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白领 > 第四百零三五节 女人心思(2)

第四百零三五节 女人心思(2)

    古人的创造力不行,可是古人的执行力却是非常厉害的。

    这种小包子,差不多只有鸡蛋大小,微微泛黄的面皮有点透明的感觉,放在那里,就可以看到了这份精致,然后热气慢慢地上涌,夹杂着淡淡的面香和肉香随意地飘散,虽然说杨妃几乎是吃素的,可是这样子下去的话对身体可不一定就好,所以,今日李恪带来的却是小鲜肉包子,这样的包子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口一个。

    微微有点粘稠的小米粥,分布均匀而又简单,这个东西在古代可是大家的必备之物,大米的确是好吃,可是种植起来却是要命,需要水源,需要很细致的打理,而且很多人种植了一辈子的水稻,都几乎没有吃过几次。

    小米粥在现代社会其实非常的好吃,而且很顺滑,它的肉香,你是不知道的,特别是适合喝过酒的人,在晚上睡觉之前来一碗,比什么粥味道都要好。

    然后就是一盘黄瓜,因为知道杨妃的口淡,就没有放蒜,而是简单的放了一点酱油,味道可能会差一点,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是冬天啊,自然是不一样的感觉,另外一盘切的整整齐齐的猪头肉,却是猪鼻子位置,这个地方的肉比猪腮帮的肉要好吃的多了,加上一点点的调味剂在这个盘子的边上,这种盘子的烧制可能就是为了配菜用的,有两个盘子,一个大的上面是肉,一个小的上面是酱料,微微泛红发黄的猪头肉散发着淡淡的肉香,让人心中不免有点想要多吃一点的冲动。

    “母妃,这是包子,是鲜肉做的,儿臣知道您一直吃素,这样子的话,对身体是不好的,这个东西是松洲的特产,味道很好,一点都不油腻,你先吃一个,如果觉得不好的话,就喝完粥也可以。”

    听到里面有肉,杨妃有点迟疑了,她不喜欢吃肉,特别是那种大肥肉,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倒是喜欢,不是因为他们穷,而是因为血统的问题,将这两位的家族的血统理顺了之后,你就会发现,他们的祖先可能都是生吃的。

    虽然很生气,可是杨妃还是决定不让李恪为难,就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放入口中,这个东西不大,而且温度正好,不冷不热的,她轻轻地咬了一口,就感觉到了一股肉香飘洒在自己的口腔里,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小孩子一样,然后慢慢咀嚼,发现里面的确是不腻,只是呢,应该是放了一点肥肉的,反而让这个口感更佳的劲道。

    虽然包子不大,可是她还是通过三四口才吃完,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吃灌汤包的,非得出事不可,等到她吃完了一个,抬头看到李恪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不由得脸上微红道,“这个不错。”

    “母妃,这个就是儿臣早上吃的,这个里面还有一个是素的,您也可以尝尝。”李恪笑着说道,他让叶露准备的是荤素都有的,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非常喜欢吃荤的,吃点素也好。

    这次杨妃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放入口中,一股子淡淡的青菜的香甜弥漫着自己的嘴里,对于已经吃了好些日子的干菜的人来说,这个感觉还是挺不错的,然后在李恪的指挥下,又吃了一个竹笋的,随即喝了一口粥之后,吃了一块黄瓜,发现这个味道是真的很好。

    看到自己的母亲吃的如此开心,李恪就继续介绍道,“母后,这个是猪头肉,您可能不太喜欢吃,不过呢,您可以试着尝一下,一会李愔来了之后,他可以吃的,小孩子嘛,很喜欢这个。”

    听到猪头肉,她就会想着猪的丑样子,不过呢,听说小孩子都喜欢吃,那么自己这个作为母亲的,肯定要先尝尝,就选择了一块还算是顺眼的,就吃了下去,有点小心地吃下去,却发现一点都不油腻,反而带着淡淡的嚼劲,不由得眼前一亮道,“这个不错。”

    “母妃,如果觉得不错就多吃一点,您看看你,都瘦了很多了,带弟弟很累吧?”

