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421章 发烧
    来到客厅,林未海看到一个年轻男人背对着自己坐在沙上,她不由得愣了愣,然后语气不善地问着佣人:

    “你不是说去给我请医生吗?医生人呢?”

    她平常决计不会这样说话,只是一想起这个佣人**裸的话语,加上谢宁不以为意的态度,她就有些意难平。

    “我就是医生。”

    见她为难这个佣人,荀景之淡淡出声解释,他替那个佣人说话道:

    “我见谢宁不在,所以就在客厅等候,原来是旁人生病了。”

    正当这时,谢宁跟着林未海走了出来,他看到荀景之后,便道:

    “给她看看吧,她今天呕吐得厉害,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这人若是劈头盖脸地骂自己一顿,林未海倒不会有什么羞耻感,但是偏偏他和颜悦色,倒是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过左右谢宁在这里,她大可以不出声。

    荀景之把体温计给她,示意她先量体温,然后又问道:

    “今天吃了些什么?”

    夹着体温计的林未海想起了自己吃的鱼肉,声音闷闷的:

    “别的都还好,不过一闻到鱼肉的味道我就觉得恶心。从前我吃鱼肉不是这样的。”

    “林小姐,你这不就是在挤兑我了吗?我做了这么多年的饭菜,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再说了鱼也是新鲜的,都是才送来的活鱼!先生,我这真的是冤枉啊!”

    她话音刚落,那佣人就开始为自己辩解,她脸上写满了委屈:

    “林小姐,你是不是看我这几天都盯着你,你觉得不爽才故意这样说?”

    她倒是把能说的都说了。

    林未海气得冷笑两声,她把体温计抽了出来,“你倒是忠心耿耿,不过我为什么要为难你?今天我呕吐的事情难道是假的吗?”

    尽管此刻胸口仍旧有些难受,林未海却没有丝毫的兴致在这里待下去了,她把体温计随便一推,便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佣人认识荀景之,知道他是难得的体恤下人的人,自己如果想留下来,就得趁着这个机会,她便大着胆子对谢宁道:

    “先生,你这也看到了,一般人哪里招架得住林小姐这个脾气?”

    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自己没脸,谢宁的脸色也并不好看,他叫住了她:

    “林未海,先让荀景之给你看病!”

    走到楼梯上的少女脚步顿了顿,然后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你的佣人不是红口白牙地鉴定我没生病、只是在故意刁难她吗?那我就当作没生病好了!”

    他声音里隐含着不悦,而她的语气也很冲,两人针锋相对,倒是让一旁的荀景之有些不知如何自处。

    见他们吵了起来,佣人倒是偷着乐看戏,荀景之现了这一点,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头。

    而正在争吵的两个人对此浑然不知,谢宁看着神色不愤的少女,声音骤然沉了下来:

    “我昨天说的话你是忘了吧?”

    “你就只会拿这件事威胁我!除了这个,你还有别的手段吗?”

    被他气得口不择言,林未海眼角都红了,她瞪了一眼正在幸灾乐祸的佣人,跺了跺脚就朝着楼上跑去了。

    他倒是有别的手段,只怕她应付不下来。

    谢宁神色冰冷,在转身看向荀景之的时候脸上带上了些微的歉意:

    “她是小孩子心性,你不要跟她计较。”

    荀景之是第一次看到身边出现女人,而且这个女孩子看起来还很小。

    “你是有未婚妻的人,她是谁?”

    “我们这种家族,有未婚妻不是很正常的事?”

    对此谢宁不以为意,他轻轻一笑,“她虽然脾气大了点,但是比起一成不变的其他女孩子,还是好很多。”

    “这还没有成年吧”

    迟疑着问道,荀景之想起那个一进来神情间满是高傲的少女,他也是因为跟谢宁关系不错才会这样说:

    “她毕竟是一个孩子,而且我听她的意思,似乎还不是自愿的。”

    “景之,人生一世,何必过得这样战战兢兢?”

    对与好友的谨慎,谢宁不由得嗤笑了两声,他笑着道:

    “你最近怎么样?”

