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509章 慕晚安,我忍不了了

第509章 慕晚安,我忍不了了

    感受到两只粗壮有力的手臂的温度,慕晚安顺势倒在了宋秉爵的怀里。

    “唔你干什么”

    满身酒气和醉意的慕晚安,胡乱拍打着结实的胸膛。

    “别动!”

    虽然满是醉意,但是慕晚安本能的想要和宋秉爵对着干,倒是加重了几分手中的力道。

    “不要挑战我。”

    宋秉爵对着怀里的可人儿低声道。

    骨子里的倔强在醉酒之后依然犹存,轻易认输可不是她慕晚安的作风。

    “放开我”她依旧在宋秉爵的怀里不安的挣扎,想要挣脱。

    “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相比刚才的话语,此时的宋秉爵眼里多了一分男人的狼性。

    而慕晚安烂醉如泥的靠在宋秉爵的怀里,丝毫感受不到自己身处险境。……

    “啊”

    一大清早,窗外空气甚好,阳光也很明媚,暖暖的散在了宋秉爵位置优越的房间。

    可是屋子里的人好似并不那么如意。

    此时的宋秉爵正站在镜子面前绅士的打着领带,却被慕晚安这一嗓子吓得不轻,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醒了。”他面无表情的说着,却藏不住心底的怜爱之心。

    “宋秉爵!”

    她歇斯底里一般,叫着他的大名。

    慕晚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了宋秉爵的房间,宋秉爵的床上,再低头看到自己不着寸缕的样子,慕晚安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慕晚安大声吼着,恨不得把宋秉爵吃掉。

    刚刚整理好领带,宋秉爵这才转过身来,面向床上的慕晚安“明明是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说道。

    熟悉的低沉声音,让慕晚安听了瞬时脸色绯红。

    她好像想起了点什么。

    看到慕晚安这个样子,宋秉爵忍不住靠近“莫非,你还想再来一次?”

    “才不是!”想都没想,慕晚安说出了口。

    “昨晚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看着宋秉爵得意的样子,慕晚安只觉得非常生气。

    没想到自己为了消愁喝了那么多的酒反而对宋秉爵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不对,是宋秉爵对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

    明明是自己吃亏了才对

    反正又不是没做过,也不算吃亏她在心里反复的纠结着。

    慕晚安紧紧的裹住被子,生怕让宋秉爵再次有机可乘。

    看着慕晚安慌乱的样子,宋秉爵觉得有些好笑“你不必防着我,我衣服都穿好了,不会再动你了。放心吧。”

    最后一句“放心吧”让慕晚安莫名的有安全感,紧紧抓住被子的手也渐渐松了起来。

    他缓缓地坐到了慕晚安的床边。

    “晚晚,昨天怎么了?为什么喝了那么多酒?”

    他的眉眼间充满了温柔,一直看着慕晚安。

    见她眼神闪躲,宋秉爵顺势捏住了慕晚安的下巴。

    “看着我!”

    力度温柔,却也有些霸道。

    “我”她还是不想挑破。

    “怎么了?”

    宋秉爵不希望慕晚安对自己有任何的隐瞒。

    “好啊,你不是想知道吗,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慕晚安突然发力,甩开了宋秉爵捏住自己下巴的手。

    宋秉爵大感不妙。

    她极少这样发脾气,除非是他做了什么她觉得错的事情。

    “你昨天和谢森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慕晚安轻描淡写的说着,眼里充满了不悦。

    宋秉爵诧异,天下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了一下。是他活该。

    “晚晚,你听我解释”

    宋秉爵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连忙开口说道,嗓音中带着些悔过。

    “解释什么?”

    慕晚安冷哼了一声。

    “解释你早就计划好了入狱的事情?解释你一直在利用我来设计季云华?解释你一直把我当成你的一颗棋子?”

    此刻的场景出现这样的排比句让宋秉爵的心更加一颤。

    原本宋秉爵还抱着慕晚安只听到他们后来说的收购公司的事情,却没想到慕晚安听的一丝不露。

    无奈充斥了他整个

    面容。

    他不知道再怎么和慕晚安解释,因为这件事情他本来就是做错了。

    眉宇间的轻微触动,已经可以代表了宋秉爵此时此刻的心情。

    “叮”不巧这个时候谢森的电话打了进来。

    宋秉爵看了慕晚安一眼,没说过话,接了起来。

    “喂?”

