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主次!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主次!

    面前的酒杯又一次的被倒满!三杯酒一饮而尽!端是豪爽!

    丁羽这边就是微微的润湿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而已!自己对于酒水没有太多的喜好!一向都是如此,所以无所谓给谁面子,不给谁面子?没有这么一说!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王庄三个人相互对视的看了看,都是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丁羽丁主任并没有过于的去为难他们!这就是一件事情!但是现在还不能够说事情都已经完结了!只能说最大的坎已经过去了!

    但是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样的事情他们见得太多太多了!所以现在绝对不能够再出现任何的问题和状况了!丁主任这边的要求并不高,但是自己派系这边可不能够说就是信以为真,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就是大傻瓜了!

    所以赶紧一点吧!至于薛光明那边吗?现在没有任何人提及有关他的事情,毕竟丁主任先前的时候已经说了相当的话,既然说了,那么就需要做到!是不是?真以为丁主任是在跟你开玩笑呢?想什么美事?

    而这些事情甚至都不需要丁羽去亲自的动手,薛光明背后的派系就会主动的动手,他们现在对于薛光明可以说是恨得咬牙启齿,派系方面对你的培养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但是你对派系的回报是什么?就是给派系挖下来一个大坑,然后在背后推了一把?

    就算是白眼狼,也没有你这么去做的!是不是?给你安置在情治部门那里,你做事情稍显有些高调,这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吗?是不是?也是一种风格!

    但这个也不是让你四处树敌呀!甚至于最后出现问题的时候,别说伸一把手的人了!甚至连说句话的人都没有!这个就不是失败可以总结一切的!

    还有就是有关王安的事情,挺好的一件事情,不管你薛光明究竟是从什么方面打探出来的消息,无所谓的!派系方面对此不会有太多的关心!但是你没有告知家里面就算了!竟然还跟其他方面做起来了交易?你这个是想要干嘛?

    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分家?想要从家里面搬出去?自成一派?究竟是谁给你了这样的勇气?梁静茹吗?也不知道薛光明的心里面当时的时候究竟都在想着一些什么!

    林林种种的一切都摆在了面前,并不是说薛光明你认错,派系方面就会宽宏大量,怎么可能的事情,派系因为这一次的事情相当的被动,你认错了!就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给甩锅了?想的太过于美好,也太不现实了!

    就算是丁羽丁主任没有说话,派系方面也绝对不会轻饶了薛光明的!他的下场根本就是被注定的!并不是说故意的针对他!也不是说丁羽就真的睚眦必报到了一定的程度,根本性的原因?还是薛光明自己作死!偏离了轨道!

    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就不要妄想着吃成大肚汉,现在好了!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也是认不清楚现实!总觉得自己有着相当的能力,背后又有着相当的靠山,所以目空一切,甚至是忘乎所以,但是等梦幻都成空的时候,傻眼了!

    这样的打击对于相当的人来说,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承受的!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去可怜薛光明,大家都是在紧盯着薛光明背后的派系,诚然丁羽丁主任那边并没有太多的要求,甚至于开出来的条件,有些不值得一提!

    但是并不代表着大家就不可以去卖好丁主任,是不是?不管是梯队那些人背后的派系,又或者是军方这些种子背后的势力,又或者是有这个方面想法的人等等!他们都不会漠视所发生的一切!先前只不过是还没有摸清楚丁主任的脉络罢了!

    现在丁主任已经发话了!虽然大家不会上前去撕咬,但是总归还是需要做一下姿态的,是不是?谁让你们得罪了丁主任来着,也许丁主任对此并不是那么的在意,但是大家不能够对此一点表示都没有!

    群狼饲虎的局面是已经解除了!但如果说不给这些群狼一点甜头的话,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丁主任那边没有大出血,也是让派系方面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果说就是这样的损失,对于派系方面来说,问题并不是那么的大!甚至是微不足道的!

    丁主任那边就是欠下来好大的一个人情,至于那些所谓的真金白银,谁都没有要看在眼里面的意思!因为那些对于派系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不会特别的放置在心上面!

    没看到丁主任那边那边连提及都没有任何的提及,不过丁主任那边是没有任何的提及,可是这边的派系还是做了相当的安排!王安和童童他们两个人日后的吃穿用度,全部的都包圆了!而且还是一次性到位的那一种!

    你把人家给坑了!那里就口头上面表示表示就完结了?怎么可能的事情?

