 姐夫or宋总
    “我看她实好好的陈家大小姐做的不耐烦了,偏偏要做出这些矫情尖酸的样子来!”

    冷哼了一声,陈父倒也不想真的去责骂自己的女儿,到底怜惜她失去了一根手指,只是现如今的陈欣娆已经是越来越不合他的意了:

    “真是越来越不知所谓了!”

    “父亲这是来挑我的刺吗?”

    忍不住把筷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放,陈欣娆只觉得事事都不如自己的意,一向娇媚的脸上也换上了阴狠的神色:

    “要是有什么气,去对外面那些给你不如意的人去发,眼下整个市谁不知道,我们陈家现在是大厦将倾,个个都等着落井下石看笑话呢。”

    “好端端地,在家里谈什么生意?”

    眼见着两人之间剑拔弩张,好好的父女亲人竟然像是要变成仇人似的,陈母赶紧出来叫停,她看了看自己一脸冷意的女儿:

    “欣娆,你难得回来一趟,我特地做了你喜欢吃的菜,先尝尝吧。”

    母亲眼里有着恳求,陈欣娆纵使胸口还憋着一口气,却也没有再发作。

    一家人就这么貌合神离地吃完了一顿饭,陈欣娆放下筷子就想离开,陈父看不过去,便道:

    “怎么,你这是打算以后都不再认我这个父亲了是吗?”

    “我哪里敢呢。”

    她不咸不淡地回道,“生养之恩大于天,我只是现在需要回去休息了。怎么,父亲该不会连这点要求都不能答应我吧?”

    “你!你还真是翅膀硬了,欣娆,爸爸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但是,你不能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你是我的女儿,做父亲的不可能去害你。”

    万般心酸无奈之下,陈父只能先服了软,尽管今天陈欣娆的种种举动都让他无比地生气,可是心里更加不想失去这个女儿,“除了珠宝的事情上面父亲的确对不住你,其他的我自认为已经竭尽全力了。”

    “父亲只需要内心无愧不就行了?又何必跟我解释这么多?”

    虽然话说得满满都是嘲讽之意,但是陈欣娆的心里却是缓和了不少,这十几年的父女情分却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湮灭的,她来之前心肠再冷,此时却是也柔软了一些:

    “爸爸,我只是搬出去住了而已,我以后也总是要离开你们的,现在只是提前了一些。”

    听到这样的话,陈父心里好受了一些,他知道女儿最想知道的就是宋秉爵的消息,便把自己才得知的关于宋秉爵的情报拿出来讨她开心:

    “欣娆,你知道吗?宋秉爵已经从英国回来了,这次身边可没有带上慕晚安那个死女人,我特意去问过,似乎这次慕晚安是不会跟着回来了。”

    “什么?这是真的吗?”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陈欣娆原本长久阴霾的心突然放晴,近来总是恹恹的小脸上骤然还发出了神采,她喃喃自语道:

    “我最近状态还不错,这个样子去见他应该还行”

    说完,她又把期待的目光转向了一直没有出声的齐城,眼里是犹豫和不自信:“齐城,你看我这样可以吗?会不会显得太苍白了?我要不要涂点口红?”

    “你你这样就很好。”

    尽管自己内心苦涩,但是齐城还是说不出阻止她的话,他点点头:

    “你要是想去见他的话,我陪你去。”

    “你陪我?”

    有些害怕宋秉爵见到这一幕会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新欢,陈欣娆语气中带上了些许犹豫,最后还是道:

    “你在楼下等我就行了,我想一个人上去见他。”

    真是残忍。

    不知为何,齐城心里突然想起了这句话,但是面对陈欣娆娇柔的脸还有隐隐藏着的害怕的语气,他只能艰难地点点头:

    “好。”

    到了宋氏集团的楼下,陈欣娆抬眼看了看顶层那是宋秉爵的办公室,占了整个宋氏集团的一层,她曾经也能够自由来往其中,只是现在

    “上去吧。”

    看到她的脸上出现了类似于“近乡情怯”的神色,齐城心中吃痛,却还是温柔着神色鼓励道:

    “继续在这里守着,只能浪费时间。你不上去,怎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听到他的话,陈欣娆心中不由得感慨良多,自己得意的时候有人陪着倒不觉得什么,自己从来都是众星捧月着过来的可是等到陈家失势之后,才发现真心确是难得。

    “好。”

    在他的鼓励下,陈欣娆才定了定心神,朝着宋氏集团走进去,刚路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姐就一脸为难地叫住了她:

    “陈小姐?”