    在李恪的怂恿下,她吃了四个包子,三块黄瓜,两块猪头肉和一碗小米粥,这对于她来说,已经非常的多了。

    放下筷子的时候,就看到李愔一脸得意地跑过来了,看来之前所谓的受伤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损伤,看到李恪的时候还是有点害怕,但是看到杨妃的时候,就高兴地冲过来想让对方抱一下,却听到李恪的声音,“音儿,要不要吃好吃的?”

    本来都伸开的手,却忽然停住了,让杨妃都有点尴尬,然后抬头看着李恪道,“哥哥,你有什么好吃的,要是真的好吃的话,我就原谅你了。”

    这就是个小大人,这样的人脾气一般都不怎么好,但是呢,记仇和不记仇都在一瞬间。

    “你坐在这里就可以了。”李恪指着边上的凳子说道,他们这里还没有椅子,这算是一种歧视吗?不算是,只是有的时候,你是真的没有办法一视同仁。

    李愔看了对方几眼,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就慢慢地上去了,然后就看到了桌子上的东西,剩下的包子还有四个,都是肉的,还有黄瓜和猪头肉,这些东西看着一般,但是只要是你吃过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味道好的过分。

    “来,吃一个吧。”李恪笑着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给他,然后李愔直接就上手,一把抓过来,不等杨妃说话,他就直接塞进嘴里,然后小嘴就很快地将其中的一个给吃下去了,然后不等李恪说话,他就直接上手了,四个啊,能有多少啊,不过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然后他伸手就抓住了一片猪头肉,直接塞进嘴里,结果眉毛都竖起来了,这个东西真的是太好吃了,于是不等对方说什么,他就一口气全部吃完了,只是呢,黄瓜他却不动,真正喜欢吃素的孩子恐怕不多。

    “哥哥,哥哥,没有了吗?人家还要吃,人家还要吃。”

    李愔此时真的认为李恪就是自己的哥哥了,这不,双手拍着桌子喊道。

    “没有了,明日的话,到时候我给你带来,不过呢,你如果想要天天吃的话,可能在这里是不行的。”李恪这算是诱惑吗?算是,不过呢,李愔却哼了一声,就从凳子下来,跑出去玩了,他不喜欢不满足自己想法的人。

    “母妃,今日的事是这样子的……”

    看着杨妃询问的眼神,李恪就将自己今日看到的事说了出来,结果杨妃的小嘴张的很大,她觉得不可能,可是事情就摆在眼前,容不得她多想。

    “怎么会如此?”杨妃还以为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可是听到李恪的话之后,她却发现自己身边的这个孩子似乎长大了,孩子长大了是好事,可是这样的长大,却不一定了,说不定会出事的。

    “母妃,李愔是您的儿子,也是我的亲弟弟,您不会真的以为我是故意找他的麻烦吧?这些年,虽然儿臣没有做出从什么大事来,可是可有给您惹过麻烦?”李恪却在边上指引地说道。

    杨妃摇了摇头道,“没有。”

    李恪这孩子吧,和李世民相比,比他强多了,李世民属于那种内心黑乎乎的,而表面很光滑的人,而李恪呢,则是表里如一的人,如果非要说和自己一样的话,李世民那是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既然如此,母妃知道儿臣为何刚刚要教训他了吧?他如果继续留在这里的话,肯定会惹出大麻烦,到时候,不只是儿臣要倒霉,母妃,您也要倒霉的,这些年,母妃在皇宫里过的战战兢兢的,就是为了我和李愔才如此的,可是如果因为他的这种可以避免的举动而成为别人眼睛里的笑柄的话,岂不是得不偿失?”

