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462章 兄妹分歧
    大摇大摆地从窗户后面站起身来,程无双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打着哈哈:<p>

    “哥,你可真厉害,我几乎都是屏着呼吸,你怎么发现我的?”<p>

    “刚才我说到让她借机回去的时候,你的呼吸乱了。怎么,你还想让她待在程家?”<p>

    “爷爷精神看着倒是不错,但是身体状况却是每况愈下。不管怎么说,无瑕姐姐是他等了很多年的人。他人生中最后的日子里,我希望他能够开心。”<p>

    说着,程无双叹了口气,“不过我也知道,程家很多人都不想她留下来。他们都有自己的打算。”<p>

    “与其担心你的爷爷,还不如想想怎么帮你的父亲。”<p>

    不以为意地道,宋秉爵尽管是局外人,但是已经把程家即将出现的乱象看得一清二楚,他意有所指地道:<p>

    “你的那位三叔,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老爷子还在的时候,三房自然会安安分分不跳出来作妖。届时老爷子死了,一切就不好说了。到时候你的父亲拖着二房那位只会拖后退的弟弟,将会非常被动。”<p>

    “你怎么会这么想?就算三叔有心争夺家产,只要爷爷立下遗产做一个公证,那自然什么问题都没有。”<p>

    对宋秉爵的话并未放在心上,程无双也不觉得自己能帮上什么忙,“再说了,我向来是富贵闲人,不给我父亲添乱就是好事了。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p>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到时候还请直说。”<p>

    淡定一笑,宋秉爵又道:<p>

    “我之所以要急着带她离开就是为了避开你们程家内部的争斗。一个不入流的苏敏君已经能够光明正大地算计她了,更不要说其他人。程无双但愿你一直能保持现在的自在。”<p>

    明明是祝福的话,但是总是让人感觉一股不祥的气息扑面而来,程无双皱了皱眉头,随即看向了窗外转青的天色,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势所趋,天意如此,他亦是无可奈何。<p>

    <p>

    权衡利弊之后,慕晚安最后还是向老爷子提出了想回大陆的想法,程老爷子虽然不舍得让她离开,但是多番考虑之后,还是答应了让她回大陆“玩几天”的要求。<p>

    临行之前,老爷子很是不舍,他细细地叮嘱了好一番,又冷眼瞪了宋秉爵好一阵,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p>

    “宋家那小子,你可得好好替我照顾了我们家无瑕,回来要是稍微轻了一斤,我都要找你算账!”<p>

    “程公还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晚晚。绝不会让她受到一丝委屈。”<p>

    这番话似乎别有用意,程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走走走!快让这家伙走!以后别让他来我们家,我真是要被气死了!”<p>

    周围的人都好生劝着,宋秉爵却不以为意,他从慕晚安手里自然而然地接过了箱子,神情自然得像是做过无数次一样,在程家三房人的注视中,曾经象征着“变数”的程无瑕,终于暂时离开了。<p>

    <p>

    回到国内,慕晚安径直回到了之前沈聿买下的半山别墅,不知不觉她在英国已经待了很久,以至于她回到家的时候,竟然生出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p>

    宋秉爵跟在她的身后,把她的箱子放在了玄关处,他看着她冷冷清清地立在那里,尽管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提出来她也不愿意跟自己回去,却还是忍不住道:<p>

    “这里有一段时间无人居住,不如先去我那里,等请了家政公司过来打扫,再回来也不迟。”<p>

    “不必了。”<p>

    慕晚安提起了自己的手提包,她越过宋秉爵朝着屋外走去,“我住酒店就可以了,不必麻烦。”<p>

    <p>

    在市中心的一家酒店住了下来,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慕晚安不知为何,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笃定:<p>

    沈聿一定已经知道了她回国的消息而且今晚会来找她。<p>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在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沈聿坐在沙发上,她脸上毫无惊讶之色,只是淡定地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在他对面坐了下来:<p>

    “你回来是为了林未海?”<p>

    “你似乎不太高兴见到我。”<p>

    沈聿避重就轻地笑着答道,然而,他表现得越是轻松,慕晚安心里就越发生气,她脸色冷淡:<p>

    “如果是平时见到你,我自然是开心的可是现在情势不同,你让我见到你还怎么高兴得起来?更何况你现在参与进来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危险,我不想看到你出事。”<p>

