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35章 窥视
    许烁看似轻飘飘的一番话,却如同平静水面上投入的一颗小石子,激起了无数的涟漪。

    “你是在说我老了?!许烁,你是疯了吧?我才二十几岁……怎么可能到要拉皮维持紧致的地步?”

    话虽这么说,可是她已经慌乱得不成样子,顾不上跟那几个女菲佣较劲,扑到了梳妆台前:

    “我老了吗?我老了吗……”

    与王思怡相处越久,他越是知道她的命脉,他看着精神似乎已有两分不正常的女人,嫌弃地皱起了眉头:

    “你十几岁的时候就**吸毒,事到如今还希望自己皮肤状态有多好?”

    “……不对,不对,许烁,你是故意这么对说我的吧?”

    恍然间明白了什么,王思怡看向许烁,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如果我是慕晚安,你还会这么嫌弃我?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从前怎么不见你珍惜?偏偏这个时候你突然醒悟?”

    示意那群菲佣先下去,等卧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许烁对着王思怡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王思怡神色稍霁,却听到他不紧不慢地开口:

    “看来你真的是猪脑子,我从来没有醒悟我爱的一直都是她。”

    听到这句话,王思怡脸上瞬间出现了暴怒的神情,可是回味着许烁的这几句话,她又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

    “你要是真爱她,会放纵蒋春梅许菲菲欺辱她三年?又会为了我王家的家产娶我?”

    “看来有一点你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你还知道我是为了王家的家业才娶你。”

    露出了一抹人畜无害的温柔笑容,他的嘴里却说着毫不留情面的话: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可瞒着你的了。你引以为傲、一直为你收拾烂摊子的王氏企业,很快就要易主了。”

    “你说什么?许烁,你真以为事事都能顺遂吗?”

    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王思怡得意地摸了摸已经微微凸起的小腹,她脸上满满都是得意的神色:

    “这个孩子是你的,无论你怎么抵赖,也是赖不掉的。说起来,多亏了我这个慕残人士,你才能延续香火……”

    “那就好好养胎吧。为你的孩子多攒点家产。”

    这个女人真是无比令人作呕,许烁见她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便推动自己的轮椅离开了这间卧室。

    经过客厅的时候,神情萎靡的许菲菲坐得端端正正地看电视,不过她的眼神涣散,没有丝毫精神。

    仔细看过去,就会发现她的手臂上同样是新伤叠着旧疤,许烁对此,没有多发一言,冷漠地离开了。

    在李念连续三天来办公室报道之后,慕晚安实在是有些怕了,她在李念来之前的半个小时躲到了工作室附近的奶茶店里。

    她坐的是靠窗的位置,能够有效监控,只要李念一离开,她就回去工作。

    坐在窗边的女子似乎已经从早前的阴郁中走了出来,她剪去了之前的一头长发,只留着齐耳的短发,整个人都年轻阳光了不少。

    此时,她正咬着吸管,目光警惕地盯着某个方向,时而犯愁时而苦恼,小表情灵动极了,看得车内的人嘴边扬起了一抹清浅的笑容。

    “总裁,您今天出来得够久了。”

    坐在前排的韩修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苦口婆心地劝着: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应该是养好身子,而不是跟小斯少爷一起在这里胡闹。”

    看了一眼扒在车窗上眼巴巴地看着的小斯,宋秉爵咳嗽了两声,忍着翻涌上来的血气:

    “无事,再多等一会儿。”

    虽然很想把他打晕了拖回去,但是看着他眼里淡淡的欣喜,韩修只能作罢。

    “趁这个时候你汇报一下工作吧。”

    见下属脸上的郁郁,宋秉爵以为他担心集团事务,淡淡开口。

    “都这个时候了,哪里有心思汇报工作?”

    忍了又忍,这下终于忍不下去了,韩修一拳重重地捶在了方向盘上:

    “总裁,恕我直言,我知道你看重慕晚安,可是你为了救她,只差没赔进去半条命!这个时候她反而还误会你!我求你了,现在先回去把身体养好,再出来对付李念,不行吗?”

    “呆子。”

    韩修原本以为自己说了这么僭越的话,一定会被收拾,没想到宋秉爵竟然只是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两个字。

    “啊?”

