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胆大包天

第四百二十四章 胆大包天

    那边无尽星空中一阵能量涌动,宛若星海狂潮一般,一道巨大无匹的法相身影顺着那里杀出来。

    然后看着被搅得一团糟的这片虚空,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是……对方有人晋升为大圣了?

    在这位第七星门的大圣看来,也只有同为大圣层级的大能才能造成这种破坏。

    圣陨的气息几乎弥漫了整片虚空,各种信息流纷纷涌入到他这里。

    下一刻,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但却依旧感觉震撼。

    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仅凭凌逸和周棠两个没有晋升大圣境的人,居然能给一个大圣和一群顶级的圣域修士带来这种毁灭性打击?

    连身上带着无数圣器的星门圣主都陨落在这里了?

    这人很感慨。

    不过看见自家圣主无恙,总算放下心来。

    冲着另一位依旧沉浸在无边怒火中的大圣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然后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家圣主洪蝉。

    是的,无奈。

    身为一个从小在第七星门成长起来的修士,一直到进入仙王殿寻找机缘之前,他从未曾离开过第七星门。

    对星门的感情自然毋庸置疑。

    按照辈分来说,他比洪蝉也要高出很多代。

    但洪蝉是圣主。

    星门之内,任何人对待圣主,都必须保持足够的尊重。

    可此刻面对洪蝉,这位第七星门的大圣真的很难生出那种发自内心的敬意——

    蓬头,垢面,浑身血污,断了一条手臂,伤口处不断有大道符文爆开、湮灭,有无上法则在那里阻止新的手臂生长出来。

    如果……如果这是一场关乎自家生死的大战的话,那么身为星门圣主的洪蝉这一副惨烈形象,一定会激发所有人的斗志。

    连圣主都拼成这样,别人还有什么理由不拼命?

    可问题是……这是一场近乎脑残的……作死行为!

    一尊大圣,和好几位星门圣主一起,带着大几十顶尖的圣域强者,气势汹汹跑来凌云宗这里要把人家连窝端。

    且不说双方之间本来就仇深似海,就算过去从不认识,面对这种压迫,是个人也得疯,也得拼命吧?

    叹了口气,来自第七星门的大圣缓缓说道:“回吧。”

    众人皆沉默。

    凌逸跟周棠在无尽虚空中急速飞行,两人的目的地,是第一星门!

    事前没有过任何沟通,哪怕在路上,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交流。

    身上皆杀意冲天,所经之处,甚至没有太多掩饰。

    那群依然还在残破古城遗址没有离开的人做梦都想不到,两个逃之夭夭的人居然有胆子在这种时候扑向他们的老巢。

    第一星门。

    仙气飘渺,一片祥和。

    连护山大阵都没有全面开启。

    只在最重要的那些区域,有法阵常年开着。

    身为星空世界最顶级的一个超然势力,生活在第一星门的所有生灵,都是幸福且骄傲的。

    在他们眼中,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是能够威胁到第一星门的。

    即便之前凌逸曾嚣张跋扈的跑来威胁一番,但在第一星门人眼中,凌逸这种行为是幼稚可笑的。

    因为他没能给第一星门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所以,别说那些圣域层级的超级强者,即便是那些普普通通的星门弟子,提起凌逸,也是语气轻松中,带着几分淡淡的不屑。

    一介匹夫罢了,充其量能算个小魔头。

    在这星门世界,凌逸这种,还真排不上号。

    因为就连已经被灭掉的第八星门,在仙王殿中残存的底蕴都是胜过凌逸和他的凌云宗的。

    所以也从来没人想过,有朝一日,那个小魔头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从天而降。

    轰隆!

    第一星门的宝库区域法阵直接被人暴力破解。

    一声巨响过后,符文漫天!

    无数人甚至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第一星门这边的宝库就已经被人强行闯入。

    当真是强行闯入的那种。

    十几个守在这里的圣域修士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先被炸开的符文重伤,接着又被冲进来的凌逸跟周棠联手暴揍一顿。

    好几个当场转世去了,剩下那些也只剩下一口气,凄惨到怀疑人生。

    对这些人,凌逸跟周棠并没有使用封灵晶体。

    根本没那个必要。

    两人进入到第一星门宝库之后,便是一通疯狂洗劫。

    像一对雌雄大盗一样,一路横扫,所经之处,寸草不生!

    没刮地三尺,是因为时间不够。

    这座宝库,是第一星门中最大,也最古老的一座宝库。

    里面的藏品,甚至可以追溯到百万年前!

    作为星门世界最大的势力,第一星门宝库里面的好东西真的是太多了。

    多到除了管理仓库的那群人之外,连第一星门圣主可能都不知道自家到底有多少家底。

    凌逸跟周棠很快便拿得手软。

    好几个储物小世界全都被装满,依旧没有装完。

    不过没关系,以两人目前的能力,想要开辟出一个巨大的储物空间,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两人又都是炼器高手,当场炼器都没问题。

    这时候,第一星门已是警钟长鸣。

    大量的圣域强者疯了一样往这边赶来。

    刚刚接到示警的时候,甚至没人敢相信。

    很多人甚至下意识的在否认!

