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293章 为什么不肯理我
    换了沈聿为她准备的另外一身礼服,慕晚安又理了理头发,方才下楼。

    这身裙子是茜素红的裹胸裙,将将到小腿肚,原本是搭配着同色系的高跟鞋的,但是鞋子没带进更衣室,慕晚安只能先穿着原来的那双银色的高跟鞋。

    不过这双银色的鞋配上茜素红,倒是削减了些许茜素红的凌厉,整个人也越发大方得体起来。

    刚刚下楼,她就看到了立在楼梯旁的几人,沈聿和宋秉爵站在前面,后面跟着之前见过的周庭遂、蒋晟和宫骐三人,几人是这市里面最有头有脸的人物,站在一起,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你们之前聊天聊的好好的,在这里做什么?”

    “嫂子穿这身裙子可真好看!”

    年纪略小一些的宫骐率先开了口,一方面是因为慕晚安这一身的确好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替宋秉爵多找回点面子人家那大舅子还没同意呢!

    “嫂子嫂子的叫,倒是把我叫得老了。”

    任凭是谁听到有人夸自己好看都会开心,慕晚安忍不住漾出了一丝甜蜜的笑意,“你们还没说呢,都聚在这里做什么?该上哪儿就去哪儿吧。”

    “我们还能去哪里?宋哥才跟我们说了两句话,就想着过来看你,我们也没办法,只能一同跟着过来。”

    拼命地替宋秉爵在她面前刷好感度,宫骐瞟了一眼只是微笑着看着她的宋秉爵,心想着这个木鱼脑袋,然后又捅了捅站在自己身侧的蒋晟

    “二晟,你说是不?”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蒋晟被宫骐猛然一戳,有几分迷糊地抬起了头,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只能茫然地点了点头。

    “我看你们都是蒙我、故意哄我开心的!”

    之前在英国的时候她见不着他,还觉得思念绵长,等回到市之后,她反而不敢去看他了。

    宋秉爵见她只顾着跟他们说话,淡淡地看了在她面前讨好的宫骐一眼,宫骐正凑在慕晚安跟前说个不停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一阵凉意,偏头注意到宋秉爵的眼神,后颈一凉,这才讪讪地住了嘴。

    “好了,我们几个先去喝一杯吧。”

    见宋秉爵的目光热切地黏在慕晚安身上,周庭遂站出来提议,顺便带上了沈聿

    “沈聿,我们也很久没见过了,一起吧?”

    原本是想牢牢地在这里看着的,但是周庭遂既然相约,又有亚在这里看着,沈聿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对慕晚安颔首道

    “我先和他们离开一会儿,等会儿我们一起回家。”

    纵使他不说,她也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慕晚安递给他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亚在我身边,你不用担心。”

    她开口提到亚,众人才注意到一直抱着胸倚靠災在慕晚安身后不远处楼梯处的男子,他虽然穿着规律严谨的西装,但是那种桀骜不驯的气息却是跟晚宴格格不入。

    “你未免太不信任秉爵了。市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地盘,在这里,那个不长眼的会对你的妹妹下手?更不用说,晚安可是秉爵的人”

    替宋秉爵试探了一下,见沈聿并没有特别的神色,周庭遂心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神色也轻松了许多

    “不要再在这里干站着了,我们两个许久没有见面了,我也想给你介绍一些新朋友,这边走吧。”

    等他们彻底离开自己的视野之后,慕晚安收回了视线,然后低下了头,一下一下数着鞋子上镶嵌的水钻,不知为什么心里慌乱得厉害。

    “晚晚。”

    看到她那副眼睛瞟来瞟去、就是不看自己的小模样真是又可怜又可恨,要不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在这里,他非得把她好好揉进怀里收拾一顿不可,但是眼下他只能克制地看着她

    “你都很久没有见到我了。难道你不想我吗?”

    听到这句话,慕晚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难以想象这句话是从宋秉爵口中问出来的,他虽然一如既往地板着脸,但是她好像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丝丝委屈?

    “这不是见面了吗?你问这些问题做什么?”