    语气比平时更加的冰冷,接电话之余还是双眸还是忍不住看向慕晚安。

    此刻冰冷的语气配上温柔的眼神,总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

    “哎呀!我说老宋!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回家就直接给我扔沙发上了,你不知道我喝多了吗?不知道我半夜会着凉吗?”

    谢森忍不住吐槽着宋秉爵。

    “你还有事吗?”慕晚安对谢森一向冷漠,谢森也并未察觉到异常。

    “啊,确实有件事,我的车不是落”落在你家了吗,我一会过去取

    “车子我会找人给你拖回去。”

    一句冷冷的话语从宋秉爵的口中流出,谢森来不及反应,宋秉爵就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三声清脆的声音,谢森对着手机翻了个大白眼。

    真不知道宋秉爵这样整天把冷漠挂在脸上的男人是怎么有女朋友的,真是奇怪!

    谢森的嘴角不禁抽了抽,他想不明白。

    “倒也好!这样大爷我倒是省事儿了!”谢森想着,一股脑又扎回到了被窝里,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

    挂了电话,宋秉爵又要面对慕晚安的冷漠脸了。

    他扯了扯有些让自己透不过气的,刚刚才系好不久的领带,将手机撇在了床上。

    感受到手机和床碰撞的闷声,下意识缩了一下。

    我该说什么?怎么解释?解释不就是掩饰,掩饰不就是事实吗?

    可是我是不是得说点什么?不然她可能会更生气。

    宋秉爵的心里一团乱。

    英俊清朗的面容上挂满了各种消极情绪。

    “晚晚”宋秉爵试探性的叫着。

    “宋秉爵!你为什么要骗我!”

    听到宋秉爵的试探,慕晚安也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情绪,全部发泄了出来。

    宋秉爵也解释不出了所以然,什么话都没有说。

    “晚晚对不起,是我的错。”

    宋秉爵知道,赶紧认错道歉才是最主要的。

    他咽了咽口水,极力掩饰着心里少有的不安。

    他害怕经过这件事,慕晚安会对她彻底失望,刚刚建立回来的一点点感情就这样全部破灭了。

    “晚晚”

    宋秉爵表情有些痛苦,他宁可希望慕晚安骂他。

    “不用对不起,我知道你改不了算计的习惯。”

    慕晚安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有些黯淡无光,她好像下定决心了。

    慕晚安面无表情,荒诞不经的拿起自己的衣服,在宋秉爵的面前一件一件的穿上,露出她少有的淡定。

    她走下床,轻飘飘的从宋秉爵的身边走过。

    “晚晚”

    他拉住她。

    “放开我!”她开口,用力甩开了宋秉爵的手。

    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宋秉爵的房间。

    “哥,你在哪?”

    想起沈聿前日跟她说要回法国的事情,慕晚安毫不犹豫的给沈聿打了电话。

    “我还能在哪,还在国内呢呗!”

    沈聿悠闲且无聊的说着,在沙发上躺的随意。

    “什么时候走,带上我吧。”

    慕晚安不紧不慢的说着,语气平和,不见任何异常。

    但是慕晚安即使这样,也并不能瞒过沈聿,见慕晚安不会主动说,他也不会多过问的。

    “好,我是明早的飞机。”

    “好,你来接我。”

    宋秉爵见怎么都哄不好慕晚安,便直接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路过慕晚安的房间,见房门紧锁,宋秉爵索性回了公司。

    一路上,他开车都觉得马路跟自己过不去,一会胳到一个石头,一会错过了最后一秒钟的绿灯,总觉得这一早上太过倒霉,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捶打着方向盘。

    见宋秉爵驱车离开,慕晚安长叹了一口气。

    “妈妈!”

    慕晚安被宋小斯的声音突然惊住,露出一脸诧异的表情。

    “小斯?”

    奇怪?我明明锁紧了房门,宋小斯怎么会在这里?

