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 第522章 涂沐浴液的男人不娘

第522章 涂沐浴液的男人不娘

    “没错,确实是这样。”

    可是,现在慕晚安的脑海里有一串的疑问。

    “小斯,你知道你妈妈长什么样子吗?”

    “我妈妈就想这个样子呀!”

    宋小斯一边说,一边指着慕晚安的鼻子。

    “不是,小斯,我是在问你真正的妈妈。”慕晚安一脸认真看向宋小斯。

    只见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没事了,睡吧!”

    她为宋小斯整理了一下被子。

    宋小斯蹭到了枕头的位置,笔直的躺在慕晚安的身边。不久,睡意便席卷了宋小斯。

    可是慕晚安却丝毫没有困意,在宋小斯睡着之后,慕晚安才有了一丝困意。

    让黎叔过来收拾了一下餐桌,宋秉爵也准备回书房处理处理文件。

    毕竟今天他给自己放了一天假,自己可以允许自己休息,可是文件并不允许宋秉爵休息,除了很厚的纸质文件,还有一大堆电子文件需要宋秉爵的确认。

    想到这些,不禁有些头痛。

    不过这些的头痛,和宋小斯带给他的头痛,根本不算什么。

    毕竟宋秉爵已经和文件“相处”了十几年,也早就习惯了。

    但是宋小斯今天的做法,让宋秉爵实在不爽。

    从客厅回到楼上的房间,不过五十多米的路程,宋秉爵却步步沉重。

    他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时,隐约见宋小斯的门正开着,准备去把门关上。

    出于好奇,他往里探了探。

    ???

    人呢?

    走进房间,任何地方都没有发现宋小斯的身影,下一秒钟,宋秉爵便明白了宋小斯的去处。

    宋小斯!!!

    他在心里大怒。

    他知道,宋小斯不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么一定是去了慕晚安的房间,宋小斯一直有这个习惯。

    算了

    眼不见心不烦,不去想就好了。

    回到书房,他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开始处理文件。

    从没有因为公事而觉得不耐烦的宋秉爵,今天却完全无法看进去这些文件,他只能看见面前密密麻麻的数不清的字和无数的时间日期。

    两个胳膊肘拄在桌子上,修长的手在厚厚的头发里反复穿梭。

    他试图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却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他少有的坐立不安,全都是因为慕晚安。

    坐在椅子上,他发现什么都做不下去。

    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小时,浪费了一个小时。

    突然,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气势汹汹的朝着慕晚安的房间走了过去。

    每一步都充满着杀气,就好像是准备上战场的将军一样。

    不过这种气势,在他到达慕晚安的门口后,便消失了,变成了蹑手蹑脚的样子。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慕晚安的门,生怕弄出比较大的声响把慕晚安和宋小斯弄醒。

    “嘎吱嘎吱”

    门还是能发出比较小的声响。

    他瞪着门有时间该好好修理你一下了。

    宋秉爵居然连门都不放

    过一个人仇视到了一定境界,真的会连累到身边的其他东西

    看到床上的两个人,宋秉爵越看越奇怪,怎么有种捉奸的感觉呢

    他真的是病的不轻。

    “宋小斯你睡觉就睡觉,干嘛抱着晚晚的胳膊!”他在心里说着,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慕晚安的胳膊看。

    “宋小斯你居然敢睡我的老婆,要不是晚晚在睡觉,我一定立刻就把你弄醒!”

    他越发的愤怒,靠近慕晚安的床边。

    他琢磨着,怎样既能抱走宋小斯,又不弄醒慕晚安。

    他来到宋小斯这一侧,慢慢掀开了被子,把宋小斯的手小心的从慕晚安的胳膊上扒了下来“臭小子,抓的还挺紧!”

    谁会相信,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宋秉爵,在家里居然会吃儿子的醋,这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堂堂大总裁宋秉爵的脸面何存?

    经过几番的尝试和努力,宋秉爵中午完美的把宋小斯从床上抱了起来,而且没有惊醒慕晚安。

    此刻他抱着宋小斯,额头上已经有几颗明显的汗珠了。

    “臭小子,都这么沉了,该少吃点了!”

    五岁小男孩身高近一米,多说也就四五十斤的体重,宋秉爵有这个感觉,完全是因为对儿子的仇视。

    不过看了看床上的慕晚安,又看了看怀里的宋小斯,宋秉爵发现,两个人长得还真像。

    凝视了好一会,他才带着宋小斯离开了房间。

    把宋小斯抱回了他的房间,放在了床上。

    那一瞬间,宋秉爵如释负重,心里的压力也随之烟消云散,心情都变得好了起来。

    他满心欢喜的离开了宋小斯的房间,脸上大写的开心藏都藏不住。

    试问天下有几个爹会和自己的儿子这样争风吃醋?

