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星门弟子

第一百七十九章 星门弟子

    尽管外界都在传,很多人也都认为大楚女皇跟东海王之间有一腿,但这种高层的风流韵事……怎么说呢?

    大多数人在谈起的时候,也不过是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毕竟没人真的看见,人家双方也没有真正公开过,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会有太多人把这种段子当真。

    这就像大家都说东海王年轻风流,贪花好色,可真正的内情,又有多少人知道?

    所以流言这东西,大多数人都不会太把它当真。

    通常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慢慢失去市场。

    但楚燕瑜竟然来了!

    以大楚国君身份,低调的来到东海城,参加东海王二十四岁生日宴!

    这可就太有说法了!

    一国君主,莫说进入别国,就算在本国视察,那也不是一件小事。

    各种随行人员,各种准备工作,都足以繁琐到让下面的人跑断腿。

    哪有那么轻易就出行的一国之君?

    可她偏偏就来了!

    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说明她是轻车简从过来的。

    这意味着什么?

    在场很多人都忍不住兴奋起来。

    原来楚国女皇跟凌逸之间,真有一腿啊!

    怪不得秦楚这两个原本恩怨最深的国家,自从陆青鸣死后,一直保持着和平关系。

    原本大家都觉得这种和平不过是表面上的,那么多年的恩怨,哪能说消就消了?

    现在却发现自己天真了!

    凌逸跟大秦国军秦昊亲如兄弟,跟大秦冉冉升起的军方新星顾桐既是校友也是兄弟,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他女人的楚国女皇楚燕瑜,又怎么可能跟秦国交恶?

    这不是让自己男人难做么?

    “真羡慕你们两个,能天天陪着他。”楚燕瑜一脸羡慕的看着罗雪跟苏青青。

    “羡慕什么?他天天闭关,将近一年时间,我们根本就没见过他几次!”罗雪撇了撇嘴,然后往凌逸那边瞥了一眼。

    “那他现在境界岂不是很高了?”楚燕瑜有点急,这个女皇,她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她要为楚氏皇族负责,要为大楚亿万子民负责。

    她如今最恨的人就是早已死去的陆青鸣。

    居然将楚氏皇族除她之外的所有人屠戮殆尽。

    哪怕给她剩下一些襁褓中的婴儿,她也能去尽心尽力培养,让他们成为未来的储君候选人。

    现在倒好,她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来。

    如果说过去的楚燕瑜,一心想要成为大楚国君,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

    那么在她见识到修行界的一角都如此浩瀚,在她亲身感受到修行带来的好处之后,所谓人间帝王,在她眼里,早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那种分量。

    她想修行,想跟着凌逸一起修行!

    想和罗雪跟苏青青做姐妹!

    想去见识那广袤无垠的无疆修行界!

    之前她还曾动过心思,想办法跟凌逸要一个孩子,然后培养这孩子做未来的大楚国君,现在那种心思也几乎彻底淡了。

    因为她已经开始意识到,修行界才是天才们的主场。

    人间,更像是一个修行界的试炼之地,甚至游乐场!

    作为一国之君,她所能接触到的信息自然也是超过旁人的,所以她这次过来,也是想要征求一下凌逸的意见。

    她想从根本上改变楚国的体制!

    反正她如果无后的话,她离开之后,楚国必然会陷入到一种没有皇族的尴尬局面。

    既然如此,还不如趁她还在,就由她来做这个人好了!

    这一年来,她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也在暗中慢慢推动着。

    习惯这种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比如在某个时空,一个朝代都亡了一百年,还有那么多奴才喜欢跪着说话,别人站着他们还生气……

    她开始慢慢放权给内阁,同时开始提拔任用那些没有太大背景但才华横溢的年轻人。

    她做得很小心,没有揠苗助长,也没有引起楚国那些强大的势力集团的注意。

    但不管她如何小心,终有一天,这件事还是要面对的!

    到那时,她还是需要凌逸的帮助。

    靠自己男人,不算丢人吧?

