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问心关
    他也没有像之前那样,不敢去面对,而是让自己彻底回到当年那个风雨交加内心充满恐惧的年幼时刻。

    保持着清醒的,经历了二十几年人生的头脑。

    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父亲。

    这是幻境,但又不是幻境。

    因为这一切都太过真实!

    它是困扰了凌逸二十几年的最大梦魇。

    “爸,把刀给我。”

    年幼的凌逸来到父亲面前,伸出一只手,看着坐在地上抱着母亲哭泣的父亲。

    男人愣住。

    嘴巴微张,像是看见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男人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年幼的儿子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看着父亲的反应,凌逸心中叹息。

    果然是这样!

    这心魔梦魇最可怕的地方就在这儿了!

    里面的所有一切场景,都是“智能”的。

    这里面的一切,会随着凌逸的变化而给出相应的反应。

    “逸儿,你……”男人吃惊的看着凌逸,皱着眉,有点不知所措。

    凌逸知道,父亲的记忆,只局限于当年那一刻。

    所以这并不是父亲看见了来自未来的自己。

    从父亲的视角,他所“看见”的,就是一个突然间变得有些陌生,行为有些怪异的儿子。

    人还是那个人,脸也是那张脸,叫一声父亲,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还在,可就是觉得这个儿子很怪异。

    男人下意识的,从身后取出一把刀来。

    问了句:“逸儿,你要做什么?”

    凌逸伸手接过刀,看了一眼躺在父亲腿上,早已没了气息的母亲,以及目光有些呆滞的父亲,还有……一边襁褓中,瞪着一双黑漆漆大眼睛的妹妹凌芸。

    然后他拎着刀,转过身,面对着山神庙的门口,一步步往外走去。

    “凌逸你这是要去哪儿?”男人在后面又惊又急的喊道。

    在他看来,儿子这是疯了!

    一定是受了某种刺激,才变成了这样。

    凌逸站住脚,但没回头,他轻声说道:“爸,我去杀人。”

    说完,他不理会已经站起身,想要追过来的男人,义无反顾的一脚踏出破旧山神庙。

    咔嚓!

    一声惊雷在滚滚乌云中响起。

    那声音,惊天动地!

    凌逸背后残破的山神庙,在闪电映照下,凄凉而又神秘,看着有些可怕。

    凌逸展开神念。

    这是他的梦境!

    在他的梦境里,如果他想,他就是无敌的。

    那些人,潜藏在各个角落。

    凌逸还“看见”,在无尽遥远的地方,有一道身影正急速往这边赶来。

    “都给我滚出来!”

    凌逸稚嫩的声音,响彻夜空。

    山神庙里的男人听见这声音,顿时想要冲出来。

    把这个有点疯狂的儿子拉回去。

    凌逸只随手一挥,一道无形屏障,直接将整个山神庙给封印起来。

    下一刻,那些亲手斩杀他父亲的人一股脑的冲了出来。

    面对一个持刀的小娃娃,这群人脸上没有半点怜悯之色。

    他们脸上露出狞笑,朝着凌逸这边直接砍杀过来。

    刀光一闪!

    修行界兵器谱排名第一的玄阳刀时隔不知多少万年,终于再次爆发出一道璀璨夺目的光芒。

    在凌逸的梦境里——

    一颗人头,高高飞起!

    第二个!

    第三个!

    第四个!

    直到最后,凌逸留下当年一刀斩落他父亲头颅那人。

    那人跪在滂沱大雨的泥泞中,眼里露出无尽的骇然之色,不可思议的看着持刀的小娃娃。

    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才几岁,应该连刀都提不动的小娃娃,会如此恐怖?

    他们这群人境界并不低,但在这小娃娃面前,却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了!

    凌逸来到这人面前,他站着,这人跪着,但他还是比这人矮了很多。

    他只能稍微扬起脸,看着这人:“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人沉默。

    这种事情,怎么能说?

    反正说不说都是死,不说,至少还能保留一丝尊严。

    所以他没说。

    凌逸笑起来:“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八大古教嘛,只不过指使你们的人究竟是谁,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这没关系,我有时间,可以慢慢的查。”

    这人冷笑起来:“小东西,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如此厉害,但你想要从我嘴里知道些什么,还是别做梦了!”

