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55章 失落
    早上八点,医院的一间普通病房里。

    房间里只放着些许简单的生活用品,冷清不已,已经醒过来的陈欣娆第一件事就是从旁边的桌子上摸出了一个口罩戴上。

    八点二十,齐城准时地提着保温桶出现在门口,他看着已经洗漱完毕、背对着他坐在床上的女子,心下安宁:

    “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感觉有没有好一点?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蟹黄包,这次你要多吃点儿。”

    “”

    回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他早就已经习惯了阴沉似水的她,把早餐在她面前摆开,正要抬头跟她说什么的时候,陈欣娆却突然开口了:

    “最近有没有慕晚安的消息?她怎么样了?”

    “她?她自然还在欧洲。”

    心中不由得一紧,齐城面上若无其事地说道,他微微一笑:

    “你如今跟她再也没有什么瓜葛了,关注她做什么?现在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你可不要骗我。”

    拿起勺子,陈欣娆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不由得沉了下来:

    “如果让我知道你骗我,我会跟你一刀两断。”

    听到她如此说,齐城心中惶然,他艰难开口:

    “你应该知道,我实在不想让你再沉浸在这些仇恨里面了。宋秉爵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他对慕晚安才是真心实意。你又何必强求?”

    “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她到底怎么样了?”

    对上陈欣娆冰冷无情的眼神,齐城只能如实相告:

    “宋秉爵亲自去意大利把她救了回来,不过他们两个人现在状态很奇怪她平安无事。”

    “我就知道她不会有事。”

    情不自禁地握紧了自己的勺子,陈欣娆面色虽然平静,但是整个人却散发着一种阴鸷之气:

    “她如今,可算是不得了了。”

    她话音刚落,齐城正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的时候,已经沉寂多日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两人都齐齐望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接起电话的时候,陈欣娆听到那一头久违的、曾经令她厌恶嫉妒的女声,想看到慕晚安跌到尘埃里的疯狂再度翻涌上来:

    “我的姐姐,你终于要回来了。”

    “先迈左脚。”

    正在手把手教他跳舞的慕晚安看着男人又迈错了脚,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是无所不能的,现在看来,你在舞蹈上面就欠缺一点天分。”

    蹙着眉头看她在自己怀里笑得乐不可支,宋秉爵掌下稍微使了点力,就让她彻底倒在了自己怀里:

    “就知道幸灾乐祸的小东西。”

    “你那么优秀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开心。”

    看他似乎生气了,慕晚安赶紧凑上去在他的颈间讨好地蹭了蹭,“别生气好不好?”

    “想让我不生气”

    动来动去的小脑袋,差点没让他的心都化了,宋秉爵勉力维持着严肃的表情,一本正经地道:

    “那就以后都要听我的,不许再跟我闹脾气。”

    “我一直都很乖好不好?”

    听到他这么说,慕晚安蓦地抬起头,眼里满满都是控诉:

    “弄得像是我无理取闹一样。”

    前来汇报公司最近的情报的韩修和被拉过来掩人耳目的姜柠坐在沙发上,他黑着一张脸看他们跳舞,“大白天搂搂抱抱的,真是不成体统!”

    “那还请韩助理麻溜地出去,我就喜欢看这种秀恩爱的场景。”

    一边吃着葡萄,姜柠一边毫不犹豫地怼回去,她意有所指地道:

    “没谈过恋爱的老年人,又或者是单身多年的高龄青年,自然有些不习惯别人秀恩爱。一般来说,不是嫉妒就是变态。不知道韩助理属于哪一种。”

    “”

    虽然很想反击,但是母胎单身的韩修脸色只能越发阴沉了,他憋住了想要把这个女人丢出去的冲动。

    勉强跟他跳完了一支舞的慕晚安回过头来时,看到的就是姜柠若无其事、一脸悠闲地吃着葡萄,而韩修却宛如暴风雨即将来临时的表情:

    “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我感觉你们随时都要打起来了。”

    “我不过是说出了事实。某些人就不高兴了。平日里看着倒是文质彬彬、谦虚受教的样子,到了这种事情上面就迂腐了”

    一边吐出了葡萄皮,姜柠一边挑衅地看了韩修一眼,她把自己的头扭向一边:

    “我跟这种单身快三十年的老叔叔可没有共同语言!”

