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92章 他的爱人方式
    被其他人如何嘲讽,陈欣娆心里都毫无涟漪,但是被慕晚安这样一看,她却涌起了一种极大的不甘心,她强自笑着道:

    “你真的以为我喜欢宋秉爵?我陪在宋总身边,只是为了完成姐姐的遗愿而已。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姐姐和姐夫当年伉俪情深,姐姐更是为了姐夫拼死生下了小斯。如果不是姐姐拜托我对姐夫和小斯多加照看,我又怎么会”

    “你的姐姐如果听到这些话,只怕会被气得醒过来。”

    没等慕晚安开口,孟霖霖就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她满是鄙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

    “你喜欢便是喜欢,如果像以前一样大大方方,还能叫我高看你一眼,不过现在你的行径,只能算是切切实实的小人了!”

    “这礼服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追究了。”

    在这里跟她这么耗着才是真正地浪费时间,慕晚安淡淡开口:

    “这衣服的事情,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诚诚恳恳地道歉了,我是实在不想为难你。但是你一会儿是说别人推你,一会儿又说我这衣服不值钱,实在叫我生气。”

    听到她亲自要了结这件事了,众人纷纷安静下来,等着听她会如何说:

    “这里是有监控的,君越酒店的监控工作向来到位,到底是别人推你还是你有意为之,查一查监控便知。这衣服是不是r1大师的作品,我们这里也会提供证据为免陈小姐觉得旁人受我收买不够公正,那我就直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一件衣服的事情,你也要找警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没想到慕晚安这么狠,遇到这点子事情就要报警?陈欣娆有些慌了,强装的镇定也快撑不下去了,脸上露出了些许惊慌。

    “到底是不是小题大做,陈小姐心里清楚。”

    虽然自己并不在意这件礼裙价值几何,但是她得罪了自己,慕晚安是势必要争个清楚明白的:

    “一件礼服,又不是平常穿的衣服,礼服是只能穿一次的,没有人会把一套礼服穿到两个宴会上。这是最基本的道理,难道陈小姐不明白?”

    “就是!陈欣娆,你难道平日里就是这么做的?一条礼裙穿几个晚宴?到底是暴户出来的人,家里没有底蕴我们啊,就算是不去参加晚宴,也做不出这样丢脸的事情来!”

    周围的几家小姐纷纷嘲讽起来,陈欣娆欲要辩驳,正要张口,另外一个女人又道:

    “可不是吗?!我看今天她这个阵势,虽然口口声声说要赔偿,却是一分钱都出不起的样子。恐怕陈欣娆小姐是只想着出一个干洗的钱就算完了!”

    话语中的尖酸刻薄,就算是慕晚安听了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陈欣娆气得浑身抖,声音都尖锐起来:

    “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在这里叨叨叨的!”

    “”

    陈欣娆气势汹汹地瞪了她一眼,那女人是个色厉内荏的主,被她这么一瞪,倒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说吧,多少钱!”

    听到陈欣娆气势汹汹的声音,慕晚安满意地点点头,自己也并不是非要为难她,既然陈欣娆吃了这个教训,她也就不再追究了。

    “算了,左右不过是一条裙子。”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孟霖霖狠狠地瞪了陈欣娆一眼,啐道:

    “这次便宜你了!”

    然后赶紧跟着慕晚安离开了。

    原本围在这里的女人们见没有戏可看了,也纷纷作鸟兽状散开了,有些心胸窄的,临走前还不忘在陈欣娆脚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看到慕晚安离开的背影,陈欣娆垂下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刺入手心了也未曾放开。

    她竟然这么羞辱自己!

    先是把自己踩进了泥里、又故作大度地放过自己慕晚安可真是玩得一手好手段!

    把孟霖霖送离自己身边之后,慕晚安叹了口气,这种复杂的场合她是真的不愿意多待,如果不是哥哥费心安排,她也不愿意这么高调地出现在这里。

    “还好他给你多准备了一套礼服,先上去换衣服吧。”

    白色礼裙上面的污渍实在碍眼得厉害,亚提议道。

    慕晚安抬眼看着他,他素来是只穿休闲款式的衣物的,今日为了这场宴会竟也穿上了一身整整齐齐的西装,看起来比平时稳重严肃多了。

    “你这样穿,倒是比你之前的样子看起来顺眼多了。”