    凌逸面无表情看着他:“这就是我的梦。”

    这人愣住。

    凌逸摇摇头:“我回来,就是想要亲手杀了你们……除我心魔而已。并不是特别想从你们嘴里知道什么。”

    这人有些愕然的抬起头,看着凌逸:“回来?什么意思?什么回来?”

    他不相信这世上有人能顺着时间长河逆流而上,所以完全无法相信凌逸所说的话。

    凌逸不答,看着他道:“你可能不知道,二十几年后,有一种传音玉将会风靡整个修行界,它最终也会出现在修行界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我想,就没有什么秘密能够瞒得过我。”

    凌逸说着,那张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然后他随手一刀,将这人头颅砍下来。

    一股鲜血,直接冲进滂沱大雨中。

    这人的脑袋叽里咕噜在地上转着,被凌逸一脚踢出老远。

    下一刻。

    这群人又被凌逸杀了一遍。

    关键凌逸保留了他们的记忆——

    也就是说,这群人保留着之前被这小娃娃用刀砍杀时候的完整记忆!

    当他们醒来那一刻,还以为是幻觉,直到看见那个提刀的小男孩儿又来了……有人当场就崩溃了!

    一次又一次。

    凌逸整整杀了这群人几百遍!

    直到最后,根本不用凌逸问什么,这群人遍哭爹喊娘,争着抢着将他们各自背后的主使者给供出来。

    然后齐齐跪倒地上,求凌逸给他们一个痛快。

    大殿顶层。

    三个青年皱眉看着凌逸所在的方向。

    用神念交流着——

    “怎么有那么强烈的时间力量?”

    “是错觉吧?他再强,终究只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领悟岁月之道?”

    “可是我真的感应到了!”

    “这……”

    就在三人惊疑不定之际,那股淡淡的岁月气息,开始变得微弱下来。

    直至虚无。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

    “有吗?”

    “我没感觉到。”

    “除了那一丝岁月力量,我完全没能感觉到任何异常。”

    “这个人一定是有点不对劲的,我的建议是……抹杀。”

    “不行,这人应该与我们的目标无关,而且还是一个秉承气运而生的人,肆意诛杀这种人,会引发不祥。”

    “我感觉他活着才是对我们最大的不祥!”

    “别冲动,再看看,问心关,身上出现岁月气息也没多奇怪。”

    三人之间的交流不为外界所知,无声无息,没有半点动静。

    梦境中。

    凌逸终于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

    但还差一件事。

    他让时间继续往前推进。

    等到本该他父亲身死的那个时候,按照当年的轨迹,雨过天晴,他父亲想送他和妹妹进入人间,结果那群人突然杀到。

    如今那群人是不可能杀过来了,因为都被他提前找到,每个杀了一百遍。

    他是在等那个女人。

    那个当年就很神秘,疑似北冥古教出来的女人。

    其实这多少是有点冒险的。

    因为之前那些人都已经死了,可这女人……却应该还活着。

    终于,凌逸见到了这个女人。

    身后破旧的山神庙,依然被他封印着。

    里面的父亲只能远远看着凌逸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在他眼中……是看不见来的那个女人的。

    “你来了?”凌逸看着女人问道。

    这女人一脸莫名的看着凌逸,眼神中带着几分惊讶之色:“你……是凌逸?”

    凌逸点点头。

    “你爸呢?他还活着吗?”女人皱着眉头问道。

    她虽然感觉这个小家伙很奇怪,但却并没有往太深处去想。

    凌逸点点头,问道:“姐姐叫什么名字?”

    “姐姐?”女子眼神变得更加古怪起来,看着凌逸,“你叫我姐姐?”

    凌逸道:“是啊,不然应该叫什么?”

    女子愣了愣,想了半天,才道:“那就叫姐姐吧。”

    “姐姐叫什么名字呢?”凌逸又问。

    “你就叫我姐姐好了!”女子说着,看着他道:“你爸还活着是吧?赶紧叫上他,带着你妹妹跟我走,我带你们逃出这里!”