    所以这次她毫不犹豫的来了。

    让她欣慰的是,苏青青跟罗雪这两个凌逸身边的正牌女友跟她未见任何生疏。

    依然那么亲热。

    最让她开心的,是无论苏青青还是罗雪,都没提她派人援助东海城这件事。

    提了她才会不安。

    因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凌逸也很开心。

    因为今年的生日宴,他收到了比去年更多的礼物。

    估计又可以让妖女大快朵颐一阵子了。

    不过这人间的羊毛,估计也差不多了,再这么薅下去,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毕竟骨子里是个要脸的人,都是为了妖女。

    当晚,宴会结束,安排所有来宾的事情交给了几个副城主,同时,四国公主这边也利用这难得机会,跟她们的亲人见了一面。

    这些暂且不提。

    凌逸的客厅里,楚燕瑜、罗雪、苏青青和凌逸四人坐在一起,胡小仙送来茶水之后,就悄然离去。

    楚燕瑜看着凌逸,毫不掩饰的说出了自己心中想法。

    罗雪和苏青青都有点吃惊,罗雪看着她:“瑜姐,你这是要彻底放弃人间的一切啊!”

    楚燕瑜点点头,看着罗雪:“我想跟你们一起修行。”

    罗雪有些不可思议的道:“可是我们……也是在这人间啊。”

    楚燕瑜看着她:“一直在吗?”

    罗雪愣了一下,看向凌逸,这个她是真的不知道。

    不过看样子,一直在人间的可能性并不大。

    其实罗雪心里多少有些舍不得。

    随着东海城彻底恢复并在此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这颗镶嵌在大陆东方的明珠再一次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城市之一。

    大秦是不向东海城征税的。

    也就是说,东海王府每年的收益,都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

    修行最重要的两个因素,一个是法,一个是财,没有这两样,谈修行纯粹是扯淡。

    罗雪对修行的理解虽然没有妖女那么透彻,但也早非过去的小菜鸟。

    只是这件事她跟青青从来没跟凌逸讨论过。

    对于凌逸的心思,她们也只能是猜测。

    凌逸笑了笑,道:“其实你不用那么急着去做这件事,你在楚国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

    楚燕瑜看着他:“你看到什么了?”

    凌逸道:“大力培养年轻官员,把更多的权力交出去,如今楚国上下,不是人人赞你是开明君主么?实际上你是想跑,想撂挑子对吧?”

    楚燕瑜抿嘴一乐:“还是你看得清楚。”

    说着,有些幽怨的看着凌逸道:“你这没良心的,如果我不做这些准备,有朝一日你突然要走,我怎么办?”

    凌逸有些头疼,我跟你只是朋友,我走了你继续做你的女皇它不香吗?

    什么叫我走了你怎么办,说得我好像是个负心汉一样。

    罗雪跟苏青青在一旁只做没听见,爱说啥说啥呗,她们俩都没吃着,别人说再多也只能是空谈。

    “这件事不是儿戏。”凌逸道。

    妖女在他脑海中呵呵笑道:“罗雪擅长内政,智商超群;苏青青擅长情报,但在大局上,她们两个谁都不如你眼前这位女皇陛下!咱们未来开宗立派,她才是掌门的最佳人选!所以你还在这矫情什么?这么好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你还要往外推?”

    “姐,人家看上的是我这个人,不是咱们连影子都没有的未来规划……”凌逸有些无奈的回应。

    “对呀,看上你的人,你就把自己送给她啊!反正还可以送很多,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妖女彪悍的回答道。

    楚燕瑜看着凌逸,轻轻一笑:“我当然知道不是儿戏,所以我这不是找你商量来了嘛,你教教我,要怎样才能让大楚保持着繁荣与稳定,我还能脱身?”

    凌逸无语的道:“这种事情,你来问我?”

    楚燕瑜一双极美的眼睛里满是无辜:“那我问谁去?”

    苏青青:“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罗雪:“一起一起。”

    然后两女就走了。

    罗雪还偷偷给凌逸递了个眼色。

    凌逸读懂了。

    睡她!

    靠!

    一个两个怎么都这个调性?

    女孩子家家,不吃醋还像话吗?

    楚燕瑜见她们两个离开,终于彻底放松下来。

    一双眼大胆的盯着凌逸,说道:“你身边都已经那么多了,难道就差我这一个?”

    凌逸看了她一眼,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行,不差。”

    楚燕瑜一双眼绽放出璀璨光芒,惊喜中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真的?”

