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从没见过的粗使婆子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从没见过的粗使婆子

    其实从容貌上看,这个婆子和其他的婆子没什么区别,四十几岁的样子,看起来粗壮的很。

    就如同院子里普通的粗使婆子一样,但细看下来,却又是不同的,粗使婆子穿的衣裳的料子,没有这个婆子穿的好。

    如果不是她过于粗壮的样子,邵宛如会猜这是一个管事的嬷嬷,但从她这膀大腰圆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一个粗使的婆子。

    很胖、很大、很结实!

    邵靖的这院子里的其他下人都很瘦瘦,既便是拿着扫帚的粗使婆子,也没有她看起来大的,在这里也算是独一份的,可见这跟邵靖平时使用的人手不同。

    还有一点,邵宛如回府也有一段时间了,在之前回府里的时候,她可以肯定没见过这个婆子,也没听说这么一个婆子。

    象这样的一个婆子,如果自己看到,必然会记得,既便没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听说过,也一定会禀报自己,她之前让青儿盯过邵靖这院子,一直没发现什么异常的事物,异常的人。

    这婆子应当是最近进的府,或者说自己嫁出去之后才进的府,所以自己对她一无所知。

    但这个婆子显然不是才入府的样子,看她这么过去,一路还有人向她侧身行礼,可见她的身份不一般,邵靖是个疑心重的人,他不会把一个才进府,看起来就象是一个粗使婆子的下人当成心腹的。

    这人很可疑。

    “殿下,我出去走走!”邵宛如无聊的站了起来。

    “别走太远,就周围看看吧,免得本王要走了还找不到王妃!”楚琉宸懒洋洋的带着几分笑意挥了挥手道。

    “我知道!”邵宛如点头。

    “宸王妃去前面的那个院子里看看吧,那里新种了一些花卉,有些开花了,有些还没有,离这边也近。”邵靖笑嘻嘻的提议道。

    “好的,我一会先在这里转转,再过去看看。”邵宛如道。

    带着两个丫环往外走,邵靖不自在的皱了皱眉头,忽然大步走到门前,对站在门边的小厮吩咐道,“好好带着宸王妃去赏景,让院子里的下人都回避,免得冲撞了宸王妃。”

    “侯爷,奴才明白!”小厮伶俐的接口道,退到了门外。

    邵宛如走了出来,门外的下人不多,几个零星的丫环、婆子看到邵宛如出来,立时站定行礼,才一会时间,之前看到的那个胖大的婆子已经不见了。

    看着她方才过去的方向,邵宛如随意的举步,那边是一个阁楼,高于整个院子的高度,邵宛如之前在她自己的院子,也曾经远远的看到过那一处阁楼。

    “王妃,您跟奴才过来,奴才带您去看新安置的花卉,这还是王妃嫁出去之后才新置的,侯爷说府里的人越来越少了,眼看着几位小姐一一嫁出去,都不热闹了,这才特意的找了人过来,种了许多的花卉。”

    小厮机灵的上前,笑道。

    这话说的极是讨人欢心,又解释了邵靖突然之间种花的行径,这种事情以往都是内院关注的事情,一个男人总不能一直关注着种花种草的事情吧!

    “那里是什么?

    ”玉洁细眯了眯眼睛,在邵宛如的暗示中,指了指阁楼的方向。

    “那里就放着一些杂物,没什么好东西,连住人都不行。”小厮笑嘻嘻的道,然后又往外让,“王妃,请跟奴才过来,那院子离这里很近。”

    邵宛如抬头看了看那处阁楼,阁楼上面的帘子紧紧的落下,看不清里面有什么,那处只是阁楼,所以没人。

    脑海中蓦的闪过一个场景,她似乎曾经在黑夜里看到这一处的灯光,是从这个阁楼里传过来的,还是其他的地方?

    必竟隔的远了一些,远近错落之间也很容易弄错,可能是这里也可能不是这里。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这会就算是想探究也探究不到,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她一个当侄女的怎么能去查叔叔的屋子,就算是个杂物间也一样。

    “走吧,去看看!”唇角微微一勾,淡淡的道。

    她今天也算是帮了蒋氏一把,帮蒋氏拖住了邵靖,这时候拖的越久,蒋氏就越能闹腾的厉害,……

    她们去的是邵靖右边的院子,是一个空着的,这些地方邵宛如以往都没来过。

    邵靖是邵宛如的二叔,一方面邵宛如有戒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邵靖这里没什么可观赏的,没想到现在居然弄了一个院子出来。

    细想起来,邵靖住的院子周围的几个院子都是空的。

    不过兴国侯府主子少,之前当家的又是二房,三房偏远,够不成威胁,大房又不大,所有的院子几乎都拢在二房的手中,邵靖想住的舒服一些,免得被人打扰 ,把周围的几个院子空出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这格局邵宛如当初在兴国侯府的时候就知道,也不以为意。