    果然还是知道了一些当年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凌逸深深看了一眼这女子,道:“姐姐为什么要救我们?”

    女人有点不耐烦了,冷冷道:“小屁孩子,问那么多做什么?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赶紧走……”

    凌逸点点头:“不能多说点吗?”

    女人皱起眉头,有些警觉的看着凌逸。

    凌逸摇头叹息一声,看来,是不能问了,这里已经触及到他无法掌控的那个领域。

    下一刻。

    女子身体瞬间崩碎。

    化作星星点点,消散在这空气中。

    同时崩碎的,还有凌逸身后不远处的那座残破山神庙!

    以及里面的……所有一切。

    崩塌,爆碎,然后,有光芒迸射而出。

    凌逸站在原地,仰天长叹。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至少他可以把父亲救回来!

    世上真的有地府吗?

    真的有轮回吗?

    若有,我一定会找到你们。

    爸,妈,你们等着!

    “所以,你的道是什么?”

    一道直击心灵的问题,刹那间响彻凌逸整个精神识海。

    问心关!

    他已经破题,到了需要解题的时候了!

    凌逸没有任何犹豫,淡淡说道;“老子的道,是不服就干!”

    轰!

    一股宏大而又神秘的道蕴气息,猛然间从他身体中爆发出来。

    如同绽放着无尽璀璨光芒的太阳!

    整座大殿在这一刻开始震颤,像是发生了地震一般。

    那满是神秘铭文的墙壁,也开始出现一道道蜘蛛网般的龟裂!

    大殿顶层三个青年瞬间面色大变。

    这场景即便是他们,也是从未曾遇到过的。

    问心殿问道,怎么可能把自己问得裂开?

    三人来不及多想,直接施展神通。

    一道道玄妙气息从三人身上爆发出来,将这座随时可能崩溃的大殿稳定住。

    下一刻,凌逸睁开双眼。

    从蒲团上起身,道:“有评委在吗?我过关了。”

    大殿顶层三个青年:“……”

    你特么当然过关了!

    可你差点把问心殿给拆了你知道吗?

    他们奉命来此,身上带着圣器,试图找寻那个人留下的痕迹,试图找到那人归来的迹象。

    可没曾想啥都没找到不说,还遇到了一个野生妖孽!

    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能把问心殿问得裂开的人!

    听都没听说过!

    如果不是他们及时用法力封住了这问心殿的裂痕,整个大殿里面的所有人,怕是都要被迫中断问心关的考核。

    甚至可能会遭遇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

    要真那样,可就热闹了。

    到时候怎么给人算成绩?八大古教那些知情者,又会如何看待他们?

    三个青年全都有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气得想吐血!

    凌逸对此,却一无所知。

    他见没人理他,又问了一句:“有评委在吗?我这算过关了吗?”

    可别又是一个坑,等他出去说这不算成绩什么的。

    他很烦这种事情的发生。

    “算算算,算,你第一!问心关你第一!赶紧滚蛋吧!”

    一个青年终于忍不住,将凌逸给赶了出去。

    因为凌逸在这里,问心殿感觉到了恐惧!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造成的,但却知道,再让这人在这里的话,就算他们怕是也控制不了这局面了。

    也不知这年轻人的道究竟是什么,把问心殿都吓成这样……如果不是身上背负着任务,真的要好好关注一下这人了。

    别再是一个有机会叩圣域之门的人。

    凌逸挠挠头,这一关的评委真几把凶,干嘛这么不耐烦?

    老子又没招惹你!

    他溜溜达达,来到问心关的门口。

    还没等他到地方,一道光门……仿佛迫不及待一般出现在他面前。

    凌逸:“……”

    就这么急着赶我走?

    “我跟你们说,我可录音了啊,你们说的,我是这关的第一名……可不许耍赖,不然曝光你们。”

    “滚滚滚!”

    三个青年都差点崩溃。

    凌逸美滋滋的从光门中走出来,然后发现整个看台四周,一片死寂。

    咦?

    观众都哪去了?

    欢呼呢?

