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451章 羞耻
    一一翻看着礼服款式,慕晚安心里暗道苏敏君倒是舍得在她身上花钱,就是不知道她要以怎样的方式在自己身上讨回来。

    “我觉得这件灰色的的好看。灰色镶嵌着碎钻,大气简约,又不会夺了寿星的光彩。”

    见慕晚安迟迟没有选定,苏敏君上前来替她拿主意:

    “你要是不喜欢这件,其实这套肉粉色的也不错,这是今年刚出的,你皮肤白,穿上应该很好看……唯一的缺点就是它不是高定。”

    偏头看着认真挑选礼服的苏敏君,此时的她倒真像是一心为她好的好婶婶,但是慕晚安知道,这样的“好”之后,掺杂着别有用心。

    “就这套灰色的长裙好了。还是二婶有眼光。”

    突然开口打断她继续介绍的话,慕晚安淡淡一笑,“二婶,我累了,既然珠宝礼服都定下来了,我就不留你了。”

    正说得起劲的苏敏君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撵的时候,她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尴尬一笑:

    “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等苏敏君走后,慕晚安让人把礼服送到自己的房间去,她泡澡之后,围着浴巾站在阳台上、四野无人、对着漫天星河的时候,才能松一口气。

    她太累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

    她向爷爷隐瞒了沈聿的存在、程家每天都在上演的勾心斗角、沈聿在这种风声鹤唳的时候回大陆、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还有她不知在何处的孩子。

    晚安都不能安。

    大陆。

    市。

    刚刚打过下课铃,林未海慢吞吞地收拾着书包,教室里的人都走得寥寥无几了,她才背着书包站起身来。

    等她走下楼梯的时候,一个男孩子很快追上了她,“林未海!”

    听到这个声音,林未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加快脚步的心,但是最后,她还是停了下来,站在楼梯间仰头看着快速朝她跑来的路东林。

    “真的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

    语气中是收敛不住的欣喜,少年的脸上写满了开心,“你现在还好吗?我听说你的父母已经回来了。”

    “一切都好,我还没有感谢你,上次谢谢你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来救我。”

    女孩儿的脸上比起之前多了一丝娇媚,即便她只是淡淡一笑,还是掩盖不了那种妩媚的感觉。

    “我记得你家是在桐花路,我家离你家很近,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回家。这样就不会再遇到这种危险啦。”

    听到他的话,林未海的手不由得握住了裙摆,她摇头:

    “我现在不在那里住。我爸爸把我……托付给了叔叔,我现在跟我叔叔一起生活。”

    尽管父亲是警察局局长,但是路东林对于林未海的现状并不了解,听到她这么说,他也没有起疑心,只是失望地道:

    “好吧。不过我也能理解,你的爸爸肯定是出于保护你的心思……不过以后我们在学校还是可以见面的。”

    说不出拒绝的话,林未海只是默默地听着,快到校门口的时候,她向他道别:

    “好了,我叔叔已经派司机来接我了。你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也赶紧回家。”

    说完,林未海又看了看停在校门口的那辆黑色的奔驰,不等路东林说什么,她就小跑着过去了。

    看着她避之不及的背影,路东林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她……有些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出来。

    “如果今天我没有来亲自接你,就要错过这一出好戏了。”

    把视线从那个一直向这里张望的男孩儿身上收了回来,谢宁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敲着方向盘,脸色喜怒难辨,让坐在后座上的林未海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沉默着不敢说话,谢宁却没有就此放过她的意思,他冷哼了一声:

    “坐到前面来!”

    他总是这样想到一出是一出,林未海只好放下书包,正打算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时,车门却被谢宁锁紧了,“就这样爬到前面来。”

    如果是换作以前的林未海,她一定会大声说不,她会觉得这种行为很屈辱很可耻

    但是现在,她只是稍微犹豫了几秒,便小心翼翼地捂着自己的校服裙子的下摆,往副驾驶座上挪动。

    她在他手下吃了太多的苦头,自从开荤之后,男人把所有的惩罚都变成了在床上花样百出地折磨她。

    那种体验真是让她羞愧得想死,但是每次当她鼓起勇气想死的时候,却又浮现出父母兄长的音容。

    那点屈辱还不足以让她死去。

    对比床上的折磨,这种生活里随处的羞辱,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难过起来。

    没花什么力气,林未海就端端正正地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她骨架小,又被他逼着继续练习芭蕾,身体的柔韧度很高,这点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然而,久久没有开车的谢宁又冷声道:

