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467章 许烁:今安在 (中篇)

第467章 许烁:今安在 (中篇)

    听到这里,他就没有再听下去了。

    他推动着轮椅,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有些事情虽然他不说,可是绝不代表他一无所知。

    刚把房门轻轻地推开一条缝,他就看到了她的妻子倚在床边,坐在地上,一张一张地翻看着他的相册。

    她每一张都看了很久,仿佛是借着这些照片在怀念着什么,许烁看着她凝缓的动作,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怒气,他冷淡开口:

    “你在做什么?”

    “啊?你回来了?”

    把相簿合了起来,慕晚安转头看向他,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前几天你不是说那道八宝鸡好吃吗?我”

    “今天没有胃口。”

    冷冰冰地回了一句,许烁自己推动着轮椅,绕过她径直到了窗前,他盯着窗外的景致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情,那道小小的人影却悄悄地在他身侧停了下来,她按住了他的轮椅,仰起脸看着他:

    “怎么了,你心情不好吗?要不我们出去走走?”

    他的怒气不是因她而起,他却忍不住迁怒于她。

    平复了一番心中那股不知名的怒火之后,他握住了她的手,“我没事。”

    再次见到王思怡,比他想象的时间要早。

    一个私人宴会,这种场合原本他是不愿意来的,但是这次父亲不在,他只能代为出席。

    圈中他的遭遇人尽皆知,一旦什么事跟王家搭上了关系,就带上了风流的意味。

    他自己推动着轮椅,穿行在人群之中,大家投来的异样的目光让他如芒在背,他却只能沉着一口气,装作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般,继续跟自己相熟的人寒暄。

    气氛诡异得可怕,和和气气的外表之下藏着粉饰后的落井下石和奚落,他憋得发慌,正想要提前离开,人群里却又传来躁动:

    “她来了!”

    “身边似乎还跟着那个龚家的?”

    “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

    他跟着大家看好戏的目光,看向了姗姗来迟的女人,她穿着一身低胸紧身红裙,头发烫卷了散着,身边跟着一个看起来形容并无异样的男人,不过很快别人的议论声就为他解惑了:

    “龚家的小公子看起来倒是长得不错!”

    “可惜是个聋子,而且跟王思怡搅在一起,能有什么好的?”

    “王栋一世英名,都毁在这么个女儿身上了!”

    “哎你小声点!王家的事情轮得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吗?”

    ……

    他不由得抓紧了自己腿上的毯子,看着那个女人旁若无人地走了进来,即便心如死水,他现在裹挟在人群露骨的打量和议论声中,也感受到了屈辱和愤怒。

    那个女人轻浮又不以为意地朝这边看了一眼,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眼里似乎浮起了一丝兴味,正要走过来的时候,但是却被身旁的男人拉住了。

    那个男人凑过来,不知道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王思怡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不甘心地离开了。

    “都说许烁是被王思怡故意弄残的,这又怎么不上前了?”

    “身边有龚家的陪着呢!没看到他不让她过来吗?”

    “啧啧啧……许有得真的没有血性,竟然都不找王家要一个说法!”

    “说风凉话倒是厉害!你有本事倒是去找王栋理论理论?”

    ……

    这些窃窃私语因为女主角的离开越发肆无忌惮了,许烁有些呼吸不上来,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最后只是漠然地自己推动着轮椅,朝着外面走去。

    他刚一出来,她就欣喜又松了一口气一般,小跑到他的面前,蹲下来看着他,一边替他整理着毯子一边问道:

    “一切都还顺利吗?”

    “嗯。”

    其实这个宴会并没有那么重要和正式起码他感受到的就是如此,许烁想着那女人轻浮下贱的姿态,心里越发的愤怒,自己原本应该幸福的人生,就是被这样的女人毁掉了。

    他藏在毯子下的手紧握成拳,慕晚安并没有察觉到,她仍旧是仰着头看着他,无比的依恋:

    “晚会上应酬应该很忙吧?我在家里煲着的鸡汤应该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她话音刚落,从宴会厅里又走出来一对男女,男人的手在女人身上四处游移,惹得那女人咯咯地笑个不停,许烁听到她笑嘻嘻又轻浮浪荡地道:

    “……你放心,我暂时心里还是只有你,不过你是个聋子,只怕也不知道我现在在说什么……你的手别乱摸,咱们上车再说……”

    厌恶地把视线收了回来,许烁一想起那个女人刚才那种带着打量、品尝之意的眼神,抑制住自己想吐的欲望,对不明所以的女人道:

    “走吧。”

    回去之后,他的心思都集中在今天的这场宴会,还有似乎并不是巧合出现的王思怡,他握紧了手里的杯子,手指都在泛白。

    “阿烁,先喝点鸡汤暖暖身子。”

    殷勤地把鸡汤呈到了他面前,她见他神情凝重又静默不语,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你怎么了?手这么凉,是遇到什么人了吗?”