    “我还以为,晚晚的心情会如同我一样的。”

    不由得扶额叹息,宋秉爵的脸上有着些许伤心的神色,不了解他的人还以为他是真的伤心欲绝,慕晚安知道他不过是故意哄着自己说出他想听的话,便把头硬生生扭到了一边,“你可赶紧收起这幅神色,叫那些眼巴巴地想做宋夫人的女人看到了,不知道又要说什么了。弄得像是我对不住你一样。”

    说完,她朝着人群中瞟了一眼,不少名媛正满是期待地看着这边,陈欣娆竟也还没有走,一双热切的眼睛盯着宋秉爵呢。

    她的心里骤然升起来一股子气,明知道这不关他的事情,却还是冷了脸色道

    “那些女孩子都看着你呢,她们可比我要更想你。你还是跟她们说话吧!”

    刚说完,她就有些后悔,可是再抬头看看那些女孩子,还是忍不住生闷气,便索性不理他了,略略提起裙子就往酒店后面的花园去了。

    她的火气来得好没道理,但是宋秉爵却忍不住微微一哂,自己竟然因为受欢迎被她嫌弃了?还真是有趣。

    看着她走路都带着一股子气的背影,他的眼神带上了些许笑意,从英国回来之后,她倒是比以前坦诚多了……未来得及多想,他就迈开脚步跟上了她。

    来到花园里,身体感知到的气温骤然降了下来,慕晚安呼吸了一口带着冷冷的花香的新鲜空气,整个人犹如扎进了一头冷水中,也从方才的生气中醒了过来。

    她对着他生气做什么?他未曾拈花惹草,只是因为身家样貌能力在哪儿摆着,自然会惹得大家那些女人扑上来。

    正懊恼着要不要回去找他的时候,她听到了男人带着漫不经心的意味的笑声

    “什么时候开始、晚晚也这么纠结了?”

    猛然被当事人戳中心思,慕晚安心里又气又恼,她气鼓鼓地道

    “你在说谁?我怎么听不明白?”

    “我在说……一个不仅学会纠结、现在还越来越不坦诚的人。”

    走到她身后,宋秉爵看着她的背影,大约是真的被自己气着了,她愣是不愿意转身看自己,他只能半是哄着半是威胁着道

    “看来我越来越不招晚晚待见了,从前晚晚还愿意多看我一眼,现在你竟是这么厌弃我了。既然如此,那我还是走吧。”

    说着,他抬起脚步,作势真要离开。

    如此走了两步,身后果然传来了动静,她有几分急切的声音传来

    “我哪里说了厌弃你了?都是你自己的杜撰罢了!”

    他停下步子,转身回头看着她,眼里有着狡黠,面上却是一派无辜

    “看来是我会错意了,我看到晚晚不愿意回头看我,还以为是我惹你不开心了。”

    “就你有理,行了吧?”

    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慕晚安看着他,心里那点子郁气也烟消云散了,神色稍微正经了些,“刚才的事情算是我不对,我不该朝你发脾气。”

    “什么时候我们之间还要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这些了?”

    走到她面前,宋秉爵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月色下,她脸上的分分毫毫看得清楚,他伸手握住了她的:

    “手怎么这么冷?市最近降温得厉害,你应该多穿一些的。”

    说完,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了她的身上。

    慕晚安抓着外套的下摆,一瞬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是因为有些天没见,突然有了一种生疏的感觉。

    她的小脸上表情变换来变换去,看得宋秉爵有些好笑,他也不说话,被他的外套笼罩着的小女人脸上渐渐染上了绯红……慕晚安感受到脸上的热意,飞快地抬眼看了他一眼,小声道:

    “你没事盯着我做什么?我脸上难不成长出了花儿不成?”

    “我在想……”

    他刻意拉长了声音,惹得她忍不住支起了耳朵听,见她全副心神都在自己身上之后,宋秉爵才心满意足地道:

    “我在想,是不是我在晚晚心里已经没有魅力可言了。晚晚只顾着低头看自己的鞋,也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

    被他的话闹了个大红脸,慕晚安的声音比蚊子的叫声都还低了:

    “我也不是故意不看你……”

    “那晚晚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肯理我?”

    见她又忍不住低下头,宋秉爵捧住她的脸,迫使她抬起头看着自己,两人四目相对,一眼就可以望到对方眼底,他看到她的眼里满满都是自己的倒影,“嗯?”

    慕晚安也说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一直期盼着能够见到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本来她应该要高兴的,又或者说,两人应该和从前相处模式一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回国之前想问的那些话,却一个也想不起来了。

    就像从前在孤儿院的时候,一个心心念念许久的玩具,等真的拿到手上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