    “我跟你这种阴险狡猾、满脑子都是恋爱的小女生也没有话可说。”

    抽了抽嘴角,韩修简直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之前他还觉得姜柠很适合自家总裁他可真是瞎了眼!

    “走吧,去书房谈。”

    看出了韩修的不自在,宋秉爵出声解围,客厅里很快就只剩下了两个女孩子。

    “最近工作多不多?”

    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慕晚安笑着问道,如今的姜柠已经不是刚出道时小有水花的十八线女明星了:

    “听说你最近拿下了的一个亚洲区代言?先提前恭喜你了。”

    “这个代言还要多亏你了。”

    提到这个姜柠就忍不住想笑,她神秘地拉过了慕晚安的手,看向她的目光无比诚恳:

    “我觉得跟着你混,比什么都强。”

    “何出此言?”

    犹如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慕晚安有些讶然,“这怎么就跟我扯上关系了?我可没有时尚圈的资源啊。”

    “你只要知道你是我的贵人这一点就足够啦。”

    一想起这件事,姜柠就越发觉得想笑,她拉过她的手:

    “其实吧,我觉得宋先生真的是很爱你了,你们之间感情的事情我也不能置喙,但是你要相信他对你的感情呀!”

    “嗯其实,我仔细回想,自己的确有些地方太过矫情了。”

    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的疏远、分手、和好,慕晚安自己都有些想笑,她垂下眼睫:

    “也许是那次我和他一起被关在箱子里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也许即将永远地失去他就在那一瞬间,巨大的恐慌感将我淹没,我也是那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个人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察觉到她身上散发着的哀伤的气息,姜柠心头一紧,她不太明白这种感觉,不禁有些疑惑:

    “这么说,你之前是真的想要离开他吗?可是我跟他之间只不过是假的。即使知道了这件事,你也要跟他分开吗?”

    “我仍旧爱着他,这一点毋庸置疑。”

    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慕晚安略略思考了一下,才继续道:

    “两个相爱的人,都会竭尽全力用自己认为好的方式去爱对方,当方式不对的时候,爱也就意味着伤害。比如说,我更希望,两个人之间坦诚相待,有什么难关都可以携手度过。但是他就不会这么想。”

    “也是,宋先生是一个十分强势霸道的性格。这种强大的人一般都不会轻易展现自己的弱处,有时候有所隐瞒,也是可以理解的。”

    “说要原谅,似乎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禁笑着摇头,慕晚安脸上的失落很快就消失了,她淡淡地道:

    “一步一步来吧,总有一天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除了徐董有些意见,没有其他人反对这次的提案。”

    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宋秉爵,韩修继续道:

    “徐董以前在公司并没有什么存在感,这样一来,我倒是觉得有些蹊跷了。这个提案并没有损害到董事会各位董事的权益,不知道他为何要在这个关口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

    轻轻地敲着实木桌面,宋秉爵深邃的眼瞳里有着不悦,“这种被人在背后盯着、随时会被撕咬一口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属下一定会继续调查还有,程无双下周三会从英国回来,想必是带着程老太爷的旨意过来的您看?”

    现在还没有一点关于程家那位失踪的掌上明珠的消息,韩修自己也觉得羞愧难当:

    “按理说,应该不会这么干干净净、无所寻觅,只怕是当年有人故意抹去了她的下落。”

    “雁过留声,就算是有人刻意为之,也一定会留下痕迹。这件事,你应该要更上心一些。”

    程家在英国的地位超然,宋秉爵并不想就此放过合作的机会,他有些头疼:

    “我最多再给你两个月的期限,如果你继续找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只能把这个交给左洋了。”

    “左洋现在还在南美洲那边处理矿山收购事宜,如果把他贸然叫回来,只怕不太好。”

    左洋在组织内拥有跟自己平起平坐的地位,这个时候如果把左洋叫回来,只会显示出自己的无能。韩修心中不由得一凛,他低头道:

    “属下一定会细心追查,还请总裁放心。”

    “但愿你真的能把心思全都放在这件事情上。”

    意有所指地冷声道,宋秉爵微微一笑,从座位上站起来,经过他身侧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头:

    “不该见的人就应该少见,我知道你不会背叛我但是不要被别人利用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