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星门众生相

第四百四十一章 星门众生相

    七大星门这边收到请柬之后,心情都是一样的——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嚣张!

    狂妄!

    目中无人!

    跋扈至极!

    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了!

    尤其几个跟周棠和凌逸仇深似海的星门圣主,更是恨得牙根痒。

    第一星门圣主武镇,来到第一星门绝密之地——星门之下!

    作为整个星门最为核心的区域,这里的防御力量,高到不可思议!

    终年有一群古老的大圣在镇守。

    他们不参与任何星门事物,就算整个星门都沦陷掉,只要不涉及到他们这里,便不会有人出手干预。

    当年第八星门被灭就是如此,七大星门联合起来,将整个第八星门攻陷,杀得血流成河,整片天空几乎都被染红。

    然而第八星门的核心之地,星门处,依旧安静如昔,所有镇守在那里的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任由自身所在的星门遭劫。

    因为在他们的头上,还存在着一种令他们无法反抗的规则。

    一朝镇守星门下,从此断绝红尘缘。

    这是星门镇守者需要付出的代价!

    但与他们的收获相比起来,这些代价,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因为只要按照规定,镇守的时间到了,他们便可以穿越这道星门,进入真正的大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仙王这种境界,唾手可得!

    万古以来,都是这样的。

    虽然迈进星门的人,从来没有回来的,但星门这边的人,却始终坚信不疑。

    毕竟他们镇守在这里的时候,都曾有缘见过门背后那璀璨到极致,美丽到极致的世界。

    也都终年沐浴在星门传递过来的浩瀚能量中。

    所以,要说一座星门里面,谁才是真正至高无上的存在,不是那群看似自由的大佬,更不是高高在上的圣主,而是镇守星门这群人!

    他们,才是任何人,都不敢招惹的真正大佬!

    武镇跪在一群法相高大,浑身散发着冷意的星门镇守者下方。

    声音充满悲凉——

    “请老祖出手,镇压神族余孽!”

    天地间一片安静。

    安静得甚至有些令人怀疑人生。

    如果不是一尊尊顶级大圣的法相屹立在这星河之巅,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幻觉——这地方根本没有生灵存在。

    “晚辈知道诸位老祖镇守星门责任重大,但,神族余孽……同样不容小觑。”

    “我们在仙王殿中的那些前辈,已经有很多人陨落。”

    “神族余孽,已经再次崛起,如今他们将目光投向我们星门这边,要将我们全部碾压啊!”

    这时候,其中一尊盘坐星河的巨大法相中,传来一道极为古老的神念波动——

    “吾等职责在身,不可擅离,武镇,你身为第一星门圣主,难道连区区一个神族余孽,都对付不了吗?”

    武镇悲声道:“晚辈境界低微,不是那人对手。”

    那古老的神念波动再次传来,很平和,也很淡然——

    “吾等职责在身,不可擅离,武镇,身为星门圣主,这是你需要考量的事情,如果这件事情都做不好,将来,你有什么资格来到这里,与我等同为镇守者?”

    武镇依旧低着头,跪在那里,卑微得如同一粒尘埃,无比悲凉的道:“我们在仙王殿内成就大圣的前辈都不是他们对手……”

    “吾等职责在身,不可擅离,武镇,你可知,仙王殿内成就大圣,学的终究是神族的法,传的终究是神族的道,与吾等不同,吾等不沾尘世,不染凡俗,你去吧。”

    古老的神念波动非常冷漠,也很无情,拒绝了武镇的请求。

    武镇却依旧跪在这里,祈求能够得到一些帮助。

    他已经是走投无路了!

    凌逸跟周棠如今已经彻底崛起。

    就像两把悬在星门上方的利剑,随时都可能斩向他们。

    尤其武镇心里清楚,当年他跟随一些人,围杀神族余孽,从他们那里获取神族的修行法,从他们身上找寻仙王殿的奥秘,从他们那里获取了无数资源和好处!

    如今神族唯一的余孽周棠,已经成长起来。

    她选的那个人族男人凌逸,更是强大无匹。

    从当年被星门碾压,追杀到东躲西藏,到后来敢只身闯各大星门,再到如今彻底做大——斩杀星门大圣,号令星门群雄!

    七大星门中,不止一人收到这种请帖。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要么是当年参与过围杀神族后裔的,要么……就是跟周棠或是凌云宗仇深似海的。

    所以那张请帖,哪里是什么请帖?

    分明是一张催命符啊!

    他卑微的哀求:“若是任由周棠那神族余孽跟人族叛徒凌逸做大,七大星门很可能都将不存于世……”

    或许这句话多少有些打动了这群冷漠的“雕塑”,先前那尊古老的大圣法相降下一道法旨。

    看上去就是一份平平常常的卷轴——

    “你可持这张法旨,前去镇压,但这法旨,以你境界,只能催动一次,只能镇压一人,所以使用之前,你要想好。”

    只能镇压一个人吗?

