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90章 泼酒
    站在他们身侧的陈欣娆心中一片茫然和惊恐,她万万没想到这场宴会竟然是为了慕晚安举办的慕晚安回来了,她不仅回来了、还带着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哥哥!

    从此以后慕晚安也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自己曾经最瞧不起的不就是慕晚安这种人?她竟然也骑到自己头上了?!

    恍恍惚惚,不知道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难怪孟霖霖会这么好心!

    “怎么样?见识到差距了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孟霖霖站到了陈欣娆身后,她看着光彩照人的慕晚安,轻轻在陈欣娆耳边道:

    “如何?看到曾经羞辱过的人现在比你的地位高多了,是不是觉得很失望?你没想到吧?慕晚安竟然是沈聿失散多年的妹妹。”

    看到陈欣娆失魂落魄、对眼前的一切不可置信的模样,孟霖霖不由得得意地笑了起来,她从侍者手里接过一杯酒,递给了陈欣娆:

    “从前总是嘲笑别人如何,如今总算也轮到你了。这么高兴的时刻,你难道不应该去敬你的姐夫一杯酒吗?毕竟,现在的慕晚安要身家有身家,要地位有地位,她和宋秉爵的婚事,指日可待了。”

    “”

    偏过头看了一眼注意力都在慕晚安身上的男人,陈欣娆心中又恨又嫉妒,偏偏还要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模样:

    “宋总喜欢她,是她的福气。”

    “你这话可说错了。”

    娇声一笑,孟霖霖得意地笑着纠正她的话,那副模样要多可恶有多可恶:

    “慕小姐可不是从前无依无靠的孤女了。你应该要说,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福气才对。”

    听到孟霖霖的话,陈欣娆握紧了手中的酒杯,一双写满了嫉妒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宛如脱胎换骨一般的慕晚安,口不由心地道:

    “你这么说,也没错。”

    “瞧,他们跳完舞了。”

    推着陈欣娆挤向了前排,孟霖霖不怀好意地道:

    “我记得你因为之前许多事跟慕小姐有些不愉快,我们市现在可不能得罪沈聿。不如趁这个机会,你好好跟慕晚安道个歉?”

    原本还想拒绝,但是孟霖霖力气奇大,推着她三步两步来到了前面,沈聿和慕晚安两人分开后,不少想要攀附沈聿这位新贵的女人围了过来,想要从慕晚安这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慕小姐,这位陈小姐说是你的旧相识,想要为过去的事情向你道歉。我看她说得诚恳,所以把她带过来了,你不介意吧?”

    挤进人群,孟霖霖把陈欣娆往她面前一推,不少女孩子都看着这个已经声名狼藉的女人,捂着嘴小声地说着陈家的近况。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狼狈不已的陈欣娆,慕晚安有些惊讶,却还是很快恢复了镇定,她对于陈欣娆并没有过多的看法,只是淡淡地点点头:

    “那都是之前的事情了,没有必要再提起来。”

    “慕小姐可真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可是记得,陈欣娆从前可没少在背后埋汰你。”

    一个女孩子斜眼看了一眼端着酒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陈欣娆,心中有着幸灾乐祸:

    “怎么,慕小姐说要放过你你就真的不道歉了?赶紧来道歉呀!”

    “就是就是”

    “从前就数她最能折腾一天到晚地挤兑你”

    听到她们七七地说了起来,慕晚安仍旧只是微微笑着,并没有强迫她道歉的意思,待大家情绪稍微平缓之后才温声道:

    “你们不必这么说,我和陈小姐的恩恩怨怨,都已经是过去了。过去了的就过去了,我不是那种揪着不放的人,想必在座的各位也不是,对不对?”

    这番话不仅堵住了她们的嘴,又给了她们宽宏大量的赞誉,这群女人自然没有什么可说的,见她们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慕晚安正要离开,却被陈欣娆叫住了:

    “慕小姐,请稍等一下”

    “不知道陈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想到她会主动叫住自己,慕晚安转过身来,轻轻挑眉:

    “是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一时间,这附近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陈欣娆身上,她们都想看看,以前不可一世的陈欣娆如今是怎么向慕晚安低头的。

    “我”

    死死地捏着手里的酒杯,陈欣娆心都在滴血,她看着脸上云淡风轻的慕晚安她真是恨极了她这个装模作样的样子!装大度谁不会?慕晚安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踩自己一脚!