    没有人知道,宋秉爵本来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幼稚鬼。

    宋秉爵回到房间,坐在办公桌面前,和刚才不过十几分钟的间隔,可是感觉却大相径庭。

    现在,他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处理文件了。

    果真,整个下午,他处理的很顺利,也很快,以前需要五六个小时才能处理的数量,今天他四个小时就处理好了。

    他坐在椅子上,舒缓了一下筋骨。

    缓了缓坐的有些僵硬的身子,脑子里正筹备着晚上该怎样安排一下。

    宋秉爵去探了探慕晚安的门,发现慕晚安还没有醒过来,准备下楼和黎叔商量一下晚饭的计策,这一次,他可不会让宋小斯再破坏他的好事了。

    “黎叔,和你商量件事”

    起初宋秉爵还有些难以开口

    他把自己的计策告诉了黎叔,并且千叮咛万嘱咐,宋小斯吃完饭就带他回房间。

    黎叔自然明白宋秉爵的意思。

    不过看到宋秉爵这个样子,他还是觉得有一点点好笑。

    “先生,您跟孩子还计较什么劲儿啊!孩子哪里懂那么多!”

    在黎叔看来,宋小斯黏着慕晚安,无非就是太想念慕晚安了,可是在宋秉爵眼里,宋小斯这就是在和自己抢女人。

    “我不管!”

    宋秉爵居然在黎叔面前说出了这么傲娇的话,让黎叔也是颇为震惊。

    意识到出口难堪,宋秉爵极力掩饰自己的尴尬,转移了话题“总之,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千万不许懈怠!”

    “好的先生,你就放心吧!小少爷若是不走,我就抱着他走!”

    黎叔在此表达着自己对宋秉爵的忠心。

    商量好饭菜的内容后,黎叔让佣人们去准备了,现在的宋秉爵就等慕晚安醒过来。

    他回到房间,打开了衣橱。

    清一色的白色衬衫和颜色从浅色到深色的西装外套,宋秉爵挑选了一件崭新的白色衬衫,准备换上。

    抬起胳膊的时候,他在咯吱窝的位置嗅了嗅。

    得出结论味道不佳,需要清洗。

    索性脱光了全身,走进了卫生间。

    他要为今晚做足准备,毕竟今天晚上非常重要,他不能出一点差错。

    打开水龙头,他拿出了自己从来没有用过的杀手锏沐浴露,均匀的涂抹在了身上。

    在此之前,他一直觉得用沐浴露的男人都很娘

    所以他涂抹沐浴露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似乎已经扭曲了,看起来甚是痛苦,好像有人逼着他一样。

    “也没有那么的糟糕,不过确实挺香的。”

    从卫生间里出来后,宋秉爵自言自语的说着。

    身子干了差不多,他把浴巾围在了自己的腰间。用一个小毛巾,擦拭着自己头发上的水。

    其实男人香香的并不是娘的表现,宋秉爵现在才纠正自己的价值观。

    他还准备过一会喷点香水在身上呢。

    怎么感觉此刻的宋秉爵,比较像那种准备和男朋友约会,在家精心画美美的妆的女孩子呢

    反复确认自己的腋下此刻是香香的,宋秉爵这才放心。

    不久前,慕晚安也醒了。

    看了看床的两侧,都没有看到宋小斯的身影。

    怎么回事?小斯醒了?

    慕晚安想着,或许是先醒了,不想打扰自己,便走了吧。

    所以也就没有多想。

    睡了这么久,慕晚安非常的舒服,在床上抻了个非常舒服的懒腰。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不由得发出惊叹。

    “我睡了这么久!?”

    她即使惊叹,又是疑惑。

    毕竟慕晚安平时睡午觉的话最多也就是两三个小时,从来没有从中午睡到六点钟的时候,这太不可思议了。

    拉开了原本想遮挡太阳的窗帘,慕晚安这才发现,原来外面已经快天黑了。

    反正太阳已经罢工了,月亮一会就该来了吧。

    穿上了拖鞋和睡衣,头发有些凌乱,居家女孩子的形象。

    她打开了房门,准备去宋小斯的房间看看宋小斯在不在。

    “香水呢?”

    宋秉爵正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自己以前用过的香水。

    找了很久,未果。

    “算了”反正书房的展览橱里有一模一样的。

    他一手拿着湿湿的毛巾擦着头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却不想,正准备去宋小斯房间的慕晚安在经过宋秉爵的房间前,一下子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慕晚安整张脸都埋了进去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