    就好像两家的孩子,你把人家的孩子给卖了!说一句所谓的对不起就能够把事情给揭篇了?让外人如何的去看待?如果说不好好的表示一下,将来的时候都没有办法做人了!

    而对于这个表示,丁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和理会,让王安和童童他们两个人自行的来处理就好了!反正他们的身边也有了相当的安排,不缺乏这样的有力人士!

    诚然他们先前的时候有过这个方面的表示,但是丁羽还是有着自己的一些考虑!就算是穷养,也就是让他们切身的去感受,并不是说就是让他们吃糠咽菜的!又或者是时时刻刻的去苛刻他们!那样的话对于孩子就不是教育,而是摧残了!

    丁羽见过太多这样的情况,所谓的穷样,在吃穿用度上面,简直就是给孩子磨难,还美其名曰这样是为了孩子好!但实际上面呢?对于孩子的信心是一种严重的打击,反正如此的穷养,丁羽还真的就没有发现出来的多少优秀的孩子!

    当然也可能有好的!只不过是自己没有遇到罢了!但是在这个问题上面,丁羽绝对是有着自己的看法!对于家里面的两个孩子,丁羽奉行的就是‘穷养’,但是这种穷养就是为了让他们更好的去参与,更好的去感悟,而不是说,就是卡他们的吃穿用度!

    同样的富养!从家里面的条件来说,别说是富养了!就算是更为过分的,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别说是养公主了!他们现在就算是想要成为公主,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那样对于孩子的成长,又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除却能够当一个花瓶之外?还能够干什么?

    引申的来看,不仅仅是对待家里面的孩子是这样,对于学员?!丁羽也是采取了这样的方式,诚然这样的方式不算是特别的新鲜,但是能够运用到如此程度的,就不太多见了!

    毕竟其中的火候,有那么一些难以掌控!

    “师傅!”王安和童童两个人都站在了丁羽的面前!两个人的小脸上面都是略显有那么一些拘谨!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茫然,因为遭遇到的情况,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听说你们两个人有那么一些不太适应?是真的吗?”

    “师傅,有点夸张,我虽然从来都没有为生活苦恼过,但是现在这些东西,让我感觉很是困扰,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的应对!我跟师弟和师妹都探讨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还不能够完全的适应!而这种不适应,也是带来了相当多的后续问题!”

    “童童,你呢?你也是这样吗?”

    “不知道?!”童童比王安还要更加的迷茫,毕竟王安多少还掌控着一些钱财和消费,当初的时候家里面的所有一切,都是王安自己来打点的,所以对于与他有所影响,但是童童可从来都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情况!整个人都显得有点傻?!

    那么多的钱财放置到了童童的手里面,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去做如何的处理,究竟是应该选择保值的项目?又或者是选择一些投资的项目,还是说什么都不做,就给放置到银行当中,童童感觉自己从来都没有面对过如何复杂的情况!

    倒是有律师给童童做了相当的解释,但是这些解释对于童童来说,根本就是云山雾罩的东西!完全就是让人有那么一些听不懂!而王安那边也是差不多,虽然说有过相当的经历,但是这样的经历跟先前所面临的情况,有着相当的不同!

    本质上面就不一样!一百块钱跟一百万,都是钱,但能一样吗?

    “你们觉得现在很是不安稳,甚至是出现恍惚的情况?是吧?!”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点头,从来都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情况,不过丁羽却是感叹了一声,“站在某种角度来看,你们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并不算是什么好事?!换一种说法,你们开始真正的接触这个社会和世界了!你们要开始长大了!”

    “长大了?”王安有些喃喃自语!

    “是呀!长大了!所谓的长大,跟年纪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大!有些人都已经三四十岁了!但还是妈宝男!他们根本就没有长大,没有自己独立的观念和意识!所谓的成长,我值得是对社会的认识,对于世界的认识,你们的心理已经开始变得成熟了!但这样的事情呢?在我个人看来,并不算是什么太过于美好的事情?!”

    “为什么啊?师傅!我们都已经长大了!”

    “毕竟你们的年纪放置在了那里!你们的年纪还都是孩子!你们不应该背负这么多的东西!但是可惜了!谁让你们成为了我的徒弟!既然有了这么一层的关系,那么你们就需要背负这些东西,没有一个美好的童年回忆,对于我来说,也算是当师傅的一种失败了!”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丁羽拍了一下他们的脑袋,“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有点矛盾,有点迷惑,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听不懂?”

    “师傅,究竟是长大好呢?还是不长大好?”