    他有些不明白,总裁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愣头青,没有体会过爱情的滋味。”

    尽管每说一句话胸腔处都会隐隐作痛,宋秉爵话语中带上了丝丝笑意:

    “你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即使被她伤到体无完肤,也可以苦中作乐。”

    “你那条要是对着慕小姐说的是这些话,她哪里还会误会你。”

    那天的事情韩修其实也不太清楚,他叹了一口气,继续在这里等着。

    直到慕晚安回到了工作室,宋秉爵才下令回去。

    “回来了?”

    看到一大一小回来了,姜柠挑了挑眉,直接忽视了跟在宋秉爵和小斯身后的傻大个:

    “继续这么陪你演戏,我的演员生涯可就完蛋了。”

    “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你不用每天都来这里报道了。”

    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宁医生立马过来给他检查伤势,见已经愈合了许多,不由得满意地笑了起来:

    “大约再过个半个月,伤口就会结痂了。到时候就不用这样小心翼翼了。这期间还是不能碰水。”

    “……”

    看到了他身上狰狞可怖的伤口,小斯皱了皱眉头,本能地露出了一抹心疼的神情。

    对着自己一向面瘫的小斯竟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宋秉爵不禁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蛋:

    “没事。等爸爸伤口好了,我就把妈妈找回来。在这之前,小斯要乖乖的。”

    “唔。”

    难得地发出了一个单音节词,小斯拿出了浑身带着的纸笔,写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那我可以自己偷偷去找晚晚玩吗?”

    “你当然可以。”

    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宋秉爵眼里有着宠溺,更多的则是落寞。

    待四周人都散去的时候,姜柠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他的眉宇间染上了淡淡的忧色,忍不住嘲笑道:

    “你这馊计划实施之前,我可是提醒过你啊,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那天晚安姐被气得不轻,我觉得你这次全是倒了霉了。”

    “不用你多嘴。”

    就她会落井下石,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宋秉爵也在想着自己这几日看到的晚晚。

    除了“捉奸”当天,她的情绪有着明显的起伏,接下来几天,她……太过于平淡。

    “我总是觉得晚安姐那天问的话很奇怪。”

    拿过一个苹果啃了起来,姜柠也担心他们的感情进展,便主动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

    “她的态度,仿佛是在等你说一句这是假的。还有她那句问你最后一次就更加那啥了。”

    “她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女孩子,等把这些事解决之后,我……会亲自向她解释。”

    经姜柠一提,宋秉爵也越发觉得不安,他很少有如此强烈的情绪,竟然让他生出了类似害怕的感觉。

    “你还是太不了解女人了。”

    叹了一口气,姜柠一想起扶着墙壁决绝离开的慕晚安,就摇了摇头:

    “有时候女人做下决定,也许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你如果伤透了她的心,积重难返,后面无论花费多长时间补救,都不能挽回了。”

    “……”

    没有再说话,宋秉爵只是合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这是?”

    从邮递员手里接过一大捧玫瑰,慕晚安在诸位员工八卦的目光中接过了花束。

    “我来看我来看!到底是谁送你的!”

    别的员工都不敢,但是宋佳佳一刻都不能停止自己的八卦之心,夺过了花里夹着的贺卡,大声念了出来:

    “希望你每一天都可以开心。hebestwishtoyou.是谁寄的呢?哦是我们的李念学长!”

    说完,宋佳佳冲她挤眉弄眼的,倒像是她和李念有了什么一样。

    “我看师兄是脑子糊涂了。”

    不禁摇了摇头,慕晚安摸了摸花,上面还沾着露水,十分新鲜:

    “你们把这些花分一分,插在自己的花瓶里吧。”

    “喂!这可是学长送你的花,你就这么分了?”

    看着她捧着这么大一捧花到处分着,宋佳佳都有些替学长可惜:

    “他那么喜欢你,你这样把他送你的花分了,他知道了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我不喜欢他,却收下了这些花,会让他产生误解,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一个办公桌一个办公桌地分发,很快她的手里只剩下了几枝香水百合,慕晚安嗅了嗅花的芬芳,顺手将它插进了自己的花瓶里。

    “李念学长那么好,你真的不考虑吗?”

    跟在慕晚安身后,宋佳佳还是觉得错过这么一个痴情种子选手,实在是太暴殄天物:

    “就冲着他等了你这么多年,我就觉得他一定会好好对你的。”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