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406章 金丝雀
    听到这两个字,林未海全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了,她连头都不敢转过去,只听到一个轻佻的男声:

    “我那古板的弟弟也会找女朋友?开荤?姑姑,你们别拿他开玩笑了。”

    然后便是一阵愉悦轻松的笑声,坐在她身边的那几个女人也忍不住开始笑了起来:

    “我们没事开这种玩笑做什么?你们兄弟两个还真是像极了,都喜欢这种女学生!来来来那个谁,见见这个哥哥!”

    那个谁她们竟是连自己的名字都懒得挂在心上,林未海咬咬牙,站起身来看向这个男人,按捺住心头的恐惧和仇恨,她轻声道:

    “你好,我是林未海。”

    这个人倒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丑陋,原本她以为这种风流的人早就应该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但是他不是。

    谢森打量着看了她两眼,然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什么时候阿宁喜欢这种类型的了?这才多大?还在读高中吧!”

    “我就说你们兄弟真真是一模一样!你看看,对女人的喜好都撞上了!”

    其中说话最多、也是最不客气的一个中年太太,一边说一边摇摇头,面上却满满都是笑意:

    “之前你还不是死乞白赖地跟老祖宗说,想娶一个十八岁都没满的女孩子当老婆?我看这阿宁估计就是那个时候动的心!”

    ……

    被她们抛诸脑后的林未海松了口气,她又坐了下来手脚在不断地发凉,她不知道谢森有没有认出自己,如果他认出来了……

    不等她多想,那个男人又走了过来,就在她身旁,他轻声一笑,似有嘲讽之意:

    “随他去,难不成我们谢家连这点事情都摆不平了?”

    他此话刚落,就有不少太太们附和着他的话,谢森跟她们寒暄一阵之后,突然把视线抛向了一直没有出声的林未海:

    “怎么样?跟我弟弟约会还愉快吗?他是个书呆子,你们一定很无趣吧?”

    对他突如其来的问话有些失措,林未海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太太脸上闪过的看好戏的神情,声音放得越发低了:

    “他……他很好,一点都不像你说的那样无趣。”

    原本以为他还要刁难自己,林未海都已经做好准备了,谢森却耸耸肩:

    “好吧,他也是时候找到一个跟自己志趣相合的女朋友了。各位女士,我先走了,我们等会儿再见。”

    说着,他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这里,那煞有介事的语气和肢体动作,让这群太太们又爆发了一阵欢快的笑声。

    “伯母,我想问一下,阿、阿宁的哥哥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趁着她们又开始闲聊八卦的时候,林未海和坐在自己身边、面相看起来稍微和蔼些的太太咬着耳朵:

    “外面都说阿宁的哥哥是纨绔子弟……是真的吗?”

    “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传言?”

    听到这番话,那位太太抓了一把瓜子仁儿给她,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

    “谢森顶多是有点男女关系上的问题,这在男人身上实在算不了什么。”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林未海还没来得及细想她到底是在阿谀奉承,还是说的实话,一道清冷的男声又传了过来:

    “大姑姑,我过来看看未海,我想带她去我的房间看看,她可能陪不了你了。”

    “你们年轻人就是喜欢腻在一起,我能够理解。未海,你跟着阿宁去吧。”

    方才在跟林未海说话的太太和气地道,林未海拜别之后,便被谢宁揽在了怀里,朝着二楼走过去了。

    “你做的很好。”

    到了无人之处,谢宁不禁笑了起来,他的步伐都随意了许多:

    “当他看到你的脸时,整个人都惊讶了。”

    “是吗?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出来?”

    仔细回想着谢森刚看到自己时的表情,林未海蹙起了眉头:

    “我感觉他甚至都不认识我。”

    “在谢家,人人都带着面具生活。”

    拥着她向前的步子顿了顿,神情清冷的高大男子低头看着被自己揽在怀里的娇小女孩儿:

    “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个女人、我的大姑姑,你是不是觉得她和蔼可亲、很好接近?”

    “难道不是吗?”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的确是的。”

    没有立时否定她,谢宁带着她继续往前走,他淡淡地道:

    “她嫁给了本市的一个富豪,不过两人生活不睦,都在外面各玩各的。眼下回家,无非是想从谢家得到帮助,希望家族为自己撑腰。”

    “撑腰?撑什么腰?”