    心中不由得紧了紧,陈欣娆脸上仍旧是如同往常一般的倨傲,她转头看了看她,“怎么?有事情吗?”

    “请问你找”

    前台小姐一句话还没问完,陈欣娆就气势满满地开了口:“我和姐夫之间的事情,轮得到你来过问吗?”

    “”

    见她这样咄咄逼人,前台小姐还要再分辩什么,却被一个温润的男声打断了:

    “,这里交给我吧。”

    顺着这个声音看过去,却是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韩修,他的脸上是一贯的温和,陈欣娆看着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韩特助,什么时候我竟然不能来这里找姐夫了?”

    “陈小姐,今时不同往日。”

    面对陈欣娆的话,韩修并没有如同以往一样好言相劝,他面容虽然还是恭敬温柔,但是话的内容听起来并不怎么好:

    “本来这里是办公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叙家常的场所,陈小姐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过来就已经很不妥当了。”

    没想到自己如今是个人都可以过来踩了,从前韩修见了自己哪里敢这样说话?陈欣娆心里有着气,但是还不敢对他如何,只能勉强道

    “他是我的姐夫,难道我还不能找自己的姐夫了吗?天下可没有这样的道理。再说了,我姐夫都没有说撵我出去,韩特助未免管得太多了。”

    “如果不是总裁的意思,像我这种小小的助理,又哪里敢管陈小姐呢?”

    面对她的咄咄逼人,韩修仍旧是那副水火不入的模样,他温和却疏离的笑容在此刻显得格外冷酷

    “今时不同往日的意思,我想陈小姐再明白不过。总裁和陈欣雪小姐已经解除婚姻关系多年,你叫的这一声姐夫,实在是名不副实。另外,我听闻,陈小姐近日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身子似乎还没有养好,不如在家静养。”

    最后那几句话,深深地戳中了陈欣娆的心,她顿时把自己的左手往后缩了缩,脸色变了好几下,才道

    “这么说的话,韩特助是铁了心不让我去见姐夫了?”

    “你如果想见姐夫,我们宋氏集团没有你若要见的是宋氏集团的总裁,也许还能见上一见。”

    他竟然敢这样逼迫自己!

    陈欣娆的手攥得紧紧的,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他,如果自己今天不叫宋秉爵“总裁”,看来自己是以后都见不到他了!

    这样无异于逼迫自己和宋秉爵撇清关系!

    可是自己如果见不到他陈欣娆眼中只稍微挣扎了片刻,便选择了后者,她咬着后槽牙恶狠狠地道

    “我想见宋总,麻烦你通传一下。”

    “那还请在一楼的会客区等候。”

    指了指在大门两侧分布的会客区,韩修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

    “我去回禀了总裁之后再过来。”

    看了一眼几近坐满了的会客区,那里大多数都是有求于宋秉爵的商业人士,陈欣娆即便再不甘,却也只能暂时坐在了里面。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韩修才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他脸上还是那种该死的笑容

    “陈小姐,原本总裁是不想见你的。毕竟你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想到有些事情是该做个了断了,所以,你很幸运,还能再见他一次。”

    了断?什么了断?

    陈欣娆的脸上满满都是讽刺之意,她看着这个用话语羞辱自己的男人,缓缓地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韩特助,我奉劝你还是不要这么猖狂的好。”

    “陈小姐,你说笑了。”

    一边在前面带路,韩修一边慢条斯理地解释道

    “这些话大多都是总裁的原话,我们这种小小的助理是万万不敢随意更改的。你见了总裁也可以问问他。”

    “”

    倒像是自己在自取其辱。

    眸子不由得沉了沉,陈欣娆坚决不相信宋秉爵会这样对自己,即便他对着自己的时候脸色很差,可是他也是在关心着她的

    到了总裁办公室前,门只是虚虚掩着,韩修有节奏地轻轻敲了敲,门内传来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

    “进来吧。”

    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韩修侧了侧身,让出了一条路,陈欣娆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推门走进去,宋秉爵正背对着她坐在落地窗前,身旁的小桌子上放着一盘没有下完的棋,一只手拈着棋子,脸上的神色复杂难以捉摸,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