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二战搬运工 > 第二十六章 赵老太
    熟悉北京的人都知道北京有一条“赵登禹路”,还有一条“赵登禹大街”,那是1945年抗倭战争胜

    利后,北平市政府为了纪念赵登禹而将崇元观南至太平桥的马路命名为“赵登禹路”、将北平通县

    古运河西岸一条大街更名为“赵登禹大街”。

    赵登禹(1898—1937年),字舜城,山东菏泽县杜庄乡赵楼村人。赵登禹将军最出彩的一次战役莫

    过于第一次长城抗战之时的“喜峰口大捷”。由于军队的装备非常落后,子弹严重缺乏,于是二十

    九军为了提高官兵使用大刀的技能,副军长佟麟阁将军亲赴北平聘请李尧臣先生来军担任武术教官

    ,创立了著名的“破锋刀法”。1933年3月长城抗战打响,倭军趁势抢占了喜峰口。

    29军决定发动反击,派109旅旅长赵登禹指挥奇袭喜峰口的这场战斗。考虑到赵登禹部在此前的

    战斗中损失较大,只有王长海团编制较完整,于是将38师董升堂团也交由他指挥。王长海和董升堂

    接到命令后,立刻在各自的团里挑出500名擅长刀术和近身肉搏的士兵组成大刀队,只带大刀和手榴

    弹,其余士兵进行火力掩护。

    3月12日,董升堂团首先来到了位于长城外小喜峰口的三家子村和前仗子村附近。当天晚上,皓

    月当空,正是夜战的良机。这里有一支倭军的骑兵部队在宿营,满街都是马,倭军正在酣睡之中。

    大刀队迅速解决了倭军哨兵,挥舞着大刀,冲入倭军营房。先扔了一阵手榴弹,紧接着趁倭军混乱

    之机用大刀劈杀,倭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很多人稀里糊涂地就做了刀下之鬼。大刀队又趁乱放火,

    倭军其他部队见到火光,纷纷赶来增援。然而在夜间,倭军的飞机大炮都发挥不了作用。尽管倭军

    士兵也都是从入伍就接受刺杀训练,但在西北军英勇的大刀队面前,却占不到任何便宜。

    在董升堂团与大批倭军酣战之时,王长海团也赶到了狼洞子及白台子敌人的炮兵阵地。大刀队再

    显神威,一举夺取了敌人的阵地,砍杀了百余名正在睡觉的倭军炮兵,并缴获了大量的火炮和武器

    弹药。

    两支部队的“奇袭战”,让倭军十分吃惊,他们迅速调集大批部队进行反扑,在人数上处于劣势的

    大刀队并不畏惧,依然与倭军继续肉搏。随后,大刀队烧毁了倭军的辎重粮草,炸毁了缴获的火炮

    和装甲车,在后续部队的掩护下撤出了战场,喜峰口战斗大获全胜。

    1937年作曲家麦新在创作抗倭歌曲时,首先想到了“喜峰口大捷”这场战斗。于是一首鼓舞全国

    人民士气的经典歌曲《大刀进行曲》就此诞生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原词为“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可惜的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让29军再“芦沟桥事变”时缺少准备,仓促应战,以至于一代民族

    英雄战场殉难、以身报国。铁骏每每想起这段悲壮的历史,都会感叹不已。既然回到了这个时代,

    他总想着能为这些为抵抗侵略而英勇牺牲的民族英雄们做些什么。虽然他心里还记挂着“母子修罗

    ”夫妻是否完成了任务的事,但还是决定趁着来北方的机会到北平去看一看,给29军将士提供一些

    必要的帮助。

    开着Kfz.B20越野车上了通往北平的“官道”,铁骏本来还想给“小萝莉”赵理智解释一下为什

    么不回上海却要去北平的原因,谁料想在得知要去北平以后,赵理智竟然变得非常兴奋起来,神情

    激动的好像比当上铁骏的“秘书”还要高兴。虽然铁骏大帅哥相当滴郁闷,但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

    好奇心,问道:“小妹儿,这次去北平咱可是第一回到老北京,人生地不熟的,你高兴个啥呀?”

    赵理智一听铁骏竟然是第一次到老北京来玩儿,更高兴啦,因为她终于发现自己竟然还有比“铁

    大哥”强的地方。“铁大哥,你还没到过老北京呀,这可是太好了,老北京城我可是轻车熟路,我

    可以给你当向导啦。”“小萝莉”拍着小手欢呼雀跃,铁骏疑惑地问道:“你给我当向导?你才多

    大,来过北平吗?”“小萝莉”听到铁骏竟然怀疑自己,不高兴啦,小嘴撅的能挂好几块金砖:“

    少看不起人,人家前两年还跟着妈妈回北平的老宅子住过好长时间呢。”