    “养了你这么久,天天都是山珍海味,怎么就不见你多长些肉?每次抱在怀里的时候骨头都能硌死人。每天就吃那么一小碗饭……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

    那就别抱我啊。

    默默腹诽着,但是林未海不敢顶撞他,只能低声辩解道:

    “我真的吃不了那么多……”

    他不说话了,脸上是肉眼可见的不耐烦,林未海不知道又是哪里惹到了他,只好当缩头乌龟,一声不吭。

    回到谢家后,林未海提起书包就想往自己的房间里躲,但是很快就被他拉住了,他脸色冷硬得如同她真正的家长一样:

    “回房间后你根本没有专心学习,今天就在客厅里做作业。”

    “哦。”

    把书包放在了沙发上,林未海跟着他一起坐到了餐桌前,只是今天注定不能由他们两人安然地吃完这一顿饭,谢家的亲戚、谢宁的堂姐谢菡一家来访,餐桌上多添了三双筷子,饭桌上的气氛都变得不同起来。

    伴随着谢家权力的移交完成,从前不那么惹人注目的次子谢宁正式走入了本家一众亲戚的视野,从前他可有可无,现在的他是人人都欲与之攀交的存在。

    堂姐谢菡上下打量着安静地吃着饭的女孩儿,轻轻一笑:

    “没想到你是个长情的。这孩子都被谢森……你竟然还留在身边。”

    听到这句话,林未海拿着筷子的手不由得停了一下,只不过没有人注意到,她只装做什么都没听到一般,继续低头吃饭。

    “不然?”

    对于这种不太熟的亲人,谢宁的态度实在是冷淡,他瞥了一眼恨不得把头埋进碗里的林未海,冷声呵道:

    “慢慢吃,这么急着吃东西就不怕被噎到?”

    见谢宁不愿意搭理自己,谢菡丝毫没有被冷待的感觉,她笑着对林未海道:

    “我记得你,你叫什么来着?未海?”

    林未海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她脸上的笑容着实算不上友善,是那种带着轻佻的、暧昧的、蔑视的别有用意的笑,她跟在谢宁身边以来,这种笑容不知道见了多少次了,她把碗一推,对谢宁道:

    “这里有客人,我先上楼了。”

    说完,她便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书包,朝着楼上去了。

    餐桌上只剩下谢菡一家三口,以及谢宁。

    谢宁看向一直托腮凝望着自己的女子,颇有些嫌恶,谢菡的私生活放荡是出了名的,但是两人都姓谢,他不能不走个场面:

    “你有什么事?”

    “不是什么大事,你一句话就能解决。”

    见他终于肯问自己,谢菡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我老公的弟弟在夜欲玩的时候过火了些,加上喝了酒又不清醒,不小心把一个坐台小姐玩没了。现在那姑娘的父母非要给自己的女儿讨个公道。我们愿意赔钱,但是那两个老东西不依不饶的,现在想让你跟法院打声招呼。”

    “那可是一条人命,就这样轻易过去,谁都知道有猫腻。”

    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谢宁满是讽刺地看向一直畏畏缩缩不敢抬头看自己的谢菡的丈夫:

    “什么叫你老公的弟弟?诉状上来之后只怕写的是你老公的名字。”

    “那有差吗?”

    被拆穿了也满不在乎,谢菡此时却开始说起来别的事情来:

    “已经尝过滋味了?怎么样?听说这种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最可口了。”

    “你这么想知道不如自己找一个?”

    “我只喜欢男人,不然我就找了。”

    说着,谢菡的手一点一点附上他的,而她的老公就在一旁看着,一句话都不敢说,两人的孩子不过三岁,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傻子。

    一把打开她的手,他冷笑连连:

    “你的豪放还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连血亲都要下手?”

    “无所谓,只要不生孩子就行。”

    妩媚一笑,谢菡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带着些许厌恶和怜悯:

    “这不就是我自食恶果?当初我不愿意生下来的,偏偏一个个都逼着我生,最后得了这么一个傻子。”

    谢宁从一旁的管家手里接过湿巾,用力地擦拭着自己的手,就仿佛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一般。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