    掌声呢?

    都傻了吗?

    凌逸满脸费解。

    观众席上人还是那么多。

    乌央乌央的。

    几千万人,说是人山人海那不是夸张的形容,而是在阐述事实。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吓傻了!

    这特么还是人吗?

    大殿里面的景象,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没人能够直观感受到凌逸身上爆发出的那股气息,但大殿墙壁龟裂,以及评委那不耐烦的声音,却是传到了每一个现场观众的耳朵里。

    包括最后凌逸最后说他录音了那段……也都现场直播出去。

    没人知道问心殿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谁都知道,第四关的单关冠军……再次诞生了!

    惊人的四连冠!

    还有什么是这人不擅长的吗?

    凌逸站在赛场便等了半天,也没能等来欢呼声。

    多少有点郁闷,这届观众真特么不好带!

    一点面子都不给!

    难道这种成绩还不够优秀?

    要求可真高!

    直到他溜溜达达往外走去的那一刻,整个观众席都是一片死寂。

    因为几乎所有人,全都被彻底震撼到了。

    没人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表达内心深处的卧槽。

    凌逸出来之后,按照规则,回到了休息区。

    一等就是好多天。

    在这期间,妖女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凌逸也感觉到有些不对,所以也十分警觉的没有主动去联系妖女。

    直到半个多月之后,才终于有第二个人回到了休息区。

    那人没进休息区的时候,凌逸就听见外面传来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就很不忿。

    凭什么呀?

    差了半个月,为啥他能得到欢呼声?

    不过说起来也没多羡慕。

    因为这半个月的时间,关于他的各种“震惊”,早已经在朋友圈中彻底传开了。

    他也知道了外面那群人是被他的表现给吓到了。

    所以,原谅他们好了。

    休息室的门被侍者推开,露出车阳泓那张从矜持转为得意的脸。

    在外面接受万众欢呼,需要保持矜持。

    回到休息区就有点控制不住心里那种得意了。

    不过在看见凌逸之后,车阳泓脸上的得意一下子僵住。

    显得相当惊愕的样子。

    整个人表情相当滑稽,眼神中充斥着质疑的光芒。

    仿佛在问:你怎么可能在这儿?

    凌逸没搭理他,继续用神念控制着传音玉,在跟端木晴聊天。

    大明星说她想去人间玩玩,问凌逸知不知道什么捷径,这种事儿,凌逸就算知道也不能跟她说啊。

    劝她不要去,不过端木晴似乎没有听进去,说她自己会慢慢去找。

    她告诉凌逸,最近这段时间,很多人都在暗中找她,她的家人也在疯狂联系她,让她不要任性赶紧回去。

    但她直接无视了家人发来的消息,面对那些寻找她的人,更是胆大包天到经常跟那群人来个“面对面”。

    她给凌逸发来自拍,相片中,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男人笑得一脸灿烂。

    这易容术,也是没谁了。

    即便凌逸知道这是端木晴,可从相片上,还是找不出半点跟端木晴相似之处。

    难怪那些找她的人走个面对面都认不出。

    女人天生就是易容大家!

    车阳泓很震惊,他本以为自己是第一个走出来的人。

    关于问心关,他准备了很久,从小到大,他对自己修行的道就有着相当清晰且精准的认知。

    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能要什么。

    所以问心关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之所以出来得比预期稍微晚了那么一点点,是因为在他问心关中,看见了端木晴的身影!

    车阳泓在问心梦境中的表现也足够惊世骇俗,当看见端木晴的那一刻,他毫不犹豫就要斩了她!

    因为他不可能容许任何人坏了他的道!

    喜欢端木晴,想把她变成自己道侣是一回事,可如果端木晴的存在可以影响到他的道心,那即便在现实中,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挥刀相向!

    要娶回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不能容许一个他喜欢的女人,对另一个男人示好。

    那样,肯定会对他的心境产生影响。

    可没想到的是,即便是在梦境中,端木晴也无比狡猾,面对他挥出的刀,毫不犹豫转身便走。

    硬是跟他躲迷藏躲了好久。

    不过最终还是被他找到,一刀劈成两半。

    就此念头通达!

