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英雌 > 第四百零四章 磨刀霍霍
    英雌我命由我第四百零四章磨刀霍霍夜色深沉,普耀寺中一片死寂。手机端

    李曜从主殿出来,站在殿门口抬手拍了三个巴掌,兰韶英等人立刻现出身形,然后从各个角落汇聚到她的面前。

    李曜郑重地对兰韶英交待道“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们了。”

    “喏。”

    兰韶英等人答应一声,纷纷鱼贯进入殿内,李曜则一扬拂尘,反向而行,独自出了普耀寺,沿着院墙向东走了一百多丈,来到一座占地宽广的大宅门前。

    李曜没有敲门,助跑几步,纵身跃入前院,只见宅中红墙碧瓦,斗拱飞檐,满眼都是大唐皇家建筑的特征。

    这里曾是故太子建成为方便游赏曲江而置办的别院,如今已被他的遗孀郑观音赠给了李曜。

    李曜轻车熟路地来到一座小楼,推门而入,楼内虽空无一人,但环境非常整洁,生活所需一应俱全,显然有人定期打理,只是不常住此间而已。

    李曜自行洗漱休息,待再醒来之时,窗外的天边已经现出了鱼肚白。

    兰韶英正等在外面,一见全副正装打扮的李曜走出小楼,忙附耳过去,低声道“现场已按贵主吩咐布置妥当,只是那个活口该当如何处理,还须贵主定夺。”

    李曜略一沉吟,道“先关入此宅地窖,教人好生养着,等我有了闲暇,再过来拷问不迟。”

    兰韶英嘴角抽了抽“这种脏活,何不教别人来做”

    李曜抬手轻拂她耳边的一缕鬓发“涉及绝密之事,我所能相信的,唯你一人,可是你学得会么”

    兰韶英俏脸微红“我”

    李曜拿出笏板,在她眼前晃了晃,浅笑道“好啦,别为这种事情感到纠结,我要去上朝了。”

    大唐武德十一年的三月,注定是不平凡的一个月。

    头一天还在操办祭天大典的新晋礼部尚书杜淹,次日竟然缺席常参,未等早朝结束,李渊便派遣殿中侍御史崔仁师去杜淹宅邸查探,结果杜宅上下也正为杜淹彻夜未归而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崔仁师问明情况,立即回宫上报天子。

    当朝宰相平白无故失踪,大唐立国以来还是头一遭,关乎朝廷体面和社稷稳定,李渊忙下令京师长安、万年两县的衙门展开全城搜寻,经过一番逐坊逐户的排查,终于在青龙坊普耀寺内发现了杜淹。

    只是杜淹早已死透了,而在他的身边,还躺着一具黑衣人的尸体,万年令张弼发现两位死者呈相互残杀之状,急调人手对现场及亡者进行详细勘察。

    据经验丰富的仵作和主管侦缉的不良帅分析,黑衣人与杜淹应是互相熟识,两人约在此处见面,谈话间,黑衣人趁杜淹不备,突然痛下杀手,用短刀刺中杜淹胸口,黑衣人以为杜淹立毙,却不想刚转身,杜淹奋力拔出胸口的刀,袭向黑衣人的后背,正好一刀刺穿对方的心脏。

    于破案之道,张明府只是一个门外汉,自然对他们的说法深信不疑,于是照此奏报朝廷,李渊听了只觉杜淹之死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太大,当即诏令刑部、大理寺、御史台共同彻查此案。仅用一天工夫,三法司就通过画像档案卷宗,查出黑衣死者的身份是前秦王府的武官,其人原名周孝范,为前隋名将周法尚幼子,大业初年即入仕为官,后投降窦建德,做了窦夏左仆射齐善行的义子,并改名齐绍范,武德四年,他又随齐善行降唐,被武功郡王收入帐下,遂复其旧姓。

    李渊一听此人与他的好儿子李世民有重大干系,不禁龙颜大怒“这些胆大妄为的狂夫,真当朕手中屠刀不利耶”

    是日,盛怒之下的李渊立即命令右领军大将军窦诞对宏义宫加强监视和封锁,但凡出现在武功郡王住所周边的闲杂人等,一律抓捕入狱。

    虽然武德九年仲夏的那个凌晨,李世民发动的政变让李渊失去了两个优秀儿子,可是到得如今,李渊依然认为那场人伦惨剧的责任不全在李世民的身上,一切的冲突矛盾都是源自李世民身边那些追名逐利的人共同推动所造成的结果。

    近一年半以来,李渊每思及此,就觉怒火中烧,而现在这些人又在鬼鬼祟祟地搞事情,尽管杜淹品行不太服众,就连女儿极力推荐他为相的理由,李渊本人也是将信将疑,但当朝宰相在天子脚下被人一刀捅死,无异于一巴掌打了李渊的脸面。

    此次的三位主审官,分别是刑部尚书郑善果、大理寺卿崔善为、御史中丞王君儒,其中郑善果曾是故太子建成的拥护者崔善为作为河东世家代表,乃是最坚定的帝党王君儒则参与过武德九年末“显仁宫行刺案”的审理,因当年没能找到深层次的有效证据而惹李渊不快,以致错失了一次绝佳的升迁之机,此番再遇大案,当然要为博取仕途功名而全力以赴。

    然而,首先找到杜淹一案明确线索的,却不是三大法司,而是奉谕旨秘密缉查的天辅国师府。

    杜淹头七未完,护国公主在东宫附近抓到一个可疑之人,一番拷问过后,得知此人名叫门威,原是秦王府校尉,他在口供中交代,从武德四年到九年期间,李世民一直在招揽有恶迹的骁勇之人为死士,号为“影杀”,由前秦王府将军罗进成统领,专事暗探、散布流言、刺杀等细作事宜。

    李渊和李曜暂时不敢动河洛那些拥兵自重的人,但收拾京畿及周边地区的前秦王府幕僚和亲附者却没有任何顾忌。

    于是,案件接下来的审理就变得格外顺畅,三法司先是抓捕了藏匿关中诸州县的前秦王府亲事校尉张峻、陪戎副尉罗甑生、翊卫苏汪等数十名影杀成员,然后再经过一通深挖细查之后,又将蔡允恭、李桐客、魏伦、萧景等十数名曾做过李世民幕僚的朝官投入了大理寺狱,甚至举一反三,连致仕在家的高士廉、褚亮也没有放过。

    只是窦诞率领禁军卫士到宏义宫缉拿武功郡王府掾阴弘智的时候,遭到李世民持械相抗,窦诞唯恐伤及李世民,进而导致事态升级,只得派人向李渊禀明情况。

    当时刚下早朝,李渊正与女儿李曜及众宰相在两仪殿会食,乍听此消息,登时大袖一挥,把案上的吃食扫了个干净,怒不可遏地道“逆子气煞我也”

    李曜很清楚李世民的烈性脾气,遂放下筷子,用帕子擦了擦嘴,温言劝道“父亲息怒,为此等小事气坏龙体就不值了,大不了女儿亲自去一趟便是。”

    英雌

    www.gebiqu.com