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452章 母女分歧
    “你都已经安排好了,那就这样吧。”

    对于苏敏君这种见缝插针的行为,慕晚安一点都不惊讶,她笑了笑,从善如流地坐上了车。

    因为刚才的碰壁,所以苏木上车之后倒也没有继续过来攀谈,慕晚安倒是落了一路的清静。

    到了章家的别墅,苏敏君刚刚带着她进去,就有人主动围了上来,程家人在上流社交圈的地位显而易见。

    前来的中年男人脸上堆满了笑容:

    “程夫人今天能来参加我女儿的生日宴会,真是让我们面上有光,原本没指望你们会来的,毕竟不是什么大事……”

    “女孩子的成人礼,怎么不重要?章先生你真是太客气了,令爱生日前半个月,我母亲就跟我打过招呼了,说我平日里就算再忙,也不能不到你这里来。”

    面上露出了笑容,苏敏君一席话说得章先生喜笑颜开,赶紧引着她往里面走去:

    “请、请!”

    把她们带到二楼的一间小型包厢之后,章先生这才发现慕晚安的存在,程无咎、苏木、苏叶他都是认识的,但是这位女士他实在是不认识,便开口道:

    “这位小姐气质出众,只是我实在没有印象,请问这是苏木的女朋友还是……”

    “你这可就猜错喽!”

    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苏敏君那笑容怎么看都像是侄子未来的婚事有着落一般的欣喜,“这位是我们程家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宝贝,老爷子一直藏着呢,你不认识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是程无瑕,初次见面,章先生你好。”

    淡定一笑,慕晚安自我介绍着,章先生听完之后,惊疑不定地看着她,然后看向苏敏君:

    “这就是程公牵挂了数十年的那位外孙女?”

    “我们程家无所谓外不外孙女的,况且就冲着老爷子这份喜爱劲儿,都是咱们家里的头一份。”

    生怕得罪了慕晚安,苏敏君赶紧接过话头,她看了一眼慕晚安,见她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便让章先生先招呼其他的客人了。

    “出身在这种大世家就是有一点不好,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颇有些感慨地道,苏敏君自进门以来,一直都在仔细观察着慕晚安的神色,原本以为她会被这种豪门世家的气度震惊、再不济也会露出些没见过世面的端倪来,但是自始至终,她一直都是平淡如水的表情,仿佛早已见识过泼天的富贵。

    她心里倒是有些满意的不过这种满意是基于,她是他侄子的未婚妻。

    让程无瑕嫁给苏木,在苏敏君看来还是委屈了苏木,一来男人都喜欢青春娇妍的小姑娘,程无瑕二十几岁了,又离过婚,实在不是什么良配二来她到底是外面长大的,不比本家的姑娘从小就是见惯了富贵的,在见识和眼界上势必会矮一个阶层……

    苏敏君正暗自谋划着,身旁的程无咎却和苏叶发生了争执,程无咎看不惯苏叶那副东张西望的样子,在几次提醒她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地道:

    “苏叶你能不能别在外面丢脸?在我家的时候都算了,再丢脸也还是关起门来的事情,你现在这么东张西望是干什么呢?”

    “我就看看而已,你凶什么?这里是张家,又不是你们程家,你管得着吗?”

    今天打扮得这么美,苏叶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戴着的钻石项链,朝下面热闹的人群里张望着:

    “章小姐的生日宴会来了好多人啊,华人圈子里有头有脸的都来了,我要是一直呆在这上面多没意思?”

    “……”

    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程无咎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每次都要带上苏家姐弟,苏木也就算了,在外面的时候装的人模狗样的,可是苏叶那是什么德行?说起来苏叶年纪不大,恨嫁之心活脱脱是一个老姑娘,程无咎冷笑着道:

    “是啊,今天来了这么多青年才俊呢,表姐不下去转转怎么能找到一个好男人,你说是不是?”

    明明她的心思就是如此,偏偏这个时候被人拆穿了还要忸怩,苏叶颇不高兴地道:

    “我不过是想拓宽人脉关系而已,程无咎你干嘛阴阳怪气的?我发现这次来之后你老是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到底怎么招你惹你了?哦,你是不是因为我戴了你的项链所以才这么针对我?姑姑都说了,不过是借我戴这么一次而已,你怎么这么小气?”