    一边开着玩笑,慕晚安一边在他的陪同下朝着二楼的更衣室去了。在她身后,一道阴骘的目光紧紧地追随着她,她未曾察觉,亚警惕地回头看了看,那道目光却很快就消失了。

    “她是沈聿的妹妹”

    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许烁坐在轮椅上,他躲在一处向外突出的小阳台的窗帘后,陪着他的是他的手下徐鹏。

    “是啊,真是没想到,慕小姐竟然找到了家人,而且家里的条件还很不错。”

    徐鹏对沈聿知之甚少,在他的想法里,沈聿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已,顶多是有点钱罢了。

    坐在轮椅上的人没有说话,他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轮椅的扶手,看向正在和沈聿低声交谈的宋秉爵,沈聿神色淡淡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看两人的样子,沈聿应该是知道宋秉爵对慕晚安的意思的,但是应该不是十分赞同

    “我以前留学的时候,曾经去过法国。”

    想起自己曾经从法国朋友那里知道的关于沈聿的消息,许烁的神色变得有些许古怪:

    “沈聿在法国当地,绝对不是商人这么简单的身份,他极有权势。”

    “那要不我去调查一下?”

    没想到沈聿竟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商人,徐鹏正要把这件事提上日程,却被许烁抬手阻止了:

    “以我们目前的势力,即便调查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对了,柳子澄那边怎么样了?”

    “柳子澄的父亲已经决心再次把他送出国了,原本前几日就该离开的,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离开。”

    “他还没走那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柳子澄这种没脑子的人,被他用作棋子却是刚刚好,许烁的眸子暗了暗,“从前我跟他交好的时候,倒是没有察觉到他对慕晚安的心思。”

    “他这种酒囊饭袋,也就只敢在背后肖想了。”

    小心翼翼地说道,徐鹏摸不准许烁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近来他的心思越阴沉,叫人捉摸不透,“如果您看不顺眼”

    “且留着他。”

    本来他恨不得把柳子澄这样的玩意儿给狠狠收拾了,但是想到自己接下来的计划,他又只能先按捺下来,他沉默了一会儿,吩咐道:

    “柳子澄近期还不能离开国内,你明天帮我约见柳总,我亲自跟他谈。”

    “我实在是没想到,你会这么高调地带着晚晚出现在市。”

    “宋总是在说笑吧?那一栋别墅虽然你不出手我也能得到,但是购买的时候却绝对不会这么畅通无阻。这样的高调,难道不正是你想要的?”

    面前的这个男人,着实算得上是“阴险狡诈”了,沈聿越看他越觉得碍眼,索性把头扭到了一边,“今日这么高调,也多亏你在市长那边牵头拉线。”

    话听着像是感谢,宋秉爵却听出了丝丝不悦之意,不过他也只是笑了笑:

    “晚晚是我的心爱之人,我自然要事事为她着想。只要我能做到,我就一定会做。在这一点上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

    “哦?是吗?”

    对他的话不予置评,沈聿略略想了一下,又道:

    “如今父亲还没有回来,你和晚安的婚事,无论如何都要经过他的同意。我相信,晚安也希望自己的婚礼有父亲的参与。这一点,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只要是晚安的想法,我一定尊重。”

    这个回答还真是滴水不漏。

    沈聿不由得笑了起来,微微眯着的眼里有着危险:

    “长兄如父,我是她的兄长,在父亲没回来之前,自然有权利替她决定人生大事。”

    “晚晚也是成年人了,大哥你应该尊重她的决定。”

    神情自若地叫着沈聿大哥,宋秉爵完全不管旁边宫骐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就连沈聿的脸色都僵了僵

    “晚安和你还没到那一步,你这一声大哥叫早了。我沈聿的妹妹,自然是要慢慢挑拣,她有一天遇到了更喜欢的人也未可知。”

    “遇到更喜欢的人?”

    玩味地重复了一遍,宋秉爵看了看脸色有几分难看的沈聿,不由得一哂:

    “她遇不到了,我会牢牢地把晚晚带在身边,不让她有任何,一丝机会。”

    “你不怕她因此怨恨你?”

    “怨恨又能算什么?她也许会遇到更喜欢的人,可是我却遇不到了。这世上不会有比我更爱她的人。就算是她怨恨我,我也要牢牢地把她握在手心里。”

    “呵还真是符合你宋秉爵的爱人方式。”

    这番话倒是出乎沈聿的预料,他打量了一眼宋秉爵,他仍旧是神态自若地笑着,出奇地骄傲自信,却叫他多出几分欣赏来。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