    但现在却莫名的多了几分疑惑。

    院子里的确有许多花卉,才种上去的,还有几丛灌木,不远不近的布置在那里,使得原本的院子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正是夏日的时候,没有春日香艳的百花,却依然有些耐热的花盛开在阳光下,景色倒也颇佳。

    “二叔什么时候让人布置的,真不错!”邵宛如一边走一边赞叹,随口问道。

    “侯爷也是偶然想起的,觉得在这里布置一番,还可以在累了的时候,走走看看,赏心悦目的很。”小厮答道,一直巴结的在邵宛如面前带路。

    “你去那边休息吧,王妃不是别家府上的,又不是不认识路。”玉洁不耐烦的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凉亭道,“你这跑来跑去的也累,我们王妃跟着你跑更是累。”

    “奴才走慢的,侯爷让奴才来陪着王妃,王妃若是嫌弃了奴才,奴才还怎么去回侯爷。”小厮哭丧着脸,委屈起来。

    “你放心,我们不说,你不说,没人知。”玉洁撇了撇嘴,不以为意的道。

    “怎么会没人知道,这府里全是人,就算我们都不说,必然也是有人会看到,会去告诉侯爷的,玉洁姐姐,你就可怜可怜奴才吧,别把奴才打发走,侯爷那边可骒准备了板子的,奴才不敢偷懒。”

    小厮可怜巴巴的道。

    “玉洁,别为难他了,就

    带着他一起走吧!”邵宛如开口解了小厮的围。

    “多谢宸王妃,多谢宸王妃。”小厮大喜,连连行礼,看他这么一副急切的样子,惹得主仆几个都多了起来。

    天气着实的热了点,走了没几步,邵宛如就去了凉亭坐下。

    “你去拿个一壶水、一个杯子过来,我们王妃在这里休息会,赏赏花。”玉洁指使小厮道。

    小厮见她们坐了下来,没有再随意的走动,松了一口气,“奴才马上去拿过来。”

    说着一溜烟的跑了出去,这里离侯爷的院子近,拿东西自然是去侯爷的院子去拿的。

    “青儿,你看到之前的那个粗使婆子了吗?”邵宛如目光落在面前一处灌木丛中,话却是对青儿说的。

    “王妃,奴婢方才没注意到。”青儿惭愧的摇了摇头,她当时一直跟在王妃的身边,注意的只是屋子里的人,没注意到窗外,待王妃拉着她的衣袖暗示她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王妃,奴婢看到的。”玉洁接口道,她当时的位置和邵宛如是一个方向的,见邵宛如的目光落到了窗外,而且还颇有疑惑,也就多看了一眼,乍看到这么粗大的婆子也吓了一跳。

    “你以前听说过邵靖的院子里有这么一个婆子吗?”邵宛如睫毛扑闪了下来,问道。

    这么一个人,如果是看到的,身边的丫环早早的就会禀报她的,那必然是没见过的。

    “奴婢没听过,这胖成这个样子有,腰围这么粗,看着就象是有一把力气的,别说侯爷的院子里没听说过这么一个人,就算是整个兴国侯府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人。”玉洁快言快语的道,“如果奴婢见到这么粗壮的婆子,一定说给王妃听的,看这样子,力气比奴婢还大!”

    长的膀大腰圆,看着象是有一把子力气,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王妃,奴婢方才在院门外看有婆子朝着院子这里看了又看,虽然很隐密,好象不是很注意的样子,但那个婆子眼角时不时的斜过来,一看就知道是盯着兴国侯的住处,不知道是盯着我们还是盯着兴国侯!”

    青儿想起方才在院门外看到的另外一个很普通的婆子的事情,提醒邵宛如道。

    “不会是盯着我们的,应当是盯着邵靖。”邵宛如摇了摇头,太夫人又出妖娥子,打算和邵靖一起算计自己,这种时候,不管是太夫人还是邵靖都不敢让人盯着自己,就怕事情被自己发现,如果院门外有人盯着,十有是赵熙然的。

    邵宛如这里无意一猜,倒是把事情猜了个不离十。

    又稍稍的观赏了一会,小厮急匆匆的回来,带了茶壶、茶杯过来,放置到桌上之后,垂手落肩的站在一边,也没有直接上手,极是规矩。

    玉洁倒了一杯茶放置在石桌上,邵宛如接过就要喝。

    青儿想阻止她,却见她一口茶水已经入喉,急的暗中向她摇手示意。

    邵宛如向她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邵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害她,楚琉宸还在邵靖的院子里坐着呢……

    算算时间差不多……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