    因此车阳泓有些无法接受有人比自己更快从问心关出来,尤其这人……还是让端木晴主动示好的那个!

    他皱起眉头,突然感觉自己道心微微生出了一丝波澜。

    车阳泓面色一变,看向凌逸的眼神中,瞬间变得冰冷无比!

    竟然真能影响到我?

    跟一般人掩藏自己心思不同,车阳泓竟然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机,就那么冷冷的盯着凌逸。

    凌逸瞥了他一眼:“你有病吧?”

    “下一关,我必杀你。”车阳泓冷冷说道。

    “啥?”凌逸愣了一下,看着车阳泓,“你刚才说的啥,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我说,下一关,我必杀你!”车阳泓冷冷道。

    嘭!

    车阳泓根本没看见凌逸是怎么动的,便被凌逸一脚从休息区给踹了出去。

    大门轰然碎开,车阳泓直接被踹到空无一人的赛场空地上。

    屁股着地,摔了一个大腚墩!

    刚从问心殿小世界中走出来,正接受万众欢呼的廉众顿时目光呆滞的看着狼狈不堪摔在那里的车阳泓。

    看台上的欢呼声,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全都呆呆的看着屁股着地摔在场中的车阳泓。

    可让这些人完全没想到的,却是接下来发生这一幕——

    一道身影怒气冲冲的从休息区里冲出来,直接走向车阳泓那边。

    廉众:“……”

    这什么情况?

    车阳泓面色涨红,一跃而起,试图催动法力当场杀了这个狗胆包天的混蛋。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凌逸随手一挥,一堆法阵在他身边直接升起,刹那勾动这里的地脉,灵力瞬间爆发!

    形成无数无形的手,对着车阳泓,噼里啪啦就是一顿大嘴巴。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给我说清楚了,凭什么要杀我?”

    车阳泓当场就被抽蒙圈了,一身引以为傲的法力被这汹涌的法阵能量搅得乱七八糟,根本就提不起来。

    直到这会儿,他才突然间发现一件事儿,原来他一直引以为傲的战力,在真正的实战面前,竟如此脆弱不堪。

    先是没能躲开凌逸的一脚,被人家从休息区踹出来,以一种极为羞耻的方式落到赛场的空地上。

    然后又被对方随手布下的法阵给猛抽一顿……一张脸几乎彻底丢光了!

    车阳泓发出一声怒吼,一身法力澎湃爆发出来。

    他动了真怒!

    要在这里动手。

    看台之上,无数人瞬间一片哗然,伴随着欢呼声跟口哨声。

    这比看不见细节的枯燥问心过程精彩太多了好吗?

    不过就在这时,专门负责维持赛场秩序的人也都冲了出来。

    纷纷大声呵斥着:“干什么?想被取消比赛资格吗?”

    这群人全都是冲他来的。

    车阳泓满肚子委屈,整个人也是怒发冲冠。

    一张脸涨得通红,可没等他说什么,就听见凌逸更加委屈的声音在那边响起——

    “他要杀我!”

    “太初古教教主的关门弟子好大威风,在休息区里面嚷嚷着下关要杀我!”

    “我招谁惹谁了?”

    “我都不认识他,他凭什么要杀我?”

    一群维持秩序的人:“……”

    爷,我们都没冲您去,您这是还想闹哪样啊?

    如今鸿蒙古教谁不知道凌逸这位年轻新贵深受蔡副教主跟董副教主的青睐?

    这是在鸿蒙古教的地盘上,所以即便另一个人是太初古教教主的弟子,他们也不能直接冲着凌逸去。

    但您这位爷也得替我们想想啊……

    随后,一些大人物纷纷入场,直接拉住了即将暴走的车阳泓。

    总算止住了这场随时可能爆发的大战。

    车阳泓却已经被抽成了猪头。

    一张脸肿的厉害。

    人差点被气疯。

    廉众始终站在那里静静看着,最后一言不发,溜溜达达回了休息区。

    他要重新定位凌逸的战力了!

    能把车阳泓打的满地找牙,这人……有点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