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第二百零四章 侧写师
    银狼派来的人在当天晚上到了,谁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一个女人。

    当这个人走进来时,几乎所有人都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带着一副眼镜,看她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佣兵,更像是一个办公室女郎。而且这个女人有着小麦色的皮肤,一双明亮的眼睛使男人感到极度火辣。而一头黑色的头发,和小麦色的皮肤也暴露出她的拉丁裔的本色。

    赵建飞皱眉道,“就是她?”

    “是的。”将岸低声道,“别小看银狼派来的人,他从来不会派没用的人来。”说完他走过去向那个女人点头道,“你好琼瑟,久闻大名。”

    “不必客套,精算师,你的名气可比我大得多。”那个女人微微一笑道,“这位应该就是双子星之一,赵队长了?”

    赵建飞点头道,“是的。见到你很高兴,琼瑟女士。”

    “很好。赵队长,我们的时间很紧急。我想马上展开工作,我需要所有关于洛伦的资料。记住我所说的是一切资料。不管是他曾经的经历,还是他的习惯。任何微不足道的资料我全都要。不一定是纸质文件,还包括了照片,视频。甚至他的物品,所有和他有关的事情我全需要。”琼瑟点点头道。“开始吧。”

    将岸伸手道,“所有的资料我已经全部归类整理,就在会议室里。您请。”

    琼瑟女士点点头,快步跟在将岸一起走向会议室。

    “老大,这女人是什么来路?”秦奋压低声音道,“长得这么好看,不会是银狼米歇尔的女人吧?”

    “你觉得她像是那种依附男人生存的女人么?”赵建飞摇头道,“这个女人,我曾经听说过。是银狼的智囊团之一,曾经是某个安全部门的高级侧写师。最好少用你那色迷迷的眼光看她,她只要一眼就能看穿你的一切,当心自己不知道怎么死的。”

    “侧写师?”林锐皱眉道,“那是什么?”

    “据说是能够根据很少的资料,对某人进行心理和行为分析。这种职业原本是用于警方调查犯罪行为的,但是军方把这种分析行为进行的了进一步的深化。他们被训练成,能够用一些零散的资源信息,来全面分析敌军指挥官的性格和弱点。为现代战争之中的心理对抗提供依据。”赵建飞缓缓地道。

    “听起来好像很高深的样子。不过,她真的行么?”叶莲娜皱眉道,“我看她倒像是个纯粹的文职人员。”

    “别小看银狼身边的团队,他的身边没有庸人。”赵建飞缓缓地拍了拍林锐,“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小队的成员走到小楼的会议室边,却被将岸拦住。“都别进去,她需要时间来做分析和判断。”

    “不就看个资料么?能有什么用,这些资料我们也都看了十几遍了。”伊万皱眉道,“难道她还能看出什么其他花样来?”

    “等着看吧,你们会大吃一惊的。就跟我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一样。”将岸苦笑着耸耸肩道。

    等到了晚上,赵建飞再次召集了所有的队员在会议室集合。

    那个拉丁裔美女琼瑟,拍着桌上成叠的资料,缓缓地道,“我已经大致研究过了这些资料。有了一些个人意见,希望我说出来之后,能够对你们有用。”

    赵建飞点头道,“请。”

    “洛伦这个人和大多数的地方军阀一样,出身贫寒,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而艰难而痛苦的童年,使得他成年之后性情残暴,而且多疑。从他的资料来看,十四岁就被抓去当兵。十六岁的时候他,曾经在一次军事行动之中被火焰喷射器烧伤,左手的手臂到手背,至今留有伤疤。但是在他的所有照片上,都看不到这伤疤。因为他从来不穿短袖,手上也常年带着手套。”琼瑟缓缓地道。

    “你想说明什么呢?琼瑟女士。”赵建飞皱眉道。

    “说明他的性格,卑贱的童年使得他心理上留下了很大的阴影。而他拒绝承认这一点。你可以看到他所有公开的照片,拍摄角度都是由下向上的拍摄的,因为这样可以使人的形象显得更高大。而他常年穿着迷彩军服带着战术手套,为的是掩饰他左手的伤疤。他不允许别人看到他受过伤,因为他不允许别人质疑他的强大。换句话说,此人非常刚愎自用,还很固执。”琼瑟缓缓地道。

    “那么,还有什么是我们需要知道的?”赵建飞缓缓地道。

    “一般大部分被严重烧伤过的人。都会有一种心理压力,他们不喜欢和火有关的一切,光和热,以及其他能够让他们联想起火的东西。所以我多留意了一下,结果发现洛伦确实有这样的习惯,他甚至不抽烟。也不允许他的手下在他面前抽烟。而他睡觉的地方,也要保持绝对的黑暗。”琼瑟缓缓地道。“如果你们要找到他,那么他的军营里哪里最黑暗,最安静,他就在那里。”

    “很好,这一点很有用。”赵建飞皱眉道,“还有什么?”

    “这人和很多非洲人一样,很迷信。所以遇到事情的话,都会求助于巫师。恰好,在他老家有一个部落巫师很有名。据说曾经多次指点过他。无论是他参与竞选,还是倚靠武装力量打击清除异己,都要先请巫师做出某种古老的占卜和祈福仪式之后才开始。”琼瑟拿起了一张照片向所有人展示。

    上面是一个脸色涂抹着各种色彩头,头戴羽毛装饰的非洲巫术,手里抱着一只公鸡,似乎在跳着什么舞蹈。

    林锐忍不住苦笑道,“这么说,这些非洲军阀,打仗之前还得请个跳大神的。”

    “这是他们的一种传统。不但是打仗,生活之中也有。你看过足球世界杯没有,甚至有巫师跟着一些非洲球队出发,在足球场外进行现场作法跳舞的。外人看起来很难理解,但他们却认为很神圣很庄严。”琼瑟一笑道,“要监视洛伦很困难,但是盯住那个巫师却不费力。可以说找到了那个巫师,就能找到洛伦。很多事情可以用替身,但是祈福这种事,关乎信仰的真诚与否。所以不可能使用替身,这是一个击杀他的机会。”

    “你就凭着这些照片,剪报,还有记录文件。就能猜出怎么多?”秦奋吃惊地道。

    “我还能猜出很多事。顺便说明一句,我结婚了,而且和银狼之间并没有什么暧昧。你如果想约我,最好还是打消念头。”琼瑟嫣然一笑。

    秦奋听了之后,简直一脸呆滞。赵建飞苦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我说什么来着,她一眼就能看穿你在想什么。”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