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398章 被扑灭的光
    “你真的这样想?”

    听到她的话,亚不禁有些犹豫了,他看着脸色淡然的女人,“可是不以真心待人,别人又怎么能相信你?”

    “亚,难道你还真的相信真心换真心这回事?”

    像是发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慕晚安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你在一个杀手组织里工作,出卖背叛应该是常事了,二十年的时间,你竟然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吗?”

    “”

    这一刻,亚突然感受到一种无声的悲哀,他大概明白,为什么沈聿会说,他宁愿她跟以前一样了。

    也是在这不久之前,坐在他身侧的女子,曾经抓着他的手,让他喂食鸽子,感受生命的重量和温暖。

    再也回不去了。

    虽然暂时还不能找到那个孩子,慕晚安却没有放下对小斯的照顾,她带着小斯前去医院复查的时候,正好在这里遇到了来看平平的陈欣雪。

    两人在医院的走廊相遇,慕晚安原本以为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谁知道陈欣雪竟然走上前来客客气气地打招呼:

    “你也是过来带孩子做身体检查的吗?”

    “是。怎么,你儿子生病了?”

    虽然两人已经算是“冰释前嫌”了,但是慕晚安还是语气疏离,从前她以为陈欣雪这种张牙舞爪的人可恶,可是现在想一想,这种人不过也就是个纸糊的老虎罢了。

    “平平一直以来身体都不怎么好。对了,听说你要回法国了?”

    自从知晓了里昂的可怕之处后,陈欣雪现在见着慕晚安都觉得格外的亲切,“提前祝你一路顺风。”

    “自然。”

    无意跟她继续这种无营养的聊天,慕晚安正要带着小斯离开这里的时候,走廊的尽头却出现了宋秉爵的身影。

    她看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地朝这里走过来,便对陈欣雪道:

    “陈小姐,你的先生过来了,想必也是来看孩子的。我就不耽误你们一家三口的时间了。”

    说着,她便牵着小斯的手,带着他迎着宋秉爵过来的方向走去。

    看到她朝自己走过来,脸上也并未见到悲色,宋秉爵以为她已经从之前的事里走出来了,不由得松了口气,正欲和她说什么的时候,她却带着小斯,径直越过了他。

    从头到尾,她看他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普通的男人、别人的老公一样,疏远冷淡。

    无尽的凉意从脚底升了起来,宋秉爵转身看着她的背影,才猛然察觉:

    不知不觉中,她离他已经那么远了。

    “秉爵,我瞧着,她的样子很不对劲,看你的眼神也都平平淡淡她以前看你的时候,眼里都在发光,可是现在”

    陈欣雪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她也觉得,慕晚安,似乎真的变了很多。

    “要不,我替你去解释解释吧,你现在解释她可能不听,但是如果我去的话,她也许还能相信。”

    听着陈欣雪的话,宋秉爵向来平静的眼里也浮起了一丝波澜。

    她说,晚晚以前看他的时候,眼里都在发光。

    大约是他亲手扑灭了光吧。

    “好。”

    “陈小姐,有话请直说。不过,你如果想继续说一些让我离宋先生远一点的话,那还是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在小斯被带去做检查的时候,陈欣雪主动找到了自己,这让慕晚安很是困惑。

    两人在医院顶层餐厅的包厢里坐定,慕晚安看着她,“我都要回法国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我不是想跟你说这个我来,是想替宋秉爵解释一些事情。”

    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就只有宋秉爵了,陈欣雪也不敢耍什么花样,只能一五一十诚恳地道:

    “我和宋秉爵其实真的没什么,我是受到里昂的胁迫才会这样的。宋秉爵从头到尾都没有喜欢过我,我之前的话全都是在蒙你。”

    “陈小姐啊不是宋夫人,宋夫人,你不必跟我说这些,我说了,我都要回法国了,无论事情经过是怎么样的,我都无心去做什么了。”

    看着着急向自己解释的女人,慕晚安心里丝毫波澜都没有,她只是浅笑着道:

    “我不能在这里久留,小斯还在下面等着我呢。宋夫人,多谢你今天的款待。”

    说着,慕晚安提着包就想离开这里,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她抬头一看,正是宋秉爵。

    “不打扰你们二位了。”

    把门拉开了些,慕晚安想从一旁的空隙中出去,却被宋秉爵抓住了手:

    “为什么不听完解释?你在害怕什么?”

