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17章 表白
    “真是扫兴!怎么偏偏就遇到他了!”

    宋佳佳只觉得真是沾了一身的晦气,她一想起刚才宋秉爵那目中无人的态度就觉得气愤,“早该知道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一直默默地跟在身后的李念轻轻一笑,完全没有被骂的恼羞成怒,他看了一眼走在自己身旁的慕晚安,她脸上神色淡淡的,并没有看出有多生气。

    “也许是他想岔了,所以才这么说话。但是他平日里并不是这样的。”

    李念也不明白宋秉爵这是怎么了,正如他所说,他们也算一起长大,尽管没有深交,但是他也从未见到过这么有失风度的他。

    “学长!都什么时候你还在为他说好话?”

    这个学长也是个傻的,宋佳佳拼命地冲他眼神暗示,他还不明就里地问道:

    “学妹,你怎么了?眼皮抽筋了吗?如果伴随着眼睛发红的情况,要注意是不是眼部炎症。”

    宋佳佳:“我”

    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慕晚安差点没笑出声来,她看了一眼被自己牵着的嘉树,意有所指地道:

    “嘉树,你宋阿姨眼睛进沙子了,你快去给她吹出来。”

    “慕晚安!”

    忍不住跺了跺脚,宋佳佳有些恼羞成怒,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李念这才反应过来,他看到身旁慕晚安绽开的笑颜,突然觉得,自己就是被骂呆子也没什么。

    看到学长眼里的喜欢,宋佳佳叹了一口气,却还是打算最后再帮他一次,指了指前面的一家饰品店:

    “我想起来我要去那里买点东西,你们先去中餐厅吧,我过会儿来找你们。”

    “佳佳”

    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正想让她留下来的时候,那妮子一眨眼的功夫就跑远了,慕晚安只能无奈地放下了手。

    现在又只剩下学长,嘉树和她了。

    此刻正是心乱如麻,慕晚安沉默地跟在学长身边,正在绞尽脑汁地想着该如何打破尴尬,却听到了身旁李念温润的声音:

    “最近晚安你还好吗?”

    “啊?我最近还不错,毕竟也找到了亲人,不再是以前孑然一身的状态了。”

    说起自己的近况,慕晚安不由得露出了一丝静谧的笑容,她偏头看向学长:

    “你呢?我都很久没听说过学长的消息了,学长你过得怎么样?”

    “跟以前一样,做实验,到医院上班。生活泛善可陈。”

    虽然说着这些话,但是他的神情中却并没有什么抱怨之意,慕晚安看了他一眼,然后回头看着路的前方:

    “刚认识你的时候就觉得,跟你相处是一件让人感到很舒服的事情。”

    “嗯?是这样吗?你以前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些。”

    她的语气带着淡淡的怀念,李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猜到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面上却仍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学长也从来没有坦诚地跟我说过心里话啊。”

    如果不是宋佳佳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她直到现在也许都不会知道他喜欢自己这回事。

    “有的时候不说,反而会更好一点。”

    他看着比自己低了一头的慕晚安,突然觉得如鲠在喉,来之前计划好的那些话,现在一句也说不出来,他苦涩一笑:

    “说起来,在你和宋秉爵在一起的时候,尽管羡慕他,但是只要能远远地见你一面,我就很满足了。”

    “”

    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么一份厚重的感情,慕晚安心中觉得苦涩难当,她假装低头看着鞋尖,并没有答他的话。

    “知道宋秉爵和别的女人传出绯闻的时候,我心里又是生气,又有一些开心这样看来,我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

    说到这里,李念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今天对你说出这些话,同样很冒昧,我也知道会对你造成困扰。对不起,晚安。”

    不,你不必对我说对不起。

    还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

    慕晚安心中难受极了,他把自己的地位放得越低,她越觉得不安,“学长,我很感激你”

    “嘘先听我把话说完。”

    他走到她面前,看到她十分内疚的神情,心知这一段为期六年的暗恋要迎来终结了,却还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今天我向你表白,并不是为了得到一个结果。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一份心意。”

    “我看着你一点一点成长,这一路上,我一直都在默默地看着你。我知道你对我并没有男女之情,所以,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是的,一切都应该结束了,尽管我知道,我现在甚至是以后,都没有办法忘记你。

    李念心中苦涩至极,面上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维持着他一惯给人的舒适的距离。他故作轻松地笑了起来:

    “你该不会因为这个以后就不理我了吧?这样的话我真是亏大了!”