    铁骏这才恍然大悟,想起来了“赵老太”一家可是在旗的。“赵老太”的娘家曾经出过一个京官

    ,不过好像并不是什么大官儿,赵理智所说的“老宅子”应该是“赵老太”娘家的老房子。前两年

    “赵老太”为了支持赵侗等人成立“少年铁血军”,曾经带着自己最小的两个女儿还有大儿子回到

    北平,寻找李杜、黄显声等人寻求帮助。

    怪不得“小萝莉”对自己怀疑她不高兴呢,人家还真的算是个“老北京”呢。只不过后来为了帮助

    自己的哥哥,“小萝莉”不顾家人的劝阻,跑到辽南跟着赵侗打鬼子去了。想到这儿,铁骏对小小

    年纪就敢上阵打鬼子的“小萝莉”越来越敬佩、越来越喜欢啦,不由自主地对“小萝莉”伸手比了

    个大拇指。

    “小萝莉”看到铁骏恍然大悟的样子,还伸出大拇指夸奖自己,又高兴了起来,一脸期待地说道

    :“也不知道妈妈是不是还在北平,人家可是好长时间没有见着妈妈啦。”说着说着,“小萝莉”

    的情绪就开始低落下来,大大的眼睛里也开始湿润起来。铁骏可是看不得美女落泪的,赶忙说道:

    “放心吧小妹儿,哥哥保证这次你能见到妈妈!”对铁骏早就奉若神明的“小萝莉”马上有阴转晴

    ,漂亮的大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抓住铁骏的胳膊使劲儿摇了起来:“真的?太好了,要见到妈妈

    啦!”

    正在开车的铁骏被“小萝莉”摇的差点儿把车开到沟里去,赶紧回过神来用心开车。这幸亏是在

    民国时期,路上别说汽车了,就是马车都难见一辆,要是二十一世纪的话,哼哼。。。

    快到傍晚的时候,铁骏开着十分拉风的Kfz.B20越野车带着“小萝莉”赵理智十分嚣张地冲进了

    北平的大门,在“小萝莉”的指引下转过几条街道来到了西门里一个胡同儿。“小萝莉”一下车,

    就迫不及待地跑到一户老北京标准的四合院大门前,跳上台阶,伸出小手对着红漆大门上的门环猛

    拍起来。

    铁骏趁着这个机会从“乾坤袋”取出路上就已经想好要送给“赵老太”的见面礼,第一次见准“

    丈母娘”,铁会长自然不会小气。他怎么能知道“赵老太”一定在家呢?原因很简单,“芦沟桥事

    变”之前,“赵老太”一直在北平奔走,筹集粮饷物资。相信近一阶段东北发生的事情,她在报纸

    上应该已经有所了解,这么好的形势她不可能不利用起来,必定要借势而为,所以“赵老太”必定

    还没有离开北平。

    事实证明铁骏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一个三十来岁的精壮大汉来到门口,从门缝里看清了来人,

    兴奋滴高喊一声:“老夫人,是三小姐!”随即打开了大门。

    “小萝莉”赵理智一边叫着“赵大哥”一边一阵风似的跑进院子里,一头扑进院子里一个鹤发童颜

    的老太太怀里。铁骏一手提着一个巨大的皮箱跨进大门,他的强大的气场立刻吸引了“赵大哥”和

    “赵老太”的目光。“赵老太”一手揽着女儿的肩膀,眼光打量着这个仪态不凡的青年,正要问话

    ,“小萝莉”已经返身跳到铁骏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说道:“妈妈,这位就是炮轰鬼子司令、炸沉

    鬼子军舰、捣毁奉天兵工厂的铁骏铁大哥!”

    这个时候“赵大哥”已经关好了大门,听到“小萝莉”的介绍,一双环眼瞪得眼珠子都快跑出来了

    ,抢步上前要接过铁骏手中的皮箱。铁骏笑着说道:“不用了赵大哥,箱子有点儿沉。”

    “赵老太”冲着铁骏点点头,说道:“都进来吧,院子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几个人随着“赵老

    太”来到正堂,铁骏放下手中的皮箱,这才向“赵老太”和“赵大哥”拱手一礼,朗声说道:“‘

    海外华人抗日先锋会’会长铁骏见过赵老夫人、赵大哥;冒昧来访还请见谅!”“赵大哥”和“赵

    老太”也都回了一礼,“赵老太”请铁骏坐下,“小萝莉”端过来一杯茶放到铁骏身边的茶几上,

    回身跑到老太太身边去了。

    “赵老太”问道:“铁会长怎么会和小女一起来到北平呢?前一段时间你在东北把倭国人搞得风

    声鹤唳、草木皆兵,很是为我们东北同胞出了一口恶气,就连关内的上上下下也都对你极为仰慕啊

    。”铁骏微微一笑,将自己在东北的所作所为和盘托出,只是隐去了自己的“作弊神器”。讲完以

    后,才说起自己来北平的目的,同时向“赵老太”打听一下29军以及其他地方武装的情况。听完了

    铁骏的讲诉,“赵老太”并没有立刻向铁骏介绍北平地区的情况,而是拿起“水烟袋”抽了一口,

    陷入了沉思。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