    “不可能,这是假消息吧?咱们星门这边,有大圣出手,连同几尊圣主和大量顶级高手一起杀向凌云宗的老巢,这时候,凌云宗那边应该正在苟延残喘的挣扎,怎么可能出现在咱们这里?”

    “绝不可能,我们的人断然不能失手!”

    “凌逸来了?开玩笑吧!”

    “哈哈哈哈,周棠那妖女来了?还有凌逸?你可真能开玩笑。”

    做出上述反应的人,在整个第一星门,不计其数。

    而当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凌逸跟周棠不知为何出现在第一星门,并且已经打破宝库封印,成功冲进去的时候,所有人全都傻掉了。

    然后迅速杀向宝库这边。

    此时此刻,凌逸跟周棠两人,也将第一星门积累百万年的宝库洗劫一空。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身形一闪,顺着留在这里的法阵直接离开这里。

    等到第一星门大量的圣域大能冲进宝库的时候,眼前一幕让他们全都彻底崩溃了。

    人都快要疯了!

    他们的宝库从来就没有这么干净过。

    收破烂的来了都得哭着出去!

    就在这时,又有人示警——

    “不好啦,凌逸跟周棠闯进咱们的藏经阁……”

    草!

    所有人全都疯了!

    等他们冲到藏经阁的时候,看见的……只有一片片空空如也的空地。

    别说这里的藏书,就连书架都被搬走了。

    “保护炼器阁……”

    “保护丹房……”

    无数人疯狂的咆哮着,然后四下寻找凌逸跟周棠的身影。

    整个第一星门,一片大乱。

    而凌逸跟周棠两人,这会儿已经离开了第一星门,踏上前往第二星门之路。

    那群在残破古城散开,正各自赶赴自家星门的人,半路上听到这消息,也全都懵了。

    随后怒不可遏。

    第一星门圣主武镇立即联系两名星门大圣,和其他刚刚散开的那些人,请求他们的支援。

    那些人自然满口答应,因为就连来自第七星门那尊大圣,也有点被凌逸跟周棠的无耻行径和胆大包天给激怒了。

    这简直就是花样作死啊!

    真当大圣层级的存在拿你们没办法吗?

    可还没等他们来到第一星门,第二星门那边便传来噩耗——

    星门宝库和藏经阁被凌逸跟周棠洗劫一空!

    又打伤无数人,扬长而去。

    这下,几乎所有人全都抓狂了。

    星门圣主纷纷联络自家星门,开启最高级别的防御,就像上次防备凌逸那种,使用人海战术!

    另一边,让人联系那些在星门中闭关不出的老辈大能。

    有些人甚至可能在无尽岁月以前就已经踏入大圣境,但却几乎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种时候,不说是星门生死存亡之际,也差不了多少。

    堂堂星空世界最顶级的势力,却像是被人回自家一样平趟……当真是颜面尽失。

    但还没完。

    第三星门这边,也随后收到了遭劫的消息。

    说起来,他们是最惨的,连圣主都陨落了!

    听到这噩耗,第三星门这边不少人当场就哭了。

    “太欺负人了!”

    “难道咱们七大星门,就没人能治得了那两人了吗?”

    “若是这样下去,以后咱们将如何在这世上立足?”

    所有人全都沉默着。

    更让这群人,包括两尊大圣都疑惑不解的,是凌逸跟周棠那两人,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快的?

    “他们肯定掌握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术,可以瞬间穿越无尽星河……”来自第七星门的大圣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秘术?”面色铁青的第一星门圣主武镇沉思着,突然咬牙道:“我知道了,是周棠那妖女!”

    “她?”众人全都看向武镇。

    现在就算是他们疯狂赶路,怕是也只能跟在凌逸跟周棠屁股后面吃灰。

    想要真正拦截到那两人,几乎不可能了。

    因为没人知道那两个疯了一样四处洗劫的家伙下一站是哪儿。

    反正七大星门,看上去谁都躲不过这一劫!

    武镇点点头:“周棠曾经在八大星门都呆过!”

    这件事,八大星门内部很多人都知道,不过这跟她和凌逸如今掌握某种秘术有什么关系?

    武镇看向众人,有些无奈的道:“你们还想不明白吗?那周棠在八大星门内部,早已经留下传送法阵!”

    众人面面相觑,在感觉不可思议的同时,又全都特别无语。

    能说什么?

    总不能骂自己无能吧?

    人家在自己星门内部留下传送法阵,这么多年过去,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发现……

    简直就是一群废物!

    这时候,有人忍不住问道:“这样的传送阵……我们自己……不是也有吗?”

    武镇看了说话那人一眼,换做往日,他肯定懒得搭理这种笨蛋,但今天……所有在场这些人,全都刚刚经历一场巨大的折磨,彼此见证了对方最狼狈的那一面。

    所以,他不介意给出解释。

    “各个星门的传送法阵,都是绝密,谁能轻易将自家星门开放给别人?”

    刚刚提出问题那名修士顿时闭上了嘴。

    但心中却是充满不以为然,心说都这种时候了,你们之间还在相互提防,早晚有一天,凌逸跟周棠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你们这群人,再有下次……老子打死都不会跟你们一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