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256章 不务正业的寺院
    无疑,这是个大杀器,尤其是对广大的底层民众。

    即使在李绩的前世,经济发达,生活有保障,重男轻女的现象也一直未根除,凭着一套超声仪器赚钱的也大有人在,更别说科技水平低下,经济只够温饱的这个世界。

    双峰山多丘陵多,牲畜稀少昂贵,大部分梯田都要靠人力播种,对主劳力的男子需求旺盛,故此普法寺此招一出,信众立刻闻声而来,香火鼎盛,短短数十年间,寺院发展遍布双峰各地。

    现在的普法寺,已经不是一个寺院,而是一个连锁式的寺院体系,成为双峰佛教中的最大势力,风头一时无两。

    ”你说的,提供后续解决方法,是什么意思?“李绩不解道,这种事还有解决办法么?

    ”这个么,便是从大师处求来神药,吃下去,那个,那个女娃就没了。“小二有些支支吾吾。

    李绩心中一紧。

    吃完饮食,继续赶路,骡子因为有了豆子加餐,跑的格外卖力气,但李绩的心情却有些低落

    老百姓的选择他没资格评价,包括他的前世,两个不同文明体系的世界都有类似重男轻女的现象,这不是他能改变的,别说他一个融合修士,他就是个真君,也改变不了这需要整个王朝,整个世界的观念改变,需要数百上千年。

    李绩在意的是那个所谓的普法寺,拥有这样的能力,其隐藏的背景殊为可疑那需要某些超凡的力量才能做到,在这个科技薄弱的世界,除了修真力量,李绩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

    判断胎儿的性别,如果是女孩子,就吃药打掉,这样的行为,在李绩的前世是不道德的,愚昧的表现,但在李绩穿越前,法律对此并没有明确的界定,就是违法。

    所以在这个世界,李绩也没理由对此说三道四,大环境如此,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相情愿的事。

    可他还是不舒服。

    这种感觉不知来源于何处,也许是那些蹲在城市乡镇屋檐下,可怜巴巴的伸出黑瘦双手的乞丐小孩子?残疾?女孩子?

    李绩不是道德圣人,但他也有自己的善恶底线……他只是觉的这么做,去形成一个产业,形成一个信仰,去影响很多人的选择,这样是不对的。

    对此他无能为力,但又抑制不住心底那种一探究竟的好奇,于是在天还未暗,至少还能有个把时辰赶路的情况下,毫不犹豫的停在了一个庄严恢宏,肃穆威严的大寺院前,寺庙名称重华寺。

    每一次休息,骡子都很满意,能提前打尖不赶夜路,骡子更满意,于是少见的不撩蹶子,任由僧人牵走喂食。

    李绩则由知客引入寺中,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是,和外面的庄严大气正相反的,是寺内的冷清,基本看不到信众的进出,大殿前的铜鼎里也只插着数根细香,一看便知香火寥寥。

    ”在下初至双峰,路径不熟,欲借贵寺留宿舍一晚,不知方便否?些许银两,便当香火钱吧。“李绩一边说着话,一边递过一锭十两大银。

    知客大喜,接过银两,只这一锭,便顶过寺内三日收入,又如何不满意,”施主请,施主请,稍停自有素斋奉上,还请施主先沐浴更衣,我让下面为您准备浴汤静室。“

    ”不急,不急,“李绩一把拉住转身欲去张罗的知客,”在下久闻双峰佛教昌盛之地,有心讨教,不知……“

    知客遂吩咐小僧自去准备,引着李绩来到一处静室,亲自泡好山茶,双方落座,才问道:”不知施主有何请教?小僧虽愚鲁不堪,数十年修佛,但愿能让施主满意。“

    李绩哪懂什么佛法,前世没研究,今生也未接触,干脆单刀直入,看这寺庙如此香火,至不济多捐些香油钱,还有什么是和尚不能说的呢?

    ”我观贵寺,似乎香火不盛?可从外观瞧,却又庄严宝相,不知是何原因?“

    ”唉,此事说来话长,寺院建于四百年前,当时在双峰也薄有声名,只是现在,连日常修缮都捉襟见肘……吾辈无能,不能光大佛法,实在是愧对历代祖师……“知客说话遮遮掩掩,显然有些难言之隐。

    ”哦,我前几日观普法寺倒是香火鼎盛,同为佛门一脉,为何相差如此巨大?“

    李绩就是嘴上说说,其实一路来也没见到普法寺,或者它的连锁寺,否则早进去一探究竟了,毕竟,他来双峰的正题是寻黄氏族人,而不是参佛礼法。

    ”恩,各有擅长吧……可能,他们的佛说比较简单易懂?“知客头上冒汗,却不正面回答,仿佛在忌讳什么。

    李绩微微一笑,这世上可能有不爱钱的佛,但少有不爱钱的和尚,于是又递过十两大锭,”我不过一双峰过客,过不几日办完事便要回返北域,在这里如果听到什么,便如笑话一般,又与谁说去?“

    知客暗道信你才怪,真当听笑话,需要花二十两银子?但李绩口音确实是北域没错,知客犹豫片刻,想起寺里过的清贫窘迫的师兄弟们,还是咬咬牙接过了银子。

    ”施主莫怪,本寺,其实也包括双峰大部分佛家寺院,并不把普法寺当作同源,这并非我等小气,不能容忍新兴佛寺。

    这普法寺行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获取信众,动辄替人辨胎男女,甚至售卖去胎之药,却妄称佛祖恩典,这种行为已失了佛家本心,沦为异教,不过是打着佛教幌子的魔头罢了。

    那些信民,哪有什么分辨能力,能生男婴,便尊他如佛祖一般我等普通寺庙,讲究的与人为善,乐施自持,需要辛苦修行,百般奉献,民众乐小利而远苦行,如此下来,信众流失,香火衰败,也就毫不奇怪了。“

    李绩点点头,这些东西他也能猜到,”那你等何不也学他样子,为人辨胎男女?“

    知客一甩僧袍,不悦道:”我等佛门弟子,岂可因小挫而丢大节,如此行径,与那魔头又有何异?“

    顿了顿,看李绩含笑看着他,不由的也泄气道:”实不相瞒,那普法寺有异功相传,才能辨胎男女,我等,我等却是没这个本事的……“

    李绩就知是这样,”那普法寺之辨胎术,准么?“

    ”据我所知,十之八,九是有的,也不知这些秃驴,都哪里学来的本事。“知客即说开了,嘴里也没个把门的,骂将起来,连秃驴两字也不忌讳。

    ”那去胎之药,不知来自何处?还是普法寺自制之药?“这才是李绩费尽心机寻问的重点。

    ”嘿,说到那去胎之药,那才是普法寺罪大恶极之处那药不是大夫郎中所配,而是普法寺自制,效果甚为凶险,孕妇服下身体不适去世者,有之服完药没有效果,孩儿照样生下来的,有之最惨的是那些服完药还是生下孩子的,多带畸形残疾,父母不愿养扔之在外,被人捡去养大,卖给乞帮,不过四,五岁便被迫乞讨为生,真正是人间惨剧……“

    终于把那些残疾的乞丐小孩子联系在了一起,即使李绩心硬如铁,一股无名火,还是勃然而起。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