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80章 失去孩子
    “别人怎么想我不在意,难道你会因为我收养了小斯就觉得我”

    这个解释有些无力,慕晚安想了想,随即斩钉截铁地道:

    “不管别人怎么想,也不管你怎么说,我一定要把小斯留下来。你是没有看到,一个孩子,都被陈欣雪照顾成什么样子了如果不是发现的早,就出人命了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你跟宋秉爵没有关系了!你们两个现在就应该形同陌路!而不是在这里继续替他收拾烂摊子!”

    接到慕晚安想要收养宋小斯的信息的时候,宋佳佳简直要疯了,她觉得慕晚安一遇到宋秉爵的事情,脑子就在犯浑:

    “你知道别人会怎么说你?别人都会说你是在倒贴,说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你到现在还不死心慕晚安,你清醒一点!”

    “”

    听到她气愤的声音,慕晚安沉默片刻,声音有些发涩:

    “佳佳,我现在很冷静,我不是因为宋秉爵才想要收养这个孩子的。”

    “随你!你这些破事儿我真的再也不想管了!”

    不给慕晚安解释的时间,宋佳佳就掐断了电话,她气得把手机狠狠地往桌上一扔,犹嫌不解气,又狠狠地踹了几脚桌子。

    员工们悄悄地探头进来,被她恶狠狠地盯了回去:

    “一个个地都探头探脑做什么?这个时候不好好工作,是想辞职走人?”

    “”

    住院部。

    刚刚缴清了手术、住院费用,李念脸上有着恍然若失,也有着如释重负,而更多的,却是愧疚。

    走到病房外面,李念只觉得手上提着的保温桶格外地沉重,最后还是躺在病床上的宁微微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在外面站着做什么?不敢进来吗?进来啊。”

    她的声音显得格外冷淡,李念沉默着低头走进来,在她的床前坐下良久之后才开口:

    “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你好好养胎,婚礼照常举行。”

    “这是给我的怜悯吗?”

    冷笑了一声,宁微微苍白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嘲讽之意,“我还以为,这个孩子没了之后,你就要立马跟我划清关系了呢。”

    “你不要这么说。”

    从老板的讲述中,李念已经知道昨天的大概经过了,他也不知道这个责任究竟该由谁来承担:

    “我们的婚姻,并不是只是因为你的孩子你不要多想,把身子养好。如果你的身体到时候没有养好,也可以推迟一些。”

    “不用了,我会养好身体的。”

    神色寡淡地拒绝了他的提议,宁微微玩弄着手指甲,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我没事,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

    “你”

    本来还想问问她需不需要自己留下来,但是看着她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李念的话也都咽了回去,最后只是道:

    “好好休息。”

    “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打算回工作室的慕晚安意外地看到了出现在这里的男人,有些疑惑地道:

    “你家里也有亲人在住院吗?”

    “不是,是宁微微。”

    说起这件事,李念的神色变得有些苦涩起来,他叹了一口气:

    “她的孩子流掉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听到这个消息,慕晚安倒抽了一口凉气,“是不是我们去御龙湾的时候,那个时间出的事?”

    “这件事不怪你,不怪任何人。”

    叹了一口气,李念摇摇头,他对这个孩子并没有期待,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感:

    “宁微微这些日子以来,情绪一直都不对劲,冥冥之中我就有一种预感,这孩子应该是保不住的。”

    想到昨天那个跟自己所认知的表现得完全不一样的宁微微,慕晚安也不禁沉默起来,良久之后她才道:

    “你多多陪着她吧,毕竟她突然失去了孩子。我等下也抽空去看看她。”

    “不用了”

    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在对上慕晚安疑惑不解的眼神之后,李念才勉强让自己镇静下来:

    “她现在情绪极其不稳定,我怕她会说一些不太妥当的话。”

    “没事。”

    原来他是在意这件事,慕晚安微微一哂,随即脸上浮起了一丝苦笑:

    “师兄,我打算把小斯接出来。”

    “你是说,你想收养小斯?”

    想到宋秉爵那边的阻力,李念沉吟了半晌,“我倒不是不支持,而是觉得,如果宋秉爵那边不肯松口,这件事硬来还是不行。”

    “我也在想这件事,到时候可能要找你帮忙。”

    宋家的权势,她自然知道,慕晚安却是抱着一种非做不可的态度来的,“不管这条路有多难,我都得把这个孩子带走继续让他留在宋家,无异于把他往绝路上断送。”

    “微微?”