    林未海的事情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解决的,慕晚安想起自己之前满怀着一腔热血想要救她的时候,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起来:<p>

    “我何尝不想救她,只是救了她,谢宁会放过你吗?你现在本来就身份尴尬,大家对你的真实身份存疑,只要谢宁站出来说上一句,那么你就会被大陆的警方抓捕哥哥,我请求你,不要参与到这件事里面。”<p>

    “我救她不是因为所谓的正义,这件事我有我的考量。我不是热血上头的人,这一点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p>

    温声安抚着她,沈聿面上是胜券在握的笃定,“你不用担心我,我比较想问你,程家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p>

    “是的,我已经在程家小住了一段时间,爷爷是个很好的人。因为不知道哥哥的打算,所以我还没有对爷爷说你的事情。”<p>

    她的私心里还是希望沈聿能够放下上一代的恩怨,但是看着沈聿的神情,他似乎并不想认回程家。<p>

    “其实爷爷是很好的人,我觉得当年的事情他也是很后悔的,所以哥哥”<p>

    她还没说完,沈聿就抬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他面色冷然,“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并不感兴趣,程家对你好,那是他们在赎罪。晚晚,不要因为他们对你的那点好就忘记了父母曾经受过的苦。”<p>

    一时半会儿是跟他说不通的了,慕晚安叹了口气,又道:<p>

    “这次我回来也只能待几天,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听他们的意思,似乎也就是这几年了。”<p>

    “我先走了。”<p>

    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沈聿回头看了她一眼,最后只是说:<p>

    “我希望你不要背负这些沉重的过往生活,但是我自己没有办法忘却。晚晚,你是我的妹妹,是我失而复得的珍宝,我不会怪你选择了怎样的生活。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程家不是你想象中的美好,你随时可以回到我身边。”<p>

    <p>

    回国之后,慕晚安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宋佳佳,无奈最近宋佳佳太忙,最后两个人还是在工作室对面的咖啡厅见的面。<p>

    她瘦了很多,整个人越发的干练,头发剪成了短发,身上带着女强人的凌厉,在看到慕晚安的身影时才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p>

    “你怎么剪了头发?”<p>

    有些惊奇地看着她,慕晚安发现她脸上并没有多少即将订婚的喜悦,心里不由得一沉。<p>

    “想剪就剪了,人总是要有些改变的。”<p>

    摸了摸自己的短发,宋佳佳微微一笑,“你的事情,宋秉爵在你消失后不久就告诉我了。我一直都不知道你竟然出身这么显赫,这样一想我能够和你交朋友,真的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了。”<p>

    “我们两个的关系,你就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了。”<p>

    不知道这段时间里好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让她匆匆忙忙就决定结婚,慕晚安叹了口气,“你怎么会突然想到结婚?订婚典礼也办的这么仓促,是发生了什么事吗?”<p>

    “也不是。我妈催着我结婚,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我看他人品家世都不错,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p>

    说到这里,宋佳佳自嘲地笑了笑,“我也这么大年纪了,还折腾什么,而且看我妈的架势,如果我再不结婚,她都要跪下来求我了。”<p>

    “可是”<p>

    说到这里,慕晚安欲言又止,她斟酌了一番用词,才小心翼翼地道:<p>

    “我记得以前的时候,我们两个曾经提过这个话题。当时你跟我说,你宁缺毋滥,你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在一起,绝对不会向世俗妥协。我当时很羡慕你,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就是我一直想活成的样子。”<p>

    “那么久远的事情了你竟然还记得可能人就是一路丢掉自我的过程。”<p>

    听到她的话,宋佳佳的眼眶微微泛起了红,但是最后她只是摇了摇头,短发在空中划出倔强的弧度,“我明白了有些感情只是奢求,世事总是不能如愿,与其事事都求一个圆满,还不如放过自己。其实,我觉得有时候,人要学会适当的妥协。晚安,有些话我知道你可能也不想听,但是我想告诉你,宋秉爵,他比我想象中的要爱你。”<p>

    “我记得以前的时候你说过,你不喜欢用爱这个词来形容男女之间的感情。”<p>

    看着仿佛一瞬间活通透的好友,慕晚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努力在记忆里寻找着宋佳佳从前的模样,“就在我出国之前,你还是那个敢爱敢恨的宋佳佳,为什么我一回来,你就变了”<p>

    <p>

    <p>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