    “怎么会?”

    他的笑容里带着几分难过,慕晚安却不能安慰他,她微微一笑,装作俏皮地道:

    “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学长,如果没有你,我在大学不知道有多无趣呢!”

    “这样就好”

    满是宠溺地说道,李念把目光抛向远方,她还在他身边,他就很满足了。

    “你这又是何苦呢?”

    端了一杯水放到了男人面前,姜柠看着他紧紧蹙起的眉头,有些好笑地道:

    “现在络上流行一句话,&039;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你和她有再大的矛盾,都不该这么对她。”

    “请你来是听你说这些废话?”

    把文件放到了另外一边,宋秉爵拢了拢自己的眉心,整个人放松下来。

    “别的人都以为我是傍上了你,君悦顶层西餐厅一包一层,结果却是看你在这里办公。真是无聊。”

    扫了一眼空无一人、豪华典雅的西餐厅,姜柠有些郁闷了,“要我说,下次有这样的差事,可别叫我了。”

    “啰嗦。”

    皱了皱眉头,宋秉爵想起了她今天在西点店里看自己的那个眼神,手里的笔停了下来,“你可以走了。”

    “你是说真的?”

    恨不得早点从他们两个人的事中间抽身离开,姜柠拎起了自己的包,只差等着确认这句话的真实性。

    “有些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等姜柠离开之后,宋秉爵缓缓踱步来到了窗边,里昂一日不离开市,他就没有办法全然放心地留在她身边。

    眼下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推得离自己越远越好。

    “总裁。这是里昂最近留下行踪的地点。”

    把资料递给他,韩修不无担心地道:

    “他现在已经跟陈欣娆接触过了,我们是不是要采取一些监视行动。趁着他下次跟陈欣娆接触的时候抓住他。”

    “抓住他?”

    跟里昂交手多次的宋秉爵对韩修产生的这种想法感到可笑,他看向阴霾的天空:

    “里昂已经跟陈欣娆接触两次了,第一次,他一定获得了她的信任至于第二次,他则会告诉她如何动手。你以为,还会有第三次吗?”

    “果然是狡猾又谨慎。”

    不禁感慨道,韩修想了想,又提议道:

    “既然里昂会利用陈欣娆动手,我们不妨在她身上多下点功夫。我这边已经得到了有关陈父下落的消息,相信很快就可以抓住他了。”

    “你先看着办。”

    按照里昂一贯的手法,韩修的行动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宋秉爵无可无不可地同意了。

    吃完饭之后,慕晚安宋佳佳就和李念分道扬镳了,宋佳佳神神秘秘地带着慕晚安去了一个地方,为此还特地先把嘉树送回家了。

    “这是什么地方?”

    来到静谧的吧台前,慕晚安感到很新奇,这里男男女女都坐着喝酒,像是酒吧,却少了酒吧的吵闹。

    “怎么样,环境不错吧?”

    冲着她挤眉弄眼,宋佳佳神情之中是满满的自得之意,“我也是最近才发现了这么一个好地方。特地把你叫过来,庆祝你恢复单身。”

    “这有什么好庆祝的。”

    话语虽然是不赞同,但她还是从她手里接过了一杯鸡尾酒握在手中:

    “从前怎样过,现在就怎样吧。”

    与此同时,这间清吧的一个包厢里。

    许菲菲正在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她脑海里思绪混乱,一会儿是宋秉爵眼含不屑的模样,一会儿又是李悬犹豫不决的面孔。

    这两个男人,没有一个喜欢她。

    “再来一扎酒!”

    按响了桌上的服务铃,许菲菲现在已经有六分醉意了,服务员走了进来,把她要的酒品摆放在她面前,然后不发一言地离开了。

    “刚才还在温柔地劝我少喝点酒,哈!现在就不闻不问了?男人果然都是这样!”

    这是她叫的第三次酒了,许菲菲想起了前两次给自己送酒的那个服务生都会温柔地劝自己少喝两杯,这次却不说话了,更是觉得讽刺。

    她瞪着手里的酒,就像是瞪着他一样:

    “宋秉爵我还以为你对慕晚安有多情深意重?还不是转头就把她丢下了去找更年轻貌美的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