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22章 毁容
    “……”

    脸上是灼热的疼痛,仿佛在被用火炙烤着一般,陈欣娆在疼痛之中醒过来,刚睁开眼,就看到自己脸上裹着的白色的纱布,朦朦胧胧地挡着自己的视线。

    她瞬间坐了起来,手颤抖着伸向了脸上,刚一碰到脸就疼得忍不住大叫,一叫又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得她一阵一阵地倒抽冷气:

    “疼……”

    等疼痛稍微缓和一会儿之后,陈欣娆这才扶着床下来,她的视线有一半被遮住了,实在是不知道这是在哪里。

    “有人吗?”

    气弱地叫了一声,陈欣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活着,她摸索到了门边,拧了拧门把手,刚刚打开门,两只黑西装的手就伸到了她的面前,声音冷漠无情:

    “陈小姐,你暂时还不能从这间病房里出去。”

    “你们的主人……是谁?是不是姐夫?是他救了我对吗?”

    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他会有这么大的势力,陈欣娆心中升起一阵喜悦:

    “一定是他!”

    “多日不见,看来变化的只有陈小姐的容貌,你这自作多情的性格却是变不了了。”

    奉命在这里等着的韩修走到了满头都裹着纱布的女子面前的,“如果不是因为你跟里昂一起谋害慕晚安,你以为我们会管你的死活?”

    “我、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

    忍不住否认,陈欣娆不住地摆着手,她的表现如同真正无辜一样:

    “我被里昂骗了,你相信我,是里昂想要慕晚安的命,他想借此打压宋秉爵,我是被逼着帮他的!”

    “你在说谎!里昂这个人的性格,我是知道的,如果不是你牵涉其中,他也绝对不会……下这么重的手,直接毁掉你的脸。”

    不管是真是假,韩修也决定先诈一诈,只可惜眼下她的脸已经被蒙起来了,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承认,起先的时候的确有这样的心思,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个男人很危险……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没得选了,里昂拿住了我监狱里的一些把柄……我真的没有办法!”

    她的语气带上了丝丝凄凉,配上她手足无措的模样,还真像那么回事。

    虽然这个女人平时骗人惯了,但是她说的也并非全无道理,韩修略略沉吟了一下,然后道:

    “不管你是真是假,我奉劝你现在最好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一开始的时候,他给了我一包药,逼我找时机在许菲菲的酒里下药,原本的计划是找人把慕晚安……杀掉然后推到许菲菲头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临时改了主意,让我开车把中了药的许菲菲带来……”

    说到这里,陈欣娆再次道:

    “我后来是真的没有办法回头了……”

    “继续说下去。”

    接触过多次,自然知道陈欣娆是一个佛口蛇心的,韩修并没有听进去,“然后呢?”

    “然后,我们把慕晚安和许菲菲带到了白驼山山顶,没想到里昂真的要杀了慕晚安,我当时也是被吓到了,我也怕姐夫知道这件事后会更加怪罪我,正想劝他停手,可是却惹恼了他……所以就对我狠下毒手。”

    触到了自己脸上的纱布,陈欣娆恨得咬牙切齿,明明一开始她的目的是让慕晚安好好吃教训的,结果现在……为什么这一切本该由慕晚安承受的惨剧要降落到她身上!

    “多谢你的配合,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应该称呼为宋总,而不是姐夫。这声称呼传到了宋总耳朵里,你现在就得从这里滚出去。”

    轻蔑地看了她一眼,韩修眼里满满都是厌恶,他对两个保安使了使眼色,然后率先离开了。

    韩修终于离开了……陈欣娆松了一口气,她的背上已经出了汗意,面对这么一个人精,她还真有些吃力。

    到了查房时间,陈欣娆坐在病床上等着,她不太清楚自己脸上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迫切地希望医生能够过来。

    “陈欣娆小姐,你的脸上的刀伤比较严重,有几处地方甚至已经划伤了骨头的表面。”

    医生进来了,他身后只跟着一个随行医生、一个护士,简单给她介绍了情况,又把绷带小心拆了下来,给她换过药之后又让护士给她缠上。

    “医生,能让我看看我的脸吗?”