    凌逸点点头:“大家一起修行而已,有什么真的假的。”

    楚燕瑜笑嘻嘻也不在意凌逸的话,心道一起修行不就是一起那啥么,说的这么文雅,想不到还挺害羞的!

    要论胆子大,这些女人当众楚燕瑜当属第一。

    当然,妖女不算。

    曾经为了麻痹陆青鸣,楚燕瑜不惜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这种事情,想要演的逼真,肯定不能像黄花大闺女一样开句玩笑都脸红。

    所以,虽然没真正开过车,但论起驾照上的驾龄,在座诸位都是妹妹!

    不过在凌逸面前,她极少展现出这一面,毕竟两人还没真正在一起,她不想让凌逸对她生出半点疑虑。

    有了凌逸这句承诺,对楚燕瑜来说就是此行最大的收获。

    至于如何推动楚国彻底改制这件事,她心中早已经有了计较,倒也不是真的需要跟凌逸取经。

    只要关键时刻,凌逸能站出来帮她镇压一下那些因此会受到巨大影响的楚国权贵,就足够了。

    所以楚燕瑜美滋滋的走了。

    临走之前,又找罗雪和苏青青说了些什么,凌逸问两女的时候,两女不肯说,只说是女人之间的秘密,不告诉他。

    也不知道一天哪来那么多秘密,爱说不说。

    凌逸打算继续闭关!

    收了那么多礼物,总不好让它们一直寂寞的呆在库房,那样显得他不重视它们。

    修行就要有修行的态度。

    如今的凌逸,已经越来越像个修行者了。

    生日宴结束之后的第四天,所有来宾都已经离去。

    妖女借着凌逸,检验了一遍身边众人修为,按照这些人的修行进度又再度进行了一番微调之后,给每个人都分了一批足够她们修行一年左右的资源。

    又重点给胡小仙跟胡大丽讲了一段法。

    因为胡小仙,已经无限接近元神!

    其实还有一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元神果给小狐狸一颗,保证她立马进入元神境。

    但妖女说小狐狸自己可以,那两颗元神果,还是留给有需要的人好了。

    身边人那么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拥有那么强大的天赋,能在短时间内进入元神境。

    凌逸能感觉到,妖女野心很大,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凌逸身边已经形成了一股相当可怕的力量!

    没开宗未立派,但说起来,曾经很多在凌逸眼中高高在上不可撼动的宗门,如今看来也就那么回事,不足为惧了。

    之前有过恩怨的青山宗,逍遥宗,甚至包括最初的天门宗,这么长时间也都没有任何动静。

    想到逍遥宗,凌逸想起第五芊芊那个可爱的小丫头,一晃已经走了一年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反正只要逍遥宗的人没脑残,绝不会对一个年纪轻轻就入道的顶级天骄怎么样。

    不供起来都是傻。

    还有金姐所在的弱水教,也始终保持着安静,没有任何后续的反应。

    看起来,这人间也真的就如妖女说的那样,除了一群妖兽想冲进来占领,对真正的修行界来说,并没有多少人特别在意这里。

    安排好了身边这些事情之后,凌逸将库房里面那海量资源,一次性装进星辰石的储物空间中。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登门。

    不是拜访。

    而是一路闯进来的。

    直接惊动了王府里面很多人,凌逸让众人全都退下,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人:“两位强行闯入,想干点啥?”

    一个看上去非常年轻的男子,身边还站着一个凌逸从未曾见过的人,但看着却莫名有着几分眼熟。

    “我叫赵鲲,赵国国君之子,也是被你胁迫的赵姿兄长。”

    这个让凌逸看着有些眼熟的男人眼神平静的看着凌逸,自报家门。

    虽然这男人目光平静,语气也很淡漠,但凌逸还是从他话语中感受到一抹冷意。

    “他没胁迫我,”赵姿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随后,穿着一身天蓝长裙的赵姿缓缓走来,看着赵鲲,行了一礼,“王兄,好久不见。”

    看见赵姿,赵鲲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别怕,王兄回来了,没有任何人能欺负你!”

    赵姿微微蹙眉,认真解释道:“王兄,东海王从未欺负过我,我是心甘情愿留在这的。”

    “东海王?”赵鲲看着赵姿,“你不觉得被欺负,可我们的父亲却觉得他被欺凌了,赵国亿万子民,也觉得他们被欺凌了!”

