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兽性总裁的小猎物 > 2806 找到你了
    最漂亮的就是她!

    王奇无奈,这最漂亮的定义可太广泛了,不过对方既然这么说,而且结合情况的话应该不难找吧。

    路上行人不少,今天是周末,看病的人特别多,王奇沿着熟悉到可以闭着眼睛走的街道搜寻着。

    若是可以再见到她的话,那有多好,若是那天见到的人是她的话,那该有多好?

    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相似的人,王奇准备往回走,毕竟这种情况还是直接报警,让警察来找比较好吧,如果错过了最佳搜寻时间,到时候人找不到就惨了。

    一个孩子的哭声吸引了他的注意,这附近以为因为有幼儿园,所以有个给孩子玩的小沙坑,还有滑梯之类的。

    他看孩子哭也没有家长管,便走过去。

    怎么啦?正想伸手摸摸孩子让孩子别哭了,耳边却听到一声暴喝,你要对我家孩子干什么!

    一名中年妇女赶紧把自家女儿带到身边,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王奇无奈,再怎么看他都不像是那种怪叔叔才对啊,估计对方是一位他把孩子弄哭了。

    再解释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起身准备离开,却被坐在滑梯上的人吸引。

    那人低垂着头,看着身旁窜来窜去的孩子,那些孩子有些比较调皮,往她身上撒沙子,她也没反应,就这么坐着,抱着膝盖,不知道再想什么。

    水水。剩下的话被咽进喉咙里,眼睛火辣辣的。

    叔叔哭咯。小孩子在旁边哈哈大笑,父母赶紧把人带走,随随便便在路上哭的男人,绝对是神经病啊!

    王奇一步步靠近,跌跌撞撞,心脏空荡荡到发疼,脑袋里什么都不想,什么都想不起来。

    坐在滑梯上的人动了,却因为坐得太久而摇摇欲坠。

    水墨!

    在梦里百转千回的声音冲破口腔,王奇箭步上前把人抱住,直到怀里的温热真实的透过肌肤传递到身上,传递到心里,他终于相信,这是真的。

    他真的找到她了。

    叶淼花了半年没找到的人,他找到了,这一次命运之神终于看到她的祈求和呼唤。

    叶水墨挣扎,他赶紧放开,对不起,弄疼你了。

    叶水墨只是看他,眼神呆呆的,如果神智清醒的话,不会是这样的表情。他想到最后一次看到对方的情况,那时候她还很暴躁,一点都不像是原来的她。

    所以他逃跑了,这也成为日后懊恼的来源,这一次,无论变成什么样,他都不会再逃跑。

    抱歉,让我抱抱你,就一下就好。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颤巍巍的伸手,怕惊扰对方似得把人圈在怀里。

    怀里的人异常的温顺,他埋首在对方颈窝处,心终于圆满。

    找到了,秦小亚找的中途遇到一个看过叶水墨的人,听说是王这边走了,她便一路追来,顺便找王奇。

    王奇长得高大,一时间没有看到他怀里的人,等到看见时,手里准备给三人的奶茶就这么滚到地上。

    咖啡厅,叶水墨和王奇坐在一起,他时不时就要看旁边的人一眼,生怕对方就这么消失了。

    所以说,你曾经是她的下属,这么科幻的事都有?秦小亚是笑,只不过是苦笑,她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身边出现的男人都和叶水墨有关系。

    嗯,谢谢你。这个谢,是王奇真心实意说的,看样子,叶水墨被照顾得非常好。

    秦小亚脸色立刻拉下,我是她朋友,照顾她是出于情义,不要谢我,不然我会以像是交易。

    王奇苦笑,你总是这么冲吗?我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的。

    秦小亚不说话,撇过脸去,要是以前,她或许不会这么夹枪带棒,自己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冲,或许原因她是知道的,但不愿意去承认。

    叶水墨不小心把蛋糕残渣弄得手指到处都是,王奇很自然的抽出纸巾帮她擦手指。

    秦小亚太阳穴突突的跳,喂,水墨是有老公的,你知道吧。

    我知道。王奇帮她擦干净手,目光温柔,眼里只有她,我在她最幸福的那段时间来到她身边,陪着她,看着她幸福,像一个偷窥者。

    他笑道:你不知道吧,这些话以前我是不敢说的,或许也是仗着现在她听不懂,便嚣张的把心意都给说出来了。

    秦小亚忍不住道:她终究还是要回到叶淼身边的。

    气氛一下冰冷,她看着对方的脸色逐渐结冰,面上的神色她看不懂,更不是最开始两人见面时候那种彬彬有礼的样子。

    如果她一辈子都是这样的话,那不就无所谓陪伴在她身边的是谁了吗?

