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40章 普通朋友
    “没有那一场车祸,也许现在的我不会是这样心机算尽、惹人厌恶的一个人。”

    说完了这一切,许烁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他摇摇头:

    “世事皆未可知,也许我天生如此,旁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许是忍一忍就算了,偏偏我睚眦必报,就算是赔上了婚姻也要如此。”

    “我想,这大概就是命吧。”

    听他说完,慕晚安也觉得心绪难平,她勉强一笑,安慰他道:

    “不过,你现在也拥有了这么多东西,不正是上天对你的补偿?王思怡曾经再怎么对不住你,她现在也已经是你儿子的母亲了”

    “那个孩子不是我的。”

    他平静的脸上无悲无喜,抬眼看向她:

    “跟她在一起之后,我从来没有碰过她,这是她和别人的孩子。”

    “怎么会”

    今天他说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慕晚安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她还未来得及说话,又听到许烁淡淡地道:

    “我既然存着报复的心思,又怎么会跟仇人在一起?晚安,我虽然忍辱跟她在一起,却也不会完全丢了底线。”

    他这样说话,总是让慕晚安有一种他在向自己报备着什么的错觉。

    尽管此时心绪复杂难言,但她不想让他误会自己的态度:

    “这些都无所谓了,你大仇得报,我也为你高兴。这样,你总算能开始新的生活了。”

    听她的语气,许烁察觉到她避而不谈的态度,眼神瞬时暗了暗:

    “我知道,当时让你受了很多委屈,此时再道歉也无济于事。我并不奢求更多,只求以后你不要避我如洪水猛兽,以后待我如普通朋友就行。”

    “我早就放下了,只是怕你一直看不清。”

    他能如此想,慕晚安也觉得十分欣慰,她温柔一笑:

    “作为朋友,我是欢迎你的。仔细想一想,以前在国外的时候都是你照顾我,我当时离婚的时候只顾着生气,倒是忘了以前做朋友的情分。”

    她越是这么说,许烁心里越发如同刀割一般,他面上淡淡一笑: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不该因为自己一时的心情就耽误你太多时间。现在天气冷了,你在冷风里站太久了不好。”

    “你的车在哪里?我推你过去吧?”

    环视了周围一圈,慕晚安也没看到停着有车。

    待许烁给她指了方向,她推着他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这样的光景,还真是像极了从前。”

    心神有些恍惚,许烁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馨香,仿佛回到了他们婚内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还不像现在一样稳重,她会在推着他散步的时候说笑话哄他开心,也会小声抱怨家务繁杂。

    那个时候多好啊。

    看着他微微出神的侧脸,慕晚安轻声提醒道:

    “到了,你该回去了。”

    “是啊。”

    她依旧是淡淡的神情,许烁心中一痛,思及最近她和宋秉爵分手的消息,轻声道:

    “这世上纵使我和他辜负了你,你也要相信”

    后面还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句,他却没有再说了。

    “别再说了,作为朋友,我才应该要劝你。你的腿还有转圜的余地。我的那位师兄在这方面是权威,你和他约个时间见面。”

    时间的确不早了,慕晚安看着他的司机把他挪上了车,心中颇有唏嘘。

    从前的事情历历在目,清晰得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她和许烁相识、结婚、离婚,从前为了自己被抛弃的事情耿耿于怀,发誓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不照样如此?

    被她刻意忘记了许久的面孔倏然浮现在脑海中,慕晚安不由得愣怔了几秒,摇摇头把他从自己的思绪中赶了出去,慢慢朝着工作室走回去。

    他们两个人终于分开了,抬手看了一下表,宋秉爵眼眸中划过一丝不悦:

    竟然说了两个多小时的话!

    有什么可说的!

    在一旁的小斯还嫌他不够生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问题:

    “那是晚晚给我找的新爸爸吗?”

    “什么新爸爸?宋小斯我看你是皮在痒。”

    有气无力地冷笑着,宋秉爵看着跟自己向来不对付的儿子,气得伤口都在发疼:

    “下次不要跟着我出来了,去找你的新爸爸。”

    在前排的韩修看着父子之间的你来我往,提醒宋秉爵道:

    “总裁,你最好是早点养好伤,你没看见这段时间那几个人都在蠢蠢欲动吗?许烁,李念都开始出动了。”

    “李念已经没有机会了。”

    提起这个给自己设了陷阱的男人,宋秉爵眼中此时满满都是笑意:

    “都让别的女人怀了孕,还有脸一口一个他爱晚晚?真是可笑。”

    尽管他坑了你,你还不是一样坑了他?

