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四百六十五章 锅盖头
    “很公平。”林锐看着吕含馨道。

    “跟我来吧。”吕含馨把林锐带出了办公室走到了后面的病房区,“就是这里了,他刚来的时候很狂躁,多次尝试自杀。我们不敢让他住高层,就安排他住在了这里。”

    吕含馨打开了门,和林锐一起走了进去。房间是朝阳的,阳光很好洒落在整个房间里。一个穿着蓝色病服的人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不过他虽然没回头,似乎也知道来的是吕含馨,平静地道,“吕医生,你带来了一位客人?”

    “是我的……一位朋友。”吕含馨缓缓地道,“他想和你谈谈,林肯你今天过得好么?”

    “谢谢,我很好。只是早餐鸡蛋煮的太熟了一点,蛋黄都已经凝固了。除此之外,一切都像这阳光一样美好。”林肯依然看着窗外,低声地道。

    林锐看着这个年轻人,他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头发剪得很短。顶部留一个很短的圆形,周边几乎剪光了。这是海军陆战队的标志性发型,美国海军陆战队从四星上将总司令到列兵,无一例外每人都是这种锅盖头发型。林肯的身材并不是十分高大,但是肌肉丰满,线条很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是很有爆发力的那种。

    “你好林肯,我叫林锐。”林锐缓缓地道,“据说你快要出院了,我来这里是想和你谈谈,也许你会对我提供的工作有兴趣。”

    林锐的口音似乎引起了林肯的兴趣,他扭过头看了看林锐。林锐这时才发现,他的侧脸上有一道很深的伤疤,从眼角延伸到颈部,有点触目惊心。

    林肯看了看林锐,皱眉道,“是什么样的工作?”

    “私人军事公司。”林锐坐下来道,“我们最近正在招募一批人,待遇相当优厚,我想你也许会有兴趣。”

    吕含馨立刻道,“他们其实就是佣兵。”

    “谢谢,医生。我知道私人军事公司是些什么人,我和他们打过不少交道。”林肯平静地道。“那么,林锐先生,你提供的这份工作能给我什么?”

    “相当高额的薪水。如果你符合我们的要求,就会拿到。而且我们内部有一套完整的福利制度,能够保证你在完成几年的合约之后,另外有一笔不小的薪酬。”林锐平静地道,“另外,你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调整自己,为你重新走入社会做好准备。”

    林肯有些忧郁地笑了笑,“听起来很不错。我入伍的时候,也征兵处的人曾经有过同样的许诺。不过从我被强制退伍的那一刻起,所有一切都变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用过的保险套,再一些人爽完了之后,就成了垃圾。”

    “这确实挺扯淡的。”林锐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你的担忧,也知道你退伍之后那种感觉。你被训练成了具有高效率的战士,精通各种作战技能。但是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所学到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个天大的笑话。”

    “是的,面对满大街来往的人群,我想找个掩体先隐蔽起来。没有了枪声,到处都安静得可怕。我被受训熟练的操控直升机,回来之后却连当个卡车司机都没人要。话说回来,哪一个老板会雇佣一个有战争后遗症的精神病人?”林肯淡淡地道。

    “我知道这种感觉,因为我们都经历过这样一个时期。从军队回来之后惶恐不安,感觉难以融入社会。所以你真的应该考虑我给你的建议。就当是一个重新逐渐熟悉的过程。”林锐耸耸肩道。

    林肯看着林锐道,“对我来说在服役期间经历的那些事情,就像是地狱一样,你凭什么认为,我会重新回到地狱去?”

    “因为我了解你这样的人。对于已经习惯了地狱的人,人间才是地狱。我只是想为你提供帮助,但是你有选择的权利。我不想骗你,军事保安公司的任务非常危险,你会重上战场。只不过这一次无关国家,只是为了你自己。”林锐平静地道。

    “就连我为之服务的军队到头来,也把我像垃圾一样的抛弃了。我又凭什么相信你?”林肯看着林锐道。“因为加入了,我们就是队友。即便你被军方抛弃,你的队友也始终没有抛弃你,你依然受到信任和尊敬。我们从不放弃任何队友。”

    林肯沉默地看着林锐。

    “林肯,你可以不答应的。你可以走出病房,然后开始新的生活,把关于战争的一切都忘掉。”吕含馨看着林肯道,“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你也应该拒绝他。”

    林肯沉默不语。

    “知道么林肯,你越是表现得这么平静和沉稳,我就越担心你。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所以要尽量表现得很正常。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慢条斯理,谈论今天的早餐,谈论今天的天气阳光明媚。

    但这真是你想说的么?也许你心里早就骂开了锅,但是却不能表现出来。

    但越是这样,你会越压抑。你走出这里之后要面对的这个社会也是如此。甚至比你那些上级的命令更加的冷酷无情。你是要继续这样假装着压抑下去,还是把这些全抛到脑后,认真的为自己考虑考虑?”林锐看着他道,“佣兵生涯是很冷酷很危险,真正的刀头舔血。但是我们冷酷得很真实,你付出了多少,就会得到多少。至少不会欺骗你。”

    林肯的双手攥成了拳,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林锐,你够了。”吕含馨沉声道,“你不该这样刺激他的。”

    “我不是在刺激他,而是在告诉他,如何更加积极地去面对真实生活。从接受这份工作开始。”林锐摇头道。

    吕含馨愠怒道,“你所说的更加积极就是让他去参加战斗么?”

    “战场上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活着,而生存下去才是人最大的动力,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动力。所以他才会自暴自弃,企图自杀,滥用药物,丝毫不收敛地无端狂怒。”林锐走上去,扶着林肯的肩膀道,“跟我走吧兄弟,忘掉什么创伤后应激症。你只是太压抑了。你需要一个适合你的环境,而我们会帮助你。我们需要你,但你也需要自己有点事情可做。”

    林肯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地抬起头道,“福利真的很好?”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