    在重新遇到这个人之后,他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如果叶水墨恢复不了神智的话,那么呆在哪个男人身边都可以的吧,她不会主动回到叶淼身边。

    他会更爱她,以弥补她无法正常生活的那些缺憾,一辈子陪着她。

    你是疯子!秦小亚锤桌子,惹来无数视线,你居然想让她就这么保持这样子下去!

    那么你又是为什么呢?既然你也认识叶淼,既然你是她的朋友,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把她送回家呢?

    如此犀利的逼问,秦小亚一时间不知所措,仿佛最开始的目的都被看光。

    她沉默不语。

    抱歉,我语气不好,只是再找到她,我真的无法再放手,曾经的我无力保护她,也没有资格保护她,但现在,我觉得有机会了。

    你真的,那么喜欢她?秦小亚艰难开口。

    我爱她。

    秦小亚一震,是爱啊,比喜欢还要浓烈的东西,他却这么直接了当的,那么笃定的说出口。

    剩下的时间几人没再扯到这个话题,当秦小亚提出要离开的时候,王奇很自然的就要跟他们一起走。

    知道不可能甩开这个男人,秦小亚坐上了他的车。

    小镇上,秦母看女儿和王奇一起下车,心想这两人怎么弄到一块去了,不过她之前就觉得王奇不错,这下如果女儿能够和对方在一起,也是好事一桩。

    老秦,这就是上次送我去医院的小伙子,人好着呢。她推了老公一把,挤眉弄眼的。

    秦父是第一次见到王奇,以为对自家女儿有意思,不然也不会送到家里来。

    你是

    您好,我是王奇,这是我的名片,今天打扰了。因为是照顾了叶水墨将近半年的人,所以他也很客气,再加上找到叶水墨心情好得不得了,更是笑容止不住。

    秦父看了一下名片,做茶具生意,公司是在p市,还是来这里出差。

    爸,妈!知道两人误会了,秦小亚赶紧出口,她这可是绝对失恋了,可不想让父母再误会了,那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都到饭点了,老秦你去煮饭,水墨啊,阿姨带你去洗澡。

    秦小亚在王奇要开口之前抢先道:每次水墨回来之后都习惯先洗个澡然后才吃饭。

    听到她的话,王奇这才坐下,目光却还是追着那道背影。

    我说,他们还没有离婚,你是知道的把,而且我不认为叶淼找不到她。

    只要你不说,我现在并不是以前的我,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所以说啊,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核心点,他们是夫妻!你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吗!

    王奇苦笑,就算再怎么健忘也不会忘记吧,可是如果他们是夫妻的话,这辈子他永远没有机会不是吗?

    我想把她带走,我可以给她最好的生活,最好的。

    秦小亚没说话,却似叶水墨和她在一起后,虽然吃着不愁,但和以前她所过的日子相比,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确实能够给予叶水墨最追得上以前的生活。

    而且从看到这个人第一眼起,她就没有怀疑过对方对叶水墨的心。

    可是你并不打算治好她。秦小亚看到对方的眼神一变,继续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她恢复神智了,那么会有多恨你。

    再退一万步说,你就愿意让她一辈子像个傻子一样生活,没有自己的认知,没有自己的人生?

    王奇被戳中心事,对方的话,他没办法反驳。

    吃饭的时候,秦母特地让秦小亚和王奇坐在一边,她是不知道两人怎么在一块的,但是这个男人她觉得是真的不错,无论是家世还是什么。

    叶水墨因为今天蛋糕吃多了,不肯吃饭,王奇很自然的起身坐到她面前,拿过碗要喂她。

    这是怎么回事?秦母看看叶水墨,再看看脸色不好的女儿,趁着吃完饭洗碗的时候,她把女儿拉到一边。

    小亚,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王先生对水墨很好?

    妈,把你那些奇奇怪怪的思想收一收,王奇今天是为了送水墨回来的,他们以前本来就认识。

    秦母震惊,再看女儿脸色不好,半响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秦小亚见母亲这样,心里更是难受,之后不发一言。

    虽然王奇很想留在这里,但也知道太冒昧,而且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叶水墨在这里应该也不会出事。

    秦小亚站在门外,冷冷看着他轻言细语的哄着叶水墨。

    她听不懂的,现在她就是一个傻子。

    话音落,她也有些后悔。

    王奇猛的回头,目光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