    默默地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韩修继续道:

    “那也得早点养好伤,然后跟慕小姐解释清楚,只要求得她的原谅了,你们赶紧结婚吧。”

    作为手下,他实在是不希望看到总裁为了感情的事情折腾了。

    “不用急。”

    摆了摆手,宋秉爵十分笃定,他收回了放在她身上的目光:

    “晚晚最通情达理,只要我跟她解释清楚,她绝不会生我的气。”

    看着他的脸,小斯在纸上写道:

    “你哪里来的信心?晚晚最喜欢的是我。晚晚只会无条件原谅我,而不是你。”

    “臭小子!”

    拍了拍他的头,宋秉爵顿了顿,然后道:

    “现在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等忙完了这些,我会亲自去求她的原谅。”

    说着,他最后看了一眼疾步行走、干练了不少的女人,对韩修道:

    “回去吧。”

    “嫂子,你还好吗”

    犹犹豫豫着开口,许菲菲看向坐在床上、对摇篮中的孩子不闻不问的王思怡:

    “到了该喂奶的时候了。你看该怎么办?”

    坐在床上的王思怡面上冷硬,她闻言,只是看了一眼尚在睡眠之中的孩子,然后冷笑道:

    “你没听他说吗?这不是他的孩子,我为什么要喂养他?”

    眼下的王思怡喜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怒无常,随时都有可能发脾气,许菲菲心里十分委屈,却又不得不伺候好她:

    “也许是他伪造了鉴定书过来诓骗你,这个孩子说到底也是你的亲生骨肉。”

    “如果是他的孩子,他至于如此绝情?你别拿这些话骗我了!”

    把床头上的东西一并扫到了地上,王思怡一边生气一边骂道:

    “我这样爱他,事事都为了他好,股份给了他,房产也移交给他可是他是怎么对我的?他自始至终都只想着慕晚安那个贱货!我有什么不好的?我出身高贵,我能够给他事业上的助力!”

    说着,她神色又猛然温柔下来,她一把攥住了旁边战战兢兢的许菲菲的手:

    “菲菲,你说是我好还是慕晚安好?我为你们许家付出了这么多难道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比不上慕晚安那个女人吗?”

    “嫂子嫂子你先放手”

    手上的力气简直大得出奇,许菲菲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安抚着她,她哄道:

    “你放心,我们许家只认你这个媳妇儿,许烁说的话都不算数,他绝对不会跟你离婚的!”

    “离婚?”

    忍不住自嘲地露出了一抹悲苦的笑容,王思怡睁大了眼睛,她哈哈笑了起:

    “你没听到他说吗?他根本没跟我结婚!他甚至没有跟慕晚安离婚!我算什么?不要钱的鸡?鸡都算不上!”

    她这个样子,跟从前意气风发、张扬狂妄的王思怡判若两人。

    见到她的模样,许菲菲心里竟然有些同情。

    好不容易哄着她睡下了,许菲菲拿着她的卡去帮她交医药费,却在走廊上看到了一个此生不愿意再见的人。

    李悬。

    他们分开了很久,他看起来还是跟从前一样,外表不加修饰,眉目间透露着一股子不耐烦。

    她吓得躲在了墙后,看着他在科室外面等了许久,他时而坐着时而站起来,心情应该烦躁得厉害。

    到最后他竟然是不顾医院严禁吸烟的条款,站在走廊里吐着烟雾。

    他是怎么了?

    她很想走过去问问他,但是想到自己如今的模样,却还是缩回了脚。

    不行的,她身体不干净,反反复复的毒瘾已经把她折腾得不成模样了,王思怡曾经给她看过她毒瘾发作时的模样真是又丑又恶心。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从科室里面走出的衣着明艳的女子娇笑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李悬,我果然怀孕了,刚才医生说了,七周了,是个健康的男宝宝。”

    她看着那个女人走出来之后,李悬的神色舒缓了下来,他淡淡地道:

    “怀孕了就应该好好在家里养着,要是让妈知道了,肯定又要骂我没有照顾好你了。”

    妈?

    听到这个字眼,许菲菲的心有如针扎,她记得没出事之前,李悬曾经说过,想带她回去见父母。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终于忍不住,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回来了?”

    替王思怡缴费之后,她带着一身疲惫推开了她的房门,坐在床上却装扮整齐的王思怡淡淡地看向了她。

    本章完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