    赵姿还想说什么,赵鲲摆摆手:“罢了,今天不是来跟你讨论这件事情的,待会儿事情结束,你就跟我回家。我赵家子女,还没下贱到这份上。”

    下贱?

    赵姿皱眉看着这位消失多年,几乎没怎么相处过的王兄,心里有些委屈。

    这时候,凌逸看着她以及站在外面的燕雅、魏君心和韩熙悦等人,笑了笑:“你们回去修炼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

    赵姿犹豫一下,还是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兄长,她跟这位同父异母的兄长相处极少,谈不上亲,但也不想他在这里出事。

    凌逸笑道:“没事的,放心吧。”

    赵姿这才点点头:“好,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又看了一眼赵鲲,欲言又止,最终跟魏君心等人一同离开,准备去找罗雪和苏青青,赶紧把这件事告诉她们。

    这时候,那个始终没有开口的年轻人看了一眼赵鲲。

    赵鲲微微点点头,看着凌逸道:“这位是樊道一,来自第四星门。”

    凌逸当场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的看着这相貌勉强算是英俊,但面相带着几分刻薄的年轻人。

    星门?

    第四星门?

    这就是传说中行走人间的星门弟子?

    这时候,凌逸感觉到一股股特殊能量,像是要将他彻底看穿一般,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这股特殊能量,来自樊道一。

    准确的说,来自樊道一身上某种法器!

    “你这金身……嗯,有点意思。”

    樊道一面色平静,注视着凌逸:“这段时间以来,你的所作所为,我们皆看在眼里。”

    凌逸微微皱眉,但没说什么。

    对方这种特别不礼貌的行为,让他很不高兴。

    而且,只看出他是金身,根本没看出来他不但开三花凝五气,更没发现他已经初聚元神!

    所以,跑这装什么大瓣蒜?

    “回头告诉你背后之人,人间自有规则,无论是谁,皆不容破坏,否则必遭天谴,不容于世。”

    “人间事人间毕。”

    “超越凡尘的力量,不该出现在人间。”

    “这次也就罢了,若你背后之人,下次再敢为祸人间,用类似蓝光神通冒充道火这种手段欺压世人,星门必将出手干预!”

    凌逸直接送给樊道一一个呵呵哒。

    他看着年轻人,问了一句:“你来自星门?”

    樊道一面色平静,语气中带着一丝骄矜:“第四星门。”

    “好大的来头!”凌逸赞了一句,然后看着他问道:“我想知道,兽潮袭来之际,星门朝哪开?”

    樊道一看着他淡淡道:“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之所以没在人多的时候来这里,就是想给你留一丝颜面。这次是给你一个警告,至于其他问题,我不会回答你。”

    凌逸笑起来:“也就是说,不许我背后之人再出手帮我,但其他人想怎么对付我,都随意,是这意思吗?”

    樊道一面色平静看着凌逸:“大意如此,你背后之人,不适合出现在人间。”

    凌逸哈哈一笑:“行,我知道了。您还有什么旨意,要不要一并说了?”

    妖女在凌逸脑子里生气的说道:“还说个屁,揍他一顿再说!”

    “人家就过来装个逼,就这样直接揍一顿好像不太好吧?”凌逸回应道:“毕竟是高高在上的星门呢……”

    “狗屁高高在上,给我揍他!”妖女催促。

    这时候,樊道一看了一眼身边赵鲲。

    赵鲲冷冷说道:“我要带走我妹妹,另外,把你这两年从赵国敲诈勒索的资源统统还回去!”

    凌逸看着赵鲲:“还有么?”

    赵鲲一脸漠然:“你也很下贱!”

    凌逸似笑非笑问道:“你真当自己是我舅哥呢?”

    赵鲲眼中终于露出怒色,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向凌逸。

    怒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

    嘭!

    赵鲲飞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字绝对是好字,可惜飞上天的时候却没能化而为鸟变成鹏……

    如果他不是赵姿的兄长,他连飞的机会都没有。

    几个菜喝成这样跑来这里嘚瑟?

    星门弟子怎么了?

    妖女:“我让你揍旁边那个,谁让你揍这个了?”

    凌逸:“……”

    妖女:“这个不配!”

