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第1653章 棱镜设计师
    半个小时之后,蛇眼从房间里出来。和门口的一个熟识的黑人笑着碰了碰拳头,然后转身走到路边,打开车门上车。

    “怎么这么长时间?”疯马皱眉道。

    “要说服他们不容易。”蛇眼摇摇头,“街头混混有街头混混的处世哲学和街头智慧。不过好消息是,我已经弄到了想要的东西。”

    “怎么,你知道策略家所在的地址了?”疯马低声道。

    “没有那么方便,只是一个电话。这些黑市贩子会在东西到了之后打这个电话通知他们。”蛇眼拿出了一张纸片。“是预付费的一次性行动电话,没有登记,即便是柯本也很难追查。”

    “不管怎么样,也算是一种收获。”疯马发动了车子,和蛇眼两人开车回去了。

    回到了临时住处之后,林锐和将岸也已经回来了。“老大,有发现了。”蛇眼把那张写着号码的纸片交给他,“这是他们的收货电话。这个俄国佬很谨慎,没有留下更多的痕迹。”

    林锐拿着电话号码道,“这个能查么?”

    “不是很清楚,这得问问柯本,不过这种电话追查起来应该有难度。”将岸皱眉道。

    “联系他,不管怎么样,试一试总是好的。”林锐点头道。

    将岸点点头打开了战术电脑和圣凯泽岛的柯本联系,很快他们建立了卫星联线。柯本听了他的汇报之后沉默不语,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怎么样柯本,你能够破解追查这个电话么?”林锐问道。

    “这个……说实话吧,这个通信网络和破解网络服务器不太一样。”柯本低声道,“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不过即便是通信专家也没有太多办法。”

    “这么说我们拿着这个电话号码就没有用了?找不到这个人?”林锐皱眉道。

    “我没有办法,但是有一个人能够办到。而且我能找到他,你们或许和以和他谈谈。”柯本低声道。

    “哦?是什么人?”林锐有些奇怪地道。

    “一个技术专家,这人叫瑞奇,曾经任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那是一家美国电信公司,曾经一度垄断美国电信市场。这家公司目前也还是美国三大电信供应商之一。实力非常雄厚的,常常能看到他们的名字出现在世界500强的名单上。”柯本回答道。

    “这个瑞奇是电信公司的人?凭着这一点,他就能帮我们找到马克洛夫斯基?”林锐皱眉道。

    “这个瑞奇能够帮助我们的地方,并不在于他是电信公司的高级工程师。而在于他曾经负责国家安全局的一个情报工程,他是其中的设计人员之一。这个情报工程叫做棱镜计划pris。一项由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自2007年起开始实施的绝密电子监听计划,该计划在内部的正式名号为us984xn。”柯本回答道。

    “棱镜计划?!这么说,这个家伙是棱镜计划的设计师之一?”将岸吃惊地道。

    “是的。棱镜计划能够对即时通信和既存资料进行深度的监听。许可的监听对象包括任何在美国以外地区使用参与计划公司服务的客户,或是任何与国外人士通信的美国公民。

    国家安全局在pris计划中可以获得的数据电子邮件、视频和语音交谈、影片、照片、ip交谈内容、档案传输、登入通知,以及社交网络细节。

    这个计划,可以接触到大量个人聊天日志、存储的数据、语音通信、文件传输、个人社交网络数据。美国政府证实,它确实要求美国的电信公司提供数百万私人电话记录,其中包括个人电话的时长、通话地点、通话双方的电话号码。”柯本回答道。

    “我听说过这个,12年的时候这个计划被他们的一个前雇员曝光,美国政府的这个监听计划,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不过我听说这个项目应该已经被迫关闭了。”林锐皱眉道。

    “确实关闭了一部分,但那只是做个样子,大部分的计划其实还在继续。单凭一个从没打过的电话号码,来锁定电话的位置,这在其他国家也许很难办到,但你们是在美国。找瑞奇,你们就能查到持有电话的这个人。我来把瑞奇的地址给你们。幸运的是他就在你们的附近。”柯本敲击着键盘,突然皱眉道,“该死,这就有点麻烦了。”

    “怎么回事,他不在么弗吉尼亚么?或者他甚至不在美国么?”将岸有些无奈道,“如果真这样,我们可就没有办法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去找这个人,还不如就在原地等着。也许那些黑市贩子在几天之内就会到货,到时候我们也还是能够找到他们。”

    “但是这样,我们就会浪费掉几天的时间。而现在每一分钟对我们都是宝贵的。”叶莲娜低声道。

    “不是这样的,听我说。这个叫瑞奇的人目前就在你们附近,而且很近。但是你们找他可能会很麻烦。因为他现在就在匡蒂科,联邦调查局的培训中心。棱镜计划被停止之后,他应该是被招募成为了监控方面的教学人员。

    当然他的几个同事也被中情局和国家安全局所招募,毕竟他们这样人,对情报机构很有价值。”柯本回答道。

    “所以这个瑞奇,目前就在联调局的匡蒂科的联调局国家学院里?”林锐皱眉道,“我们要找他,就得潜入到学院里去一趟?”

    “是的,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接近他了。因为那里和外界几乎是被完全隔绝的。”柯本低声道。“要见到他有难度,而且我还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你们。那里是联调局的地盘,他们的培训中心。如果他不肯答应,你们也没法强迫他。”

    “我觉得值得一试,我们可以冒充fbi探员,找他协助查这个电话号码。他在这个部门任职,想必也不会拒绝。”将岸回答道。

    “这样能行么?”林锐皱眉道,“万一暴露了怎么办?这样做会不会惊动马克洛夫斯基那帮人?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