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嗯呐,可简单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嗯呐,可简单了!

    秦国要没那道璀璨蓝光,即便楚国发生惊天巨变,已经射出那一箭的四国,真的未必会去厚着脸皮舔自己吐出去的吐沫。

    陆青鸣号称七国第一高手!

    在那蓝光面前,简直如同一个渣渣!

    逍遥宗在世人心目中名声不亮,地位不显。

    可在各国高层眼里,那却是实打实的顶级宗门!

    而且随着陆青鸣的败亡,还流传出一个相当吓人的消息——楚国原本的护国宗门太岳宗,就在前段时间,被逍遥宗一举覆灭!

    如此强势恐怖的超级修行宗门,面对那道蓝光都认怂了。

    逍遥七子对着镜头一脸无奈的说出那些话,早已被无数人解读过无数次!

    即便只是暂时认怂,但那也是认怂啊!

    他们都不敢去面对那道蓝光,四国这边……又哪里来的泼天大胆敢去面对?

    军队能灭秦,但王者却会被人斩首啊!

    那个不可思议的秦国年轻人,如今在各国高层心目中,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瘟神!

    谁惹上谁倒霉!

    都巴不得离他远一点呢。

    关键那混蛋东西还一口一句老子是秦人!

    你说你一个背后站着恐怖大佬的修士,装什么世俗中人啊?

    赶紧滚去深山老林修炼不好吗?

    实在不行,咱给你提供点修炼资源买个平安也行啊!

    现在倒好,听说还特么在楚国皇宫住下了!

    草,楚燕瑜个贱人……眼光太特么精准了。

    不过,又不是只有你楚国才有公主,咱也有啊!

    很多心思活络的人都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好在那凌逸也是有缺点的。

    看他身边美女环绕,如今又住在大楚皇宫,定是个年少风流贪花好色之人。

    不怕你没缺点,就怕什么都不好。

    喜欢美女是吧?

    喜欢有身份地位的美女是吧?

    行,那就送!

    正在大楚皇宫等着楚国老国君主动上门的凌逸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各国高层的心目中,他已经成了首要的攻坚目标……

    凌逸此刻只觉得楚国真有钱。

    即便经历了这样一场重大事故,但对楚国的国力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损害。

    短暂的一场战争,消耗的也是军方的钱。

    楚国国库充盈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楚燕瑜第一时间让人送来大量灵石、药材、丹药、炼丹的工具……

    看着房间里堆积如山的修行资源,凌逸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逍遥宗那么想要通过陆青鸣一统天下了。

    胡大丽看得目瞪口呆。

    可怜的大狐狸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多资源。

    尽管不是给她的,但还是有种感动得想哭的冲动。

    至于那些更没啥见识的大小狐狸精们就更不堪了,一群莺莺燕燕的大美女,围着这些修炼资源,差点激动到流口水。

    胡小仙则有些得意,其实内心深处也大为触动——公子稍微出卖了一点点色相就能换来这么多,要真把长公主……呃,现在是国君了,要真把这位国君给睡了,那岂不是可以得到更多?

    当然,这点小想法只能在心里想想,她是不敢说的。

    第五芊芊从小没缺过修行资源,但也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依旧一身红衣的小姑娘呆呆坐在一旁看着。

    如今七个师兄师姐都已经走了,临走前跟她告别的时候,那个埋藏在她内心深处的问题想问却终究没有问出口。

    短短数日,经历了这么多事,小姑娘不知不觉间,终究还是有些成长了。

    换做之前的性子,她一定要问个清楚的。

    面对楚燕瑜不管不顾送出的这些资源,罗雪也多少有点懵。

    心说这是要干啥?

    嫁妆?

    女王就是女王,真有钱啊!

    偷瞄了一眼凌逸,发现他倒是一脸淡定的样子,心也就跟着安稳了几分。

    什么嫁妆,这些都是我们应得的!

    凌逸将这些修行资源,分了一部分给胡小仙,让她拿给狐族一众姐妹。

    虽然从始至终,这群狐狸精看上去都没帮上什么忙,但人家在他最危难的时候赶来,这就是情义,不能寒了人家的心。

    至于第五芊芊,小姑娘连储物戒指都有,是个小富婆,不缺他这点资源。

    等到一群大小狐狸欢天喜地拿着资源回各自房间,第五芊芊和罗雪也回房修炼之后,房间里只剩下凌逸。

    看着堆在那里的修炼资源,问妖女道:“杀陆青鸣,伤那元神大能,一共消耗了多少?”

    妖女大气的说道:“没多少,不用在意,另外,那个元神,是故意放走的。”

    凌逸挑了挑眉梢:“故意?”

    妖女道:“是的,故意放走的,看能不能钓来更大的鱼。”

    凌逸有些担忧:“现在钓鱼……行么?”

    妖女自信的道:“可以的,再来俩元神也不是咱的对手,之前有点低估了道火的威能,没想到他们这么弱。”

    凌逸:“……”

    听听,这叫人话吗?

    妖女道:“眼前这点资源算不得什么,真正有钱的是那些大宗门!随便干掉一个,那收获至少够咱们狂吃三年!”

    小姐姐,你当宗门是白菜吗?

    说干就干?