    啥叫强中自有强中手?

    啥叫一山还比一山高?

    凌逸感觉自己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一路狂飚。

    只要妖女在,就死活低调不起来。

    这么下去,估计有朝一日妖女走了,他也没法变回到曾经那个安静的美少年了。

    唉,真是惆怅!

    就在赵鲲刚刚被踢飞的一瞬间,樊道一脸上露出一抹怒色,刚想动手,却不知为何,又生生忍住了。

    凌逸看着他笑呵呵的道:“看见了吗?没人帮我,是我自己动的手。还有,是他先动的手,我只是被动防御。”

    樊道一往赵鲲的方向看了一眼,一脸漠然的看着凌逸:“我刚刚说过的话,你记住了吗?”

    凌逸摇摇头:“没记住,你再说一遍。”

    樊道一面不改色,又重复一遍。

    然后问道:“这回记住了?”

    凌逸再次摇头:“对不起,记性不好,要不你再说一遍?”

    妖女催促道:“揍他,啰嗦什么?”

    樊道一眼中终于露出冰冷之色,看着凌逸:“你在挑衅我?”

    凌逸终于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的看着樊道一:“是啊,你打我?”

    一瘸一拐从外面走回来的赵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凌逸是不是疯了?

    真以为人间称王就当世无敌了?

    竟敢如此挑衅樊道一……还真是活腻了。

    以至于心中原本滔天的愤怒,在这一刻竟然变得平静了几分。

    他现在只想看,这个嚣张的无知凡人,到底怎么死!

    樊道一看着凌逸,最终露出一丝不屑笑容,淡淡点点头:“既然如此,满足你……”

    说话间,他祭出一件法器,法器爆发出一道光芒,瞬间将两人笼罩。

    下一刻,两人身影消失在这里。

    罗雪、苏青青、胡小仙和四国公主这些人纷纷赶来。

    但这里已经失去了凌逸踪影。

    众女脸上都露出焦急之色,虽然这边几人谈了什么她们不知道,但明摆着是来找茬的。

    尤其众人听赵姿说她这位王兄很多年前就进入了一个特别神秘的势力,这势力跟人间看似没有半点瓜葛,极有可能是星门。

    这下大家就更是有点慌。

    对方这不明摆着是找人回来报复了么?

    凌逸这两年可是没少折腾赵国……

    赵鲲虽然没受伤,但被一脚踹飞,颜面全无,看着赵姿跟一群国色天香的女子混在一起,愈发的气不打一处来。

    冷冷看着赵姿道:“人间皇室公主,能有点自尊吗?”

    赵姿眼中露出一抹委屈之色。

    赵鲲接着呵斥道:“还不赶紧滚过来!一会跟我回去!”

    赵姿深吸了一口气,一脸坚决的摇头:“我不。”

    赵鲲冷冷道:“你敢反抗我?”

    赵姿看着这位王兄,忽然笑起来:“我是赵国送给东海王的礼物,你让我回去,我回哪去?”

    赵鲲怒视着这个没什么感情的妹妹,他只觉得丢人,没想到赵姿居然有脸当众说出这种话来。

    “那是之前,现在不需要了!”赵鲲看着赵姿,“既然我回来了,这种事情以后再不会有!!!”

    胡小仙皱了皱眉,在场众人当中,属她境界最高,半只脚已经迈进了元神领域,她看着赵鲲:“你刚刚不是被踢飞出去了?”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赵鲲大怒,将刚刚被凌逸一脚踹飞的怒火尽数发在胡小仙身上,抬手就是一道凌厉剑气斩向胡小仙的头发。

    凌逸身边的女人,都是贱人!都下贱!

    但要让他直接伤人,终究有些下不去手,所以决定削掉胡小仙一缕头发,当做警告。

    不过下一刻,他的一双眼顿时直了。

    这位从很小时候就已经离开世俗进入修行界,一直拼命修炼的青年从来没见过如此曼妙的女子。

    一颗道心,几乎刹那间就迷失了。

    看着眼前的女子,他脸上露出痴迷笑容,喃喃道:“我喜欢你……”

    赵姿在一旁看着对空气流口水的兄长,脸上顿时露出无奈之色,有些哀求的看了一眼胡小仙,她知道,这一定是小仙姐弄出来的幻境。

    不管怎么说,赵鲲都算是她的兄长,在这里当众丢丑,她心里也不舒服。

    胡小仙撇撇嘴,撤去幻境,看着赵鲲道:“别以为学了两手本事就可以睥睨天下,你差得远!”

