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29章 分歧
    “晚安,你知道你最失败的一点在哪里吗?”

    听到她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为宋秉爵担心,沈聿眼中划过一抹不悦,他走到她面前:

    “在一段感情里面,你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太低了。”

    有些听不明白他的意思,慕晚安疑惑地问道:

    “我担心他的身体健康,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哥哥,你是不是想多了?”

    “宋秉爵是天之骄子,他又怎么会真的把你放在心上?你越是对他越好,他只会对你越发不重视。”

    不禁摇了摇头,沈聿按在她的肩上,神色认真:

    “哥哥不会害你,你跟在宋秉爵身边,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他这个人心思莫测,根本无法探知喜恶……你最好还是跟他分开。”

    “可是……”

    蓦然听到沈聿说这样的话,慕晚安有些难以接受,她不知道沈聿这是怎么了:

    “哥哥,你之前不是都同意了我跟他在一起了吗?这一次的事情只是误会,我都想明白了,他是为了保护我才会这样。”

    “晚安,自从你跟他在一起之后,一直都是你在委曲求全。”

    已经是铁了心要分开他们,沈聿摇摇头,他拍了拍她的肩:

    “如果他真的想要保护你,为什么不能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你?你对他而言,也许是值得上心的女人,却绝不是可以交心的伴侣。”

    见她还想说什么,沈聿态度坚决地摇摇头:

    “你不要再说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你们的。如果父亲知道了,他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在一起。”

    见他态度如此强硬,慕晚安也只能把想说的话先咽了回去。

    两人对坐无言,慕晚安转移话题地问道:

    “亚怎么样了?要不我还是去医院看护他吧?”

    “怎么,因为我不让你和他在一起,你连陪我坐一会儿都不愿意了吗?”

    他摇摇头,清冷的眸子里有着失望:

    “晚安,我想告诉你,跟一个性格太过强势的人在一起,并不是一件好事。我……我是为了你好。”

    “哥哥,我当然知道你想保护我。”

    已经走到门口的慕晚安停下了脚步,她背对着沈聿,脸上有着落寞:

    “可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如果宋秉爵是一团火,我会及时地缩回我的手、不让自己受伤我也不会因为怕受伤就远离他,他能够给我我想要的温暖……”

    “……”

    沈聿没有说话,然而他也绝不会就此认同。

    等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之后,他的眸子里已经是全然的冷意。

    跟沈聿不欢而散已经是第三天了,慕晚安想着现在仍旧没有消息的宋秉爵,手上的动作都迟钝下来。

    “喂喂喂你的粥要洒在我身上了!”

    亚眼看着那勺粥朝着自己的脸上倒来,赶紧躲到了一边,然后信手夺下了她手里的碗:

    “你这是来看护我的还是来谋财害命的?好歹我也是把你从科西嘉堡全头全尾地带了出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

    看到洒在枕头上的粥,慕晚安面上露出了愧疚之色。

    她叫人过来换下床上用品之后,忍不住向他大倒苦水:

    “哥哥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就不让我跟宋秉爵在一起了。之前回国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那是因为回国的时候你面临着黑手党的威胁。

    一边喝粥一边默默地想着,亚实在不想掺和进去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不过,他一定是为了你好。也许是他发现了宋秉爵不为人知的一些缺点,比如说喜欢玩啦,曾经抛弃过怀孕少女啦!”

    “就你想象力丰富!这么久了我都没发现他有什么缺点。”

    忍不住拍了他的头一下,慕晚安说着说着又开始犯愁。

    她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进来的李念,继续自言自语道:

    “从前没有他的时候,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好像也不是很难熬。可是现在有了他,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一样。”

    “还有呢?”

