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九星门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我却没有

第五百四十一章 我却没有

    之前之所以不见,自然不是在赌气,凌逸的格局也没那么差劲。

    他是在等那位的回应。

    这段日子,他始终试图跟那位取得联系!

    双方虽然都认可对方的独立性,但其实谁都清楚,他们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当然,无尽星海那位可能更清楚一点。

    只是这种联系,即便是无上这个领域的大能,也难真正看清楚。

    所以凌逸有些固执的认为,他一定可以跟那位隔空联系上。

    为此他尝试了很久。

    终于在刚刚得到了回应。

    仿佛是一声叹息,在凌逸心底深处凭空生出,接着,一股潮水般的记忆,涌入他的精神识海。

    那位昔日人皇,似乎终于放下了某种执念,将那部分属于昔日旧部的记忆,交给了凌逸。

    来不及细细品味,凌逸便站起身,一个人往外走去。

    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有些犹豫,最终并没有跟着一起出去。

    大家也都进阶无上这个层级了,虽然依旧难以看透很多东西,但对事物的本质,却都有各自的理解和评判。

    他们都能感觉到,凌逸跟无尽星海葬着的那位之间,未必真是一个人。

    所以包括周棠在内,所有人都静静在这里等待。

    外面,九千多昔日人皇旧部队列整齐,站在那里,宛若一座座雕像。

    但当凌逸现身那一刻,至少有数千人,顿时控制不住情绪,红了眼眶,一些人甚至激动得落下泪水。

    接着,哗啦啦跪倒一大片!

    其他那些人也都紧随其后,跪倒在地。

    动作整齐划一!

    “恭迎人皇归来!”整齐的声音轰然响起。

    声势震天!

    凌逸在接收了那部分记忆之后,许多古老的画面,也随着见到这群人,一一浮现在眼前。

    心中莫名生出一丝感慨……属于昔日那位凌人皇的感慨。

    “你们,何必?”凌逸问。

    这时候,跪在最前面的一员战将,身材极为高大,即便跪在那里,也跟很多人站着差不多。

    他方脸虎目,一身彪悍气息,抬起头,看着站在前方半空的凌逸,直接开口说道:“敢问人皇,是否还有战异族之心?是否还有战异族之勇?是否还有战异族之志?”

    一句三问,也是站在这里的无数人,都想问出的一句话!

    这一次的归来,跟任何一次都不同。

    时间间隔太久了!

    归来之后,也与之前不同,没有第一时间杀去异族那边,反倒在沉默一段时间之后,跟三十三层天世界的人展开了各种战斗。

    这让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去想:人皇是不是不想再像过去那样,跟异族不死不休了?

    凌逸看着那彪悍的战将,精准叫出他的名字,道:“秦风,我当然还要再战异族,但我,已不是你们眼中的那位昔日人皇,我是叫凌逸,也认得你们,可我并不是他。”

    名叫秦风这位方脸虎目战将看着凌逸,眼圈微红,道:“在我等心中,只要您归来,就是我们的人皇!我们一直在等待着,跟您一起,再次踏上战场!”

    秦风身旁,一个身材有些消瘦的男子双目如电看向凌逸,他穿着一身黑色盔甲,盔甲表面的道纹上布满了兵器留下的印记,他开口说道:“敢问人皇,如今是否要跟李天君等人开战?”

    凌逸看着他:“姜堰,不是我要与他们开战,是他们不放过我!”

    姜堰摇头道:“那群人……昔日也是这般态度,可人皇却并不理会他们……”

    凌逸笑道:“然后莫名陨落,对吗?”

    姜堰沉默了一下,道:“人皇的使命,是跟异族大战,是庇佑天下苍生,不是跟三十三层天世界的人相互厮杀……”

    这话凌逸不是很喜欢听。

    什么叫人皇的使命?

    那位欠你们的,我可不欠!我庇佑苍生也好,打异族也罢,跟那位的出发点并不同。

    凌逸看着姜堰:“那是你心目中的人皇,也是他的使命,不是我的。”

    姜堰顿时有些激动起来,大声道:“您明明就是人皇转世身,为何变化如此之大?”

    凌逸冷静的看着姜堰:“我说过,我不是他,所以,你这问题,没必要再纠结,回去吧……”

    他看着沉默的大多数人,认真说道:“都回去吧,你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如今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阵营、势力和家族。都成圣做祖的人了,不要再为心中执念去做什么了。你们从不曾亏欠我什么,我也不曾亏欠你们。所有的缘,都是你们和昔日那位人皇之间的事情。”

    人群中,有面容秀丽,穿着残破战甲的女子,哽咽问道:“人皇难道如此绝情,是要跟我等,彻底划清关系吗?”

    凌逸脑海中迅速找出说话女子的身份信息,他声音温和的道:“闻琴,我说过,我不是昔日那位人皇,虽然彼此存在一些关联,但却并非一人。你等可将我看做是他的传承者,是他的弟子,但我并非什么人皇转世。”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几乎都表示无法接受。

    眼前这人,音容笑貌,都跟昔日那尊人皇一模一样!