    年纪轻轻的入道怎么了?

    姐还是年纪轻轻的元神呢!

    虽然还差点,但也不是你这种人能比的!

    赵鲲这才回过神来,愣了一下,脸上露出羞愧之色。

    想不到东海王府这区区一个没被放在眼中的人间之地,不但那凌逸实力强大,就连他身边女人……也有这种可怕手段。

    刚刚那一瞬间,如果人家真想杀他,他怕是已经死了好几个来回。

    他不傻,知道人家为什么没动他。

    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赵姿,随即沉默起来。

    只要樊道一师兄能狠狠教训凌逸一顿,这件事……也就算完了!

    不过这时候,原本信心满满的赵鲲突然有点心里没底起来。

    这要万一没能教训到那凌逸,反倒被凌逸给教训了呢?

    樊道一这次可是在为他出头啊!

    阔别人间多年,跟师兄一起回来,想要回家看看,却听说凌逸接连两年勒索他的故国,不仅如此,还逼得赵国送出一位公主……

    赵鲲再怎么因为多年修行心性淡漠,听到这种事情也不能忍。

    所以便央求师兄为他出头。

    樊道一也听说了关于凌逸的种种传说,断定凌逸身后之人极有可能出自某个星门!

    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帮赵鲲出这个头,警告一番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他们特意选择凌逸生日宴结束之后再登门,就是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

    毕竟,他们的身份,也不容许肆意影响人间。

    万一那凌逸背后的人不是星门中人呢?他们的行为岂不是反倒成了星门干涉人间?

    所以俩人也是十分低调的过来。

    只是现在看起来,他们来的……有点草率了。

    法器开辟出的特殊空间内。

    凌逸看着身下一张脸肿成猪头的樊道一:“你服不服?”

    樊道一快疯了!

    眼睛只剩下一条缝,嘴角不断往外流血,怒视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凌逸:“有本事你杀了我!”

    “杀你做什么?星门弟子,九天之上的存在,我可惹不起。”

    凌逸骑在人家身上,像小孩子打架一样,又是一记老拳砸过去:“但揍你是没问题的!”

    樊道一:“……”你他妈这叫惹不起?

    妖女:“揍得好,继续打!打到他哭爹喊娘为止!”

    凌逸:“姐,你跟星门多大仇啊?”

    妖女笑呵呵的道:“仇深似海,给我狠狠的揍!”

    行,您是大姐大,您说了算。

    凌逸抡起拳头,左右开弓,牛逼拳法也不用,就是凭借强大的肉身,一双拳头雨点般落在樊道一脸上。

    樊道一做梦都没想到这人的战力如此恐怖,他引以为傲的那些神通根本排不上用场。

    一进来他就被放倒了,到现在都没弄清楚对方用的什么手段,感觉就像是最基本的格斗技巧。

    可问题是,最基本的格斗技巧怎么可能放倒他这种入道的年轻大能?

    他现在脑子都是晕的,因为一直被凌逸骑在身上胖揍。

    别说还手,他连掀翻这混蛋起身的能力都没有!

    樊道一终于后悔了。

    非常后悔!

    身为高高在上的星门弟子,留在九天之上不好吗?

    没事来人间做什么?

    心血来潮,想跟赵鲲这坑货下凡看看,结果特么遇上这样一个怪物。

    现在他终于可以确定,能调教出这样一个混蛋的人,百分之百出自星门!

    那些古教都没这本事!

    为什么这样一个风流成性,贪花好色的世间凡人,会有这种好运气???

    他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我是不是警告错了?

    是不是踢在铁板上了?

    樊道一脑子都快爆炸了,一把鼻血一把泪,血和泪混在一起,彻底被打崩溃了。

    “不要打了……我,我服了……服了!我服了!!!”

    不知被凌逸打了多久,高高在上的星门弟子樊道一,终于屈辱的……求饶了。

    ---------

    抱歉,晚了点,不过量大,嗯,月底了,有月票的别忘了投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