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座山 > 第1235章 我可是铁打的
    大奎忽然叹口气说道:“你验证啥啊?有意思吗?要我说干脆直接上门把话说清楚,告诉她以后要是再来于家村的话腿给她打断。”

    “还治不了她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单飞,好嘛,现在一看你能挣钱了又想回头,哪有那么好的事。”

    “现在更离谱了,还联合外人来坑你,这要是换我的脾气我早扇她了。”

    于飞挠了挠头,没有接这茬,有时候他也想上去给某些人一顿嘴巴子,但掉过头想想自己还真下不了手,毕竟曾经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过,恩恩怨怨的也扯不清楚。

    他能想到最好的结果就是再也不见,哪怕擦肩而过也只是对视一眼,而后错身离开。

    叹口气,于飞说道:“估计等这事有个了结她也就不会再这样了。”

    “人可以傻点,但不能无知,她现在就是别人的一颗棋子,我就闹不明白了,就她这脑瓜子当初是哪根线短路非要跟你离婚的?”大奎说起这事依旧有些愤愤不平。

    “那你以为她是为啥要离婚呢?”于飞反问道。

    大奎忽然怔了一下,而后说道:“也是昂,要不是脑子不好咋会跟你离婚呢,正好让芳芳钻了空子。”

    “你这话说的就猥琐了,啥叫让芳芳钻了空子。”于飞斜了他一眼道。

    大奎立马就正经了起来:“你当别人都是瞎子呢?当初芳芳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而且你看她跟村里谁说话都很随便,也就跟你说话的时候才会注意自己的形象。”

    “要不是当初她妈非得开个天价彩礼,我爸都打算帮你上门提亲了。”

    这件事于飞还真不知道,并没有谁跟他说过这事,所以一时间有些惊讶。

    “真的?”

    大奎一脸正经道:“那我还能骗你不成!”

    于飞搓了搓下巴道:“这事还真有点历史。”

    “那可不嘛,所以说到最后谁跟谁做亲戚那还是有定数的。”大奎很认真的说道。

    看他一脸神棍的表情,于飞忽的转换话题道:“汉服节那天你赚了多少钱啊?”

    大奎忽然露出一个便秘的表情,你这是哪跟哪啊?话题转换的可太生硬了吧?我这还有一肚子的话没说完呢,你咋就不按套路出牌呢?

    于飞哪能给他继续白话的机会呢,所以又问了一句:“我看你那天都没闲着,肯定不少挣吧?”

    “跟你聊天真没劲,一会东一会西的,这都没法接,走了,你嫂子还等我回家吃饭呢。”说完他起身就往外走。

    于飞对他的背影追问道:“你到底赚了多少钱啊?”

    大奎头也不回,送给了他一个国际通用手势。

    于飞咧嘴一笑,回头看三双可怜巴巴的眼神,他笑笑从空间里掏出三颗苹果,一狗一颗。

    愉快的捻了一粒花生米丢进嘴里,于飞边咀嚼边再次打开了手机看起电影来。

    好家伙,现在很多网剧比那些所谓的大牌拍的都有意思,可能是因为草根都需要拼命,所以他们很珍惜每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就在于飞感慨这些人拼命之际,一个身影来农场,听到雄风的警告声,于飞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又把注意力放到电影上。

    “不会是你老板又想让你来说点啥吧?”

    李木子在于飞身边坐下,先是往手机电影上看了一眼才说道:“我老板啥也没说,我就是想过来串个门,你想得有点多了。”

    “那就好好的串吧。”于飞随口说道。

    李木子顿时气结,你这话还没说两句就想赶人?亏我还担心你会一蹶不振呢,看这脾气那是一点都没改啊!

    “唉~”

    她忽然叹口气说道:“以前有大棚的时候还没觉得,现在大棚没了这农场看起来咋就觉得那么空旷呢?”

    于飞往外瞅了一眼后说道:“这样不是挺好的嘛,视线开阔,没有一点碍眼的东西,能看老远呢。”

    “你就没有的其他的想法?”李木子问道。

    于飞摇摇头道:“啥想法也没有,我最近在修道,换句话说就是在禁欲。”

    李木子翻了个白眼,谁管你这个了,你爱禁不禁,关我屁事。

    “你就不能聊点正经的?”

    于飞伸手对手机一指道:“你看,这些演员的演技咋样?我觉得就这演技不输那些大明星了,也就是硬性条件不好,背后的资本不够硬,要不早就大红大紫了。”

    李木子忽然有种要窒息的感觉,这就是你所谓的正事?跟你眼下的情况八竿子打不着好嘛!

    就在她还想说点啥的时候,于飞忽然正经道:“跟你老板说,别让他陷得太深,这事他最多只需要表个态就好,其他的会有人做的。”

    李木子怔了一下,而后试探性的问道:“你是搭上哪条线了吗?”

    于飞咧嘴一笑:“我的线可是漫天飞哦!”

    李木子忽然叹道:“看来还是你跟陆总两人心有灵犀,他走的时候就说过这事,也猜到你会这么说,不过他不打算这么做,还说自己虽然算是半个弃子,但他终究还是姓陆。”

    “而且他还说了,他们家老爷子对你的印象挺好的,或许能替你说句话。”

    于飞像是有些自嘲般的说道:“我好像也就只能在这些老头圈里混了。”

    李木子胸口顿时一阵气闷,你说这话很容易挨揍你知道吗?什么叫只能在这些老头圈里混?

    你要知道多少人想跟这些老头搭上话而不能,你倒好,还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一辆绿色的越野车吱的一声刹在了农场门口,于飞回头看了一眼,对李木子笑道:“又是一个老头!”

    李木子有种自己掐自己人中的冲动,不行,脑袋都开始有点犯迷糊了,最好晴天一个霹雳收了眼前这货,自己才能舒畅起来。

    于飞迎向了张政,这老头一直在打量着原本属于大棚的那片空地,面色平静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等于飞近前的时候他上下打量了一圈:“好嘛,还算没伤到自己。”

    于飞一挠头笑道:“我可是铁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