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保证不打死你

第一百七十二章 保证不打死你

    银狼米歇尔突然厉声道,“除了姜玉安,其他人全部给我出去。樂文小说”

    指挥部里的人,包括林锐和赵建飞等人都离开了房间。整个指挥部里就剩下银狼米歇尔和姜玉安两个人。

    米歇尔看着姜玉安道,“你利用进入非洲分部的机会,发布了虚假的信息,引起了公司情报系统的误判。把我的人陷于非常不利的危险境地,这些我都可以原谅。虽然这支小队的成员都是我选拔,并且一手建成,就像当初的你和赵建飞一样。损失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会感到心痛。但是你触犯了一个更大的禁忌。”

    姜玉安看着米歇尔道,“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更大禁忌是什么?”

    “你心里明白。因为你看到安理会的那些蓝盔和联合国的安全问题专家也在这里,所以你炮制了这样一次足以撼动整个晨星公司根基的化学武器闹剧。你知道,联合国对于军事保安公司的态度是什么,一旦幽浮小队被暴露参与了进攻性军事行动,就会引起很大的关注,其他同行业公司也会趁机落井下石。到时候,为了保护他们,我甚至会引咎辞职,失去在晨星公司的一切。”米歇尔平静地道。

    姜玉安的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你对你的老板怎么表现你的忠心我都不会管。但是你要明白一点,我和乔之间无论怎么争,也不过是在争一口锅里的饭分配份额的多少。而你的行为却是在彻底砸掉这只锅。这才是我最不能忍的。”米歇尔缓缓地道。

    “晨星公司这么大的影响力,首席又和多国的军方关系密切。晨星公司不会这么容易倒,所以这次行动主要只是针对你个人。况且到时候,乔也会着力弥补这个错误。”姜玉安咬着牙道。

    “放屁!在你还是我的学员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这个人心思很活,但是却表面聪明,实则愚蠢。主意很多却经不起推敲,而且喜欢冒险行事,这才是当初我把你排除在外的原因!”银狼掷地有声地道,“你以为晨星公司能够在这样的事件之下不受影响么?晨星公司树大招风,很多人都盯着我们手中掌握的大量安全合同的份额。因为此类事件,你极有可能把整个晨星公司都拉下水。

    姜玉安额头的汗水淋漓,他抬头看着银狼米歇尔,沉声道,“你就是因为这个要杀了我?”

    “不但是我,而且连乔也同意。这件事是由首席亲自决定的,他是可以容忍我和乔的争斗,但是绝不可能容忍这种争斗危及我们所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个庞大的军事公司。姜玉安,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了。”银狼米歇尔缓缓地道。

    “我明白了,我这样的人是真正的小人物。在你们这些坐在十二席会议桌前的大佬眼中,根本狗屁都不是。需要的时候可以任意差遣。不需要的时候也可用来成为替罪的羔羊。”姜玉安咬牙道,“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你错了,我和乔,甚至和首席执行官,我们只是一群因为共同利益走到一起的人。尽管我们之间有分歧,但是这种分歧不能影像到我们的根本利益。而你这么做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思考。”银狼摇头道。

    姜玉安平静地道,“你断了一只手,而且近年来已经过惯董事会成员的生活,年纪也已经不比当年了。”

    “是的。”米歇尔点点头道。

    “如果是当年的话,我估计不敢对你拔枪。”姜玉安一笑道,“可惜岁月催人,你已经老了。人老了,动作就会慢。也许你现在都比不上赵建飞了。”

    米歇尔点点头,“有些方面确实已经不如他了。”

    “我想你应该还记得,当年我和赵建飞两兄弟都在你手下受训。在任何项目上他们都领先于我,除了一点,那就是手枪射击。我的出枪之快,射击之精度,都是他们难以望其项背的。”姜玉安缓缓地道,“现在我的枪套里还有一支枪,满装了子弹。而站在我对面的却是一个残废的老人。也许你刚才让赵建飞等人出去,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米歇尔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嘲讽道,“既然这样,你还犹豫什么?”

    “我在想也许杀了你,将会导致公司十二席的座次发生根本变动。也许有些早就对你不满的人,还能保我一命。我在权衡这个险是否值得我冒。”姜玉安叹息道,“不过,我始终还是不忍对你下手。所以你让我离开,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但是你刚才威胁了我,你见过谁威胁了我还能平安无事的?”米歇尔缓缓地道,“知道么姜玉安,你挺可悲的。要不是你把我形容成一个残废的老头子,也许你还不会显得那么可悲。因为现在,这个你的命就捏在这个残废老头子手里。”

    姜玉安微笑道,“你见过我用枪,我射击两个不同目标只需要0。02秒,快得只能听到一声枪响。”

    “我记得,当年你凭着这一手绝技,甚至得到了首席执行官的认可。不过,再快的出枪,那也只能是表演。”米歇尔看着他道,“你可以现在就试试拔出你的枪。我保证不打死你。”

    姜玉安脸色微微一变,看着他有些迟疑,他知道银狼的厉害。但是他也知道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银狼没有任何可能对他下手。所以他冷笑着把手移到了腰间的枪套上。

    米歇尔看着他道,“我饶你不死。但是你这辈子别想再碰枪了。”

    一道轻响,姜玉安拔了一半的枪掉在了地上,他的右手手掌一片血肉模糊,整根拇指都被完整地切断了。红色的血肉和白色的肌腱暴露在外,显得恐怖而恶心。

    米歇尔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把最普通不过的10刺刀,刀刃上还在滴血。米歇尔嘲讽地道,“被我这样一个残废的老头子击败,对你而言是不显得有些难以接受?所以我才说,你是可悲的。”

    姜玉安根本没有看清他是如何贴近自己,如何挥刀剁掉了自己的手指。一切发生得如同一场梦幻,而现在他才感到了手掌传来的痛觉,痛得撕心裂肺。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