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20章 抓住你了
    “抓住你了。”

    一道优雅的男声在她的背后响起来,慕晚安惊讶地睁开眼,浑身都打了一个寒颤:

    “你,你怎么会就追上来了?”

    这个男人竟然以这么从容的姿态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慕晚安心中害怕到了极点。

    他是长了翅膀不成?

    看到上半截身子躺在自己怀里的女子,里昂心情极好,甚至还吹了一声口哨。

    “啊”

    许菲菲已经抓住了她的脚踝,慕晚安拼命地踢着脚,里昂戏谑地道:

    “她现在吸食了毒品,这种毒品会让人精神失控,极具暴力。相信我,等一会儿药力越发强的时候,你的这条腿也许就没了。”

    他的话让慕晚安眼中划过了一丝慌乱。

    许菲菲的力气大得惊人,只是被她这么捏着脚踝,她已经感受到了痛意。

    她试图踢了踢,但是许菲菲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她高声道:

    “许菲菲你清醒一点!”

    “你有什么脸让我清醒?你这个害人精!你跟在宋秉爵身边还不满足?还要把我妈弄进监狱?慕晚安,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你不是总能够这么顺风顺水的!”

    爬上车的时候,许菲菲看不清楚车内的情形,只能死死地攥住慕晚安的腿,踉踉跄跄地爬了过来。

    “怎么样?是选择让我救你,还是被她杀掉?”

    随手把口袋里的一把刀扔到了许菲菲面前,里昂低头看着慕晚安:

    “有了这一把刀,她还会继续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他低着头,慕晚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倔强地道:

    “不是你把刀递给她的吗?这难道不是你想看到的?也许这才是你的目的,借助别人的手杀掉我,你这样做,也是为了逃避宋秉爵和沈聿的报复吧?”

    “你说的这些话,真有意思。”

    她有些愠怒,但是却笑了起来,他的目光放到了已经捡起刀的许菲菲身上,“宋秉爵和沈聿,根本不足为惧。”

    “既然他们对你来说不是值得害怕的人,那你为什么单单要把矛头对准我?还不是因为你害怕跟他们直接为敌!”

    犟着身子,希望从里昂的怀里挣脱,慕晚安恨恨地看着他:

    “在你的眼里,女人就是男性的附庸?女人只不过是可以用来羞辱男人的工具?”

    “你说的这一番话,真是让我对你更感兴趣了。”

    眼看着那把刀已经贴在了慕晚安的腿上,甚至已经划出了一道血痕,里昂扔过去一颗小石子,将刀打落在地。

    他弯下身子,嘴唇贴近了她的耳畔,如同情人一般在她耳畔低语: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就这么死在她的手下。”

    说着,将她整个身体都拉了出来,打横抱在怀里,里昂毫无留恋地关上了车门,任由许菲菲在里面发狂般地大喊大叫。

    “你放开我!”

    才出虎口,又入狼窝,慕晚安拼命地挣扎着,里昂难得的耐心都已经消耗殆尽,他一只手在她的颈椎后穴上按了一下,慕晚安的整个身体都麻了起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个混蛋!”

    慕晚安已经完全使不上劲了,她只能瞪着他,见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在意,她气馁地把头偏到了一边:

    “你到底要带我到哪里?我哥哥是不会丢下我的”

    “不用担心。我现在不杀你。”

    她总算安静下来了,里昂微微一笑,语气里有着施舍:

    “我不仅不会杀你,还会带你去一个地方。”

    “里昂还真是警觉。”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亚把视线从追踪器的位置图上移开,他们的人刚刚发现了这枚追踪器,在一个出租车上面,难怪车辆漫无目的地跑了这么久。

    “现在就失去了一切的线索了。”

    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亚看向坐在客厅里的两个男人,“该怎么办?”

    “韩修,你去调取那间清吧的监控,各个房间的监控我都要。还有陈欣娆那边的行踪。”

    他早该知道,里昂绝对不会是这么好对付的人,宋秉爵沉吟少顷,又道:

    “去找宫骐要清吧外面公路上的监控。她上了哪辆车,这辆车又去了哪里。这些,我都要知道。”

    “”

    事到如今,根本没有进展,沈聿撑着头,闭目冥想着,“既然晚安已经落到了他的手里,现在应该先封锁海关。”

    “他会带晚安去意大利?”