    “站在你们的角度,都希望能够快快的长大,越快越好!但是站在我这个年纪,就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长大!永远都处于这样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状态当中!虽然我知晓这个只不过是一个美梦而已,但是我希望这个美梦永远都不要醒过来!或者说稍微慢一点!”

    “师傅,您的意思是说,让我们把这些外物给放置到一边的位置,现在这个时候应该保持住沉稳的心态,这个才是最为重要的,是吗?”

    童童也是一愣,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师兄竟然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自己缺乏这个方面的经验,家里面也从来都没有这个方面的问题和担忧,自己貌似也没有因为钱的事情,有过什么所谓的困惑,但是现在偌大的一笔钱放置在自己的手里面,自己还是有着不能够自己!

    一向以来,自己都感觉能够沉稳住自己的心思,大院里面的孩子都说,自己像是一个小老头一样!但是自己现在呢?心里面就好像是住进了一头小鹿一样!胡乱的蹦跶!

    “有些许的道理,你们的师傅我当年的时候也遭遇过这样的情况,突然之间的暴富,整个心态都有那么一些乱了!甚至整个人都不能够自己,好在后来的时候能够调整自己的心态,才算是平复了下来,而当时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

    “师傅,我们现在是不是都是捧着金饭碗的孩子!”

    “有那么一点意思,但是并不完全!你们又没有捧着金饭碗去闹市!再者一点吗?你们的身后跟着不少的人!很多人看到你们的时候,都是避而远之,因为如此的情况之下,大家都知晓你们不是那么好招惹,甚至于相当的势利之徒看到你们的时候,也就是有所羡慕,但是很快就会别过!他们比你们更为的灵醒!”

    “师傅,你都说了他们是势利之徒?!”

    “势利之徒只不过是一个代名词,但凡聪明的都不会主动的早上来的!有些事情脑袋灵活一点,活的也就会越久一点!他们是靠这个吃饭的!如果说连吃饭的家伙式都丢了!还有什么意义!他们是为了吃饭!并不是为了丢脑袋!”

    “分清楚主次!”

    童童很是突兀的说了一句!但是这一句有那么一些不太应对!王安则是愣了一下,自己突然从自己的师弟身上面发现了相当的闪光点!他的年纪也不大,甚至在自己看来,有些小愚,但是从说话来看,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呀!

    “分清楚主次,说的倒是简单,但是实际的做起来,有点困难!不过不尝试一下的话,始终都不会有所感触的!不过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我相信你们!”

    得!丁羽有那么一些空放嘴炮的意思!完全就没有掺和其中的意思!这个多少让两个孩子有那么一些失望,不带这样的,是不是?说了大半天的时间,竟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参考,这显然不是在他们的计划当中!

    “师傅,买房子买地怎么样?”

    听了这个话,丁羽实在是有那么一些控制不住的情绪,“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不过这个下面还有着另外的一句话,盛世的房子有价难寻,乱世的房子白给不要!就好像是现在的一些发达地区,比如说北上广等等,有些来头的房子,你有钱,你买不到!但是放置在战乱的那个时候,都卷铺盖走人了!谁没事留在那里?”

    “现在的中国正值发展的快车道!”童童又是低声的说了一句!“还有这边的城市发展的也很是不错,就是地方稍微有点小了!”

    王安看着自己的师弟,自己对此并没有太多的研究,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童童会知晓这么多!其实这个也不是童童故意的!而是碍于他就出身在那样的家庭当中,情治部门,对于风土民情,还有人文地理等等,都是下意识的一种关注和了解!

    而王安呢?他并不是这样家庭的孩子,所以不会从这个角度来考虑这些问题和状况!倒不是说彼此之间真的就有那么大的差别,不是这个方面的原因!

    “给你们自己买套住的地方就行了!也算是有着自己立身的地方!现在市里面的房子有那么一些抢手,这些年城市的发展有点快,还真的就是应接不暇,而且这里毕竟就是小县城,童童说的不错,就这么大!凭空又不能够长出来土地!”

    闲聊了几句,总算是把他们给安抚了下来,不过丁羽可以肯定,这里面肯定是有着丁蕴和丁畅他们两个人在其中瞎胡闹!不然的话,王安和童童两个人绝对不会如此的急躁!

    这两个小坏蛋,不闹腾一点事情出来,是不是就觉得不太舒服呀!丁羽感觉自己的牙根好像突然之间的有点痒痒了起来!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