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竖子凌逸 还我药园

第一百二十一章 竖子凌逸 还我药园

    深夜。

    楚国皇宫。

    面容苍老肌肉松弛的老国君靠在软塌之上,一双虎目半睁半闭。

    在他身边,坐着一个红着眼圈,情绪极度低落的年轻人。

    属于年轻人的修长白皙手掌,跟那只枯瘦若鹰爪的手掌握在一起。

    “父亲,没有别的路了吗”

    年轻人哽咽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

    “没有了。”老国君微微摇摇头:“要怪只能怪我太过执着,怪不得他。”

    年轻人双眼通红,道:“到这时候,父亲还为这恶贼说话”

    老国君轻轻笑了笑:“人活着,哪能连点野心都没有真正一点野心都没有的,那是废物。就像你们年轻人,整天说自己喜欢咸鱼,说自己很佛系简直扯淡和尚不想成佛么佛门的与世无争可不是没上进心。”

    “再说,这也是陆青鸣的道”

    “我当年把他提拔起来,看中的恰恰是他这份野心。”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只有他才能帮大楚实现一统天下的心愿。”

    “那个时候我也知道,这人用好了,是一把神兵利器,用不好,便会伤到主人。”

    “只是有诉求,怎么能不冒风险诉求越大,风险也就越大。”

    “真正让事情失控的,不是他,而是我们楚氏皇族背后的宗门坍塌了”

    “所以,赶紧走吧,趁这次来的逍遥七子还没出现在你面前,赶紧走。”

    “持我给你那面令牌,远走海外,去瀛洲岛。”

    老国君睁开眼,看着自己儿子。

    “北冥古教在那里有一分部。”

    “他们虽然不干涉世俗,但你有那面令牌,他们会收下你。”

    年轻人落泪道:“那您怎么办我姐怎么办”

    老国君叹息一声:“我垂垂老矣,已是油尽灯枯,无所谓了。”

    年轻人说道:“我怎么可能把您丢在这里”

    老国君摆摆手:“燕平,我虽子嗣众多,但真正嫡出,唯有你姐弟二人。”

    “你姐选择跟凌逸合作,保住性命应该不难。”

    “但你却必须走,因为陆青鸣一旦动手,必然会把脏水泼到别人身上。”

    “如今看来,泼到凌逸和你姐身上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如果你留在这,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你只有活下去,才能在未来某天,站出来给你姐洗刷清白。”

    年轻人眼中充满仇恨,但更多,却是那种无能为力的自责。

    大楚年轻皇子楚燕平看似跟陆青鸣走得很近,但实际上,同样是出自老国君的授意

    从当年提拔陆青鸣那刻起,老国君就没有放松过对这人的警惕。

    但陆青鸣成长太快,背后逍遥宗对他的支持力度也太强了

    而真正出问题的,还是楚氏皇族背后的护法宗门没落了

    没落的原因老国君并不清楚,但隐隐猜测,跟逍遥宗有直接关系。

    得到这个结论,真相也就彻底浮出水面。

    真正想要大楚一统天下并改朝换代的是逍遥宗

    看懂了这个,对老国君来说,一切反抗都变得失去了意义。

    再厉害的世俗强国,再强大的综合实力,在逍遥宗这种古老强大宗门面前,都无法掀起任何风浪。

    老国君一生也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人,在人生即将走到尽头之际,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在近乎不可能当中进行布局,寻找那一线生机。

    但他明白,今天所有劫,都源自他一统天下的野心。

    如果当年没有启用陆青鸣,自然就不会有今天。

    可依着他的性子,哪怕重来一次,他还会选择走这条路。

    本性如此,没办法改变。

    至于恨不恨陆青鸣这种事儿更没必要去谈。

    如果他的儿女将来有机会,会放过陆青鸣这个仇人吗

    所以现在这种时候谈恨,除了会让自己更痛苦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意义。

    “走吧,时间不早了,逍遥七子既然都来了,事情也就没有挽回余地了。不是下定决心,陆青鸣不会把他们请出来。”

    老国君轻轻拍了拍儿子手背,再次催促道:“听话,快走。我让玄黄二老送你出城。”

    楚燕平闭上双眼,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流下来。

    起身,跪下。

    给老国君磕了几个头。

    “孩儿不孝”

    只说了四个字,楚燕平已是泣不成声。

    “走吧。”

    老国君摆摆手。

    十几分钟后。

    大楚宫中一条无人知晓的密道内,楚燕平见到了玄黄二老。

    两位耄耋老者,正是大楚护国宗门的长老。

    这么多年,一直跟在老国君身边,从未曾离开过。

    楚燕平给两位老人施礼:“大师父、二师父”

    玄幽子和黄冥子二人没有多话,冲着楚燕平点点头:“殿下,咱们走吧”

    穿行在地下通道中,楚燕平忍不住问道:“大师父、二师父,太岳宗究竟是怎么亡的”

    玄幽子老人看了楚燕平一眼。

    楚燕平低声道:“我要记住。”

    玄幽子淡淡道:“逍遥宗合一老祖天泰子,在我们老祖童太岳即将突破之际,骤然降临,偷袭得手。”