    因为心不在焉又极不耐烦,许烁挥手拂开了她,连带着鸡汤都被打翻在地上,她被烫了一下,有几分委屈地看向他:

    “你今天是怎么了?从宴会回来的时候就不对劲……”

    “……我没事,你先去休息吧。”

    深吸了一口气,许烁竭力控制住自己失控的情绪,他话音刚落,门就被打开了,是逛街回来的母女两人。

    许菲菲看到满地的狼藉,忍不住惊声尖叫:

    “这是怎么回事?家里怎么一团糟?这可是纯正的木地板,要是被洒了水会坏的!”

    跟着走进来的蒋春梅也忍不住嘲讽道:

    “原本以为再不济也是娶了个保姆回来,没想到连最基本的事都不会做,只会在家里享清福!”

    “妈,我煲了鸡汤,就在厨房里热着,你们也喝一点吧。”

    被责难的女子脸上虽然露出了难过的神色,但还是努力向她们示好,她手忙脚乱地拿过抹布,在地上用力地擦拭着,但是却被蒋春梅不耐烦地喝止了:

    “好了!别擦了!明天我会让阿姨过来打扫卫生,你这样继续擦,弄得家里到处都是鸡汤的味道!”

    自觉做了错事、惴惴不安地站在那里,她脸上写满了自责,家里这种并不和平的氛围让许烁越发不适,他自己推动着轮椅,离开了这里。

    因为遇到了车祸的始作俑者,许烁久久不能入睡,他背对着她,在黑夜里睁着眼睛,过了许久,他的妻子起身了,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不多时,他就听到了在夜的静寂里、显得格外清晰的低低的抽泣声,他心里复杂难言,原本期待的婚后生活,已经变成了她的牢狱。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又走了回来,他闭上了眼睛只作不察,她又替他掖了掖被子,最后才躺下来。

    第二天早餐的餐桌上,许菲菲对着眼睛有些肿的女子又是一阵冷嘲热讽:

    “妈,你瞧瞧,我这位嫂子指不定又觉得自己委屈了,我寻思着我们家也没短她吃喝啊!不过就是说了她两句?倒像我们一起欺负她似的。”

    对于这个儿媳妇,蒋春梅原本就是一万个不满意,她也冷笑一声:

    “不愿意当我们许家的儿媳妇就滚出去!真当许烁是没人要的?我儿子就是残了,那也比你强多了!”

    不知道是她们的话太过刺耳,还是那句“残了”让他觉得怒不可遏,许烁把自己面前的饭碗扫在地上,阴沉地道:

    “吃饭就吃饭,不想吃饭就滚出去!”

    这是他少有地发脾气,连许菲菲都被镇住了,她假装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实际却快速地吃了最后的一口早餐,匆匆地离开了。

    餐桌上只剩下了许有得、蒋春梅、慕晚安和他,他看着低头收拾着地上的残局的慕晚安,心中越发郁郁,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带着几分刻意地道:

    “我们家是要破产了吗?这些事不交给阿姨来做,反而要你在这里收拾?”

    颇有几分局促不安地收回了手,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最后还是许有得慢悠悠地开了口:

    “儿媳妇是儿媳妇,阿姨是阿姨。”

    这也算是定了性,蒋春梅虽然不喜欢慕晚安,但是也不想让圈子里其他的贵太太看自己家的笑话,她淡定地道:

    “又不是我让她做这些的?她一来我们家就自己大包大揽了,我总不能不接受她这份孝心吧?不过现在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再放任下去了,毕竟我们许家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免得这种儿媳妇被别人笑话。”

    她越是轻描淡写,许烁就越愤怒,但是她是他的母亲,他不能横加指责,只能保持沉默。

    早就受够了蒋春梅的粗鲁的许有得轻轻哼了一声,他把筷子一扔,“说这样的话你自己也不害臊!”

    餐桌上又开始了争吵,许烁转头看向茫然无措的妻子,眼中复杂难言。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