    眼看着护士拿着绷带走向自己,她心里有些想知道眼下的模样,迫切地道。

    “眼下你的情况,实在是不宜照镜子。你脸上的伤口还没有痊愈,刚才又涂了消炎的软膏。等伤痕好了长出新肉之后,可能会好一点。”

    看了一眼她脸上的伤口翻飞的模样,医生委婉地建议道。

    当着医生的面,陈欣娆没有再说什么,等他们都离开之后,她犹豫了好久,终于走到卫生间,颤抖着一层一层拆下了自己的纱布。

    “啊……”

    看到纱布之下那张透明软膏和着血肉糊在一起的脸,陈欣娆不可置信地退了几步,眼里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怎么会这样……”

    泪水划过的地方传来的痛意简直让她生不如死,镜子里那个怪物是谁?不成人形的脸,只剩下五官可以辨认。

    这些伤痕本来不该属于她,而应该是落在慕晚安那张令人憎恶的脸上的……她曾经是那么美丽,余生却要带着这么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脸生活下去!

    “慕晚安,慕晚安……”

    “看似说了很多,但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听到韩修的汇报,宋秉爵冷冷地抬起头,一双眼睛凌厉不已:

    “你的能力低下到了这种地步?”

    “属下无能,还请主上恕罪。”

    宋秉爵的语气是空前的可怕,韩修心神一凛,低下头不敢为自己分辩。

    “我让陈欣娆住进医院,不是为了养闲人的,得不到想要的信息,那就直接撤了。”

    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宋秉爵看向同样是一宿未眠的沈聿,淡声道:

    “看来这边是没有什么线索了,直接去意大利。”

    “直接去意大利,未免太过冒险,你真当意大利是什么旅游度假的地方?”

    向来习惯了凡事都有计划准备的沈聿颇有些不赞同,他一下一下地摁着手里的佛珠,“里昂未尝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你以为他会轻易地把晚安的下落说出来?”

    “你有更好的方法吗?你有能让里昂开口的方法吗?如果你拿得出来,我无话可说但是你拿不出来,就不要再阻挡我。”

    他现在一刻都不能等,宋秉爵知道里昂是一个什么样的疯子,他喜怒无常,上一秒也许还在嬉笑怒骂,下一秒就能杀人。

    “你以为现在还有时间让我们浪费吗?”

    “……”

    尽管心下还有顾虑,沈聿还是没说什么,亚在一旁看着他皱起眉沉默思索的模样,忍不住提议道:

    “我也觉得宋秉爵说的有道理,不管我们准备得多么完善,不说意大利本来就是里昂的地盘,就说现在,按照里昂的性格,现在……的确是情况紧急。”

    话音刚落,手下就捧着电脑过来了,他先递给了韩修,韩修看过之后脸色变了好几变,然后捧着电脑走到宋秉爵面前:

    “刚才公司的官方账号收到了一封邮件,是……里昂发过来的。”

    点开邮件,宋秉爵盯着发来的这个视频,长久没有说话。

    视频只有三分钟,是一个监控录像,摄像头对准了床中央睡着的一个隆起的部分,应该就是慕晚安。

    “这是在挑衅啊。”

    看着这个视频,亚皱起了眉头,里昂简直就像好战的狂热人士一般,生怕宋秉爵和沈聿不去意大利找她。

    视频的最后,是猛然出现在镜头前的里昂,他冲着摄像头露出了一抹狂肆得意的笑容,无声地比了比口型:

    “havebeenwaitingforyou.”

    然后画面一黑,整个视频戛然而止。

    **裸的挑衅。

    宋秉爵的目光无比冰冷,他猛地把电脑合上,抓起了自己的外套朝着外面走去

    “马上准备好,两个小时之后我要直接飞往意大利。”

    “你想做什么?”

    一把抓住了落在她脸上的手,慕晚安睁开了眼睛,她看着这个挡住了月光的男人:

    “这是你第三次大半夜来我房间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一个翻身躺在了她身旁的位置,里昂俊美的脸上全是得意之色,他全然不觉得自己就这么大喇喇地躺在一个女人身边有什么不对:

    “再说了,这里的摄像头拍下来的越多,能够发给宋秉爵的视频也就越多。真想看看那个面瘫的家伙被气得嘴都歪了的样子。哈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

    “……”

    听到他的话,慕晚安气呼呼地翻身坐了起来,她真的弄不准里昂到底在想什么。她原本以为自己到了这边之后会过上被人折磨的凄惨的日子,没想到里昂却只是好吃好喝地把她供着。

    “不过你也不用太着急,宋秉爵这个时候,应该在来意大利的路上了。”

    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轻笑了两声,里昂转过头看着她,“你在宋秉爵心里的分量还真是不轻呢。”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