    “宋先生,当着你夫人的面,你觉得你这样握着我的手不放,合适吗?”

    嫣然一笑,慕晚安看着眼前神情冰冷的男人,混不在意他的话:

    “我说了,我要回法国了,现在不管告诉我什么,我都做不了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了。我这样说的话,你明白吗?”

    “留下来。只要你留下来,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他知道她这些天在奔走些什么,等这次事了,他一定会把那些事情都原原本本地告诉她。

    “看来你对当年的事情,也是知情的。”

    虽然有些惊讶,不过慕晚安一想起“龙宫”,也不禁释然了,“不过,我不喜欢从别人口里听到的属于我的过往,那都显得太虚假了。还是多谢你的好意了。”

    说着,慕晚安就用力挣脱了宋秉爵的手,然后又理了理自己被他弄得凌乱不已的衣物,“你们继续。”

    说着,她正想离开,却被宋秉爵拉住手一把带进了包厢里,随后,就把门关上了,他看着被自己推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晚晚,我说了,这件事真的是事出有因,之前瞒着你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卷进这里面来,你怎么就非要和我闹脾气?”

    “闹脾气?”

    听到他的话,慕晚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冷笑道:

    “我跟你闹什么脾气?宋先生,我跟你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更何况,我跟你闹脾气,我能讨着什么好?你说是不是?”

    听不惯她这种嘲讽的语气,宋秉爵蹙起了眉头,“晚晚,你”

    “谁允许你叫我晚晚的?宋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麻烦你掌握好度,我们这种关系,你应该叫我慕小姐。”

    说着,慕晚安从手包里拿出了手机,打给在楼下等着的亚。让他上来接自己。

    电话刚刚拨通,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宋秉爵抢了过去,强硬地摁下了关机键:

    “我今天是特意来向你解释的,我知道前些日子我的所作所为的确是让你很失望,但是,晚晚,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感情。”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地跟别人解释,他的眸子攥住她,期望能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回心转意的神情。

    “是啊慕小姐,你真的不要误会了,平平也不是我和宋秉爵的孩子,我和他的婚姻不过是形式上的。前些日子都怪我,要不是我听信了里昂的话,也不会让你们走到今天这一步。”

    说完,陈欣雪又害怕慕晚安不相信,便把自己和宋承言的过往一并说了出来,“这次的事情都怪里昂,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我也不会来这样挑拨你们的感情啊。”

    “嗯,这个故事真的很精彩,很符合豪门的定位。”

    听完之后,慕晚安淡定地鼓了鼓掌,她对此已经没有丝毫耐心了:

    “不过,我觉得,这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一切如同宋夫人所说,我也觉得,现在的你们是由内而外的般配。宋夫人敢爱敢恨,又不乏手段,一定能够坐好宋夫人的位置。”

    “这”

    明明是想借此机会让她回心转意的,陈欣雪没想到她反过头来却称赞自己和宋秉爵相配,她瞄了一眼宋秉爵阴沉的脸色,赶紧道:

    “论起般配,哪里比得过你和宋秉爵?你们两个郎才女貌,秉爵又对你一往情深。慕小姐,你还是不要再生气了,我和秉爵真的是清清白白的。”

    “不要再说了?”

    说来说去,就是几句旧话,慕晚安实在是觉得厌烦透了,她似笑非笑地看向宋秉爵:

    “宋先生,你今天如果非要纠缠不休,我也只能说一句话,错过,不是错了,而是已经过了。”

    她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她给过的。

    “我不认为已经过了,只要晚晚你愿意,我们是可以从头再来。”

    什么错过不错过的,宋秉爵看向她,深邃的眼底有着固执,“我们都一起走过那么多了,你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其实我一直都在这里。”

    “不知道宋先生有没有看过色戒。”

    对于他的话,慕晚安只是觉得好笑,她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不经事的孩子一般,“里面有一段感情线,是关于王佳芝和邝裕民的。我觉得,我们两个,跟他们很像。”

    听她说起色戒,宋秉爵也不禁想了起来,他们两个曾经一起看过这部电影。

    彼时两人刚刚从及乌山回来,他因伤势过重,只能躺在床上,而她过来陪他说话解闷。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