    来的时候特意从八宝斋打包了一份鸡汤,慕晚安敲响了病房的门,看着坐在床上、眼睛却瞥着窗外的女人,小心翼翼地道:

    “听说我是来看看你的。”

    “听谁说?不就是听李念说的?你何必这么战战兢兢的?”

    微微一笑,宁微微缓缓转过头来,脸上有着不正常的淡漠之色:

    “来吧,坐下。”

    这样平静的宁微微让她觉得有一些诡异,慕晚安沉默着在她身边坐下,把保温盒放到了桌上: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养好身子,别的什么都不要想。”

    “对了,你们昨天是为了小斯的事情才先离开的吧?”

    看着这张自己现在厌恶透了的脸,宁微微的语气是压抑着的平静,“小斯怎么样了?”

    “小斯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被送到医院了。陈欣雪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所以我想着能不能收养他。”

    想起混乱的昨天,慕晚安叹了一口气,“现在还是得努力周旋,宋秉爵那边不会就这么放人的。”

    “你对这个孩子还真是不错,我差点都以为这是你的亲生孩子了。”

    想到曾经看过的那一份报告,宁微微恨不得现在就告诉她,也让她的脸上染上跟自己一样的痛苦,“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喜欢孩子,是有原因的?”

    忍了又忍,宁微微还是没有把这些说出来,她看着慕晚安的脸庞,轻柔地道:

    “我总是觉得,你对孩子的喜爱太甚了。”

    听到她的话,慕晚安不由得愣了愣,然后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吧,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我就会带那些比我小的孩子。”

    “婚礼还是照常举行,你知道的吧。”

    就在方才,看着她一无所知的脸,宁微微心里猛然生起一个更大胆、更能够伤害到她的计划,她脸色越发柔和了:

    “你可是我在市唯一的好朋友,你可一定要来啊。”

    虽然觉得这样的宁微微有些令人害怕,但是慕晚安也没有多想,笑着答应了。

    推开小斯病房的门的时候,慕晚安看着眼前的一切,呼吸都停滞了几秒:

    “季云华,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看望小斯的,怎么,你不欢迎?”

    从小斯身旁侧过身子,季云华的笑令人如沐春风,倒是让慕晚安有些不好意思了:

    “哪里,只是觉得,你日理万机,怎么能因为这件小事就耽误你了?”

    说着,慕晚安又看向小斯,原本不喜欢跟生人接近的小斯竟然也乖顺服从地坐在季云华身旁,看得她惊奇不已:

    “这孩子,原本是不喜欢跟陌生人一起的,没想到他会这么喜欢你。”

    “小斯是个好孩子。”

    微微一笑,季云华摸了摸小斯毛绒绒的脑袋,“如果你想把他留在身边,我一定会鼎力相助。所以,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跟我说。”

    “好。”

    眼下的帮助是自己急需的,慕晚安也没有多矫情,笑着答应下来。

    三个人刚刚坐下聊了一会儿,门就被敲响了,慕晚安回头看去,看到门口的人之后,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

    “请问宋先生宋太太来这里有何贵干?”

    “哟,慕小姐你这话说的,我到底还是小斯的养母呢。”

    不客气地回道,陈欣雪把自己臂间挽着的新款名牌包往前面顶了顶,“弄得像是我对这孩子不好似的。”

    “你还真有脸说这句话。”

    冷冷一笑,慕晚安垂下眼睫,脸上写满了讽刺:

    “陈小姐的厚脸皮真是令人发指,我每次见你都觉得你真是越发有长进。”

    “哪里有慕小姐你的本事大,你刚刚和秉爵分手没多久,就能立马找到前夫,还又结识了这么一位新欢啧啧啧,厉害,真是厉害。”

    把自己的墨镜往下面拉了拉,陈欣雪的脸上写满了恶意的嘲讽,她又转头看向宋秉爵:

    “秉爵,你也没想到这位慕小姐有这样大的本事吧?要我说啊,有些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被他挽着手的宋秉爵神色冰冷,看不出是喜是怒,也没有说话倒是季云华,轻轻地接过了话茬,暂时缓解了眼下的紧张气氛:

    “两位今天来,想必是为了解决小斯的去留问题的,不如坐下来,好好谈。”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