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座山 > 第1236章 一个口子
    张政似乎对他这个回答很满意,语气也柔和了几分。

    “你这个信念就好,只要人好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不管你是打铁的还是铁打的,自身硬那才是硬道理。”

    说着他又在农场环视了一圈:“那两个小家伙呢?”

    于飞扭头吹了一个口哨,原本趴伏在地享受的三条狗同时往这边奔来,一个打转,停在了于飞和张政之间。

    “好好好!”

    张政看到之后满脸的喜色,他能看得出,追风基本已经完全康复了,虽说雄风还有点跛,但正常奔跑已经可以了。

    “看来把这两个小家伙放你这是我做的最明智的选择。”

    他转身拍了拍车身说道:“这里面是给它们带来的补给,你把车子开进去把上面的东西都卸下来。”

    “你是自己开车来的?”于飞的下巴都要惊掉了。

    刚才他还奇怪怎么没有个司机之类的下来,感情这车是张政自己开来的!

    “咋?连你也觉得我老了,啥也不能干了?”张政的面色明显有些不善。

    “我跟你说,想当年我也是少数会开车的技术人员,那时候敢查我驾驶证都的人没有。”

    于飞哭笑,那可不是咋的,谁要是敢查你驾驶证你还不得突突了他啊!

    可你自己不知道自家的事吗?当初你刚来的时候眼看就要去那边了,好家伙,这才多久啊,你自己都敢开车出门了,难道你那些……

    不对啊!

    于飞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就算你的身体好转了一些,你那些保健医生肯定也不会放你单独出门的,更别说自己独自驾车了。

    “你搁那墨迹啥呢?赶紧把车开进去,我还没吃中饭呢!”

    完了,这话一出于飞就知道这老爷子肯定是偷跑出来的,因为他是知道那个保健医生的脾气的。

    果然,就在于飞刚把车子停好,又有一辆车子追到了农场门口,下来的正是张政的保健医生和他之前的安保人员。

    那个被称为佘护士的保健医生先是给了于飞一个幽怨的眼神,这才到张政身边低声说着什么。

    于飞挠头,这老爷子偷跑出来又不是我撺掇的,你那是啥眼神啊?

    很快,张政就把佘护士和安保给打发到民宿那边收拾房间去了。

    李木子也理所当然的当起了领路人,然后农场就只剩下张政和于飞了。

    “其实你的反击可以不用这么惨烈。”

    张政站在曾经大棚的所在地说道:“高家那小子我大概了解一些,总体感官还算不错,就是人阴柔了一些,但也还算说得过去。”

    “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应该是冲着你的药酒来的,你要知道他的发展方向就是医疗这一块,并且他还有更大的野望,所以对你下手就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不过你完全可以把这件事跟我说,没必要顺着别人的意愿毁掉自己的基业啊!”

    于飞沉吟了一下说道:“我想看看这个世道我还能活下去不。”

    张政回头看了他一眼道:“话说重了,要说在新旧交替的时期你有这样的担忧那是对的,但现在你就不用担心这么多了。”

    “你自己没看你这件事所带来的影响吗?我一个老头子都能看到网上那么多人在声援你,还说让你把幕后之人的名字爆出来,你觉得你能活下去吗?”

    “你把对手想的太过庞大了,你也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

    于飞看着张政淡然的表情没有接话,后者平静的说道:“重建吧,有很多人还在等着你的蔬菜吃呢!”

    “费用你不用担心,只要你敢花就有人替你结账,另外把你的损失统计一下后乘以十报给我,会有人给你补偿的。”

    “另外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不会有人再来骚扰你了,如果有,那些觊觎你的曰本人就是先例,没有人会说啥。”

    于飞眼睛一亮,他哪怕不要这些补偿,有最后这一句话就足矣了!

    张政摆手道:“先别想着谢我,这不是我一个人能给你开的口子,我们也是有私心的,毕竟年纪都不小了,还想多看几年这秀丽山河。”

    “估计高义就是想通过我而获得某项许诺。”于飞想到了其中关键点。

    张政叹口气道:“都是凡人,谁还没有点私心呢!”

    看于飞还在想啥,张政咳嗽了一声说道:“你不觉得该表示一下吗?我可是连饭都没吃呢。”

    “哦~哦~~我这就给你做饭去,来个铁锅炖大鹅咋样?”于飞说道。

    “年纪大了,牙口也不好了,大鹅是啃不动了,也就只能吃点软和的。”

    张政一边叹息着自己的年纪大了,一边瞄了一眼鱼塘。

    “我最近刚学会了一道新菜,盘龙鱼,这就做给您尝尝。”

    ……

    就在于飞带着兴致勃勃的张政去钓鱼的时候,一辆普普通通的车子停在了农场后面的堤坝上。

    高义没有带任何人,独自下车,就那么看着于飞,后者冲他咧嘴一笑。

    高义似乎叹了口气,冲他拱拱手,而后转身上车离去。

    “这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张政说道:“要他这样的人认输服软基本不可能。”

    “不过他之后的日子应该不太好过,正应证了那句祸起萧墙,他需要花费很大的代价和长时间的精力才能摆平某些矛盾。”

    “小子,我问你一句,你那个药酒应该无人能仿制吧?”

    于飞甩了一下鱼竿,使得刚上钩的鱼挂牢一些,然后才说道:“想要仿制的人多了去了,在中药盛行的国内都没人能仿制,难道那个蛋子大小的岛国能仿制的出来?”

    “不是我笑话它们,就是给它们百十年的功夫都没那个可能。”

    张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你知道高义的身边有曰本人?”

    于飞咧嘴一笑,露出一嘴白森森的牙齿~

    ……

    “这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啊?”村支书听了于飞的建议后,敲了敲脑壳问道。

    “这有啥地道不地道的啊?你看人家都把小飞祸害成啥样了?要他点补偿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