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85章 如果你爱我
    “从程家和宋家的天罗地网下护住一个人其难度可想而知。”

    有意重复了这一句,季云华轻轻一笑,似乎是无心为之,“沈聿,你好好想想。”

    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是一片漆黑,她的眼睛有些疼痛,应该是哭过之后的后遗症。

    她摸到了床头灯的开关,打开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房间的阳台上,似乎坐了一个人。

    “是亚吗”

    这种奇异的癖好,她认识的人里,也只有亚才有,她轻声道:

    “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怎么不回去睡觉?”

    被她的话惊醒过来,亚抬头看向她,神色犹豫了一下,才道:

    “我有些担心你?所以过来了。你还好吗?这次的事情,你千万不要”

    见他说得语无伦次,慕晚安觉得有些好笑,她垂下眼睫:“其实,我和宋秉爵之前就已经闹矛盾了。”

    看着她低头站在自己前面,亚没有告诉她,其实这个消息,他们早就知道了。

    “以前总是觉得,里昂不是阻力了,宋老先生也没有立场反对,我们就会在一起。”

    说到这里,慕晚安清透的眼里浮起丝丝迷惘,“现在想一想?自己还真是很天真。感情的事情?从来就不是想象中那样尽善尽美的。”

    “你说得未免太悲观了。”

    她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看得亚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这世上长长久久的感情多的是,你何必只盯着宋秉爵?不如这次的事情完了之后,你回欧洲待一段时间。嘉树也很想你。”

    “算了。”

    摇摇头,慕晚安脸上的伤感渐渐褪去,她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

    “为了一个男人,实在不值得。只不过总是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

    “这话如果是你的真心话,那你的哥哥也不会这么担心了。”

    看着她一脸强装的轻松,亚拍了拍她的肩头:

    “过去了就过去了。时间还早,宋佳佳说给你放个假让你好好休息。回去睡觉吧。”

    从亚的脸上,可以看到一闪而过的忧虑和沉重,慕晚安不禁有些疑惑:

    “你这是怎么了?你刚才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昨天的访谈节目一经播出,顿时在市引起了轩然大波,前段时间以宋秉爵的未婚妻形象出现的慕晚安变成了小三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关键,她还大大方方地道:

    “被小三,也是小三。”

    不少不明真相的人,被这个节目组打出的噱头所惑,自发人肉出了慕晚安的微博、住址、工作室地点。

    看到自己微博底下的留言,慕晚安脸色平静,她在亚担忧的目光中无比平静地退出了微博:

    “我在上节目之前就想到会有今天了,没什么好说的。既然答应了陈欣雪,我就会做到。”

    “你就是太耿直太要强了。”

    从没见过这么耿直的人,亚叹了口气,这件事可做手脚的地方多了去了,她非得这么来:

    “陈欣雪不仁,你又何必这样?太有底线,换来的只是别人的步步紧逼,明白吗?”

    “我已经不想再跟他们有任何牵连。即使吃一点亏,也无所谓了。”

    摆了摆手,慕晚安一脸的平静,她无悲无喜的脸上是一片淡漠:

    “只要这次能把小斯的抚养权夺过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看来自己是说不通了,看了一眼污秽不堪的评论区,亚捶了捶桌子,“这宋秉爵真不像个男人,都什么东西啊!”

    “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个名字了。对了,再过几天就是李念学长的婚礼了,到时候你一起去吗?”

    叹了一口气,慕晚安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苍白的脸上总算多了喜色:

    “小斯也快好了,到时候也带上他,沾一沾喜气。”

    “怎么,心疼了?”

    靠坐在病床上的宁微微直直地看着身旁脸色沉重的男人,讥讽开口:

    “不过你什么都做不了,你现在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这里看她受辱。”

    “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她从头到尾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李念聪明如斯,自然猜到了: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是疯了吗?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做这种事?”

    “我为什么不能?”

    没想到他会为了这么一件事呵斥自己,宁微微一想到自己刚刚流产,他竟然就这么对自己,她脸色都变了:

    “慕晚安是你什么人?李念,我们都要结婚了,你怎么还心心念念着她?你难道要一辈子都想着她?”