    “逍遥宗大举攻入我太岳宗,七天七夜,屠尽我太岳宗上下部二十三万余人。”

    “除了我跟你二师父之外,整个太岳宗就只剩下在世俗中的几百人。”

    “我们能知道这消息,还是我们太岳老祖,通过法器,降临一道意志。”

    玄幽子说到这,看着楚燕平:“好好活下去,不要想着报仇这件事了。”

    黄冥子轻轻一叹:“大劫将至,唯有人间大运才能护住传承,我们太岳宗跟逍遥宗,素有旧怨,只可惜太岳老祖功亏一篑。”

    楚燕平红着眼睛,道:“有朝一日,若我合一,必报此仇”

    玄黄二老都沉默着,并未回应。

    合一

    我们都做不到你一个满脑子红尘杂念,满心仇恨的年轻人,拿什么合一

    这条通道非常长,三人在通道内快速行走,走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通道尽头,距离大楚王都足有数十里之遥。

    是一口古井。

    古井,坐落在一个小村庄头上。

    清水冰凉纯净,是这村子的水源。

    整座村子没人知道这口古井竟然会连着大楚皇宫。

    三人出来的时候,村子里静悄悄的,因为气息遮盖,连警觉的狗都没有惊动。

    玄幽子看着楚燕平,轻声道:“殿下,保重。”

    黄冥子轻叹一声:“别回来了。”

    楚燕平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冲着两人弯下腰,深施一礼。

    随后,转身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就在这时,夜空中猛然间亮起一道白亮炫目的匹练。

    一道光芒,朝着楚燕平斩去。

    正在狂奔中的楚燕平刹那间身首分家

    玄黄二老目眦欲裂,想要出手搭救根本来不及。

    咆哮一声,直接扑向那边。

    一身恐怖的入道能量,瞬间爆发出来。

    汪汪

    终于惊动了村子里的狗。

    但下一刻,四道身影,直接从四个方向出现。

    将玄黄二老包围其中。

    也不说话,直接出手。

    轰隆隆

    宛若一声惊雷,响彻夜空。

    大约十几分钟后。

    玄黄二老,倒在地上,一双眼都睁得老大。

    死不瞑目。

    松果子深吸了一口气,擦了一把嘴角溢出的一丝鲜血。

    松诩子捡起自己一条断臂,面色有些苍白。

    松山子和松水子身上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还是第一时间过来,给松诩子接那条断臂。

    “这两条漏网之鱼,多年来一直深藏大楚皇宫,这次总算浮出水面了,真难对付”

    断了一臂的松诩子面色苍白,但语气却比较轻松。

    汪汪汪

    村庄传来一阵凶猛的狗叫声。

    很多人都被惊动,出来查看发生了什么。

    “走。”松果子直接抓起地上两具尸体,那边松山子背起松诩子,松水子抓起楚燕平的头颅跟尸体,四人兔起鹘落,眨眼间消失在这边。

    早晨六点。

    看着地上摆放着的三具尸体,逍遥七子中没参与击杀楚燕平的三人松鹏子、松鹰和松月都有些惊愕。

    尤其松鹰跟松月两人,都被屋子里的血腥气熏得面色苍白。

    像这样凶狠的杀戮,她们之前从未经历过。

    逍遥宗历来都是男人处理这种事情,女人靠边。

    这次算是长见识了。

    两女都有种强烈的不适。

    陆青鸣则波澜不惊。

    甚至还特意蹲在楚燕平头颅前仔仔细细看了一会。

    确定这位就是大楚皇子,不是什么替身,这才松了口气,淡淡一笑,道:“真以为我不知道那条密道呢”

    随后,他看着断臂被接上的松诩子,抱拳道:“委屈师兄了,我这就带你们去药园,选两株顶级大药拿给师兄,好好补补身子。”

    松诩子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笑容:“有劳师弟了。”

    随后,陆青鸣带着逍遥七子,一脸轻松往药园方向走去。

    老国君果然不出所料的想把儿子送出去,但楚燕平这人,陆青鸣是绝不会留活口的。

    就像那个凌逸,但凡有一丁点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只是没想到杀楚燕平,还能顺带把玄黄二老干掉。

    这对陆青鸣来说,实在是意外之喜。

    接下来血洗皇宫,他又有了更大把握。

    来到药园入口,陆青鸣微微皱了皱眉,正常情况下,来到这里,应该已经可以感应到药园小世界里传出的强大灵性。

    但这次,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感知一下四周的法阵,也没有任何变化。

    陆青鸣松了口气。

    既然法阵没问题,那就说明里面也不会有问题。

    随即开始通过复杂的手法,足足用了几分钟,才打开了小世界的入口。

    在众人期待眼光中,陆青鸣微笑道:“诸位师兄师姐,请”

    话音未落,只剩下一个大盆地的药园小世界,呈现在众人面前。

    逍遥七子当场就懵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药园小世界。

    陆青鸣脑瓜子嗡的一声,整个人彻底呆住,身体一阵冰冷,大脑一片空白

    接着。

    一股无法压抑的愤怒在心底涌起。

    哇的一口血喷出。

    目眦欲裂的咆哮一声

    “竖子凌逸,还我药园”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