    带着一脸的疑问,慕晚安走向自己的床。

    “你怎么在这里呢?”

    宋小斯刚刚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露出一脸可人的表情“昨天妈妈喝多了,我想和妈妈睡,爸爸不准,就把妈妈抱走了。”

    宋小斯说着,还是忍不住撇撇嘴。

    爸爸真是坏死了,抢走了妈妈!

    “”

    听到宋小斯这么说,慕晚安有些尴尬,脑海中断断续续浮现出了昨晚发生的内容

    “妈妈!昨晚上爸爸把你带走做什么了!没有欺负你吧!”

    宋小斯说着,从被窝里爬了出来,跪着蹭到了坐在床边慕晚安的面前,检查着慕晚安的身体。

    “小斯,爸爸没有欺负我。”

    说道这里,慕晚安的脸倏地红了一下。

    “那就好,他要是敢欺负你,我一定饶不了他!哼!”宋小斯一脸要给慕晚安出气的表情,双手插在腰间,一副“谁要是敢欺负我妈妈我就打死他”的样子。

    “小斯乖没人欺负妈妈”

    慕晚安眼眸脸露出母爱的温柔。

    看到地上平铺打开的行李箱,宋小斯增强了警惕心理。

    他跳到了地上,走到行李箱前“妈妈?你收拾衣服做什么?”宋小斯指着地上的行李箱问着。

    “”见状,慕晚安没有说话。

    “妈妈,你是要走吗?”

    “妈妈你说话呀!”宋小斯心里有些恼火,他不断摇晃着慕晚安的身体,奈何他小小的身躯并不能给慕晚安造成太大的影响。

    他怕宋小斯伤心,忙去摸了摸宋小斯的头。

    “乖”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宋小斯像个小大人似的,自己收起了慕晚安的行李箱,坐在了行李箱上“我不许妈妈走!妈妈哪里都不可以去!”他语气傲慢的说着。

    “好,妈妈不走,妈妈不走”

    慕晚安哄着宋小斯。

    眼下,整个宋家,让她最留恋也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宋小斯了,即便她知道她一离开,最伤心的也是宋小斯,但是这一次,她还是想选择离开。当务之急也要安抚好宋小斯的情绪。

    “总裁,小少爷打进来电话了。”

    宋小斯记不住宋秉爵的电话,公司电话号码断,比较好记,所以他便打进了公司的电话。

    “小斯?”

    宋秉爵眉宇间满是疑惑,宋小斯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自己?

    带着疑惑,他回去接起了电话。

    “爸爸!爸爸!你快回来啊!”

    被宋小斯突然急促的声音吓到“小斯,你怎么了?”

    他表情严肃,担心是宋小斯出了什么问题。

    “爸爸。不是我!是妈妈!”

    听宋小斯这么说,他便明白了“妈妈怎么了?”

    “妈妈在收拾行李,要走!妈妈要走了!”

    宋小斯趴在客厅的桌子上,在勉强能够得到电话的位置和宋秉爵通着电话。

    “爸爸,你快回来啊!”

    听到宋秉爵那头片刻的宁静,宋小斯焦急了起来。

    “小斯,你别急,爸爸马上回去。”

    话音刚落,宋秉爵来不及交代便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和椅背上的外套,大不走出办公室。

    “总裁!十点半的会议”

    来不及秘书说完“会议取消!等我回来。”

    甩下这句话,宋秉爵扬长而去。

    从公司到家里,宋秉爵快要开到二百迈了,奈何城市车流量大,堵车让宋秉爵急得有些恼火,不停的按着喇叭。

    “你有病啊,一直按喇叭!吵不吵人!”

    旁边一位骑着电动车的人低着头,看着车窗里的宋秉爵,露出了一脸的不耐烦。

    “不就是个堵车吗!前面堵着,你按喇叭有什么用?”

    电动车上的男人不善的说着。

    宋秉爵没有理会,关上了车窗,还好车子隔音,还了他一片宁静。

    过了红灯,他一路加速,像疯了一般。

    谁的车?停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宋小斯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沈聿,牙齿不断咬着下嘴唇。

    “你为什么要带妈妈走!”

    他质问道。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