    意大利是黑手党的家乡,也是其势力最为庞大的地方,宋秉爵抬手吩咐道:

    “各个交通要道都要做好封锁。海关那里派人过去比对,一旦发现有异常,立马拦截。”

    “飞往佛罗伦萨的航班531即将起飞,请乘坐该航班的旅客到登机口”

    候机厅,穿着一身风衣的绿眸金发的英俊男子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而依偎在他怀里的身材娇小、拥有东方面孔的女子跟他十分相配,只不过,女子似乎跟他在闹矛盾,一直瞪着他。

    而他浑然未觉,搂着她,神情自若地消失在了登机口。

    “按照监控,里昂在清吧门口带走了慕小姐,然后根据高速上的监控拍照,里昂在一个岔路口下了高速,随后许菲菲驾驶一辆车,跟了上去。这条岔路通往白驼山,初步推测,里昂应该把慕小姐带往了山顶。”

    韩修和亚分头调查回来,在交换信息之后,得出了如下结论。

    “按照里昂那种狂妄不可一世的性格,的确有可能就在那里等着我们过去。”

    当即起身,宋秉爵看向坐在座位上的沈聿,“一起去会会,如何?”

    “自然。”

    站起身来,沈聿和宋秉爵一起走了出去,经历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总算在山顶的小木屋前停了下来。

    宋秉爵看了一眼地上新鲜的轮胎印记,应该离开还没多久。

    一边把枪拔了出来,亚一边蹑手蹑脚地贴近了门,一脚把门踢开之后,封闭已久的血腥气传了出来,熏得他皱了皱眉头。

    “里面只有一个已经面目全非的女人,并没有找到小姐的身影。”

    出来之后,亚的神色越发凝重了,宋秉爵和沈聿一起走了进去,看到躺在地上不知生死、面目血肉模糊的女人,皱了皱眉头。

    “这是陈欣娆。”

    跟在他们身后的韩修看到了她缺失的手指,立马辨认出来了她的身份,他走过去在她的鼻前探了探,然后看向宋秉爵:

    “她还活着。现在她是目前最后一个接触过里昂的人,不如先把她送到医院。”

    “这里有一张纸条!”

    从墙上取下来,亚递给了沈聿,“看来,他是有意挑衅了。”

    “nrnrss”

    念出了纸条上的话,沈聿下一秒就把纸条揉成一团,语气冰冷:

    “他真的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他吗?”

    “根据车轮的轨迹印花找出来这辆车的型号继续追踪海关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宋秉爵有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这个时候里昂也许已经出关了。

    “他在大陆,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势力?海关那边没有证件是不会放行的。”

    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宋秉爵回头看向沈聿,目光有着质询:

    “你说呢?”

    “”

    说不了话,慕晚安只能瞪着他,他们现在坐在飞机的特等舱里,而这个男人坐在她的对面,正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

    “这里的牛排还不错。”

    抬起眼来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里昂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道:

    “哦,我忘了,你现在不能动弹。不如,我来喂你。”

    从自己的盘子里切下一小块牛排,递到了她面前,里昂冲她示意:

    “吃啊!”

    把头扭到了一边,慕晚安根本不想看到这个人,刚才他们一起来到机场,这个男人竟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份她的证件!

    “”

    她这种拒不合作的态度让里昂的眼神瞬间变得不悦起来。

    他起身,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把牛肉块硬塞到她的嘴里,然后威胁道:

    “你最好是乖乖吃下去,现在你已经逃不开了,别逼我对你动手!”

    “”

    尽管心里委屈,慕晚安还是只能一口一口地吃完了,跟这种喜怒无常的疯子根本没有交流的余地,随便一个动作就会惹怒他。

    “这是一百万一瓶的罗曼蒂康尼,口感醇厚,果然是世界级的红酒。”

    靠在桌子上,里昂拿了一杯酒在手里,小小喝了一口,然后道:

    “你猜猜,沈聿和宋秉爵,有没有找到白驼山?看到躺在地上的陈欣娆,他们会不会以为你已经被我杀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一脸不情愿的慕晚安,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他们会停止找你,而我会把你藏起来,让他们永远也找不到你啧啧啧,等我彻底打败宋秉爵之后,再把你带到他面前。那样的情形,我想想都觉得刺激。”

    “”

    忍不住瞪着他,慕晚安真想把他骂一顿,但是她却只能徒劳地用眼神表示自己的抗议。

    “不过,他们也许会来科西嘉堡来找你。”

    忍不住笑了起来,里昂神经质地笑了起来,他冲着空气遥遥举杯:

    “我在科西嘉堡恭候你们的打架,宋秉爵,沈聿。”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