    “你吞吞吐吐的,是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吗?”

    见她犹犹豫豫地盯着自己,虽然竭力掩饰自己的神色,却还是泄露出些许不忿,慕晚安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从前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好。我因为年轻气盛,再加上情不自禁,做出了许多出格的事情,还希望慕小姐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怪罪我。”

    硬是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陈欣娆咬着呀做出了一副诚心悔改的模样,诚恳地道:

    “我相信晚安姐也是过来人,应该能懂我这种情难自禁的感受。当年说的那些门当户对的话,也只是因为宋伯父的门第只见如今你能够跟宋总在一起,实在是太好了。”

    好一个年轻气盛情难自禁,好一个宋伯父的门第之见。

    倒是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了。

    看着陈欣娆,慕晚安跟她多说一句话的欲望都没有,但是碍于面子,只能面色寡淡地点点头:

    “从前如何我不想追究,也不想较真。反正以后我和陈小姐也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各自保重吧。”

    “等等!”

    眼见着她转头就想离开,陈欣娆几步走上前拦住了她,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冲她举起了酒杯:

    “为我们的冰释前嫌干一杯吧,你说呢?”

    说着,陈欣娆就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倒扣着给众人展示了一遍,然后略略有些挑衅地看着她:

    “这杯酒我已经喝掉了,如果慕小姐也有诚意和解的话,也请喝一杯。”

    “”

    只不过是喝酒,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慕晚安从侍者手里接过一杯酒,举至唇边正要喝下去的时候,陈欣娆却如同被人推了一下、踉跄着扑向了她,一杯酒就这么洒在了她的身上,胸前、礼服和手上,都被泼上了酒液。

    “陈欣娆!你这是在做什么?!”

    孟霖霖的一声厉喝,让原本都愣住的众人回过神来,慕晚安身上的白色礼服被香槟色的酒液染得不成样子,纷纷把谴责的目光投向陈欣娆,孟霖霖愤怒地看着陈欣娆,她母亲为了这场晚宴付出了不少心血,家里也十分重视这次与沈聿交好的机会结果全让陈欣娆给毁了!

    “你就是故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现在还把酒水弄到了慕小姐身上我看你真是活腻了!”

    站到慕晚安身边,孟霖霖用手帕细细地替慕晚安擦着,只可惜礼裙用的欧根纱上面已经染上了颜色,再怎么擦也无济于事了。

    “孟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都要跟慕小姐和好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面对众人的指责的目光,陈欣娆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她摊了摊手:

    “我站在这里好好的,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推了我一把,我才不小心撞上去的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说着,她也冲到慕晚安身边,从侍者手里拿过手帕替慕晚安擦了起来,却是越擦越脏,孟霖霖是在看不过去了,一把把她的手打了下来:

    “不需要你在这里假好心!你离慕小姐远点儿就行了!”

    陈欣娆的手段还真是够低级的,难道是想着破罐子破摔?慕晚安看了看污渍,把孟霖霖的手握住了,然后看向陈欣娆:

    “陈小姐”

    她还没说什么呢,陈欣娆就一脸惊慌失措地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你觉得是我做错了的话,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真的对不起!”

    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对付男人是无往不利的手段,但是落在女人眼里却是十分可恶,一个全程目睹了一切的女人站出来道:

    “这件事的确是陈小姐做错在先,晚宴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地方,行事稳重是最重要的。更不要说,你还把慕小姐的礼服给毁了。这样吧,我看慕小姐并没有追究你的意思,你赔偿她这件礼服的钱就行了。”

    “可是明明是别人推我的”

    要自己赔钱?陈欣娆看了看围着自己的女人们,颇有些不忿地道:

    “就是你们中间的人推了我一把,我才会撞到慕小姐的,这错怎么也怪不到我身上!”

    “不管是谁推了你,总之是你撞到了慕小姐。”

    出来讲和的那个女子脸色沉了下来,她原本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陈欣娆竟然这么不懂事!竟还在这里顶嘴!

    “我看慕小姐是宽宏大量之人,想必不会跟我计较这些东西。”

    自己如今手里攥的那点钱,可不能继续出去了,陈欣娆连连推辞道。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