    宁微微的脸色苍白,李念想到她的身体情况,语气也软了下来:

    “不是,我是觉得我们完全可以阻止她做这种傻事的。她是我的学妹,也是你的朋友,你为什么不能盼着她好呢?”

    “我凭什么要盼着她好?”

    原本她对慕晚安升起来的那么一点同情心,被李念的话击得粉碎,她冷冷一笑,故意道:

    “她自己不检点,跟那么多男人勾搭个没完,落到今天这个下场,有什么好同情她的?”

    “你!”

    没想到现在的宁微微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李念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他眼神中透露着失望:

    “宁微微,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你从前不是这样的。”

    “如果你爱我,我一定还像从前一样,善解人意,为你的朋友着想,真心实意地对她好可是,偏偏是她夺走了我的爱情,我怎么还能够像以前一样地对她?”

    一想到自己流掉的孩子,宁微微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恨,她半是嘲笑半是愤怒地看着他:

    “孩子流了你一点伤心的神色都没有,你是不是早就盼望着我流产了?是啊,你想要的是你和慕晚安的孩子,这个孩子不在你的意料之中,你又怎么会喜欢?”

    “既然你知道,你为什么又要处心积虑地怀上这个孩子?”

    她什么都知道,李念也不想再瞒着她,他的眼眸沉沉:

    “我对你,一直都是朋友之谊。现在,我更多是责任。”

    “责任,我现在是变成了包袱了是吗?”

    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宁微微纤细的脖子微微弯着,带着些许悲哀的味道:

    “我宁微微,要家世有家世,样貌、学历、才情我哪里不好了?你怎么就看不到我呢?”

    一边冷笑,宁微微一边从床上下来,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他,“她慕晚安有什么好的?结了婚又离了婚,跟了一个又一个男人,说到底不过就是个被玩儿烂了的货,你说说,她能有什么好的?”

    “你真是越来越口无遮拦!”

    没想到她会这么看慕晚安,李念简直惊呆了,他看着她,“你这么看不起她,又为什么要跟她走得这么近?还让她陪你去挑选婚纱?”

    “你以为我愿意跟她一起?”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宁微微嗤笑一声,“还不都是因为你喜欢她?所以我才要跟她处好关系,也让你对我好一点。”

    深吸了一口气,李念只觉得,自己对她的了解,真是太少太少,“那现在呢?你还想要结婚吗?”

    原本以为经此一事,宁微微应该已经歇了心思,没想到她却咬牙切齿地道:

    “你以为我会放弃吗?我绝不李念,没有这个孩子,我照样可以嫁给你,你别忘了,慕晚安的事情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

    看着她,李念仿佛看到了一个疯子,他闭上了眼:

    “好。”

    现在网上、生活中对慕晚安都是毁誉参半,喜欢她的人说这姑娘真性情不做作,讨厌她的就拿她做小三这件事大做文章。

    访谈节目里陈欣雪的一举一动也变成了众人议论的对象,尽管她竭力想表现出自己的大度,但是那几个瞬间被抓拍到的狰狞表情,还是被人注意到了。

    表里不一、拼命想艳压对手、之前明明已经死了,现在却活着回来,网友发现,这个宋夫人并没有她自己说得那么无辜。

    不过这也不能阻止一部分人对慕晚安的疯狂打击。

    只在家休息了一天,慕晚安就恢复了自己的日常作息,她刚出半山别墅,就看到花园围墙上挂着的牌子,写的都是一些骂人的话。

    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的亚立马冲上前,把牌子都取了下来,对折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些人无不无聊,一个个地吃饱了撑的!”

    “算了,这件事风头会慢慢过去的。”

    这些都在意料之中,她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费力拆了:

    “走吧,不然上班要迟到了。”

    讪讪地收了手,亚摸了摸后脑勺,“也是,这件事不用那么着急。”

    两人到了工作室之后,慕晚安看到被泼了红漆的工作室外墙,她看着围着红漆议论纷纷窃窃私语的同事们,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看来我还真是招人恨,竟然还对工作室出手了。”

    “这些小人,除了在背后做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还能做什么?”

    骂骂咧咧的亚忍不住跺了跺脚,他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忍不住道:

    “一个个的,敢做不敢当是吗?!”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