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27章 有没有怀孕过?
    “我里昂聪明一世,结果还是在你身上栽了跟头!”

    狞笑起来,里昂根本不害怕顶在自己额头上的枪,扶着椅子站了起来:

    “你可真是一个天才!”

    他说得咬牙切齿,看来是真的被气到了。

    宋秉爵毫不在意,他直视着里昂阴狠的绿色的琉璃眸子:

    “我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你何必这么苦苦纠缠?就算你拼尽全力证明了你比我更强,又有什么意义?”

    “你不懂!只要超过了你,我就是胜利。”

    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里昂扬起了他高傲的头颅,神情依旧神圣不可侵犯,未见丝毫失败者应有的神色:

    “我只承诺以后不对慕晚安动手,可没有说不会对你身边其余的人出手。”

    “你随意。”

    冷冷一笑,里昂已经是丧心病狂了,宋秉爵也不欲跟他再说什么,他径自看向里昂忠诚的心腹:

    “为了你们主人的安全,我建议你最好是劝着他做事三思而后行。不然,我可不会讲什么人道主义,现在正是一举重创黑手党的大好时机。”

    听明白了他的威胁之意,里昂的手下急切地看向仍旧横着的里昂:

    “ajesy!”

    看了一脸担忧的手下一眼,里昂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道:

    “赌上afia家族的光辉与荣誉,我绝对不会再对慕晚安出手,无论什么形式。”

    得到他的誓言,宋秉爵犹不放心,他对着正在这里围观的黑手党众人道:

    “你们听到了,这是来自你们现任教父的誓言。”

    众人表示默认,宋秉爵这才收回了手枪。

    他目光冷峻地审视着现在的局势,来自另外两个反叛者势力的黑手党成员,还有黑手党中的中坚力量、里昂的亲信。

    “看来,接下来就是你们黑手党内部的事情了。”

    “暂时没有大碍了,血我已经止住了。如果今晚能够退烧,他就能挺过去。”

    端着盛有子弹的盘子走了出来,李念拉开了自己的卫生口罩,神情间满是疲惫。

    “多谢你了师兄。”

    暂时松了一口气,慕晚安赶紧站起身来,她眼下有着淡淡的乌青色:

    “这次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你怎么会在美国?还有这个中弹的人,你们这是怎么了?”

    来意大利本来是度假加拜访友人,李念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他蹙起了眉头:

    “你们是卷入了当地黑手党的冲突事件中了吗?”

    “算是吧。”

    怕他卷入这种极度危险的事情中,慕晚安不想让他知道太多,她眼神诚恳地道:

    “我不想让你卷进这么危险的事情里,师兄,你还是不要继续问了。”

    “好吧,我尊重你。”

    不管如何,她现在已经脱困了,李念只要她能够平平安安的。

    “先好好休息一下吧,这边我来看着。”

    “不用了师兄,你本来是过来度假的,我怎么能麻烦你。”

    浅笑着拒绝了,慕晚安看着被推出手术室、脸色惨白的亚,赶紧追了上去:

    “我先去看护他。师兄你赶紧去睡觉吧。”

    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她行色匆匆的模样,李念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

    亚醒来的时候,差点没被眼前的明亮宽敞惊到了。

    他可还记得,自己身上中了弹,而且又在意大利,根本不能光明正大地住进医院。

    他四处打量周围环境的时候,注意到伏在自己床边的一颗小脑袋。

    她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亚又轻手抚上了自己腹部的伤口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救治。

    现在意大利黑手党的人还没有找来,证明这个地方暂时是安全的。

    亚松了一口气,他放松了身体,偏头看向睡在自己身旁的女子。

    她似乎睡得很沉,他忍不住伸出手去,刚刚触到她的脸就忍不住收了回来。

    说起来,她和沈聿在气韵上一点都不像,沈聿是天生带着一种距离感,而她则是与生俱来的亲和力。

    真是截然不同的兄妹。

    室内的冷气开得很足,他拉过一截被子,正要给她盖上,她却醒了过来,一边揉着自己的眼睛,一边慢吞吞地道:

    “你醒了?昨天晚上你烧了两次。真的是吓死人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

    颇有些不自在地收回了手,亚转而问道。

    “我昨天真的急死了,还好遇到了师兄,没想到他也在意大利,正好他跟这里的医院有关系。”