    简直要被她气疯了,程无咎知道这里是包厢,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来,索性直接道:

    “是,你姑姑是说了让我给你借着戴一戴,让你不至于太寒酸,可是你难道自己没有首饰吗?每次借了就不还,上次看中了爷爷送我的独家定制的一套首饰,就死缠烂打地缠着她让我送给你,拜托,这是我妈这是我家,不是你家好吗?我就是家里再穷,也不会觊觎别人的珠宝k?”

    她噼里啪啦地一堆,不仅是苏叶听愣了,连苏敏君都有些蹙眉,苏敏君道: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爷爷每年送你的珠宝很多了,更不要说我每年给你买的。你姐姐图漂亮,我们家又不缺这些,你给她一点怎么了?”

    “呵,这话你敢在爷爷面前说吗?你逼着我送给她的那套独家定制首饰,爷爷可是问过我好几次了,一套定制下来起码是千万,妈,你真当珠宝是白菜价呢?”

    本来就对自己母亲的有些行径不满的程无咎,见她还执迷不悟,心里越发失望:

    “爷爷早就说过了,程家是程家,苏家是苏家,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么说,苏敏君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她不悦地道:

    “无咎,那可是你外祖家!等你爷爷去世了,咱们两个还是要仰仗你外祖父过日子的,再说了,舅舅对你不好吗?苏木苏叶对你不好吗?做人别像个白眼狼似的,这些道理我在家里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吧?不过是几套珠宝首饰,你怎么就这么计较?”

    听着苏敏君的话,慕晚安的唇畔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她见坐在自己对面的程无咎气得眼圈儿都红了,便道:

    “婶婶,这话似乎不不太对。珠宝是爷爷送给无咎的,你怎么能替她做主呢?虽然你姓苏,但是无咎姓程,你要顾忌着苏家,但是无咎只需要为程家着想就行了。你总不能把自己的责任都推到无咎身上去吧。再说了,婶婶的确有赡养父母的义务,但是应该没有救助弟弟的儿女的义务吧?”

    说到这里,慕晚安不顾苏敏君铁青的神色,捂住嘴小小地笑了起来:

    “你帮着苏叶,说得好听是顾惜外祖家,说得不好听的,那可都以为苏家是出现了什么财务上的问题,以至于要让已经出嫁的姐姐来照看弟弟的一双儿女呢!”

    简直要被慕晚安这一番尖酸刻薄的话气死了!

    要不是因为她是老爷子心尖上的人,苏敏君简直想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愚蠢!小家子气!张狂!

    但是想到今天的计划,苏敏君只能强自按捺住自己心里的怒火,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

    “这是我姑姑家里的事情,你凭什么插手?程无瑕,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现在得到了程爷爷的欢心就可以为所欲为,也不瞧瞧自己这一身都是穿的谁的用的谁的!不过是穷乡僻壤里被接回来的别的男人能不要了的女人,真当自己是程家正儿八经嫡出的小姐了?你妈程雯活着的时候就是个不安分的,跟别的男人私奔了生下的你,我瞧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敏君还没说完,苏叶那气势汹汹的话就压了过来,慕晚安只是含笑听着。

    等苏叶都一口气说完之后,苏敏君才佯怒地制止她:

    “苏叶,怎么这么没规矩?这些话是你能说的吗?还不给我闭嘴!”

    把自家侄女儿训了一顿之后,她这才带着几分并不真心的歉疚的笑容看向慕晚安:

    “无瑕,实在是我太把苏叶宠坏了,她不过是童言无忌,你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婶婶,你想多了,我从来不是这样的人。”

    虽然在笑,但是慕晚安的眼里却折射出了一道寒芒,她悠闲地向后靠在椅子上,看着苏敏君眼里渐渐染上的得意,话锋一转:

    “要是婶婶真想阻止,早就可以开口打断她了,之所以让她说完,其实也是说给我听的,这个我懂。被我这种后辈指出错误,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不好。但是我想知道一件事,为什么苏叶对我母亲的事情了若指掌,为什么她的态度是这么的鄙夷?如果不是有人给她灌输了一些概念,我想,我母亲程雯当年那么优秀耀眼的一个人,也不会沦为这种评价吧?哦还有,我之前结过婚的事情,爷爷应该说过,家里人不要再提,看来婶婶你真是不把苏叶当外人呢,这种事情都告诉她了。我看爷爷又要多了一对可爱的孙子孙女,你说是不是?”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