    “还好。”

    拿起体温计看了看,荀景之对于谢宁的这种做法并不认同,但是两人相知多年,他也不好说什么。

    皱着眉头看了看,荀景之瞟了一眼脸上暗暗地带着喜色的佣人,随即对谢宁道:

    “她烧了,三十九点五度。”

    听到这个消息,谢宁有些出乎意料,他顺着好友的视线看向佣人,她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意都还没退下去,看到他看过来了,脸色顿时僵硬起来。

    “你给她开点药,或者有什么退烧的针剂。”

    看来今天她的确是生病了,谢宁想起她平日里是绝对不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向来是身上不舒服才这么闹小脾气。

    至于那条鱼谢宁站起身来,走到还没来得及撤下的菜肴面前,菜色早就凉了。

    佣人见他走到了餐桌前,一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赶紧走上前去:

    “先生是不是饿了?这些菜都凉了,我马上去给你做新的。”

    说着,她马上就想把菜肴都收下去,谢宁却出声拦住了她:

    “这条鱼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就是最新鲜的鱼,才送过来的。也许是林小姐胃口太刁了,所以才会这样。”

    见谢宁问起这鱼的事情,佣人说话都有些不利落了,她拼命地解释着,“再说了,林小姐这不是烧了吗?她胃口不好、这也怪不到我身上啊!”

    “我才问了你一句话,你就说了这么多你真当我是什么容易糊弄的人不成?”

    她的态度着实可疑,谢宁就是再迟钝,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负责这边采买的人是谁?”

    谢宁正在审问的时候,荀景之已经配好了药,他跟谢宁眼神对接了一下,便提着自己的医药箱上楼了。

    上到二楼之后,别的房间都是敞开着门通风,只有一间房关上了,荀景之走过去敲了敲门:

    “林小姐?”

    里面没应声,荀景之猜她还是不想搭理自己,沉默片刻之后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房间正中央是一张大床,被子中间小小的隆起,看看她应该是睡着了。

    走到离床边两米远的地方,荀景之停住了,他唤道:

    “你还好吗?刚才量体温现你烧了,我给你开了药,你等下吃点吧。”

    躺在床上的少女披散着一头黑色,并没有出声,荀景之只当她不想搭理自己,便把药物放到床头柜上。

    他正要离开,床上的女孩子却突然坐了起来,她拢了拢长,露出一张冷淡的脸:

    “你有外用药吗?”

    她突然出声,倒是让原本已经往外面走的荀景之愣了一下,“有,不过你受伤了吗?”

    “你有吗?”

    没有正面回答,林未海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药。

    虽然她脾气看起来不怎么好,但是荀景之向来耐心温和,也不愿意跟她计较这些事,他从自己的医药箱里拿出来绷带、伤口的消毒粉,想了想又拿出来一些抗生素:

    “这些都是对付外伤的,不过如果伤口太严重的话还是最好去医院检查。”

    “谢谢。”

    沈聿的情况绝对是不能去医院的,林未海看到他已经把医药箱里所有的绷带拿出来了,也就不为难他了:

    “药我会吃的,你可以下去了。”

    还真是很有个性的女孩子。

    他看着她将那一堆药品归拢到一块儿,再没有给自己半分眼神,便也不去打扰她,自己静静地离开了。

    他刚走下楼,就看到佣人已经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谢宁了。

    对于这一幕,荀景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过到底也没说什么。

    见他下来了,谢宁走过来,他丝毫不在意身后痛哭流涕的佣人,过来问道:

    “她怎么样了?”

    “看起来还好,我给她留了药,按时吃就没问题。如果没有好转的话再给我打电话,我到时候带退烧针剂过来。”

    “真是谢谢了。”

    拍了拍他的肩,谢宁亲自送着他出去,他想起林未海刚才的那个破脾气,带着歉疚道:

    “她脾气不好,你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给你听。”

    不禁失笑,荀景之想起那个神色冷淡的少女,她和谢宁两人看起来都不是什么脾气好的,只怕会在谢宁手下吃很多亏:

    “她她到底是个孩子,又被你拘在身边,脾气肯定会大一点。凡事多担待些吧。”

    “她脾气是不好,喜欢犯拧。”

    想起她今天跟自己闹脾气的样子,谢宁不由得叹了口气,“我都感觉自己是养了一个祖宗在家里。”

    正打开门的时候,他们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谢宁往身后一看,那位小祖宗正趿拉着拖鞋下楼,她手上提着药物,应该是下来倒水喝药的。

    “你要是觉得我不好,也可以把我赶出去。”

    因着烧,她的脸上红扑扑的,眼睛也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

    “我也不稀罕待在这儿。”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