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探视
    几天之后,来到了那所精神康复中心。在得知林锐要见林肯的时候,护士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个亚裔青年,皱眉道,“你确定要找的是林肯斯蒂芬斯?”

    “是的,有什么问题么?”位护士摇摇头道,“这是一位非常特别的病患,受到了特殊的监护治疗。所有探视他的人都必须经过他的医生同意。”

    “哦?还有这样的规定?”林锐皱眉道。

    “是的,因为他有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某些特定的人和事接触,也许会加重他的病情。所以探视他需要他的医生同意。”护士摇摇头道,“这是他医生规定的。”

    “好吧,我在哪里能找到这位医生?”林锐想了想道。

    “就在那边的办公室,或者我也可以帮你打电话通知。”护士看着林锐道。“你是军人么?”

    林锐怔了一怔,摇摇头,“不是,至少目前不是。”

    “那就好了,那位医生很排斥军人来探视林肯。她认为这会对病人带来很不好的影响。”护士笑了笑道。

    “她?是位女医生?”林锐有些意外地道。

    “是的,她是我们医院新到的一位医疗专家。”护士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对林锐道,“你可以进去了。”

    林锐点点头走到了里面的一间办公室,“你好……”林锐说完这句话就呆了一呆,愕然道,“是你,吕含馨?”

    那个女医生他是认识的,自从第一次在索马里海盗营地救出她之后,林锐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她了,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个场合。

    女医生看了看他也有些惊讶,不过很快恢复看了过来,“请坐吧。”

    再次看到这位年轻的女医生,林锐甚至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他苦笑着道,“看来,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不是世界而是你我都在乱跑。”吕含馨笑了笑道。“不过还是很高兴,至少这次遇到你的时候,你至少没带着枪。”

    林锐点点头道,“待会儿,我们或许应该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也许吧。你今天是为什么来这里?”吕含馨皱眉道。

    “我需要和你的一个病人谈谈。”林锐看着她道。

    “我的一个病人?”吕含馨皱眉道。“你是在说林肯吗?”

    林锐点点头,“是的就是他,不过护士说我在跟他谈之前必须要经过医生的同意,所以我才来见你。”

    “我明白了。”吕含馨点点头,“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面,至少来了三批像你一样的人。”

    “像我一样的人?”林锐皱眉道。

    吕含馨耸耸肩,“我跟着无国界医生在非洲待了一整年,我知道雇佣兵是什么样。你们这样的人即便穿着再好的西装,也掩盖不了你们身上的那种气质。”

    “什么气质?”林锐笑了笑道。

    “漠视生命,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而且你们很难相信其他人。”吕含馨平静地道。

    林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西装,耸耸肩道,”我之前很少穿这些,只不过今天我是来见病人,不是来上战场。我想让自己看起来显得轻松一点。那么你能不能同意我见见他?”

    “这恐怕不行,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他目前恢复得不错,我不想他再接触和战争有关的一切。”

    “我要和他谈的并不是你战争,而是未来的生活。他会有一份工作,对未来的一个发展规划。也许这些能够让他积极起来,面对以后的生活。”林锐耸耸肩道。

    “什么样的生活,和你一样随时有可能受伤,甚至是死在异国他乡么?”吕含馨摇头道,“我不觉得这对他是一件好事。”

    “吕医生,我不想和你争论,但是究竟怎么样的结果,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和他谈呢?我们对他的想法或许有分歧,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最终的决定应该由他自己来定。”林锐叹了一口气道。

    “但他是我的病人。我费了很大的力量来治疗他,所以不希望你把他再次拖上战场。”吕含馨有些不快地道。

    “我明白,你有作为医生的使命感,而且我很敬佩你们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无畏勇气和自我牺牲精神。但是即便如此你也没有资格代替他来做任何决定,对不对?你认为什么事情是对他最好的,但那只是你个人的看法,难道我们不应该尊重林肯自己的选择么?”林锐看着吕含馨道。

    “该死,你和那些私人军事公司的人一样,都是想让他当佣兵,再次回到战场上去。难道林肯会喜欢这样的生活?”吕含馨大声道。

    “吕医生,你加入无国界医生组织,奔走世界,在最贫穷落后和战火纷飞的地方拯救病人。你又是为了什么?”林锐看着她道。

    “所有人生来平等,哪怕是再贫穷和身处战乱的人也有权接受医疗。我加入无国界医生组织,那是出于人类的良知,是出于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吕含馨激动地道。

    “那么我们就来谈尊重。对人类生命的尊重,不光是让他健康的活着。如果活着就是尊重,那么几百年前美洲种植园里的那些黑奴算是什么,他们得到尊重了么?

    尊重生命,不是让一个人活着,而是要让他活得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所以吕医生,你如果真的尊重你的病人,就应该让我跟他谈谈。我不是在强迫他,而是在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不管他如何选择,决定都必须是由他来做,而不是像你这样剥夺他做出选择的机会。”林锐叹了一口气道。

    吕含馨愣了半天,看着林锐,像是从来没见过他一样。沉默了一会儿,她还是摇头道,“我如果不答应呢?”

    “那我会想到其他办法的。”林锐笑了笑道,“或许我们待会儿真该一起吃饭,好好交流一下。不过我相信你会答应,你很性格坚强,但是你的心肠很软。”

    “老天,你居然是在拍我的马屁。”吕含馨苦笑着道,“不过我得承认,你说得有点道理,选择应该他来做。我会同意你见他,不过,我必须在旁边看着。以防你刺激到他。”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