    李恪慢慢地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出了杨妃这些年的心酸,皇宫里就一定幸福吗?不见得吧?很多人在皇宫里还没来得及享受,就直接死掉了,公主需要去和亲,需要和臣子进行拉拢关系,历史上的高阳公主不就是如此吗?而皇子呢,你只要是出现了,就会让其他的皇子警觉,因为你这是打算抢夺皇位的啊,就算是你说,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杨妃的眼睛微微有点湿润,她知道对方说的都没错,可是呢,现在李恪大了,肯定不会在自己的身边,而李愔如果也走了,她就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了,你说是不是很奇怪?父母希望孩子长大,却又希望孩子不离开。

    但是呢,鸟儿大了都会离巢的,何况是人乎?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一定要送到松洲,你弟弟自从出生后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他才这么小就要出去,不太合适吧?”杨妃说着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话问李恪,其实她的心中早就想明白了,皇宫里的人,包括皇帝在内,都是不长久的,那些所谓的漂亮的宫妃今日可能是得宠之后逍遥自在,或者嚣张跋扈,可是也许明天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而且根本就找不到,像是那些在什么枯井里之类的都是好事,至少还有个全尸。

    “母妃,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没办法的事,弟弟是不大,可是这件事却不小,我之前和青雀聊过了,恐怕就连李祐都得过去,这小子和弟弟的性质差不多,两人都是不省心的,而且现在父皇的权势越发的重了,要是到时候惹怒了父皇,恐怕就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青雀!?”杨妃咬着好看的贝齿,似乎在喊着一个仇人一样,可是这个仇人却又是一个可以让她的儿子稍微好一点的人,你说这份奇怪的感觉是不是有点奇葩呢?

    “难道长安就没有大儒可以教他了吗?”杨妃这是打算垂死挣扎啊,可是李恪知道,那些大儒要么就是喜欢挑刺的,要么就是不敢得罪皇帝的,你指望这些人教授李愔知识那是没问题的,可是除了这个之外,其他的都不习惯,但是呢,李愔现在不需要知识,他需要的是道理和规矩,可是这个太难了,就像是之前李泰和父皇说的那样子,你指望那些喜欢告状的人告诉太子哥哥如何才能做好一个太子,这不是笑话吗?他们那些人,要么就是老古板,要么就是死心眼,要么就是抠门到家了,你指望这些人教出一个品学兼优,做事滴水不漏的太子,你想什么呢?

    “母亲,他们可以教弟弟学问,可是他现在不需要学问,他需要的是知道什么叫做规矩,而在长安,最大的规矩就是父皇的规矩,而那些人会那么好心地去管吗?”李恪慢慢地解释道。

    “难道松洲就有什么不同?”杨妃对于松洲的印象还停留在隋朝的时候,听到那些大儒们的话,肯定是蛮荒之地。

    “松洲是不同的,您看看青雀就知道了,那里的人虽然也惧怕父皇,可是有一句话叫做天高皇帝远,那里的很多事都是叶侯说了算,您看看青雀是不是比以前好了不少,虽然人没有了礼节了一些,可是做事做人方面都好了很多,而且儿臣还听说,在松洲那里,如果你不听话的话,那么老师处罚学生的手段非常的严厉的。”李恪说这话的时候,有点胆寒的感觉,青雀别看现在一天到晚想要回去,看似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也是因为相比长安,松洲的处罚更加的轻松一些,这样的处罚,会让他有选择的。

    “非常严厉?怎么个严厉法?难道不是打手板,不给吃饭吗?”杨妃的脑子里只有这么一点东西,因为过去自己读书的时候就是如此,你如果不听话的话,老师可不会给你好脸色,打手板和不给饭吃就是最大的可怕。

    “恐怕不止如此,还得去帮人洗衣服,还得搬石头……”

    李恪的话让杨妃一愣,这算是什么教育啊,这个简直就是苦力啊,刚刚还升起来的一点信心顿时就不见了,忍不住反问道,“这个不是农人才干的事吗?难道李愔一个堂堂的皇子也要做?”

    “母妃,很多事儿臣也不知道,没去过,但是呢,这方面恐怕是免不了,但是呢,为了弟弟好,母妃还是考虑一下吧,儿臣告退。”

    李恪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因为再过三天就是光明殿竣工的日子,他的事很多。ntent

    唐朝小白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