    武镇心里面还是充满不甘。

    但他也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虽说后悔无用,但他是真的后悔,当年没有全力去镇压凌逸。

    只派了罗泽那几个废物……

    但又有谁能想到,一个人间少年,竟会在短短数年前成长到这个地步?

    “走吧。”那尊大圣法相,催他离开。

    武镇叹了口气,他当然可以赖在这里蹭点星门渗透过来的特殊道蕴,但如果不能长期在这里修炼,根本没什么意义。

    双手接过这份法旨,高举过顶,叩谢之后,倒退着离开。

    差不多同一时间,第二星门圣主姬戌,在第二星门那里空手而回。

    他什么都没能求来。

    这或许跟他和那群星门镇守者攀不上任何交情有关。

    恭敬自然是恭敬的。

    也不敢不恭敬。

    但双方的年代相差实在太久远,他还没出生的时候,最后一个镇守者就已经在那了。

    说不上话,是最大的问题。

    所以姬戌很失落。

    他只能寄望于其他星门圣主,能有所收获。

    凌云宗的宴请,显然不是什么好宴,他当然可以不去,可以公开发表言论,表示绝不与敌人同席。

    但那样太丢人了!

    太助长敌人的气焰。

    从星门禁地归来的姬戌,开始点将。

    第三星门这边,因为前任圣主已经陨落,新的圣主收到请帖之后,并未去星门禁地求援。

    而是将那些收到请帖的人召集起来,让他们来想办法。

    那些人也都知道某座仙王殿内,星门大圣尽数陨落的消息。

    所以被第三星门新圣主召集过来之后,一个个内心深处都充满惶恐,也很愤怒。

    那是一种,面对灭顶之灾无可奈何的愤怒。

    他们都不想去。

    但第三星门的新圣主也对他们直言不讳——

    “你们可以选择不去,但不去的后果,就是你们在星门中,从此后,再也不要出关了。”

    自己惹出来的祸,都不敢出头,还有什么脸面抛头露面?

    不出关,就意味着权势、地位……甚至包括长久的资源全部会慢慢减少。

    这是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一群大佬完全不能容忍的事情。

    “怕个鸟,还有另外六大星门!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凌云宗又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强,只要能请来一些顶级大圣,不信灭杀不了他们!”

    “仙王殿那边的消息,未必那么真实,说不定那些陨落的前辈,是中了仙王殿本身的算计……”

    无尽的恐惧跟绝望之后,是思绪的混乱,很多人忍不住用说胡话这种方式来安慰自己。

    他们害怕极了。

    第四星门的圣主孟川,从星门禁地那里求来了一杆染血的长矛。

    据说,这杆长矛曾刺死过很多神族的仙王!

    平时看不出有多厉害,但一旦遇见神族血脉,这杆长矛可爆发出无上威能!

    可轻易击杀神族血脉后人!

    这是个好东西,有了他,孟川心里变得踏实多了。

    第五星门圣主梵道,从星门禁地求来一纸符箓,这是一个保命的东西。

    一旦他遭遇不测,这张符箓可以保证他的真灵,带着记忆转世轮回!

    虽然不是攻击型的法器,但至少,性命有了托底的东西,得到这张符箓之后,梵道淡定了许多。

    但他并没有跟星门其他那些人说实话,他只说求来了无上法器,关键时刻有大用!

    于是那群人也变得勇气十足起来。

    第七星门圣主洪蝉求到的是一枚印章,凭借这枚印章,可短时间让他晋升到大圣巅峰战力,而且过后不会有被抽空的那种衰竭。

    这让洪蝉顿时信心百倍!

    咬牙发誓,一定要将凌逸跟周棠碎尸万段。

    第六星门那边虽然同样也收到了请帖,但星门圣主,却并未被邀请。

    这看似十分失礼的举动,却让第六星门圣主暗自松了口气。

    昔年他既没有参与围猎神族后裔,也没有参与后来对周棠的追杀。

    谈不上是什么善因。

    前者他当时还不是星门圣主,也没有那个资格——围猎神族后裔,好处不计其数,当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的。

    后者,则是他单纯的没兴趣。

    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给推脱了。

    这也是为什么第六星门能出现左翼天王,能出现五彩凰的原因。

    在内心深处,第六星门圣主并不喜欢对一个可怜的小姑娘赶尽杀绝这种事。

    他没办法阻止星门中的其他人,但至少,他可以自己不去。

    就这样,昔年那片残破的古城遗址,再次因为凌公子五千岁大寿,而变得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