    言简意赅的把事情叙述了一遍,慕晚安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见他没有出现发烧,放下心来:

    “你先等着,我去找医生。”

    本来想叫住她,但是想到自己眼下的情境,还是先养好身体,亚便只能作罢。

    李念过来给亚做完身体检查之后,看向一脸担忧的慕晚安,宽慰道:

    “他已经熬过了这一晚,以后只要防止伤口发炎就行了。创口面积不大,应该会恢复得很快。”

    “好的。”

    彻底放下心来,慕晚安跟着李念走了出去,对躺在床上的亚道:

    “你先休息会儿,我出去有事。”

    走出病房后,李念才表情凝重地问道

    “你怎么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我想,你能不能为我做一个体检。”

    深吸了几口气,慕晚安有些艰难地开口,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到底有没有生过孩子。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的检查最好是有针对性,不然的话,这边可能没办法得到详细的数据。”

    本能地察觉到了不对劲,李念撒了一个谎,她的神情实在是太……反常了。

    “我想知道我有没有怀过孕。”

    尽管觉得羞耻,她还是说了出来,她抬头,满是信任地看向李念:

    “我最近得知了一个消息,曾经我可能怀过孕,但是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我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怀孕?”

    听到这个词眼,李念皱起了眉头,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先带你去科室。”

    亲眼看着慕晚安进入科室之后,李念退了出来,他快步走向亚的病房。

    一推开门,他就看到了正在地上走动的亚,他声色厉荏地道:

    “不想引起伤口撕裂,我建议你最好是老实躺在床上。”

    “我中过比这更重要的枪伤,也一样挺过来了。”

    对于他的话不以为然,亚缓缓走到了床边,他注意到李念不豫的脸色,淡淡开口: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回答你的疑惑。”

    “刚才晚安跟我说,她想做一个体检,而且是要知道她的生育状况的那种。”

    一想到这件事,李念的神色就越发难看,他抬眼看着这个人:

    “你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应该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话音刚落,亚的神色也不好看起来,他冷着声音道:

    “如果你希望她能够继续开开心心的生活,我建议你最好是隐瞒结果。”

    “这么说,你是知道她曾经怀孕过?”

    提前得到了信息,李念脸上并没有丝毫开心的神色:

    “她怀了谁的孩子?”

    “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这个消息。”

    脸色沉了下来,亚的调查里根本没有这件事,只能说明一件事,有人抹平了慕晚安的记录。

    “我也担心她是怀孕过,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告诉她。”

    “这不用你说。”

    为了她以后能好好生活,李念已经下定了决心,他绝对不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说完,他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也到了点,大步走出去,临到门口的时候脚步顿了顿:

    “你最好是好好在床上躺着,如果你伤口撕裂,我不会再为你诊治。”

    已经做完检查的慕晚安在外面的长椅上坐着,李念已经进去了,她有些仓惶地玩着自己的手指甲。

    李念一出来,她就急切地站了起来,追问道:

    “怎么样了?我到底有没有怀过孕?”

    看着她渴望知道事实的神情,李念忍着心酸,把一份片子递到了她面前,故作轻松地道:

    “你怎么疑神疑鬼的?我走遍国内外,还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做这样的检查的。”

    “这是?”

    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慕晚安并不会看片子,她疑惑地看向李念。

    “你没有怀孕。”

    笑着摇摇头,李念给她指了指宫口的位置,耐心解释道:

    “如果怀孕,你的宫口不会是这样。”

    “是吗……”

    师兄说自己没有怀孕,慕晚安再次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她精神有些恍惚:

    “可是他不是说我怀孕过?是骗人的吗?还是说我听错了?”

    “不管别人跟你说了什么,从医学检查的结果就是你没有怀孕。”

    心里不由得揪了起来,李念想知道她到底是从谁口中得知了消息,便试探着道:

    “是谁跟你说这些的?这是在开玩笑吧?”

    “可能真的是我听错了……”

    不得不认同了自己没有怀孕的事情,慕晚安恍然若失地坐在了长椅上,她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是啊,我根本不记得有这回事,一定是我想多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