    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脸色不豫,亚有意让他知难而退,故意追问道。

    “虽然学长给我做过身体检查,说我没有怀过孕。可是我只是觉得我应该有过一个孩子。”

    这些话,她对沈聿都没有提过,反而对着亚能够畅所欲言。

    说着,她抚上了自己的肚子,神色中有着疑惑:

    “我做过一个梦,梦到我在病房里,坐在床上,怀着孕……那个梦真的太真实了,当时我就吓醒了。”

    “相信我,是你想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才会这样。”

    安抚着她,亚的眸子中也有着疑虑:

    几年前的慕晚安不过是一个学生,又怎么能遇到宋秉爵?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也许吧。”

    没有告诉他这个梦是早前的,慕晚安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

    “你赶紧把粥都喝了,放凉了就不好了。”

    “看来亚恢复得很好。”

    一道温润的男声传了过来,慕晚安吓了一跳,她回头看到了李念,这才松了口气:

    “是你啊师兄。”

    “我正要过来给亚察看伤口的恢复,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对着她露出了一抹令人舒心的笑容,李念先是上前看了看亚的伤势,然后对慕晚安道:

    “他的伤口恢复得很快,如果不出意外,这周末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这次多亏了师兄你,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几天他每天都会来替亚察看,他本来不是这里的医生,但还是劳心劳力地帮忙……慕晚安感激地笑了笑:

    “回国之后我一定要请你吃饭。”

    “不如我们出去走走?既然都到了佛罗伦萨,不要浪费这样的机会。”

    见她似乎还在担心亚,李念微微一笑:

    “医院这里有专业的医护人员看护,又有令兄的保护,你不用担心。我想,亚应该也是希望你能够多出去走走。”

    “……”

    躺在床上一言不发的亚冷眼看向李念,原本以为他是个性情纯良的人,没想到也会使这些小手段。

    见亚没有异议,慕晚安也点了点头:

    “也好,我之前留学的时候没来过意大利,当时就觉得很遗憾,现在正好。”

    佛罗伦萨保留了不少人文主义时期的建筑,穿行在其中,仿佛置身于中世纪。

    “难怪师兄要来这里度假,意大利真的很美。”

    忍不住笑了起来,慕晚安一边抚摸着古老的墙砖,一边对李念道:

    “只不过我打扰了你,不然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了。”

    “晚安,你在说什么呢。怎么跟我还这么客气?”

    她对自己的态度,还是维持在这么一个有距离感的范围内,李念的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失落:

    “我说过,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来找我。”

    “可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成年人要学会自己面对一切。”

    轻轻地摇了摇头,慕晚安看向他的眼神里有着感激:

    “你跟我的哥哥有着相同的地方,总是在照顾我。我有时候都会觉得,你的恩情我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不如用你的一生来还?”

    半开玩笑地道,在看到她惊讶的眼神之后,李念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

    “开玩笑而已,你不要当真。”

    “我就说……哈哈哈。”

    尴尬地笑了笑,慕晚安心中愧疚感更甚,她拼命地低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着,她急匆匆地正要离开,却被李念叫住了。

    隔着几步的距离,她回头看着逆光站着的李念,疑惑地道:

    “师兄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支持你。”

    她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用力地挥了挥手道别,然后跑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李念才淡淡地收回了视线。

    感觉到一直跟踪着自己的人已经离开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意。

    趁着没有人看着,慕晚安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钱,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亭,正在摁电话号码的时候,却被一个人抓住了手:

    “怎么,我一没看着,你就迫不及待地想给他打电话?”

    沈聿不悦的声音在她耳畔响了起来,慕晚安先是有些慌乱,随即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你跟踪我?”

    “这是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所以我才要派人跟着你。”

    没有丝毫被抓包的罪恶感,沈聿仍旧脸色阴沉地盯着她:

    “晚安,我是为了你好。继续跟宋秉爵纠缠下去,难道你希望我和父亲眼睁睁看着你死吗?”

    “谁说我跟着他就会死?他会救我的,宋秉爵也不会让我置身于危险之中……哥哥,你不要管了!”

    她拨开他的手,气愤地看着他:

    “哥哥你难道就没有喜欢过的人吗?我喜欢宋秉爵,想跟他在一起……就算我不喜欢他,他赶到这里救了我,我难道不应该关心关心他?”

    “我说了,他没事,不需要你关心。”

    憋着气,沈聿一字一句地道,他眼里有着深深的愤怒:

    “这几天,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医院,不要出来!”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