    他这番话说的糊里糊涂,林未海实在没有听懂,正欲问个明白,他却把她轻轻往前面一推:

    “好了,我的房间到了。”

    他的房间,跟那种普通男孩的房间不太一样,有的男生喜欢球星,会挂上很多球星的海报

    再或者总是一片乱糟糟的,衣服和袜子扔在一起、书桌凌乱得无处下手……

    这间卧室最大的特点,就是简单。

    倒不是缺乏什么,作为谢家的孙辈,谢宁虽然不如自己的大哥花言巧语讨人喜欢,但是也不会被人忽视。

    桌上的东西分类放好、书籍整整齐齐地码在小书架上,平铺的床上什么也是一丝褶子都没有,跟他的公寓一样,克制、干净又冷淡。

    “你就在这里乖乖地坐着。我去书房一趟。”

    让她坐下来之后,他便出去了。

    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回来,她就走到书架旁,从里面抽出了一本书。

    刚刚翻了几页,她就觉得讶然封面明明是一本经济学相关书籍,里面却是乔峰阿紫。

    不等她仔细看个分明,门口就传来了动静,她像是做贼一样地急匆匆地把书放回去,却不想越是着急就越容易出岔子在那个人进来的时候,书掉在地上了。

    “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

    进来的却是谢森。

    看到穿着白色小洋装、匆匆忙忙地捡着书的女孩儿,谢森颇有些惊讶,随即露出了他惯常有的、轻佻的笑容:

    “你看到了?”

    “看、看到什么了?”

    虽然他在笑着,但是林未海就是莫名其妙地怕他,她避开了他的眼神,把手里的书攥的紧紧的:

    “这里不是阿宁的房间吗?”

    “谁告诉你这是谢宁的房间的?”

    噗嗤一笑,男人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径直往床上一扔,然后走到女孩儿的面前,拿过她手里的书:

    “是那些姑姑给你指错了房间吧?阿宁的房间在我对面,她们总是弄错。”

    他身上自带着一股摄人的气势,林未海连呼吸都屏住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谢森抬起一双桃花眼,抬头看了她一眼:

    “你翻的位置真巧,是我最喜欢的一段。”

    见她仍是拘谨,谢森倒也不在意,他又看了一眼,然后就把书合起来放回原处:

    “你去对面房间找他,向来他应该也快和父亲谈完了。”

    没想到他就这么放走了自己,林未海松了一口气,正迈动着僵硬的步子朝着门口走去的时候,他突然叫住了她。

    她不明所以地立在了原地,有几分讶然又带着几分恐惧地看着这个男人。

    把她的害怕看在眼里的男人却并没有停下来,他走过来,极其自然地单膝跪在地上,将她腰间散落的裙带系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男人的笑眼里满满都是戏谑,“阿宁会这样对你吗?”

    “……他,他也会这样。”

    他语气中的调戏简直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林未海也是第一次正面见识到了他的恶劣,她本能地维护着谢宁:

    “他对我很好,会给我做饭,会和我一起看书……还会带我去旅游。”

    “真难得。不过,他可不像他的外边那样一派正气。也许有一天,他会把你像金丝雀一样地豢养起来不过这些谁又知道呢?”

    他伸出手,似乎是想抚摸她的脸颊,但是最后还是克制地收了回去:

    “走吧,你再不走,我不保证自己不会对你做些什么。”

    说完,男人便转过了身子,走回了他的小书架旁,拿出了那本书,不再跟她说话。

    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林未海想都没有多想,便离开了这间屋子她一定要找谢宁问清楚,为什么他要骗她?

    她刚刚气冲冲地走进对面的房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是悠闲地坐在小沙发上,翻看着手上的书:

    “回来了?”

    “为什么要骗我?”

    把门关上之后,林未海气愤地看着他,“那明明就是谢森的房间!”

    “是啊,那是谢森的。”

    对与她的指责,谢宁只是抬起头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坐下:

    “既然要演戏,那就必须真实一点。如果不是恰到好处的惊讶,你又怎么能得到他的信任?”

    “……”

    对于他的安排和擅作主张,林未海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忍了又忍,最后低声道:

    “你总得给我心理准备。”

    “谢森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自从我带着你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防范。”

    想起自己的这个哥哥,谢宁眼里不禁闪过了些黯然,“他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心思很深的人,你以为他对你很温柔,其实,那是不信任。”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