    哪怕已经深切领会到妖女的实力,但不知为何,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总是给人一种吹牛逼的感觉。

    “你说楚国的老国君怎么还不出现?挺能忍啊。”

    “当惯了缩头乌龟,而且事情的发展出乎他的预料,我都没想到那群楚国内阁成员竟会如此的……配合。”

    估计有更难听的形容,但没说出口。

    毕竟人家主动给他们送来这么多资源呢。

    虽说是楚燕瑜的主意,但执行的人却是下面那群内阁成员。

    “不用管那么许多,你去把那个丹炉拿来,我教你炼丹。”

    “好学吗?”

    “简单的要死!”

    “真的?”

    “嗯呐,可简单了!”

    妖女恶意卖萌试图蒙骗,凌逸对此深表怀疑。

    因为在她嘴里,这世上就没有难事儿。

    接下来数日,楚国皇宫里新换上来的一群侍卫们每天都很忧虑的看着“贵客”居住的那个方向。

    人家田园生活讲的是炊烟袅袅。

    这里却是狼烟冲天。

    经常性黑烟滚滚,还伴随着一股股焦糊、腥臭的味道。

    这股味道偶尔还会顺着皇城飘散到外面,周围一些人闻到,全都无语的看向皇宫方向。

    宫里这是在干啥?

    炼人呢?

    一开始楚燕瑜、罗雪、第五芊芊和小狐狸等人每天登门,要么找凌逸聊天,要么讨教一些修行上的问题。

    可两天之后,就连罗雪都不来了。

    还主动找楚燕瑜,换了个距离那稍微远点的房间。

    第三天,守在这里的侍卫们也受不了了,找到楚燕瑜身边的人哭诉,说再在那里待下去,怕就要熏死了。

    楚燕瑜知道凌逸在学炼丹,不是在纵火,也没有炼人,但架不住这群人全都受不了,只能把那里的侍卫撤掉。

    反正凌逸才是整个王都最大的恐怖源头,他不去找别人麻烦就是好事儿,也没人敢来找他的茬。

    其实最难受的人肯定是凌逸自己啊!

    本身就有洁癖,然后现在弄得每天一身不知道什么味道。

    反正乱七八糟的。

    只有泡在药浴里面,才能将那味道屏蔽下去。

    所以这些天凌逸就剩下两件事:一,学习炼丹;二,泡澡。

    可惜身边别说美女伺候,鬼影都没一个。

    “这就是你说的简单的要死?”

    一周过去,凌逸黑着脸问妖女。

    如果不是他的金身法需要的丹药楚燕瑜没有,他是真想放弃了。

    “对呀,简单呀!”事到如今,妖女依然嘴硬。

    “你以为这玩意儿跟刻画法阵那么简单,一学就会?我说的简单,是我说它简单,明白吗?”妖女得意洋洋,叉腰。

    “那为啥不干脆你来炼?看看这些天被咱们祸害了多少好东西?”凌逸怒道。

    “不能啥事儿都我来呀,就连帮你揍人这事儿,也不能总是我,作为一名修行者,你必须得学会自己面对一切困难。否则的话,凭什么说修行路难?”妖女理直气壮的怼回去。

    “我咋感觉这是人为制造难度?”凌逸反问。

    “我总有一天会离开的呀,学会了这些,你却可以受用终生。”

    妖女笑嘻嘻的,语气也不是很认真,但说出的话其实都很有道理,凌逸也不是不明白,但这炼丹,真的太难了!

    药材的区分、配置,他很容易就学会了,但就是这火候,实在太难掌控!

    必须要妙之毫巅才行!

    说到哪儿就到哪儿,差一分一秒一丝一毫都不行!

    这玩意儿真不是那嘴说用脑子领悟的,就像开车,没个十几年驾龄,敢说自己老司机?

    “我跟你说,你知不知道那些拜入丹师门下的弟子,光烧火就至少得烧三年!”

    “三年烧火,六年控火,九年之后,才能开始炼丹。”

    “你这才几天就受不了了?以你练技层级所体现出的天赋来看,大概一个月,你就可以完美控火。所以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如果被那些大丹师知道你有这天赋,保证哭着喊着来求你做他徒弟你信不信?”

    凌逸心里得到了一点安慰,但脸上却不为所动,妖女的坑实在太多,一不小心就得掉进去。

    所以他谨慎的问道:“那你当年用了多久?”

    妖女果然哈哈大笑道:“我?我只用了半个月呀哈哈哈哈哈!”

    凌逸:“……”

    半晌,他冷笑道:“半个月怎么了?这不是才一星期?还有一星期呢!你给我等着!”

    妖女:“……”

    心里冷笑:小样,还治不了你了?懒得跟猪似的,杀了最大仇人就没动力了是吧?那么好的天赋,不多学点东西,简直是种不可饶恕的浪费!

    五天之后。

    清晨。

    天色阴沉,外面大片雪花纷纷飘落,将整个楚国皇宫装点成一片银装素裹世界。

    一股奇异药香,顺着凌逸所居之地飘散出去。

    很多人闻见味道之后,全都一脸惊愕的看向那个方向,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天天给粑粑吃,今天居然换了?

    房间内。

    凌逸叉腰。

    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妖女,你出来!如何?不到半个月,是不是比你强?”

    “嗯呐,爷,您最厉害了。”妖女声音甜腻,无比柔媚。

    ------------

    四更爆发,可以简单的投张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