    虽然气质、气场发生了重大变化,但那不过是轮回带来的效应。

    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变成昔日那尊人皇的!

    人群中,名为闻琴的女修,穿着一身残破的战甲,缓缓走上前。

    她的脸,也早已不再年轻,并且有一道很长、很深的疤痕,贯穿了她整个左脸。

    使得原本一个清秀漂亮的姑娘,但现在看上去,却给人一种狰狞可怕的感觉。

    她落下泪水,道:“您明明记得我的名字,却偏说不是人皇转世,何解?”

    凌逸道:“传承,连带着记忆,一起传承给了我。”

    有人忍不住大声道:“既然是传承者,那就应该继承人皇的遗志,继续踏上战场,去跟异族战斗,而不是在这里,跟同为人族的那些人纠缠!”

    “不错,就算您不是昔日人皇,但至少是传承者,更应该继承人皇遗志,去做人皇始终在做的事情!”

    凌逸目光扫过说话那些人,突然轻笑起来,他问:“你们,从当年,到现在,真的追随过那位人皇吗?”

    有人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被激怒了!

    大声质问:“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不是人皇的追随者,莫非你是?”

    反正你不是已经亲口承认,说你不是凌人皇,只是一个传承者,那也没必要跟你客气什么!

    说这话的人心想。

    但还是有很多人,对说话的人皱起了眉头。

    在他们心目中,这位年轻英俊男子,不是凌人皇,还能是谁?

    凌逸依旧一脸平静,心中却涌起了一丝淡淡的哀伤。

    接收了那位刚传递给他的记忆,虽然尚未完全消化,但却已经让凌逸明白,为什么那位迟迟不愿将这部分记忆给他。

    其实……真的是在保护他,不想让他受到任何影响。

    希望他能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全新的方式,去展开针对异族的、针对李天成那群人的战斗。

    “昔日,你们这群人跟在那位人皇身后,求的究竟是什么,我想,在场中的很多朋友,自己心里应该是清楚的,虽然时光漫漫,岁月长河已经流过很长一段,但自己的初心,总不至于也给忘记了吧?”

    凌逸平静开口。

    有人受不住,大声质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也有人感觉受到了羞辱,悲愤的道:“我等百死不悔,在人皇眼中,莫非是追名逐利?”

    很多人都忍不住开口,表达着各自的情绪,但并没有人离去。

    凌逸微微一叹,眸光依旧平静,他忽然转移了话题。

    “最近这段时间,这个世界出现两位走人皇路的修行者,是两个姑娘,一个名叫薛光月,一个……名叫曲凤,我想,大家对这两人,应该并不陌生了吧?”

    怎么可能陌生呢?

    最近这段日子,薛光月和曲凤的大名在李天成那群人的刻意引导下,早就传遍了整个三十三层天世界。

    除非那种闭死关的人之外,没听说过这两个名字的人,已经很少了。

    众人沉默下来,一脸激愤大声表达情绪的人也闭上了嘴巴,他们不太清楚,为什么眼前这位突然提起了两个不相干的人。

    “我跟那两位女士之间唯一的交集,可能就是她们曾跟着联军一起,攻打过我的第九星门。”

    凌逸表情平静的说道:“尤其是那位薛光月女士,她的咒术让我记忆犹新,跟某些神秘的种族一样,她的咒术非常强大!那个时候,她一心想要咒死我身后的所有人。如果可以的话,当然也包括我。”

    “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离开了联军,和那位曲凤女士一起,去了一个我也算熟悉的大千世界,在那里,她们通过庇佑苍生,获取了人皇之力……”

    人群中,有人终于忍不住,大声问道:“人皇说这些,是想说明什么?”

    凌逸道:“我是想告诉你们,想要获取人皇道,未必需要通过我……未必需要跟在我身后!你们做了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当然……”

    凌逸看着众人,沉声说道:“你们这群人当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没有任何诉求,只因敬佩那位凌人皇,才一心跟在他身后,百死不悔。所以哪怕我刚刚说了一些不是很中听的话,你们也没有做出任何反驳,最多只是眼眸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失望……”

    “但是!”

    凌逸提高了声音,语调也变得更加严肃起来。

    “你们当中某些人,究竟是为什么,才追随在那位昔日人皇身后,你们自己心里面,真的一点数都没有吗?”

    “又有多少,是骑虎难下的人?”

    “还有多少……是心怀鬼胎,出卖凌人皇信息资料给外面,表面上恭恭敬敬,背地里……却如一只阴暗的蛆虫?”

    “原本这件事与我无关!”

    凌逸声音再次变得平稳下来,刚刚略有激动,更多是被那些记忆所影响。

    那代表着……无尽星海那位的情绪。

    “好也好,坏也罢,都是你们跟那些昔日人皇之间的缘,无论善缘,还是恶缘。”

    “但你们终究还是聚集在一起,来到了这里。”

    “你们或许不信,你们那位人皇,直到刚刚……才彻底将关于你们的记忆传承给我!”

    “他心里面什么都明白!但他却不愿再将这些事情翻出来说,因为他对你们,是有情分在的!”

    凌逸看着众人,淡淡道:“而我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